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生日,今日三更,中午、晚上各一更。謝謝各位親親的祝福。)

——————————————————————————————————

中國大能集團是名列世界五百強的企業,實力強勁,在海灣戰爭和伊拉克戰爭引發的全球性能源危機中也仍然屹立不倒,這在商界是有目共睹的。

近年來,他們進軍房地產行業,其觸角伸到了中國的每個角落,發展十分迅猛。

容寂是個傳奇般的商界強人,但他一向為人低調,基本上不在媒體出頭露麵,也不接受采訪,許多人都無緣與他結交。

真沒想到,他居然會屈尊大駕光臨新境界這樣的小公司。

解思雖然數年沒有回國,但在美國也仍然聽到過中國大能集團的名字,因為他們進軍美國,有過幾個大動作,並在南美和非洲的幾個產油國擊敗過美國的大型跨國公司,拿下了當地的油田開采權,其強硬作風曾被美國一位著名大集團的EO以“中國獅子”相稱,很讓中國人揚眉吐氣,海外的華人圈提起來也是津津樂道的,中國留學生們自然都很注意,對他的大名如雷貫耳。

看到大能集團的老板向他伸出手來,他不由得有些緊張,連忙伸手過去與他相握,笑道“容總,您好。”

容寂看著他,眼裏有絲親切的微笑“你這孩子,為什麽扔下學業跑回來?你哥可不讚成你這麽做。”

解思聽了他的話,隻迷茫了片刻便眼前一亮“您……容總,您知道我哥在哪裏是不是?”

容寂輕輕歎了口氣“別擔心,你哥還活著,他當時沒在車上。”

一聽他的話,林思東和程遠都忍不住向前邁了一步。

解思猛地一震,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盯著容寂,一迭聲地問道“真的?真的嗎?”

容寂笑著點了點頭“他這次心亂,所以任性了一下,想找個地方清靜清靜。”

解思愣了半晌,忽然爆發出來“那他為什麽不告訴我?害我這麽擔心。”

容寂微笑著解釋“他以為隻需要幾天的功夫,所以就沒告訴你。再說,他那時候情緒極度低落,幾乎瀕於崩潰,哪裏想得到那麽多?不然也不會扔下一切就走,搞得這裏大亂了。”

解思揮拳重重地一擊桌子“這個混蛋哥哥,要讓我看見他,一定狠狠揍他一頓。”

聽到他如此孩子氣的話,容寂忍俊不禁,程遠和林思東也都笑起來。容寂溫和地說“小思,你哥讓你回去繼續學業,不要耽誤了。”

解思卻把臉一板“容總,麻煩您告訴我哥一聲,他要是再不回來,我就退學,哼。”

容寂笑著點頭“好,我一定轉告他。”

說著,他示意身後的助手遞給解思一張支票“這是上次工程的餘款,現在我們按合同約定,全部付清了。”

解思拿過支票,隻略瞄了一眼,便放到桌上。他心念一動,馬上綻開一個開朗的笑容,對容寂說“容總,我想請您吃飯,請您務必賞光。”

容寂卻了解地一笑“不用了,我有急事,馬上要去北京。至於你哥哥的去處嘛,他不讓我說。他希望能夠安安靜靜地想一想,整理一下情緒。”

解思頓時有些泄氣,不過還是再接再厲地爭取“那……容總,您能讓我哥給我打個電話嗎?我想聽聽他的聲音。”

容寂笑著點頭“好啊,我告訴他。”

連一口水都沒有喝,容寂便告辭而去。他始終態度溫和,但誰也不敢挽留他,改變他的決定。

解思眉宇間的憂慮悲戚頓時一掃而光。他喜不自勝地拿著支票出去找財務部經理,將程遠和林思東扔在了辦公室裏。

程遠看向林思東,忽然笑道“有趣,真有趣,這個小意,嘿嘿,有意思。”

林思東也幹笑兩聲,然後才說“他這也算是把我報複夠了。”

程遠淡淡地道“等他回來,你不會再逼他了吧?”

“當然不會。”林思東篤定地說。“但我也不會放手。”

程遠輕笑“我想,我現在可以追他了。”

林思東頓時沉下了臉“程遠,你可不要激怒我。”

“小意不是你的,他是他自己的。現在他已經自由了。”程遠哈哈大笑。“他做出這樣的事來,就是想告訴你,他已經與你恩斷情絕,難道你還要裝駝鳥嗎?”

林思東的臉色刹那間變得鐵青,但怒色一閃即逝。他微笑道“大不了重新追求他。”

程遠嘻嘻一笑“好,咱們拭目以待。”說完,他便出了門。

林思東深思著,接著便聽到程遠在外麵叫解思“小思,走,我請你吃飯,咱們好好慶祝一番。”

林思東立刻跳起來,出門跟上了他們。

解思一見他便黑了臉,怒氣衝衝地罵道“你怎麽這麽不要臉?我要你滾開你沒長耳朵是不是?”

林思東就像沒看見他的怒火一般,溫和地說“我隻是想你哥給你打電話的時候在場。我也想知道他確實沒危險沒病沒傷。”

“你差點把他打死,現在來跟我說這種話?”解思冷笑。“想騙誰呢?”

林思東卻是打定主意,無論他怎麽冷嘲熱諷或破口大罵,都是跟緊了他。程遠覺得好笑,偶爾也打打圓場,令解思的怒氣稍稍平息一些。

下午,解意的電話就來了。

他打到辦公室裏,解思立刻便接到了。

“小思,你也太衝動了。”解意的聲音如常般清朗,帶著一股濃濃的親昵。

解思懸在心裏若幹天的大石終於落了地。他隻覺得身體一陣發軟,聲音卻硬得很“哥,你這什麽意思嘛?想嚇死我是不是?”

“沒有啊。”解意輕笑。“我隻是想清靜一下,暫時離開一段時間。最近情緒不太好,誰都不想見,也不大想說話,所以……”

“所以你就不告而別是嗎?你想過我沒有?想過爸媽沒有?”解思大叫,聲音裏滿是委屈,像個在大人麵前撒嬌的孩子。

解意輕輕歎了口氣“好了,是我的錯,你別生氣。爸媽沒什麽吧?”

“他們還不知道這事。你趕緊打電話回家,給他們報個平安。否則,哼哼。”他滿臉氣惱。

解意笑道“好好好,我一會兒就打。”

“那你什麽時候回來?”解思不肯罷休。

“再過幾天吧。”解意溫和地說。“我覺得累,最近兩年都連續在做工程,現在想好好休息一下。”

“我不管。”解思耍起無賴來。“你在哪裏?我去找你,我一定要見到你。”

“你啊。”解意疼愛地笑。“我在的這個地方很偏僻,下了飛機得轉長途汽車,十幾個小時才能到,你就別來了。我很快就回去,反正你也知道我沒事了,不如還是回美國去上學吧。”

“不,我一天見不到你就一天不回去,讓學校開除我好了。”解思寸步不讓。

解意頓時語塞,半晌,才歎息道“好了好了,真是怕了你。我明天就往回走,三天後到。”

解思再也繃不住臉,笑逐顏開地說“好好好,我等你。”

林思東和程遠自電話一響便來到桌前,一直站在那裏聽著他們的對話。室內很靜,解意在電話裏的聲音清晰可辯,令他們感到安心。

看到他們的通話已到尾聲,林思東急不可耐地伸手搶過電話“小意。”

解思大怒,立刻要把電話搶過來,程遠卻輕輕托住他的手,笑著對他搖了搖頭。解思這才忿忿地瞪了林思東一眼,沒再有所動作。

解意聽到林思東的聲音,似乎一怔,隨即笑了起來,懶洋洋地說“哦,是你這混蛋啊。”

林思東一時不知該從何說起,思維混亂中隻是愣愣地問“你為什麽把自己的車弄下山崖?”

程遠低低地笑罵“白癡。”

解意的態度依然懶散“那是我的車,我愛怎麽著就怎麽著。”

林思東聽著,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濃。他的解意回來了,那個驕傲的,自信的,倔強的,吸引他,讓他不能自拔的解意回來了。他嘿嘿笑道“好好好,隻要你沒事,想怎麽樣都好。”

解意哼了一聲“誰要跟你廢話?把電話給我弟弟。”

林思東倒也不再羅嗦,笑著把電話遞給解思。

解思瞪了他一聲,重新把電話拿到耳邊“哥。”

解意的態度立刻又變得溫和而親切“小思啊,那個混蛋,你不必理他。”

“我知道。我一見他就轟他滾,可他無賴得很。你說我要不要叫保安來趕他出去?”解思更是對林思東毫不客氣。

解意開心地笑“那倒不用,他一向無賴,水火不侵的。不過,你練跆拳道的,我不擔心你。”

解思自然明白他說什麽,笑道“是啊,哥你不用擔心,我已經揍過他一頓了。”

解意一怔,隨即大笑“好好好,不愧是我弟弟。那就三天後見吧。”

解思答應著,滿麵笑容地放下電話。抬頭看著林思東,他的嘴角出現一絲譏諷“行了吧?你這個混蛋也賴夠了,快滾吧。”

林思東果然不再賴下去,胸有成竹地笑著離開了。

程遠笑意吟吟地看著解思,提醒他“你該向你公司的員工宣布這件喜訊,免得大家一直神不守舍,無法安心工作。”

解思馬上走出辦公室,高聲說“各位,我哥來電話了,他沒事,三天後就回來。”

外麵靜了片刻,立刻哄地一聲,爆發出熱烈的歡呼和鼓掌聲,有的女職員更是歡喜地尖叫起來。

程遠走出去,笑著對解思說“今晚我請你們公司的全體員工出去玩吧,慶祝一下。”

解思笑著搖頭“是要慶祝,不過由我請客。”

程遠一笑,卻也不爭,隻說“我也要參加。”

解思疑惑地看了他一眼,這個人……不會是另一種形式的無賴吧?

點擊察看圖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