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完元旦,新境界公司的員工都有點緊張。馬上就是最關鍵的設計評審會,而其他三家競爭對手都實力強勁,相比之下,他們是處於劣勢的。

解意卻是一派悠閑,在網上查著資料,琢磨著春節的度假行程。

他父母已決定春節時去美國,與他弟弟一起出去旅行,可能會到歐洲,並與他商量,如果他能抽出時間,就到歐洲去與他們會合。

解意很欣慰,笑著一口答應。反正春節的時候林思東是肯定會回家與妻子女兒團聚的,他自己也會給公司員工放探親假二十天,當然可以飛歐洲去與家人一起度假。

細想起來,他也有兩年春節沒回過家了,好在每年父母都會去美國與弟弟共度,也不冷清。

心情太輕鬆了,他甚至忘記了自己的心腹大患,直到路飛走進他的辦公室,他才想起這件事,立刻坐正了,等著路飛說話。

路飛關上了辦公室的門,聲音很輕“解總,我研究了黎總助的資料,也從側麵了解了他在公司裏的一貫表現,目前似乎找不到解雇他的正當理由。”

解意點頭,同意他的看法。

路飛似是胸有成竹“不過,我們可以讓他自己提出辭職。”

“哦?”解意微笑。“說來聽聽看。”

路飛冷靜地說“現在房地產形勢大好,我們公司自然不應該守在海南這個小地方,應該向內地進軍。我建議公司委黎總助以重任,讓他到內地去開拓新的戰場。解總可以任命他為分公司總經理,再派個信得過的財務總監,控製住資金流向,就沒有大問題了。黎先生任這個總經理,解總可以給他高年薪,但必須在完成公司規定業績的前提下。平時可以給他一定的生活補助,年底才補足全薪加效益提成。根據他的性格,我估計他會辭職。如果他不辭,也遠遠地離開了公司的核心管理層,去當開荒牛,如果為公司打下了一個新天地,也是意外之喜,對公司有益無害。解總,您看這是否可行?”

解意一聽就明白了,立刻點頭“很好,是個好辦法。”

路飛想了一下,認真地問他“那您看是您跟他談還是我跟他談。”

解意略一思索便道“你談吧。你是公司的行政總監,人事是你主管的。即使他將來出任分公司總經理,在行政上也是你的下屬。”

飛謹慎地問。“我去跟他談,需要注意什麽嗎?”

“他有可能會惱羞成怒,口不擇言,我相信你知道怎麽處理。”解意微笑著,神情輕鬆。“如果他不服從調動,你就讓他遞辭職報告。如果他願意出去開拓,就要他把工作交接給你,立刻動身離開。先去把公司注冊了,春節後我們再定業績指標。另外,你對他說,可以把楊羚帶去,以免他們的感情出現問題。如果他表示不帶楊羚走,你今天就把她調回行政部吧,我不需要秘書了。”

“好,我明白了。”路飛略微沉吟,又問。“那讓他去哪個城市呢?”

解意想了想,笑道“北京吧。”

路飛沉穩的臉上有了一點笑意“那是個好地方,適合幹事業。”

解意點頭,微笑著看他起身離去。

路飛隻來了幾天,他便慶幸這次選對了人。與黎雲安相比,路飛在工程技術方麵更專業,在管理方麵也絲毫不遜於他,而論形象、氣質、人品,他遠遠超過了那個一肚子陰謀詭計的小人。

一個人是不是光明磊落,身上帶著的是正氣還是邪氣,其實都能看出來。隻要社會經驗豐富,與一個人聊上一、兩個小時,再相處個幾天,基本就能判斷出個大概來,尤其是在一個善於觀察的畫家眼中。

正漫無邊際地想著,蔣漣興衝衝地走了進來,臉上滿是笑容,解意看了他一下,被他的愉快所感染,也笑了。

“怎麽?”他問。“有什麽喜事?你要結婚了?”

蔣漣坐到他對麵,笑嘻嘻地說“沒有,我還沒掙到足夠的錢結婚呢。事情是這樣的,解總,後天是你的生日。公司全體同仁要給你慶祝,一切費用由我們大家湊。希望你一定要給我們麵子,大駕光臨。”

解意一怔,隨即高興起來“是啊,後天是我的生日。真難得,你們居然知道。說說看,是怎麽知道的?誰泄露出來的?”

“這個……領導的生日嘛,當然要想方設法弄到手,然後牢記心中,以便巴結。”蔣漣戲謔地說,逗得解意忍不住直笑。

這時,電話響了,解意拿起來“喂,哪位?”他的聲音裏滿是笑意。

“什麽事這麽高興?”林思東好奇地問。

解意更加開心了“公司裏全體員工推小蔣作代表,來邀請我後天去參加我自己的生日派對。”

林思東愣了一下,隨即笑起來“原來後天是你的生日,你看你都不告訴我。”

“唉,一年大過一年,青春迅速消逝,悲傷還來不及呢,怎麽還有心情告訴你呢?”解意笑容可掬地說。

蔣漣聽他這麽說,不由得拚命抑製住笑聲。

“別逗了,你這意思是說我老了吧。”林思東又好氣又好笑。“可惜我趕不回來,先祝你生日快樂,另外,明天我會讓顯強把你的禮物送去。”

“不用了,你已經給過我很寶貴的禮物了。”解意輕輕地笑。“我不是個貪心的人。”

“要不要是你的事,送不送是我的事。”林思東送人禮物的態度霸道依然。

解意無奈地笑“你啊,有時候真不知道是要讓人愛你呢還是要讓人恨你。”

“愛也可以,恨也可以,關鍵是要有感覺。你說是不是?”林思東的聲音忽轉曖昧。“我很想你呢。”

解意輕輕說“我也是。”一轉眼,看到蔣漣滿臉含笑地看著他,不由得臉微微一熱。

“好吧。趁這幾天有空閑,你也好好玩玩吧,輕鬆一下。”林思東溫柔地笑道。“生日快樂。”

“謝謝。”解意笑著放下電話。

蔣漣笑著問“怎麽?解總有女朋友了?”

“別瞎琢磨了。”解意搖頭,隨即收斂笑容,淡淡地說。“小蔣,以後工程方麵你要多用點心,有什麽事就跟路總監商量,盡量不要去打擾老黎。他有別的工作要做。”

蔣漣怔了怔,這才心領神會。他很懂規矩,不去問多餘的話,隻是答應著,起身離開。走到門外,他不放心,又轉身探進頭來,叮囑道“解總,後天你一定得來啊。”

解意點頭“你放心,我肯定來。”

在總監辦公室裏,路飛與黎雲安很快談完了話。

黎雲安平靜地聽完他代表公司對自己做出的新任命,並沒有多說什麽,隻是要求考慮兩天。這也比較合理,路飛便同意了。

黎雲安盡量保持著從容的態度,回到自己的辦公室。他坐下來,看著窗外明媚的陽光,心裏有著無比的空虛。

近日,解意對他態度的變化已經讓他非常警惕,細細想來,他才驚覺,其實並沒有什麽是他能夠控製、絕對擁有的。他不是公司的法人,也不是公司業務的執行人,任何局麵他都無法全麵掌握。以前,給他可以控製全局的錯覺是因為解意對他言聽計從,使他自信雖然不掌控公司大權,卻仍然能夠把握一切。現在,他知道自己錯了,而且連挽回的機會都很渺茫。

不過,他實在不甘心。

想到這裏,他果決地拿起電話。

“你好,金氏民事調查事務所。”一個男人溫和的聲音響起。

“小金,我黎雲安。”他陰沉地說。“我有要委托你做件大事,報酬從優。”

“行啊。”那人笑了。“什麽事?”

“你等著,我馬上過來找你。我們當麵談。”黎雲安扔下電話,急急地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