“若冰,你今年多大了?”尚夫人笑著問了一句。

徐若冰身子一顫,緊張地轉過頭來說:“夫,夫人,我今年十八歲了!”由於緊張過度,她的手心直冒汗!

“十八歲,那才成年啊!想當年夫人我十八歲的時候是一朵花,還是嬌豔欲滴的那種。”

看尚夫人說話的樣子,徐若冰想起了尚菲菲。這母女倆說話的語氣一模一樣,真不愧是一脈相承的人。但尚夫人說得也對,看她風姿綽約的樣子,完全可以想象到她年輕時的美貌。

“夫人會一直青春永駐的。”徐若冰回了一句,說完自個兒臉色先紅。

她表情的變化沒能逃得過尚夫人的眼睛。

“你跟我坐在一起很緊張嗎?”

“哦?不會啊!”

徐若冰回複了一句,眼神卻左閃右躲,有點不知所措的樣子。

尚夫人嗬嗬笑了起來,“真是個傻孩子!不過這也怪我,前陣子對你太冷淡了!那時我還不了解你嘛!不過現在了解了。”

“夫人了解我?”徐若冰終於敢抬頭看她一眼。

“堂兒出車禍那天,我見你很傷心,如果你不愛我兒子的話,那種傷心悲慟是怎麽都裝不出來的。”

尚夫人若有所思,轉過頭來繼續說:“以前我很喜歡楚冰,以內她大方溫柔,還貼心。所以一直想撮合她跟堂兒。可堂兒喜歡的人是你,這是算是一種緣分!所以,隨你們年輕人怎麽折騰吧!”

尚夫人的話讓徐若冰心中一喜,對方話中的意思是默許她跟尚宇堂在一起的嗎?

“謝謝夫人!”

“你不用謝我,隻要答應我任何時候都不要讓堂兒傷心,明白嗎?”

“嗯!”

徐若冰低下頭,心裏甜滋滋的,之前的緊張感也消失了一些。

車子拐過前麵的路口後,進了一條山路。往前再開一段,就開始上坡。

今天是初一,尚夫人跟往常一樣上寺廟燒香祈福。今天見徐若冰一個人在家,便臨時起意帶她一塊去。

半個小時後,車子在一家寺廟麵前停下。一下車,徐若冰就對著寺廟看了很久,神色十分疑惑。

尚夫人走過來問道:“你看什麽看得入神呢?”

“這寺廟…….”她覺得這種建築物相當眼熟,但又說不上來什麽感覺。

“這寺廟據說是從唐代留下來的古跡,後來經過修葺,就變了現在這樣。你看它的邊沿還保留著唐朝的風格。”聽尚夫人的話,似乎對唐朝的寺廟有所研究。

原來如此!怪不得徐若冰第一眼看到這寺廟就覺得眼熟,說不上感覺是因為寺廟經過後代人的修葺,改變了最初的樣子,隻保留了大概的輪廓。但不管怎麽說,這始終有唐朝的影子,她看著十分親切!

“進去吧!”

尚夫人說完朝寺廟裏走去。

一進去,才知道裏邊這麽大,各種姿態的佛像,還有十八羅漢。空氣中充斥著檀香的味道!

前邊走來兩名和尚,看見尚夫人馬上笑著加快了步伐。看那樣子,他們跟尚夫人很熟悉。

“若冰,我跟方丈聊兩句,你自己先在周圍轉轉別走遠了!”

“好的,夫人。”

徐若冰見寺廟外邊有一道石拱門,好奇之下便走過去。過了石拱門,前邊傳來聲聲喝斥。

“這是…….”

她腦海中馬上出現男子習武的場麵。

記得在唐朝的時候,徐若冰最喜歡的事情就是跑到武場,跟一大堆男人一起學習武術!她今天這身武功,就是那時候學來的。外表柔弱的她,天生對武術有一種說不清的狂熱!所以,聽到前邊傳來的喝斥聲,讓她全身的血流加速流動。

“沒想到現代也有習武的地方!”

她迅速往前跑,果真看到有人在練武,不過都是和尚。那一個個光頭,看起來很是紮眼!

“都是和尚。”

她找了一個太陽照不到的地方坐下,專心看那些和尚練武。

“嗬!大師兄,你這腳咋會轉彎啊!不過你再怎麽轉彎都踢不到我!”一個年輕的小和尚得意地說。

“踢不到?要不要試試?”被稱為大師兄的和尚回道。

“試就試!”

兩人一言不合,馬上打了起來。一開始小和尚占了上風,就以為他厲害,連續對著大師兄狠踢了兩腳。大師兄被徹底惹毛了,接連出拳將小和尚打倒在地。

“大師兄我不敢了!別打我了!”

小和尚吃了虧,一個勁求饒起來。那大師兄卻打紅了眼,追著小和尚一腳連著一腳,就是不肯放過他。眼看著小和尚被打得鼻青臉腫,旁邊的人卻隻會看好戲,誰都沒有伸出援助之手。

“豈有此理!這是以大欺小嗎?”徐若冰徹底怒了!

她一個箭步往前衝,很快就到了小和尚麵前,幫他擋了大師兄一拳。那一拳正好打在徐若冰的左腿上,可把她惹毛了。

“好呀!我還沒找你算賬,你倒先吃起本小姐的豆腐了!看打!”

徐若冰一聲喝斥,接著施展輕功,整個人衝到了半空中。在現代,所謂的武術是用來輕身健體,輕功隻是武俠小說裏的情節,現實生活上還沒見過。

這會兒徐若冰飛身在半空,把那群和尚看得一愣愣的。接著,她飛出一腳,當即踢中大師兄的肚子。

“啊!”

一聲痛叫之後,大師兄往後飛了出去,眼看就要撞到樹上,驚險之中被其師兄弟接住。他不服氣,猛地推開師兄弟後又朝徐若冰衝去。兩人直接過起招來。

“看我一腿!再來一拳。”

好久沒機會動手,徐若冰早就骨頭酥癢了,正好今天有機會,怎麽的也要好好鬆一下筋骨。

一聲大叫後,大師兄的身子再次往後飛去。很明顯,他不是徐若冰的對手。

這個寺廟裏的和尚自尊心都比較強,見到大師兄被一女子打,一個個便衝了過來,大喊著要教訓徐若冰。

“你們一大群人準備欺負我這個小女子嗎?行啊!盡管放馬過來!”

徐若冰比了一個手勢,接著整個人騰空而起迅速衝向前方,跟一大群和尚打了起來。

“嗬!”聲聲喝斥之中,她擊倒了一個又一個。

“還打嗎?要打的話,本小姐奉陪!”

徐若冰已經打起了癮,完全沉浸在這種勝利的喜悅之中,就連尚夫人來到了身後也沒察覺。

“我們就不信打不過你一個小女子。”和尚們再次出手。

看著徐若冰飛身上前,尚夫人和方丈同時瞪大了眼睛。

“這位女施主竟然有輕功!”方丈一臉驚訝。

尚夫人更是意外!沒想到徐若冰外秒柔弱,竟然有一身好武藝!真是深

藏不露啊!

眼看著眾多和尚被徐若冰打倒在地,前方突然衝過來一個身材高大的和尚,三兩下就到了徐若冰麵前。

這個和尚不知從哪裏冒出來的,剛才沒見過。他一出來,馬上有不少小和尚跑過去圍住他,七嘴八舌地說:“二師兄,有人來搗亂!大師兄都被打殘了!你一定要給我們報仇。”

被稱為二師兄的和尚往旁邊看去,果真看到大師兄正倒在地上呻吟。而前方七八米外,徐若冰擊倒了他不少師兄弟。

“好,就讓二師兄幫你們報仇!”那和尚迅速朝徐若冰衝去。

方丈見到自己最得意的弟子出現,緊皺的眉頭這才鬆了鬆,笑著對旁邊的尚夫人說:“夫人帶來的這小姑娘很厲害,可我那二徒弟身手也不是蓋的,一會兒徒兒要是傷了那姑娘,夫人可別介懷喲!”

尚夫人聽得出方丈的意思有淡淡的嘲諷,她索性笑道:“行啊!不過打鬥還沒結束,輸贏還不確定,方丈下結論未免太早了點吧!我就不相信我那未來的兒媳婦會輸給你的徒弟,等著瞧吧!”

“善哉善哉!”

兩人互看一眼後繼續觀戰。

“小女子,吃我一拳!”

那和尚衝了過去,對著徐若冰就是一拳頭。徐若冰險險躲了過去,暗暗心驚起來:“這新來的和尚果然有兩下子,我得注意點了!”

無意間一個回頭,便看到了尚夫人跟方丈。她心中一驚,差點被對方打了一拳,躲避過去後越來越心虛。

“糟糕!夫人過來了!哎喲,我的媽啊!被夫人看到我跟人打架,她會怎麽看我呢?她會不會反悔不讓我跟親愛的來往了呢?”

因為過分擔心,她發揮得越來越差,好幾次差點被那和尚從半空中打下去。眼看著對方的拳頭又要過來,她完全忘記了躲避!

這時,尚夫人的聲音響了起來:“若冰,你愣什麽啊?趕緊還手,打他,打他啊!”

聽到尚夫人的話,徐若冰不僅僅是意外,突然覺得全身充滿了力道。

“夫人,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她大喝一聲,迅速衝向那和尚,在距離對方十公分時突然揚起一條腿,同時一拳頭打出去。啪嗒!對方連中兩下,猛地往後跌倒,當場暈了過去。其他和尚見狀趕緊衝過去看他的傷勢。

徐若冰嘿嘿一聲,人緩緩從半空落到地上。

不遠處,方丈的臉黑得像炭。

“還是我未來的兒媳婦厲害!方丈你那些徒兒一個個長得人高馬大的,都是中看不中用!”尚夫人得意地說。

說完,徐若冰已經跑了過來。

尚夫人趕緊從包裏拿出一塊濕紙巾地給她:“若冰,你今天真是給伯母長臉了!”

“伯母……”徐若冰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頭。

“對了!你怎麽會武功的?”

“我…….”

徐若冰不能將自己的身世說出來,索性編造了一個善意的謊言:“伯母,我父親以前是武術冠軍,我小時候跟他學了幾年武術。”

“原來是這樣!等以後有機會的話,我一定要去拜訪你父親。你別看伯母我的樣子斯文,其實我小時候也是個武俠迷。”尚夫人笑著說。

“呃……好的,夫人。”

徐若冰表麵答應著,心裏卻想:夫人,我的父親在唐朝,你要去的話,先得穿越了才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