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國慶節,整個上海都籠罩在一派喜氣洋洋的氣氛中。

這一天,上海有許多對新人舉行婚禮,街上不時有花車開過。

浦東的五星級星辰酒店也不例外,它的餐廳和庭園早就被人包了下來,有一對新人將在這裏舉行酒會,隨後在餐廳裏會有三十桌高標準的喜宴。

正是秋高氣爽的季節,庭院裏百花競放,池塘裏金色的錦鯉穿梭來去,繁茂的綠樹上偶爾竟有鳥鳴,雖處鬧市,這裏卻是一片清靜悠閑的桃源景象。

新郎解思和新娘戴錦是在教堂裏舉行的西式婚禮,禮成後便和客人全部開拔到酒店來。頓時,這裏衣香鬢影,熱鬧喧嘩,充滿了歡樂氣息。

戴錦的父母和二哥戴倫已提前幾天到達上海,她的大哥戴曦也特地抽空在她的婚禮當日趕來。穿著白色婚紗的戴錦笑逐顏開地將大哥迎進庭院中,正在一邊應酬的解思連忙跟了過來。

“大哥。”他笑著說。“謝謝你能來。”

戴曦笑道“你們的婚禮,我再忙也是要來的。”

解思回到上海後,先在一家有名的美資律師行實習了一年,然後便與戴錦合作,開辦了自己的律師事務所。

開業不久,便有赫赫有名的永基地產、歡樂集團、遠大裝飾集團和新加坡戴氏財團在上海的分公司聘請他為法律顧問,接著,一些東南亞、非洲、中南美洲在上海的公司也開始委托他代理訴訟。

不過,他最引人注目的成就卻是代理大能集團的一場國際反傾銷訴訟。隨著這兩場官司地漂亮勝訴,解思和戴錦這對金童玉女大律師便在上海灘聲名鵲起。一時間炙手可熱,風頭無兩。

事業紮牢了根基,兩人便決定正式結婚。

解思為了父母。決定在上海舉辦一場高規格的婚禮,善解人意的戴錦自然全力。

前來參加婚禮地有解思以前的老同學。有他們過去地老鄰居,更多的還是他現在的客戶。戴錦的家世背景在上海的商界中已是盡人皆知,而解思背後更有財雄勢大地幾大集團的鼎力,經商者誰不善於跟紅頂白,自然在接到請柬後全都跑來踴躍捧場。

戴曦看了看那些在秋日溫暖的陽光下端著酒杯談笑的幾張熟麵孔。關切地問解思“你哥哥呢?不來嗎?”

“要來的。”解思微笑。“他這次是去克什米爾拍一組照片,已經說過會趕回來,我想路上可能有什麽耽擱,也許會晚到吧。”

戴曦點了點頭,忽然笑著感歎“真沒想到,才一年沒見,你哥居然做了國家地理的攝影師,了不起.^^^更新最快.”

說起這個,解思很愉快“是啊。誰都沒料到,我哥才華橫溢,真是做什麽都出色。重要的是。現在他過得這麽開心,我真替他高興。他辛苦了那麽多年。本來也該放下擔子。好好享福了。現在這擔子應該由我來挑了。”

戴錦笑嘻嘻地拍了他一下“得了吧,你哥現在是國際知名的攝影師。國家地理協會會員,一張片子要賣老價錢,收入可不少。你少來了,別骨頭輕。”不知不覺間,她的口音和習慣用語裏已經有了些上海話地味道。

解思仍然得意洋洋“可他的經紀人是我,所以,他的收入也是我地。”

“恬不知恥。”戴錦笑罵。

戴曦看著妹妹和妹夫兩情相悅的模樣,也很開心,又知道自己一直心心念念牽掛地人會來,內心深處就有了一種滿足和興奮。

快到晚餐時分,解意終於趕到了。

他匆匆在酒店房間裏洗了個澡,換上幹淨地襯衫和牛仔褲,便出現在後麵的庭院中。

解思大步跑過來,與他緊緊擁抱。

解意輕笑道“新婚快樂。”

解思笑著放開他,瞧了瞧他地氣色,見他雖然黑了一點,卻神采飛揚,便很開心地說“怎麽來得這麽晚?艾麗斯一直想讓你為我們拍照片呢。”

“一會兒就給你們拍。”解意笑。“那邊的情況有些亂,飛機延誤了,沒辦法。”

“沒關係,回來就好。”解思與他勾肩搭背,著實親熱。“不用忙著拍什麽照片,今天你休息,我們請了專業的攝影師朋友。他在上海灘也挺有名的,不過當然比不上你。他很仰慕你呢。”說到最後一句,他的聲音變得有些詭秘,朝他擠了擠眼睛。

“盡瞎扯。”解意溫和地笑著,不為所動。

現在容寂仍然是大能集團的掌門人。擬建的海外能源集團需要重組幾大集團的海外資產,至少需要一、兩年時間,而他剛剛領導集團旗下的幾家公司積極應訴,在美國和歐盟成功擊敗了某行業公會的指控,漂亮地打贏了反傾銷官司,頓時在國際國內都引起轟動,並受到了國家領導人的高度讚揚。多重量級專家也紛紛在媒體上發表講話,稱此舉為中國各企業如何突破貿易壁壘,應付國際上的類似經濟糾紛或貿易歧視樹立了典範。

年末,他被國際上的權威雜誌評為“年度十大經濟風雲人物”,同時入選的亞洲人還有亞洲首富李嘉誠。引人注目的財富論壇、世界經濟論壇、博鼇亞洲論壇上也都能看見他的身影。今年,他又成為美國《時代》周刊封麵人物。

現在,他正處於職業生涯的黃金時代,已經站在了一覽眾山小的事業巔峰。

這種情況下,如果將他調離現在的位置,又不是升職的話,很容易惹人非議,有關方麵隻怕會背上卸磨殺驢的黑鍋。因此。經過一個層麵上的溝通,大家暫時達成共識,容寂地位置不動。看以後的發展再說。

當然,對於高層領導的個人。要做到封鎖媒體並不是很難地事,哪家報刊雜誌都不願意遭到停刊整頓的命運。容寂有個畫家朋友,這並不是什麽出奇地事。輿論被謹慎地控製在了合理的尺度內,就連解意的個人也受到了嚴密保護。

這一年裏,容寂每次出國公幹。都會帶著解意,費用自理就行了。他在工作之餘,會陪著解意去觀賞當地的各種自然風光和人文景觀。如果公幹到不了而解意非常想去的地方,他便盡量抽出幾天時間,陪他過去遊曆。解意對文明古國和失落地文明尤其著迷,曾在埃及、中美洲、印度、尼泊爾等地盤桓了不少時間。

這期間,他不再作畫,改用鏡頭來記錄自己對風景、人物、環境保護、戰爭、貧困、破壞等事物的感覺。他有著敏銳的藝術直覺,再加上深厚的美術功底和卓越才華。拍出的照片有著與眾不同的奇異感覺。最初,他隻是將自己覺得滿意的照片從網上傳給解思,給他欣賞。誰知解思卻比他更有商人天份,仗著是他的經紀人。便將這些圖片賣給各種藝術類、攝影專業類、旅遊類和時尚休閑類雜誌。還為他開了巡回攝影展,又出版攝影集。把他炒得大紅大紫,最後竟把他的作品賣到了美國國家地理雜誌。不久,解意便因“充滿浪漫主義和**地卓越才華”而被聘為美國國家地理的特邀攝影師。在攝影界,這被視為極其崇高的榮譽。

容寂很高興,當然他去做這份新工作,對他地才華倍加讚賞,愛慕不已。

這些年來,解意已經穿慣了粗布衣褲,卻有著另一種吸引人的性感魅力。西方地同行提起他時,總會加上“那個英俊地東方攝影師”,見到他時,則會笑著叫他“英俊的丹尼斯”,熱情如火地西方美女則通常會用“性感”來形容他。

時至今日,解思仍然對自己當初的靈機一動頗為得意。

解意看著弟弟那副誌得意滿的樣子,忍不住笑著揉了揉他的頭。

解思白了他一眼“拜托,不要像對小狗那樣行不行?你這不是在破壞我的形象嘛。”

解意正要調侃他兩句,已有人發現他來了,紛紛往這邊走過來。

戴錦來得最快,笑道“哥,你到底來了,不然我都要考慮悔婚了。”

解思怒視她“你說什麽?”

戴錦俏皮地一偏頭“怎麽了?本來就是嘛。要不是你有一個這麽英俊的哥哥,我憧憬著若幹年後或許你也會成長得如此帥氣,才會嫁給你的,不然你以為啊。”

解思聽她這麽一說,頓時喜形於色“對啊對啊,哥,你就是我的未來的現實版,讓大家都看看,我將來隻會比現在更帥。”

解意隻能笑著搖頭。他的笑容十分燦爛,在淡金色的陽光下璀璨奪目,令人眩惑不已。

林思東、程遠和路飛都圍了上來,跟他親熱地寒暄著。

林思東笑著說“小意,你穿上這一身真是太標致了,倒像是剛剛畢業的大學生。”

程遠笑眯眯地駁斥道“你這個老土,懂什麽?這叫品味。小意現在很像來自歐洲的藝術家,表麵的粗獷中顯露著典雅的藝術氣息。”

路飛一撇嘴“你這才叫附庸風雅,聽著叫人惡

程遠立刻斜睨著他“是嗎?我是附庸風雅?那你有什麽高見?說來聽聽。”他的臉上滿是戲謔的笑意,多年來,他便是憑著這種笑得到“情場殺手”的美譽。

對著他的笑臉,路飛哼了一聲“幹嗎要說給你聽?你我是話不投機半句多。”

“為什麽?”程遠笑吟吟的,不知死活地撩撥著他。“我一直覺得咱們相見恨晚,是酒逢知己千杯少。況且,我們又是合作夥伴,自然應該親密無間,無話不談。”

“別做夢了,誰跟你親密無間?”路飛狠狠瞪了他一眼。“合作夥伴是公事,私人時間我和你可沒什麽交情。”

聽著他們鬥嘴,解意覺得很好玩,再瞧了瞧聽得津津有味,一臉唯恐天下不亂的林思東,不由得好笑。

林思東拉了他一把,親昵地笑道“咱們好久沒見了,別理他們。”

意點頭。

林思東打量了他一番,笑著說“我還是第一次看你在正式的社交場合穿得這麽休閑。”

“沒辦法,已經習慣了。”解意輕鬆地聳了聳肩。“反正我現在背著藝術家的光環,大家都會原諒的,如果不諒解,那就說他沒品味。”

解思在一旁聽了,哈哈大笑“對,就是這樣。”

戴錦也笑得前仰後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