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末時分,太陽已過了赤道,開始火辣辣地潑灑下無窮無盡的熱力,直到北回歸線。

在這個熱帶的島上,白天隻要出門,滿世界便都是明晃晃、白花花的陽光,熱氣蒸騰,從四麵八方包圍上來,使人避無可避。

解意架著一副大大的墨鏡,從大能集團的“天風海韻”住宅小區工地出來,開車往歡樂大廈的工地駛去。自從那血腥的一天後,他就沒再回過海濱別墅,也一直沒有再開過那輛林思東送的紅色火鳥,而是依然開著自己的銀灰色寶馬。

火辣辣的驕陽下,萬事萬物都更加鮮豔奪目,解意卻冷冷地坐在清涼的車裏,對外麵的一切都視若無睹。

停好車,解意走進他們公司設在這裏的現場監理辦公室。路飛、蔣漣都等在這裏了。

看到他進來,蔣漣遞給他一個安全帽,便跟他一起驗看工程。

他們做的玻璃幕牆已經竣工了,馬上就要通知歡樂集團驗收,解意按慣例會自己先看一遍。

新加坡佳怡國際和天地裝飾公司的工程隊都已經進場了,到處都是鬧哄哄的人和刺耳的電鋸聲。

解意穿著淺啡色粗布衣褲,臉色蒼白,即使在燠熱的天氣裏也讓人感到一種幽幽的涼意。他穿行在揮汗如雨的工人中間,動作輕捷,神情沉穩,眼光銳利地逡巡在細節之間,沉默裏給人一種壓力。

從下到上看完以後,已是中午,解意進入升降機,從頂層往底層降落。

他疲憊地勉強支撐,眼前金星亂冒。他感到自己仿佛置身在一個大蒸籠裏,眩目的陽光熏烤著他冰涼的身體,似乎要把他融化。

路飛看著他的臉色越來越灰白,滿臉倦乏,不禁很擔心。下了升降機,他關心地問“解總,我開車送你回去吧。”

解意搖搖頭,努力振作起來說“不用,你們去吃飯吧,我回去休息了。”

蔣漣急忙點頭“好的,你放心,有我在這裏,一定不會出問題的。”

“對,我很放心。”解意乏力地笑笑。“通知甲方吧,明天可以驗收了。”

漣立刻答應。

解意腳步虛浮,好不容易挪到車邊,打開車門坐進去,全身頓時鬆泄下來。他掙紮著打開冷氣,然後靠在座椅上,閉上了眼睛。立刻,劇烈的暈眩感困擾住他,讓他覺得仿佛身處漩渦,身不由己地旋轉著,再也無法停止。

林思東一直住在解意家,也努力煲些滋補的湯給他喝,可解意常常不回來吃飯,而且不太容易找到他,因為他總是不接電話。這讓林思東很無奈,可無論他說什麽,解意都保持沉默,讓他就像是在對著空氣講話,簡直是有勁使不出來,很憋悶。

今天中午,他在家等不到解意回來吃飯,便往他公司打電話。職員說他去工地了,他又打解意的手機,卻一直沒有人接。他有些著急了,連忙趕到工地,找了半天,才找到蔣漣。

蔣漣正與自己工程部的員工一起吃飯,看到他來了,連忙起身相迎“林總。”

林思東微笑著對他點頭“小蔣啊,正吃飯呢?”

“是啊,林總吃了沒有?”蔣漣對甲方老板一向很客氣。

林思東連忙說“我在等你們解總,他跟你們在一起吧?”

蔣漣一愣“他早就回去了啊,走了快一個小時了。”

林思東毫不掩飾焦急之情“他是開車走的吧?”

“是啊。”蔣漣也著急起來。“解總今天臉色很不好,像是在生病的樣子,會不會去醫院了?”

林思東轉身便走,準備到幾個醫院去看看。

蔣漣身後的一個職員忽然說“我剛才還在後邊停車場看到解總的車。”

蔣漣急忙叫住林思東“林總,解總的車好像還在停車場。”說完,他已拔腿往那邊跑去。

林思東也急急地往那邊趕。

果然,在後麵的停車場,那輛銀灰色的寶馬正靜靜地停在那裏。他們衝到車旁,看到解意閉著眼靠在椅背上,像是睡著了。

林思東心裏一跳,拉開車門就摸上解意的額,另一手去握他的腕脈。

解意一驚,本能地一縮身子,困難地睜開眼,見是他,便又閉上了。

見解意並無大礙,林思東不想讓他的員工們看到兩人相處的情形,便回頭對蔣漣說“你們去吃飯吧,我送解總回去。”

蔣漣點了點頭,立刻叫上所有人離開。

林思東見周圍已沒有人,這才俯身關切地問“小意,你怎麽樣?”

解意淡淡地說“有些累,沒事。”

林思東拍拍他的肩“來,你坐過去,我來開車。”

解意默默地下了車,繞到另一邊上了副駕位。他的動作很緩慢,身體的虛弱顯而易見。

林思東發動車往解意的家開去,一路上不斷擔心地看著他。

解意仍然閉著眼,疲態盡現。

這些日子以來,不管林思東做什麽,解意都非常沉默。

常常在夜半時分,林思東會忽然感應到什麽,猛醒過來,就會看見解意大睜著眼,茫然地看著窗外的黑暗,或者,清晨他睜開眼,卻會發覺解意站在外麵的陽台上,默默地看著遙遠的天邊,那身姿,似乎已站了很久很久。

有時候忍不住,他仍然會與解意,但那個本來無比美妙的身體卻仿佛已經死了。

在漸漸炎熱的天氣裏,人人揮汗如雨,可解意的身體卻冰涼,雖然吃下去不少補品與特效藥,他的身體卻沒見什麽起色,仿佛他的心拒絕合作,所以身體也拒絕藥力的進入。林思東請了若幹名醫對他進行治療,卻均告無功。

醫生建議林思東帶解意去看看精神科,但解意根本一句話都不跟心理醫生說。

林思東擔心極了,可又束手無策。

林思東感覺得到隱隱流動在解意極度沉靜表麵下的一股力量。他不清楚那是什麽力量,但每當看見解意似乎永遠都不會再有笑容的模樣,他就心痛如絞。

他知道自己再也無法控製這個曾經光芒四射奪人眼目的人了,相反,他已落入對方恒常冷漠的泥沼裏。

他曾經努力過,提議帶解意出國去玩,地點隨他挑。解意一言不發,隻用深深的眼睛靜靜地看著虛空中的某處,他便投降了,立刻放棄了這個建議。

他不知道該怎麽讓他恢複成以前的那個解意。他不奢望他會再像西安以後那段日子與自己的柔情蜜意,但哪怕隻是過去那個永不動情但雄心萬丈滑不溜手的人,他也滿足了。

可是,解意真的仿佛心已化灰,再也活不過來了。

他伸手過去,握住解意的手。

解意一動不動,修長的手指靜靜地憩在他的大手裏,溫涼柔軟。

他的心微微牽動。此時此刻,真有一種地老天荒的感覺。他們仿佛坐著生命之舟,航行在陽光的河流裏。

路邊,連綿不斷的高樓大廈被太陽染得顏色鮮明,椰子樹葉靜默地向空中伸展。沒有一絲風,所有的人似乎都躲在陰涼處。人行道上行人稀少,撐著傘匆匆而過,騎著單車的人戴著鬥笠,臂上套著白色絲巾,以防止陽光的侵害。

整個世界都靜極了。

忽然,林思東口袋裏的手機響了起來。他猶豫了一下,才放開解意的手,掏出來接聽“喂。”

“思東。”程遠笑哈哈地說。“過來吃飯,老於、老秦都在這裏,下午大家都沒事,打打麻將玩,怎麽樣?”

“這……”林思東看看解意。“小意很累。”

“那有什麽關係?”程遠爽朗地說。“過來在這裏睡好啦,反正有的是房間。”

林思東想了一下,與解意呆在家裏,他又不講話,悶得厲害,不如到程遠那兒去,人一多,熱熱鬧鬧的,說不定反而能讓他開心一點。

“好啊。”他笑。“我們馬上就到。你那裏還有什麽人?”

“當然還有老於、老秦的‘情況’了,都是小美人兒。”程遠在那邊哈哈大笑,接著聽到旁邊有人在笑著罵他。

林思東也開懷地笑起來“喂,你的‘情況’呢?”

“哪有?你別破壞我在小意麵前的形象。”程遠嬉笑道。“快點來,見麵再聊。”

思東笑著放下手機,又伸手握住解意的手。

解意聽說要到程遠那兒去,隻得努力振作起精神,勉強睜開眼,慢慢伸直了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