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的汽車被炸得騰空而起,再重重地砸在路麵上,一連翻了幾個滾,直衝出公路,掉到右邊的草地上。

解意隻覺得天旋地轉,頭腦中一片空白,仍然沒搞清楚發生了什麽事。他被箍在柔軟的座椅和容寂的身體之間,爆炸與翻滾的衝擊都沒有給他造成太大的傷害,隻是額頭、左肩和右臂覺得刺痛,右腿上也是一片火辣辣的激疼,但都不致命。

容寂的聲音在他耳邊急急地響起“小意,你怎麽樣?”

解意努力集中心神,答道“我沒事。你呢?”

“還好。”容寂的聲音很弱,卻又勉力叫道。“小李,小李。”

小李伏在方向盤上,整個上半身都是鮮血,半點聲息也沒有。

容寂沒有絲毫遲疑,用盡全身力氣推開了已經嚴重變形的車門,搶先爬了出去,隨即要回頭來抱解意。

解意忍著疼,跟在他身後出了車子。

容寂看他確實沒有大礙,這才放了心。他掙紮著過去,將手放到小李的頸動脈處,隨即神情黯然,卻一句話沒說,隻是努力地打開車門。

解意立刻上去幫忙。

他們剛剛把小李的遺體弄出車來,又有一枚火箭彈射過來,將車子炸成了一團火球。

容寂猛地將解意拉倒,伏在了他的身上。

他剛才便在一連串的激烈碰撞中受了嚴重的內傷,這時被激射而出的車窗玻璃和彈片擊中,頓時成了血人。

解意受到多數擦傷,全身也是血跡斑斑。

兩人就這樣一動不動地相擁著倒在草地上,凝神聽著周圍的動靜。

對方似乎已經撤退。整個世界隻剩下了汽車熊熊燃燒地聲音。

解意感覺到身上的人似乎情況不對,立刻將他小心地翻過去,自己坐了起來.wap,更新最快.

容寂臉色慘白。全身上下血如泉湧。他看著解意,唇邊有著一絲歉疚的微笑。微弱地說“小意,沒想到……又是我……讓你遇到了危險……”

解意手忙腳亂,完全沒有了平時地鎮定。他忍著疼,迅速脫下已被迸射出的汽車鋼板碎片、彈片、碎玻璃劃出無數裂縫地襯衫,用盡全力撕成一縷縷布條。替容寂裹傷。他的額頭、肩頸、胸口、胳膊、腰間、雙腿也有數處傷口,都在汩汩淌血,可他根本沒覺得,眼裏隻有容寂身上那些可怕的傷勢。

容寂看著他,他那的身體在蔚藍色的天空下有種奇異地美,鎖骨上、胸口、腰間還有自己留下的吻痕,伴著那些鮮血,就如豔麗的花,驚心動魄地盛放在陽光下。他笑著。語帶調侃“小意,你現在脫衣服,這不是誘惑我嗎?”

解意的聲音已經哽咽“容哥。求求你,一定要挺住。”

容寂躺在草地上。身下是一片血泊。他覺得一點力氣都沒有了。心裏卻很平靜,惟一的擔憂就是眼前的愛人。

“小意。別忙了,來,抱抱我。”他清晰地笑道。“我們再說說話吧。”

解意卻想起來去褲袋裏摸手機“我要報警,讓人來救你。”

容寂當然不反對,立刻報了一個號碼出來。

解意立刻撥通,然後將手機拿到容寂耳邊。

容寂用英語跟那邊的人講了幾句話。他始終很鎮定冷靜,清楚地說明情況,報出他們所在的方位。等到通完話,他對解意笑了笑“他是拉合爾的軍方負責人,很快便會來人救援,你別急。”

解意憂心如焚,這時也沒有辦法,隻好將他抱起來,讓他靠在自己懷裏,輕輕吻著他,哀求道“容哥,你一定要堅持住,你可以地,你不能死,不能扔下我一個人……”

容寂心疼地看著他,聲音越來越弱,卻仍然很清晰“小意,我是絕不會放棄的。可是,萬一我有什麽不測,你一定要挺過去。唉,我實在是不放心你。你這個人,太為別人著想,有什麽委屈都自己扛,結果受傷的往往都是你。”

解意熱淚盈眶,低低地說“那你就要活下去,一直看著我,保護我。你說過,等我們老了,要一起去芬蘭看北極光……”

容寂看著他地眼淚,更加心疼,卻又很無奈。他已經清晰地感到,自己的生命正在迅速消失。他從不怕死,可實在很擔心解意會受不了。

他無力地握著解意地手,輕聲說“小意,這半年來,我很開心。兩年前,我也有過非常快樂地日子。那都是因為你。小意,我非常愛你,卻總是給你帶來傷害,真不知道該對你說什麽才好。”

“不,你沒有。”解意拚命解說。“那些都不關你的事,是別人地傷害了我們,你我都無能為力,那個時候,我們也隻能做到那樣。容哥,你對我很好,你給我的愛,是全部,我很滿足。可是,我們的時間太短了,遠遠不夠,我還要更多,要更多……”說到這裏,他的淚水滑落下來。

容寂心痛如絞,卻努力維持著平靜的微笑“小意,你聽我說,無論我會怎樣,你都要好好活下去,要過幸福的生活。你的心太重,凡事都放在自己心裏,不肯輕易對別人訴說,這樣不好。小意,就算是為了我,希望你能放開懷抱,以後,如果有很好的人出現,又疼你愛你,不妨試著接受。我們這樣的感情,是社會的禁忌,能夠遇到合適的人,實在很不容易。我是個很幸運的人,能遇上你,和你相愛,已經很滿足了。我惟一後悔的,就是不該晚了三年才向你表白,不該在過去的兩年裏與你分開。那樣,我的幸福還會更多。嗬嗬,我真是個自私的人啊。”

解意緊緊地抱著他,卻無助地感覺到他的身體越來越沉,越來越涼。他忍不住淚如雨下,一滴滴地落在容寂慘白的臉上。

容寂輕輕歎了口氣,滿足地笑道“小意,恐怕我以後都不能再陪你了。我曾經設想過自己的將來,可無論怎麽想,都覺得自己會一個人寂寞地生,孤獨地死。沒想到,在我生命的最後時刻,竟然是和我最愛的人在一起。我非常快樂。小意,如果你沒來,我也會去參加開工典禮,會在這個時間走這條路,也會遇到恐怖襲擊,會獨自死去。幸好……幸好你來了,也幸好你沒事。我……真的,沒有什麽遺憾……”

解意明白他說的都是真的,卻實在無法接受這殘酷的事實。他不知道該說什麽才好,隻能低低地乞求“容哥,我愛你,我愛你,你別離開我……”

容寂隻覺得眼前漸漸地黑了下來。他努力睜大眼睛,看著那張自己永遠也看不厭的臉,溫柔地說“小意,親親我。解意毫不猶豫地摟著他,俯頭吻住他冰涼的唇。他纏綿地親著,努力將氣息度進容寂的嘴裏,卻還是感覺到他在自己的唇舌之間安靜地停止了呼吸。

他呆在那裏,一時間拒絕相信。半晌,他才微微抬起頭來,看著容寂的臉。

微風輕輕地掠過原野,吹拂著容寂的頭發,淡金色的陽光下,他平靜地閉著眼,臉上帶著滿足的微笑。

解意淚如雨下,抱著他,失聲痛哭。

天高地遠,整個世界仿佛隻剩下他孤零零的一個人。似乎過了很久很久,遠遠的空氣裏才傳來警笛的尖厲叫聲和直升飛機的轟鳴聲。

本來我是很喜歡容哥哥的,可當時寫第三部的時候,第二部剛剛結束,許多親親激烈抨擊容哥哥,堅決不喜歡他,我就隻好把寫掛了。當時好難過啊,現在小修的時候一段一段地看過來,還是難過啊。5,小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