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林思東與上次生日宴的表現截然相反。

等菜上齊,酒斟上,他最先發表講話“今天是我們歡樂集團與解總的新境界公司正式合作的日子,大家慶祝一下。不過,你們工程部的人多親近親近,解總身體不大好,誰都不準找他拚酒,也不準輪流敬他酒。你們多喝點,解總和我意思意思就行了。”

了解意外,在座的所有人都異口同聲地答應。

他說出的話,歡樂集團的員工肯定沒有異議。而他甲方老板,新境界的員工也自然要聽。

解意聽他話裏流露出諸多曖昧,不禁微微皺了皺眉,卻沒說什麽。

明天就是周末,不用上班,大家便沒有顧忌,一開始便互相敬酒,拚酒,戰況十分激烈。

林思東給他們上了白酒,單單給解意和自己叫了紅酒,兩人淺斟慢吟,微笑著聊天,看上去似乎親如一家,讓新境界公司的員工們驚喜不已。

“身體怎麽樣?”林思東的聲音很低,但裏麵的關心是真誠的。“有按時吃藥嗎?”

解意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卻答非所問“我有點累,吃完飯就先行告退,不去歌城唱歌了。你們去玩吧。”

林思東在上午就看出他的臉色仍然不太好,心裏難免有些歉疚,便道“好,你吃完飯就回去吧,我送你。讓他們去玩好了,我也想休息一下。”

解意一聽他的話,臉色就沉了下來,淡淡地說“謝謝林總,我自己會開車回家,不敢勞您大駕。”

林思東一看就知道他誤會了,自己今天可是誠心誠意隻想送他,沒想要強迫他做什麽。想了一下,林思東便笑道“好,那你自己開車回去休息吧,我吃完飯也回家。讓他們員工自己去玩吧,這樣不會拘束,大家也可以盡興。”

意的臉色這才好起來,笑著點了點頭。

飯局結束後,林思東便發了話,讓於顯強和黎雲安帶著兩家公司的員工一起去黃金海岸俱樂部唱歌,他和解意就不去了。

那些員工很誠懇地邀請他們一起去,解意笑著說“我有點疲倦,想回去休息了,你們去玩吧。”

林思東對於顯強說“這頓飯是解總請的客,你們去唱歌,就由我們公司買單。”

於顯強馬上點頭“我知道了。”

說完,林思東和解意便各自上車,分頭離去。

於顯強和黎雲安對視一眼,自然以為他們是約會去了,心裏不由得暗自高興。

解意回到家,卻看見酈婷的車停在樓門前。

他疑惑地走向前,想弄明白究竟是不是酈婷的車,她的電話已經打了過來“小意,快點上來開門。我等了你好久。”

解意笑起來。

出了電梯,便看見站在那裏的酈婷,他問道“你今天不上班嗎?晚上不是你那裏的黃金時間?我們公司的員工今天全都去你那裏玩去了,你這個老板倒跑了。”

“一天不去,垮不了。”酈婷懶懶地說。“唯唯在那兒看著呢。”

“那你來找我之前幹嗎不給我打電話?”解意拿出鑰匙開門。“如果我不回來,你是不是打算一直等下去?”

酈婷站在他身旁,沒吭聲。

她穿了件吊帶連衣裙,上麵綴滿鮮豔的幹花,頭上紮一條同樣豔麗的頭巾,臉上的妝化得一絲不苟,越發顯得嫵媚動人。不過,解意是跟她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一眼便發現了她美豔之下的沮喪與疲倦。

進了門,他關切地問“怎麽回事?像是遇到了麻煩。”

“是啊,我遇到了很大的困擾。”酈婷坐下來,眉頭緊皺。

解意遞給她一杯茶“說吧,我聽著。”

酈婷煩惱地點燃一支煙“我都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解意失笑“到底怎麽了?”

酈婷長歎一聲“還不是因為唯唯。他不停地要我跟他離開這裏,回去結婚,我不知道該怎麽辦?”

解意會心地笑了“我說嘛,怎麽會無緣無故鬧情緒,原來是春心動了。說實話,是不是動心了?”

酈婷撩了撩頭發,低低地道“說真話,他對我說的那些話我還真喜歡聽。我覺得應該相信他。可是……你是知道我的,我現在擁有的一切都是辛辛苦苦掙來的,我怕小張他……口是心非。萬一他口口聲聲地說要和我過平常人的生活,其實卻是想打我手中的錢的主意,那我就慘了……唉,我真不知道該怎麽辦了。”

解意想了一會兒,冷靜地道“先別說他,說你。你現在心裏是不是喜歡他,就是想跟他過一輩子?”

酈婷支支吾吾“我現在……當然是……當然是希望……最後能有……這樣的結局了。”

“那就好辦了。”解意笑著點頭。“凡事首先要確立目標,然後朝著這個目標想辦法。既然你喜歡小張,就應該千方百計地設法與他廝守在一起。我看,你也別再猶豫了,免得夜長夢多。”

酈婷仍然提不起精神,苦思良久,突然想起來,忙抬頭問他“你知不知道你的人在你背後算計你,出賣你?”

解意一點也不意外,淡淡地問“你說的是不是黎雲安?”

酈婷睜大了眼睛“你知道?”

“嗯,覺察了一些,隻是不知道他的野心會有那麽大。”解意沉吟著。“再看看吧,現在是公司的關鍵時候,不宜大動。”

酈婷聽得有些發呆,半晌才說“也許你是對的,不過我總覺得要注意他。我那天看見他和林思東的助手在一起喝咖啡,好像很熟的樣子。”她把聽來的他們的對話一字不漏地說了出來。

解意微微皺起雙眉“是這樣……好,我會注意的。”

酈婷這才仔細看了看他,關心地說“小意,你要當心身體,別太累了。工作再忙,也要注意休息。你看你,才幾天時間就瘦了一圈。”

解意有些感動,對她笑道“你放心,我心裏有數。”

酈婷忽然笑起來,伸指點了點他“對了,馬可呢?他前天突然辭職了,是不是你把他金屋藏嬌了?”

“瞎扯,你看我像那種人嗎?”解意笑著搖頭。“我看他的確是個想上進的好孩子,糟踏了就可惜了,就給他找了一家公司,讓他到廣州錄唱片去。那家公司的老板到海南來看過他的演出,對我說他的外表和聲音都很符合現在的潮流,並且覺得他有很大的發展潛質,所以準備將他捧紅。明天馬可就去廣州了。”

“他這回可真是遇到貴人了。”酈婷感慨。“小意,你也真是的,心太好了。那他不是要死心塌地地跟你一輩子了。”

“酈酈,你永遠都這麽天真。”解意的神情始終淡淡的。“這個世界,誰會跟誰一輩子?誰又敢為感情打包票?我隻是覺得馬可是個聰明孩子,完全可以循正途出身,何必作踐自己呢?至於他紅了後還記不記得我,或者會根本裝作不認識我,那都由他了。”

酈婷聽了他的話後十分不解“馬可長得好,其他還有什麽好?再說,就算論長相,你也不比他差。為什麽要這麽幫他?值得嗎?”

“我也不知道。”解意聳了聳肩,眼裏忽然有些滄桑。“大概他確實太漂亮了吧,我不想讓他被人像泥一樣踩在腳底。至於什麽愛不愛的,我根本就沒有奢望過。他願不願意跟我,那是他的自由。也許有朝一日,他會紅遍大江南北,會有他的圈子,他的生活。我不願意他因為報恩來勉強跟我。勉強的滋味不好受,我幹嗎要把痛苦強加在他的身上?他太年輕了,我現在扶他一把,隻是希望他將來能走得順利,過得好。”

酈婷困惑地嘀咕“好了好了,說不過你。反正我也不會明白你的想法。以後的事誰知道呢?走一步算一步吧。”

解意點了點頭,笑著問她“好啦,你的煩惱說完了沒有?”

酈婷若有所思,沉默地喝著茶。

解意伸了個懶腰,勸道“我說,你還是回去吧,坐我這裏喝茶有什麽意思?你那兒忙得很,還是回去看著生意吧。感情定不下來,就先賺錢要緊。”

酈婷被他逗笑了“對,你說得對。那我就先回去賺錢吧。”她放下茶杯,款款離去。

解意洗完澡,吃了藥,便躺在沙發上看電視。

他的身體還沒有恢複好,有點虛弱,容易疲倦,表麵的青紫淤痕略褪了一些,也沒有完全消散。

當他昏昏欲睡時,馬可的電話打了進來。

“意哥。”他的聲音仍然帶著富有磁性的溫柔,充滿渴望。“我明天下午就去廣州了,今天可不可以見見你?”

解意喜歡聽他的聲音,像有一股溫水流過心間。想了一會兒,他說“我很累。”

馬可像個孩子般地央求“可是我真的很想見你。意哥,求你了。我這一走,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再見你。”

解意心一軟“那你過來吧。”也不一定非得做什麽,躺著聊聊天也好。

馬可狂喜“好,我馬上就到。”

解意放下電話,臉上浮現出愉快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