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意往新加坡寄出了那三封信後,又留了一封信給解思,然後便悄然離開了上海。

天地雖大,他卻不知該往何處去。整理行裝的時候,他翻出了慈輝教育慈善基金會秘書長徐音的名片,於是便跟他聯絡了一下。

徐音正在貴州的一處貧困山區修建慈輝學校,聽說他想去,馬上表示熱烈歡迎。

解意先從上海飛到貴陽,然後乘長途客車走了兩天,輾轉到達了那處山區。

那地方風景很美,生活卻很艱苦,工作很繁重,就連手機都沒有信號,隻有在山頂上架設有天線的衛星電話與外界溝通,一下大雨那電話就不通了,就像被封閉在紅塵之外的桃花源,可以讓人忘掉俗世的一切。解意十分喜歡這裏,立刻投入到了緊張的工作中。

他對於建築工程並不陌生,而對於裝飾則更加在行,與工程公司打起交道來實是駕輕就熟,遊刃有餘,讓徐音夫婦長長地鬆了一口氣。

很快便到了年底,山裏紛紛揚揚地下起了大雪。

解意和徐音夫婦與慈善會的其他工作人員窩在當地人的木樓裏,烤火,吃烤紅薯,看電視,唱歌,嘻嘻哈哈的,十分開心。

其間也有女孩子對他表示好感,他卻一律說明自己已經結婚,徹底斷了別人的念頭,以免麻煩。

過年的時候他也沒有回家,而是到了巴基斯坦的拉合爾,重又住進了曾在這裏住過的珠陸大酒店的那個房間。

他在拉合爾呆了半個月,走遍了城中地大街小巷和各個名勝古跡,重溫了曾經跟容寂一起度過的最美好的時光。

盧一凡知道他來了後。立刻盛情邀請他到家裏做客,又陪著他到處逛。他本就好客,其妻是中學教師。也非常有教養,有禮貌。解意在這裏過得十分自在舒服。

盧一凡看得出來他內心深處地寂寞,因為在他認識容寂的那二十多年裏,容寂也是有著那樣地身姿、那樣的神情和那樣的目光。他一直在努力委婉地勸解意打開心結,接受別人的感情。解意聽了,隻是微笑著點頭。眼神卻仍然顯得空茫寒冷。

送解意上飛機時,他忍不住擁抱了這個令他疼惜的年輕人,輕聲說“小意,人生苦短,應該努力追求幸福。如果機緣到了,不要推開。”

解意苦笑,但還是點了點頭。

這一次,他是從伊斯蘭堡飛北京。

落地後,他聯絡了徐音。詢問下一步地工作安排。

徐音如獲至寶“太好了,現在有個很急的事,我們一時卻騰不出人手來。最近各個學校都要開學。我們正陸續把教材運上去。在四川西部的藏區也有一所學校,我們的人運教材上去的時候翻車了。兩個人都重傷。正在往成都送。現在我們就沒人送教材上去了,你能不能去送?”

“行。沒問題。”解意立刻答應。“那我馬上飛成都。”

徐音很高興“這樣,我立刻通知成都的工作人員把教材準備好,連車子一起交給你。”

意掛掉電話,便立刻在首都機場買了機票,在當天晚上飛到成都。

慈輝基金會的人已經等在機場,將他接到一個小酒店住下,便將越野車和車上的書本文具和其他要帶上去的物資番數移交給他,又將地圖和詳細路線說給他聽了,這才離開。

次日一早,解意吃完早餐,又去超市買了許多瓶裝水和食物,以備路上之需,便準備出發。這時,林思東卻出現在他地麵前。

他穿著皮夾克和厚厚的燈芯絨長褲,腳上是防水的名牌登山靴,看上去更加健碩魁梧,站到越野車旁,比解意更像是這輛車地車手。

解意看著他,略感詫異“思東,你怎麽會在這裏?”

林思東微笑道“我來陪你一起進去。”

“為什麽?”解意不明白.**更新最快.“你的公司不是正在全力擴張嗎?你哪裏有空做這種小事?”

“這可不算小事。”林思東微微一笑。“這條路挺險地,你一個人走我不放

解意看著他,一時不太理解他地用意,但還是委婉地推辭“思東,我沒事,開了那麽多年的車,經驗還是有地。你不用陪我,這太浪費你的時間了。林思東卻笑容可掬“小意,我的公司現在這麽大,如果事事親為,那我豈不是累趴下了?這次就算是我度假好了。你也不要再推辭,做善事本來就是我喜歡的,這你應該知道。”

解意驀地想起了他曾經為他的家鄉做的那麽多事情,開車走長途也確實是兩個人一起比較安全,於是便不再反對“好吧,那就一起去吧。”

林思東笑得很開心,等他打開車鎖,便與他一起登上了車。他笑道“你先開,五個小時後換我。”

解意沒有意見,隻是點了點頭,便發動了車。

一路他們很少說話,車裏一直放著音樂。在向西的高速公路上奔馳了五個小時後,解意轉出去,到了一個小鎮。他們一人吃了一碗麵,便換林思東開車,繼續往前趕路。

在崇山峻嶺間開了三個多小時後,前麵開始出現堵車的趨勢。林思東頗有經驗,立刻把車停在可以掉頭的位置,下去找司機問情況。過了一會兒,他便回來,立刻掉頭。

解意問他“怎麽了?”

他沉著地說“前麵塌方,垮了半座山下來,看那樣子,隻怕得四、五天才能修好。咱們換條路進去。”

解意當然不反對。

林思東往回開了一段路,便往右拐。過了一座小橋,開上山間的狹窄土路。

山中的氣候總是變幻無常,剛才還是豔陽高照。現在已是陰沉得厲害,接著便下起大雨來。一路都是泥濘的土路。車子顛簸得很厲害,林思東和解意都係上了安全帶,神情均十分冷靜。

這條路一邊是湍急的冰河,另一邊卻是有著零星積雪地泥巴山,不斷有小股的泥石流從山上湧下。直衝向河中,濺起小小的水花。

林思東神情專注,穩穩地開著車,衝過已經塌陷掉一半地豁口,越過堆在道邊的土堆,謹慎地穿過不知深淺地渾濁的泥水窪,嫻熟的駕駛技術和對山路行車的經驗都使他能夠準確判斷路況,讓人感覺很安心。

解意一點也不擔憂,反而看著沿途的美麗風光。主要是冰河對岸連綿地樹木,有綠有黃有紅,色彩層次豐富。許多樹的造型非常優美,風雨中。大片大片的樹林婆娑曼舞。非常有韻味。

突然,林思東刹住了車。

解意這才轉過頭往前看。隻見前麵有個高高隆起的土堆,橫在整個路麵上,山上還不斷衝下泥水碎石,往這堆泥土上堆積。

“能過去嗎?”解意目測了一個那土堆的高度,覺得有點玄。

“試試看,應該能過。”林思東略微思索一下,將車倒了一點距離,這才往前衝去。

車子重重地輾進土堆,又艱難地往上爬了一段,便四輪空轉,既不能前進,也不能後退,擱在那裏了。

林思東打開車門,探身出去察看車輪的狀況。過了一會兒,他直起身來,關切地對解意說“你別下來,我會解決的。”

解意點了點頭“如果需要我幫忙,立刻叫我。”

“不用,我自己能搞定。這下麵又是泥又是水的,你就不要下來了。”說完,他便跳下了車。

解意看著他踮著腳,在泥漿中拖泥帶水地走到路邊,蹲下來查看情況,心裏忽然湧起一種踏實的感覺。

林思東看了一會兒,又湊前來拿手掏了一會兒,隨後便問他“工具箱在哪兒?”

解意指了指車廂後麵。

林思東打開後車蓋,在工具箱裏拿出千斤頂,想把車子頂起來。然而,那土堆實在是太深了,而且很鬆軟,下麵沒有著力地地方,他弄了一會兒,卻一點用也沒有。

想了想,他又找出來一個扳手,將車子前麵的土扒了一些下去,再搬了幾塊大點的石塊墊在四個車輪下麵,然後上車發動。可是,車輪依然空轉,沉重地車身似乎紋絲不動。林思東又跳下車,卻敏銳地發現,車子正被不斷從山上湧下來的泥石流漸漸往山崖邊推移。他略微一想,立刻過去叫道“小意,你下來……當心點。”

解意打開車門,在泥水裏找到一個像是石塊地東西,便踩了上去。結果那個石頭一滑,他整隻腳便深深地踩進了泥水裏。至此也顧不得許多了,他索性雙腳一起踩下,一步一步地趟了過去。

林思東帶著他站到稍遠一點地地方,叮囑他道“你就呆在這裏別動,不要靠近,我來想辦法把車子弄出來。”

解意蹲下身,仔細查看陷住汽車的泥土,大致也明白了情況,便站起身來說“得找人來幫忙,你一個人不行地。”

林思東前後看了看空無一人的土路,喃喃地道“找誰呢?”

解意想了想“剛才過來的時候,我看見下麵有個寨子,我去那兒叫人吧。”

林思東知道他說的是哪裏,立刻搖頭“不行,太遠了,你步行過去的話,隻怕得走一個多小時,我不放心。如果我去的話,單獨放你在這裏我也不放心。如果我們一起去,這車子沒人看著,更讓人不放解意知道他說的有道理。在這種時候,最好不要單獨行動,以免出事。他雙眉微皺,苦苦思索,卻想不出什麽好辦法。

林思東歎道“隻好等了。沿路都有零星的寨子,應該會有人從這裏經過的。”

解意也隻得同意。

林思東見他穿著的羽絨服已經淋濕了,便拉開自己皮衣地拉鏈。要脫下來給他。

“你別胡來。”解意立刻瞪他一眼。“你病倒了的話,我可搬不動你。”

林思東馬上停止了動作。想了想,覺得他說的有理,便嘿嘿一笑,又重新拉上拉鏈。他把解意拉過來,抱在懷裏。用自己地背迎向風吹來的方向,替他擋住雨水。

解意明白他地好意,便沒有掙開他的擁抱。

天地很靜,隻有大雨刷刷的聲音和河水奔流的嘩嘩聲。

林思東緊緊抱著他,忽然想起了第一次抱他的時候,整個世界同樣也是連綿不盡地雨聲。那個時候,他覺得在解意溫暖甜蜜的身體裏找到了畢生都在渴望的東西。而此刻,他感覺到的東西卻比他曾經夢想過的還要多。兩個人就這樣靜靜地站在那裏,眼睜睜地看著車子一厘米一厘米地向山崖邊滑去。

正在這時。他們聽到了摩托車駛近的聲音,真是如遇救星,連忙轉頭看去。

果然。一位山民穿著雨衣,騎著摩托駛了過來。看到他們車子的情況。頓時便明白了。他熄了火,過來看了一下。很認真地對他們說“你們不要站這麽近,泥石流隨時都會下來,上個星期這裏才死過人。”

林思東一聽,立刻拉著解意站遠了一點。

那個山民叫他們離開,自己卻走了過去,幾乎是蹲伏在泥水裏,用手使勁扒著車輪前的泥土。

解意很感動,立刻叫他“沒用的,得用工具,你能幫我們叫些人來嗎?”

那位純樸地山民弄了一會兒,搞得一身又是泥又是水,地站起來,問他們“你們這是去哪兒啊?”

解意微笑著答道“山上的慈輝學校要開學了,我們是給孩子們送教材去的。”

那位山民立刻神情一變,熱情地對他們說“那你們等一下,我去那邊寨子叫人來,可能要半個小時後才能到。你們站開一點,千萬不要靠近。”

思東笑道。“謝謝你。”

“不用謝。”那位山民立刻將摩托車調轉頭,一溜煙地開走了。

一直到他轉過彎,消失不見,林思東才貼著解意地臉,溫柔地說“你猜他是真的去叫人,還是像城裏人一樣,也就那麽一說,然後自己回家去,不管我們了。”“不會。”解意十分肯定。“你看他剛才地舉動。他叫我們站遠一點,自己卻跑過去幫我們。他一定會叫人過來地。”

林思東點了點頭,將他抱得更緊了。

兩人站在雨中,看著車緩緩地往冰河處滑去,心裏還是著急。解意什麽都沒說,林思東卻放開了他,又踩進深深的泥水中走過去,蹲在車前劃拉。

解意急了“你幹什麽?回來。”

林思東鎮定地說“我再看看,山上衝下來地水大了一些,能不能借著水勢把土弄掉點,把車搞出來。”

解意拔腿便往他那邊走。

林思東猛地回頭,厲聲道“你站住,不準過來。”

解意站下了,卻堅決地說“要麽你過來,要麽我過去,你選一樣。”

林思東知道他的脾氣,那是小事不計較,原則不放過,這個時候還是聽他的話為妙,否則搞不好兩個人一起斷送。想著,他便起身退了回來,拉著解意走開些,然後再次抱住他,溫柔地笑道“你這條固執的牛。”

解意這才鬆了口氣,望著山上滾滾而下的泥漿砂石,淡淡地笑著說“也不知誰更像頭不講理的蠻牛。”

林思東愉快地笑起來,看著那輛不停滑向深淵的車,歎息著道“我已經打算棄車保人了,等回了成都再重新弄輛車送書上來吧。”

解意平靜地微笑“如果實在不行,當然是棄車保人,什麽東西都沒有人的生命寶貴。”

林思東看著他那張在寒冷的風雨中顯得特別蒼白的臉,忍不住親了親,忽然說“你放心,小意,我怎麽樣也會保住你的。”

解意猝不及防,在這非常時刻,也沒有心思生氣。他微微笑了笑,輕聲說“都要保住,誰都不能出事。”

林思東不想勾起他的傷心事,便更加用力抱住了他,不再多說這個話題。

半個小時後,那輛摩托車果然又出現了,跟在他身後的是輛手扶拖拉機,車鬥裏站著十多個人,有男有女,看上去都很純樸。

林思東放開解意,滿懷希望地看著來人。

摩托車和拖拉機開到近前便停下,那些人動作麻利地跳下來,操起鋤頭、鐵鍬便走到車子兩旁幹起活來。他們迅速地將陷住車輪的泥土和石塊創出,弄到一邊。

看看差不多了,林思東走過去上車,把住方向盤,對他們說“幫我推一下吧。”

那些山民有的走到車後,有的在車子旁邊,大聲吆喝著“一、二、三”,一齊用力往前推。解意也趕到車後,與他們一起推車。

沉重的越野車終於動起來,漸漸被推出土堆,來到前麵的山路上。

解意連聲道謝,從褲袋裏摸出錢包,將裏麵的現金全都掏出來,遞到他們麵前,以表感謝。

那些山民卻連連擺手,對他們兩人親切地笑笑,便提著工具上了已經掉頭的拖拉機,突突突地開走了。

那個騎摩托車的山民也是如此,對他們憨厚地一笑,徑直推著摩托車走過那個土堆,朝他們來時的方向駛去。

解意與林思東對視一眼,不由得百感交集。

林思東歎息“如果是在城裏,不敲詐個幾千塊隻怕是不會罷休的。”

解意笑著點頭“是啊,而且要先付錢,否則是不會幹的。”

林思東和他的身上全是泥水,非常不舒服,可心情卻十分愉快。他們立刻登上車,繼續冒著風雨向前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