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意坐在大廳的第一排,懶懶地看著舞台,心不在焉地聽著主持人插科打諢,看著歌星舞星陸續出台,卻始終鬱鬱不樂,隻不停地喝酒,臉越來越白,有點泛青了。

張唯勤趨前去,輕聲說“解總,別再喝了,一會兒您還要開車回去,太危險了。”

解意用手撐著沉重的頭,慵懶地看著他“小張,你多大了?”

張唯勤怕引人注目,偏身坐到他旁邊“二十六。”

“讀過書嗎?”

“豈隻讀過。”張唯勤苦笑一下。“我是碩士。”

解意頗感意外“什麽專業?”

“英國古典文學。”

解意失笑“古典文學?”

張唯勤自嘲地說“百無一用是書生。現在我根本不碰書了,隻想先解決溫飽問題。”

“然後奔小康?”解意的臉上笑意漸濃。

張唯勤笑起來“是。”

“以你的條件,這太容易了。”解意將杯中酒一飲而盡。“再給我來一杯好嗎?”

“你別再喝了,不然酈總會罵死我。”

“她怎麽舍得?”

張唯勤好脾氣地笑著。在娛樂場所幹久了,對於這樣無傷大雅的調笑,他已經無所謂了。

解意靠在沙發上,有些暈眩的頭使他無法思考。他隨口問“在這兒好嗎?”

“好。”

“喜歡酈酈嗎?”

“喜歡。她是百分之百的女人。”

“想過和她結婚嗎?”

張唯勤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招手叫過一邊的少爺“去給解總拿一杯濃茶來。”

解意稍稍清醒了些“對不起,我不該問那麽的話題。請別介意。”

“沒什麽,你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關心她是應該的。”張唯勤陡然有些迷亂的心情已恢複過來。“我也不知道該怎麽說我的感受,總之,酈總不提這件事,我也不知該怎麽說。她根本不相信世界上會有真感情這回事。畢竟我跟她在一起的時候,她已經是一個很有錢的女人了。我說我不想她的錢,隻想跟她好好過日子。您說她會相信嗎?”

“我明白。”解意點點頭。“謝謝你。”

服務生端著茶過來,單膝跪在解意旁邊,將茶小心翼翼地放在他麵前。解意將一張一百元的鈔票丟在他的盤子裏。那個服務生立刻對他一躬身“謝謝解總慷慨小費。”

解意拍拍他的肩“我是這裏的常客,以後在我麵前不用跪。你們老總不會怪你的。”

那個年輕的男孩眼圈一熱,深鞠一躬,方退向一旁。

舞台上那位曾是某省電台著名主持人的先生終於結束了他的滔滔不絕,最後將手一引“下麵我榮幸地向各位來賓各位朋友介紹,新加盟我們黃金海岸俱樂部的著名男歌星,馬可先生。”

隨著一陣急驟的鼓聲,跑出來一位年輕的男子。他高高的個子,穿著一身飄灑的白衣,秀美的麵容上掛著溫柔的微笑。燈光在他的大眼睛裏不停地變幻著。他一身上下給人一種清爽幹淨,充滿陽光氣息的感覺。

解意看著他,心想真是難得瞧見這麽美的男孩子。

他柔情脈脈地交代完開場白,唱起了時下最流行的情歌。他的身段仿佛天生就是跳舞的,姿勢舒展,飄逸柔美。他的聲音特別清朗醇厚,高音區十分開闊。配上優質的音響設備,他的聲音遠遠地傳開去,似乎充塞了整個空間,餘音嫋嫋不絕。

一曲歌罷,掌聲如潮。

張唯勤看著解意變得有些專注的神情,俯身低低地說“我去安排一下?”

意點點頭。“別勉強。”

“不會。”

張唯勤離席而去。解意喝了口茶,站起身走了。

遠遠的角落裏,林思東看著解意離去的身影,對他的助理於顯強交代“去,給我查清那個男人的底細。”

夜已深了,黃金海岸俱樂部前的黃金三角地帶仍然是霓虹閃爍,燈紅酒綠,紅男綠女仍時聚時散,穿梭來去。清涼的海風迎麵拂來,巨大的飛機轟鳴著從頭上擦過。

解意坐在車裏,頭靠著車窗,聽著蒼涼的《阿姐鼓》。

清涼的夜風輕輕吹拂著他的秀發,仿佛在溫柔地安慰著他。

不一會兒,張唯勤便出現在車旁“他說要先和你談談,才能決定。”

聲音很平淡,可他臉的笑容卻頗有意味。馬可與其他做這行的男孩子一樣,也是看客人的外表開價的。如果是醜八怪,他們是不幹的。

解意也了解地一笑“你怎麽跟他講的。”

“我說一位先生想和他聊聊,他說要先看了人再說。”

解意失笑,百無聊賴地說“好,你讓他上車來,我跟他談談。”

張唯勤消失了。

過一會兒,有人拉開了旁邊的車門,馬可低頭看著他“可以上來嗎?”

解意做了個請的手勢。馬可坐了進來。解意懶懶地等著他開口。馬可看著車外的燈光在這個男子輪廓分明的臉上勾勒著層次,一時有些發怔。

“怎麽不說話?”解意神色間淡淡的。“我想要你今天跟我回去。有什麽要求盡管提。”

馬可溫柔地微笑,輕輕說“我沒想到你這麽漂亮。”

“是嗎?比起你,我可不算漂亮,不過應該不會讓你厭煩。”解意微笑了一下,勉強振作起來。“回去陪我聊聊天?”

可點頭。

解意將車窗升起,掛上檔,小車飛馳而去。

身後,於顯強開著林思東的奔馳S320一路跟了下去。

黃金海岸俱樂部前,正熱鬧著,若幹花枝招展的女人仍然駐足道旁,一心盼望鴻鵠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