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意隻略略眯了一會兒眼睛,便起了床,帶著解思去公司旁邊的酒店喝早茶。

解意叫了一大堆東西,對解思笑道“你這幾天一定沒好好吃飯,已經瘦了一大圈了,來,多吃一點。”

解思像小孩子一樣連連點頭,嘴裏嚼著叉燒包,筷子上夾著豉汁蒸排骨,眼睛盯著小屜籠裏的**鳳爪。

解意看他那充滿孩子氣的貪婪神色,不由得好笑“是不是很多年沒吃過這麽地道的中國菜了?”

解思使勁點頭,猶如風卷殘雲一般,手不停,嘴沒空,一陣猛吃。

解意喝著清淡的菊花茶,瞧著弟弟,臉上滿是愜意的微笑。

結束了第一輪猛吃,解思招手叫服務員將餐車推過來,繼續要各種小吃和菜式。解意隻要了一個白灼生菜和皮蛋瘦肉粥,其他都由著解思的性子,隨便他點。

不一會兒,桌上又重新擺滿了各式各樣的美味佳肴。

解思滿足地笑道“哥,我可真的好長時間沒吃到這樣的美食了。天天都是牛肉漢堡雞蛋麵包,真會要人的老命啊。”

“說得這麽可憐。”解意笑著搖頭。“那你多吃一點。”

思邊吃邊點頭。“就衝這些美食,畢業後我也要回來。”

解意點頭“行啊,反正你自己決定吧,我總是你的。”

解思抬頭看著他“哥,你不用再給我匯錢了,我現在帳上的錢已經夠多的了,再讀幾年書都綽綽有餘。”

解意寵愛地笑道“沒什麽,窮家富路嘛,你一個人在那麽遠的地方,手裏有點錢也是應該的,否則有什麽事的話還不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解思放下筷子,喝了一口茶,猶豫著問“哥,我問你個問題,你可不許生氣。”

“好,你問吧,我不生氣。”解意答得爽快,笑得也很愉快。

解思又遲疑了半晌,才小心翼翼地問“哥,你……改不過來了嗎?”

解意知道他問的是什麽,略想了想,便道“是,改不過來了。”

解思“哦”了一聲,又沉吟了一會兒,才慨然道“那好吧,反正現在也流行。”

聽了他這句不倫不類的說辭,解意頗感意外,隨即笑了起來。

解思卻很認真“哥,無論你做什麽,怎樣選擇,我都會你的。相信爸媽也是希望你幸福快樂的,即使他們知道了,也會想通,我會幫你做他們的工作的。”

解意心裏一暖,輕聲說“小思,我知道。”

說完這些話,解思仿佛自己掙脫了禁錮一般,心裏大為輕鬆,頓時恢複了開朗活潑。他拿起筷子,又開始掃蕩桌上的美食,邊吃邊說“反正愛麗斯是新加坡人,不必計劃生育,我到時候多生兩個孩子,送給你一個。”

解意忍不住笑出了聲“多生幾個孩子好啊,孩子最可愛了,爸媽肯定老懷大慰。不過,不必送給我,我們兄弟哪用得著鬧這些形式主義的東西?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我會愛他們一生一世,將來我死了,遺產全部歸他們。”

“又提死字。”解思瞪他一眼。“你能不能讓我放心一點?”

“好,我不提。”解意又笑。

解思想了想,關心地道“哥,你還是挑些善良之輩去愛吧,別理那些禽獸不如的東西,搞得自己遍體鱗傷的,到時候不光是你疼,我們也會痛的。”

解意仍然隻是笑“好,都聽你的。”

這頓飯吃了有一個多小時,兩兄弟坐在明亮的橙黃色燈光下,都是俊逸瀟灑,神采飛揚,吸引了周圍很多人的目光,尤其是女士。兩人相似的臉上有著相似的笑容,讓人一見便眼前一亮。

解思終於滿意地吃完,歎息道“再也撐不下了。”

解意笑著買了單,便起身往外走。

解思連忙跟上去,認真地說“哥,我再缺幾天課也沒關係,反正我成績好,教授布置的報告也早就寫好了。我能不能再呆幾天?我想再吃這裏的好東西。”

解意瞧了他一眼,笑著搖頭,卻道“好吧,隻要你覺得不會誤了學習,我自然沒意見。”

解思差點歡呼起來,連輕盈的腳步都洋溢著欣喜的味道。

兩人並肩進入公司所在的大樓,正在往電梯走,斜刺裏卻有一個人跑了過來。

解思本能地將解意一拉,警惕地護在他麵前,然後才看清楚衝到眼前來的人。

這是一個年輕的男孩子,姿容秀美,不似凡人,隻穿著簡單的白T恤、黑長褲,整個人卻像是在自行發光一樣,閃爍著柔和的光芒。此刻,他那雙漂亮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解意,裏麵滿是淚光。

解意輕輕將解思推到一邊,溫柔地笑著,看著眼前的男孩子,輕喚道“馬可。”

馬可似乎在竭力忍耐著,卻終於忍無可忍,猛地撲到他懷裏,痛哭失聲“你……你……我終於看見你了……”

跟在馬可身後的一位女士大急,立刻要將他拉開“馬可,不能這樣,當心媒體。”

解意也反應過來,馬上想將他推開“馬可,別這樣,別人看見了,對你的前途不利。”

“我不管。”馬可悶悶地說著,緊緊摟住他的腰,力氣大得出奇。“我不要什麽前途了,我要跟你在一起,再也不離開你。”

解思聽到這話,頓時明白過來。這孩子隻怕比自己都小,倒是人小鬼大。他想著,卻很喜歡這個單純可愛的人。

解意無奈,幹脆擁著他,將他往電梯那裏帶。解思打量著四周,努力用身體遮擋著他們。

馬可一直在低低抽泣,像有無限委屈。

解意很感動,輕輕拍著他的肩,低聲哄著“好了,好了,別哭了,我不是回來了嗎?”

電梯前有不少人,都好奇地看著他們。

解思百無聊賴,問旁邊那個一臉焦急的女人“請問您是……”

那女人按捺下對馬可不滿的情緒,禮貌地答道“我姓秦,是馬可的助理。”

“哦,那馬可是……”解思又問。

正問著,他的耳邊炸起來幾聲喜悅的尖叫“啊,你是馬可,給我簽個名好嗎?”

隨著第一張專輯的大力推廣,馬可早已經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迅速竄紅,他那張完美無暇的麵孔已是眾多少女的最愛。此時,他剛剛平複了一點自己的情感,從解意胸前抬起頭來,便被幾個也在等電梯的女孩子發現了。

隨著這幾聲高叫,大家都把視線投向了他。

解意手疾眼快,立刻退後幾步,離開他的身體,隨即馬可便被人圍住了。有人要他的簽名,有人從包裏摸出數碼相機要跟他合影,人人都七嘴八舌地在問他問題,從個人感情到正在拍的第一部戲,場麵頓時混亂至極。

馬可還沒從剛才紛至遝來的複雜情緒中解脫出來,乍遇此變,臉上全是迷惘之色,不由得抬眼到處看,找尋他的助理。

這時,電梯來了,從電梯下來的人一見馬可,也圍了上來。

解意向解思使了個眼色,忽然一起奮力擠進人群。兩人配合默契,解思將伸向馬可的手一把拉開,解意拽著馬可便突出重圍,衝進電梯。

解思隨後進來,立刻按下關門鈕。

馬可的助理擋在電梯門口,一邊解釋著,一邊將人攔在外麵,直到電梯門關上。

馬可這時才醒過神來,不由得無奈地苦笑。

電梯高速向上升去,裏麵隻有他們三人,很安靜。

解意看著馬可,臉上始終是溫柔的微笑,輕聲說“你這孩子,還是這麽任性。”

馬可嘟了嘟嘴“我已經不是孩子了,你知道的。”

“是,是,是,我知道,我了解。”解意笑道,口氣卻仍然是一副哄孩子的意味。

解思忍不住笑起來,問他“你是明星?”

解意這才想起,連忙介紹“哦,對了,小思,這是馬可,影視歌三棲明星。馬可,這是我弟弟解思。”

馬可靦腆地看了解思一眼,微笑道“你好,解思。”

“你好,馬可。”解思爽朗地伸手過去,跟他握了握手。

解意笑“馬可,你比解思還小呢。”

“那有什麽?”馬可滿不在乎地說。“我要跟你在一起,他就是我弟弟。”

“那倒是。”解思大笑。“我也不介意叫你一聲哥。嗬嗬,叫你小馬哥可好?”

馬可一怔,喜悅中夾雜著一絲羞澀,笑著點了點頭“好。”

在他們的笑聲裏,電梯停了下來。三人出去,快步走進公司。

解意不想讓人看見馬可,便帶他從旁邊的過道繞過去。解思善解人意地沒跟進去,而是到了設計部,興致勃勃地看他們正在做的新項目設計圖。

解意打開門,進了自己的辦公室。馬可隨後進來,反手鎖上門,便立刻撲到他懷裏,激烈地吻上他的唇。

解意猝不及防,隻來得及接住他的身子,便被巨大的衝力推倒在沙發上。

馬可抱著他,猶如疾風驟雨一般地親吻著他的額頭、臉頰、鼻梁、雙唇、下頜、脖頸、鎖骨、胸膛,臉上迅速升起情動的紅暈。

解意粗重地喘息著,卻手下加力,終於製止了他的進一步行動。

馬可停止了動作,將臉緊緊地貼在他的胸口,悶悶地說“意哥,不要推開我,不要拒絕我,不要不理我。”

解意倚在沙發裏,輕輕摟著他,吻了吻他的額,輕聲道“馬可,你現在剛剛開始紅,行動之間還是要小心謹慎,不要太不管不顧的。那些狗仔隊厲害得很,簡直無孔不入。為了有今天的成績,你吃了那麽多苦,可千萬不要毀於一旦。”

馬可的眼淚卻又流了下來“意哥,當我聽說你衝下懸崖的時候,差點瘋了。那時候我就想,我做的這一切有什麽意義?我想做出好的成績,都是為了你,為了有朝一日可以自由地跟你在一起。我……我……如果你不在了,我寧願不要這些成就,不要紅。”

解意輕笑“你呀,還是個孩子。你做這一切,應該是為了你和你的家人,不應該是為了我。你對我的情意我自然知道,可是,馬可,你還這麽小,其實心裏隻怕還沒想明白自己的感情,不過是受了外界一些突發事件的渲染,才會有某種錯覺。”

“這不是錯覺。”馬可抬起頭來,秀氣的眸子裏滿是堅決。“我愛你,這是鐵的事實,絕不是錯覺。”

解意愛憐地看著他,笑道“你需要時間來認真地沉澱、過濾,或許可以想明白對我的感覺。我不需要你的感激,更不必為了感激而以身相許。”說到最後一句,他變成了開玩笑的口吻。

馬可破涕為笑,將他抱得更緊,整個人都在他身上揉搓著“我偏要以身相許,你休想甩了我。”

解意重重地揉了揉他的頭“你這個小無賴。”

馬可頓時樂不可支,笑得如孩子一般。

解意推他“好了好了,你把我的衣服已經揉成鹹菜了。我還有工作要做呢,你先回去,晚上我們一起吃飯。”

馬可膩了半晌,才戀戀不舍地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