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二十日,戛納電影節隆重開幕,此次進入競賽單元的華語影片共有四部,其中來自新加坡的電影《花開時節》倍受矚目。

這部電影描寫了兩個同性戀情人在被毀容後彼此怨恨猜疑,然後在一步一步的整容中克服了身體上的病痛和心理上的陰影,漸漸達成彼此的諒解,終於攜起手來,共度難關,在百花盛放的春季,他們傷勢痊愈,心結盡解,決定共對人生,矢誌不渝。

片中人物極少,有大量的心理戲,很考驗演員的演技。馬可的表演擺脫了往日的偶像派痕跡,大有實力派風範,頗富張力,十分感人。而初上銀幕的金也是可圈可點,把他內心的悔恨、自卑、猶疑到最後的勇氣、信心、愛與關懷都表現著淋漓盡致。最後兩人在漫山遍野的花叢中的**吻戲將人的情緒調動到,實在是美到極致。

該片的攝影手法奇特,感覺妙到毫巔,那些迷離的都市,蒼茫的山野,室內不同角度的光與影,都讓人感覺如夢似幻。攝影師的名字是丹尼斯,名不見經傳,引得圈內人到處打聽,一時間眾說紛紜,但其卓越的才華卻是世所公認,有口皆碑。開幕式前的明星入場式向全球直播,馬可與金身穿黑色禮服,攜手一起踏上紅地毯的場景引起極大轟動。他們對記者很配合,不時停下來,微笑著並肩站立,讓人們拍照。兩個人都是俊美非凡的年輕男子,不知引來多少讚歎。

他們的電影海報也設計得很漂亮,主題詞是“愛的葉子不選擇它落下的草地”——,電腦站更新最快.這句非洲諺語也讓評論家大發感歎。

最後,《花開時節》獲評委會特別獎和國際影評人聯盟獎,馬可加冕影帝。而丹尼斯獲藝術貢獻獎,一時風頭無兩。不但引得國際影壇地注目,更是在亞洲引起轟動。

馬可和金載譽歸來,重新進入娛樂圈並大紅大紫,片約和廣告如潮湧來,酬勞也是水漲船高。二人在麵對媒體、工作人員和影迷時。態度卻一反過去的囂張浮躁,變得溫和謙遜,十分合作,口碑也很好。

不過,那位神秘的天才攝影師丹尼斯卻並未出現在戛納,連獎項都是馬可上台代領地。在後來的記者招待會上,有不少記者問起這個丹尼斯地情況,而馬可卻禮貌地表示,丹尼斯不是圈內人。此次純屬友情客串,所以不便透露。一時間,各家媒體和網絡上對這位攝影師的種種猜測真是五花八門。什麽離譜的說法都有,卻從來沒有人站出來回應或者澄清。

這段時間。《花開時節》的這個攝影師卻正和出品人一起。徜徉在南非花園大道的美景之中。

從莫塞爾港到斯托姆河連續二百五十五公裏地一級海濱公路被稱為花園大道,也是南非最著名的風景之一。這條大道與湖泊、山脈、黃金海灘、懸崖峭壁和叢生著茂密的原始森林的海岸線平行。沿途可見清澈的河流自歐坦尼科與齊齊卡馬山脈流入蔚藍的大海。

戴曦開著大吉普,與解意悠閑自在地一站一站地往前走。現在被稱為南非的綠色季節,一路風光如畫,氣候怡人,麵對碧海青山,聆聽各種鳥類和動物的叫聲,猶如行走在天堂一般。

解意一直非常開心,對戴曦的安排沒有任何異議。他們兩人氣度高華,外表俊朗,態度和藹,走到哪裏都能受到熱情地歡迎。一路上有不少遊客主動與他們打招呼。不少年輕的情人過來旅遊度假,也是長得十分漂亮,而且性格開朗,偶爾會與他們結伴走一段。在外人看來,他們兩人行動之間十分默契,戴曦對他關懷備至,解意對他言聽計從,大部分人都認為他們是對同性情侶,卻半分也沒有驚詫的神色。他們地言行之間也顯得光明磊落,讓人心生好感,不會有半點輕視之意。

山水之間總是陰晴不定,常常風雨驟至,以前在中國西部的高原也常常如此,解意並不感到意外。但淋過幾場雨後,他地身體還是頂不住了,卻一直撐著不肯說,怕戴曦會小題大做。

因為他一直臉色都有點蒼白,因此戴曦並未注意到他地情況,又興致勃勃地帶他穿越齊齊卡馬國家公園。它以齊齊卡馬山為中心,有一百公裏長的海岸線。岸邊是原始地荒野,有著奇特岩石的懸崖峭壁和狹長孤立的美麗海灘,茂密的原始森林沿著河穀生長。有一條徒步遊覽的小道從暴風雨河開始,直到自然穀為止,要穿越海灘、懸崖、荒野和原始森林,沿途風景絕美,令人心悸。在日出日落的時候,更是美得驚心動魄,讓人落淚。

這條路很長,一天時間是走不出來的,半途有供遊人住宿的小木屋。戴曦自然開心,便與解意租了一套房間住下,憑窗眺望日落的美景。

青山綠水之間,巨大的落日轟然墜落,滿天彩霞仿若流火溢金,染紅了地上萬物。解意望著眼前那令人心驚的火紅,嗅著森林裏獨有的清新氣息,眼前忽然閃現出容寂臨終的那一刻,從他身上不斷湧出豔紅的鮮血,緩緩地在綠草間流淌著,是如此的觸目驚心。他出著神,不由自主地落下淚來。

戴曦也被這落日熔金的壯觀景象震懾住了,直到晚霞褪去,青色的暮靄升起,他才笑著轉向解意,卻看到他正默然流淚。晶瑩的淚滴滑下他被斜陽映照著的如畫容顏,實是叫人幾欲癡狂。戴曦一見之下,心頭大震,不及細想,已經將他攬入懷中。

這一刻,解意隻覺得心裏忽然軟弱得難以,隻得靠在戴曦身上,努力平靜下來。

戴曦一聲不吭,隻是抱著他,輕輕地拍著他的背,仿佛在哄一個傷心的孩子般,將自己的安慰傳達過去。

過了好一會兒,解意才收了淚。他也沒說什麽客氣話,隻是輕聲道“我累了,想早點休息。”

戴曦立刻點頭同意,張羅著讓他洗漱了先睡。

這是標準間的配置,房間裏有兩張單人床。解意覺得很疲倦,身上陣陣發冷,匆匆洗浴過便上床,拉過被子來蓋上,倒頭就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