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整一天,容寂都幾乎無法靜下心來好好工作,隻好改變工作日程,用大半天的時間來看整個集團在全世界的分公司發來的傳真,這樣才勉強收束心神。想著怕吵了解意睡覺,他也不敢打電話過去。

終於,下午在一連串的會議中結束。他這次過來,表麵上說是為了看看房交會和成都的樓市,同時考察一下四川的水電站,打算購買一係列的中型電站,因此有一大堆的資料、文件、報告放在他的桌上,讓他忙得不可開交。

當他結束了一天的工作時,早已是夜色來臨了。

開車行駛在成都的路上,這個著名的享樂之城已被濃濃的休閑逸樂的氣氛所籠罩。容寂看著這一切,心裏想的卻是解意,不知道他的身體怎麽樣了,心裏急得不行。

走進酒店,他想也不想,便直接去按解意房間的門鈴。

來開門的卻是解意的助理路飛,見到他,立刻禮貌地笑道“容總。”

容寂馬上恢複了平靜的神情,對他點了點頭,客氣地問“解總在嗎?”

飛連忙站到一邊,請他進來。

解意身著T恤和西裝褲,坐在窗邊,見他進來,便泰然自若地笑著,客氣地說“容總也在成都?”

“是啊,聽說你在這裏,過來看看。”容寂一本正經地說著,坐到他對麵。

解意指了指路飛,對他笑道“這是我的助理路飛。”

容寂點了點頭,淡淡地說“上次在海口見過。”

路飛似乎有些手足無措,片刻之後才道“解總,我先去定餐吧。”

容寂笑著看向解意“我也沒吃,不如我們一起去吧,我請客。”

意笑著點頭。

他們三個人也沒出去,就在酒店的餐廳裏吃了頓便飯。

容寂自和解意超越了普通朋友的關係後,一時調整不過來,既不能用親昵的態度交談,也無法做到有禮有節。幸好路飛在場,一直努力地調節著氣氛,尋找著話題,從天氣說到伊拉克戰爭,從水電站說到川西藏族的風俗,容寂正中下懷,也努力配合,倒是並不冷場。

解意餓了大半天,也不客氣,把容寂點上來的海鮮魚翅之類的好東西一掃而光,胃口好得讓容寂十分歡喜。看他吃得那麽香,滿臉享受的可愛模樣,連路飛都忍不住笑起來。

吃完飯,解意做了個手勢,叫路飛去買單,容寂已拿出金卡遞給服務員。他對解意說“你們是我們公司請來的貴賓,當然這頓應該我請。”

解意知道他是說給路飛聽的,便幫著做戲,很笑著說“容總太客氣了,真是不好意思。”

等買完單,路飛對解意說“解總,我這裏有幾個戰友,都知道我來了,約好今晚去酒吧聚一聚。這個……你看……”

解意立刻爽快地道“你去吧,今天沒什麽工作要做了。”

路飛很開心地站起身來,對容寂客氣地道“容總,實在不好意思,我就失陪了。”

容寂忍住心裏的歡喜,微笑著對他點了點頭“不必客氣,本來這就是下班時間,我也差不多要回去了。”

路飛連電梯都不耐煩等,步履輕快地從旁邊的樓梯跑了下去。

容寂笑著看向解意,輕聲道“天助我也。”

解意隻是笑,卻不說話。

等到回房,容寂便一把抱住他,將臉埋進他的肩,悶悶地說“想死我了。”

解意隻是笑,一手摟著他,一手將門反鎖住。

容寂放開他,握住他的手走進房間,小心翼翼地說“你還是躺著吧。”

解意也不反對,隻是笑著,看著他把床罩和下麵的毛毯拉開,然後躺了下去。

容寂看著他,吞吞吐吐地說道“你還是……把衣服脫了……再睡吧……我沒有……那個……別的意思……你這樣……穿著衣服睡覺……會不舒服……”

解意笑起來,便起身進了浴室。過了一會兒,他穿著酒店提供的白色毛巾浴衣走出來,重新躺到床上。

容寂也去洗了澡,換了一件浴衣,過來躺到解意身旁。

解意往一旁退了退,讓個空間給他。

容寂忍了又忍,還是沒忍住,抬手搭上他的腰,緩緩地撫上他的背。

解意沒動,隻是微笑著看著他。在柔和的燈光裏,他那輪廓分明的臉猶如象牙雕成,十分英俊。

容寂輕輕歎了口氣“小意,我該怎麽辦?”

解意沒聽明白“什麽?”

容寂欺身過去,緊緊擁住他,輕聲說“我離不開你了,怎麽辦?”

解意伸手摟住他,笑道“這很好解決,那就不離開嘛。”

容寂親吻著他的唇,滿足地歎息“要能天天跟你這樣呆著就好了。”

解意自然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容寂當然也知道,否則也不會如此戀戀不舍。解意回應著他的吻,溫柔地說“沒關係,有機會的時候,就在一起好了。”

寂一路向下,吻著他的脖頸、肩頭。

解意是第一次體會到這種深深的發自內心的珍惜,臉上露出歡喜的微笑。

容寂吻到他的胸口便不再深入,調整了下姿勢,重又將他抱住,歎道“小意,我今年都四十了,比你大了一輪。你這麽年輕,我真是……唉,不知該說什麽才好。”

解意戲謔地笑道“我聽人說,四十歲的男人是搶手貨,你可是鑽石王老五,根本談不上‘老’字。”

容寂被他逗笑了“跟你在一起最開心。”

這一夜,容寂沒有離開,也沒有再做什麽,隻是一直摟著解意,偶爾親一親他,聊兩句閑話。等到看出他眉間的倦意,便關上燈,讓他枕著自己的肩,抱著他睡了。

天還沒亮,容寂便走了。

黑暗中,他親了親解意的臉頰,然後無聲地開門,離去。

解意睡得很安穩,最後還是被路飛的電話叫醒的。他邊在浴室洗漱邊想著,原來在容寂身邊可以睡得這麽好啊,嘴邊漸漸流露出一絲微笑。

這一天,解意和路飛被段永基親自帶著,參觀他們開發的項目,其中最主要的是靠近南三環的一個大型住宅區。

南邊是富人區,這裏基本上都是高層豪華電梯公寓,小區環境也做得非常好,還附設有一個會所。

解意在售樓處聽著這裏的經理給他介紹整個樓盤的概況,一邊看著模型,偶爾翻翻樓書。

這時,卻聽見正在向售樓小姐谘詢的一位中年女士說道“我在海南的時候,買過你們永基地產的樓。質量確實不錯,尤其是裝修,品味真好,連我那從法國回來的哥哥看了,都說有格調,再過十年都不過時。所以這次回了成都,我還是打算買你們的房子。不過,我想問一下,你們這個項目的裝修,是不是還是由新境界公司設計的?我仍然想買精裝房,不想買清水房,麻煩。”

那位貴婦打扮的女士說話的聲音不小,他們這邊也聽得很清楚。那經理有些無奈地對段永基說“已經有好幾個人這麽問了,我們都不好回答。”

段永基對解意笑道“解總,看來我們兩家公司結成戰略合作夥伴,是勢在必行了。”

解意謙和地道“這也多虧了段總肯給我機會。”

段永基向那位經理做了個手勢“你可以告訴那位客戶,我們的這個項目,確實是由新境界公司設計裝修,她可以放心地購買。”

經理笑著點頭,過去對那位女士說了幾句話,那位女士顯然十分開心,然後又有點不放心地指著樓書說了幾句,似乎是說他們的樓書上並沒有說明這點,害怕付了訂金和首付後上當。那經理沒辦法,便指了指解意,又對她說了兩句。

那女士又驚又喜,立刻快步衝了過來,問道“您就是新境界公司的老板?”

解意客氣地點頭“是的,我就是。”

“哎呀,我太喜歡你們的設計了,工程質量又好。我在海口買了你設計裝修的房子,滿意得不得了,後來我和我老公又介紹了好幾個朋友來買,他們也都很喜歡。”

解意笑道“多謝捧場,還請繼續。”

那位女士一迭聲地說“當然當然,那是肯定的,我確定就買這裏的房了,一會兒就簽合同,付訂金。哎,您可不可以給我簽個名?”說著,她翻開樓書,遞給解意。

這還是第一次遇到,解意一怔,隨即笑著點頭,接過經理送過來的簽字筆,在樓書上龍飛鳳舞地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女士有點激動“這字真漂亮,就像你的人一樣漂亮。哎呀,果然是什麽樣的人有什麽樣的設計啊。”

解意又是一愣,隻得說“夫人過獎了。”

那位善解人意的經理適時地將那位貴婦哄到一邊去,開始商討合同細節。

段永基微笑道“美男子就是不一樣,真是所向無敵。”

解意略有些不好意思“段總這是在取笑我了。”

段永基也不再開玩笑,認真地說“解總,我看我們就把合同簽了吧。”

這次成都之行,解意呆了十天。除了與永基地產簽定了全麵合作的協議外,解意還與其他幾個大型的房地產公司進行了接觸。最近兩年,新境界公司的名頭越來越響亮,這些公司又都是全國性的大集團,隻要在華南地區呆過,就聽說過他的名字,有些公司的老板便表示,有興趣與他進一步洽談合作事宜。

容寂在第三天便回了北京,隨後飛美國公幹。無論在哪裏,他每天都會算好時差,給解意打電話。他並不說什麽甜言蜜語,也不大過問解意與永基地產的合作事宜,反而隻是說些最普通的話題,諸如天氣熱了,出門的時候注意別中暑,要按時吃飯睡覺,多保重身體,等等。

解意也一樣,隻與他閑話家常,要他多注意休息,在外麵別吃牛肉,當心瘋牛病,諸如此類。

兩人就這麽每天簡單地說幾句話,心裏就已經覺得滿足了。

坐在飛往海口的飛機上,解意對路飛說“我們要轉移陣地了。”

路飛微笑著,點了點頭。

點擊察看圖片鏈接lt;83target=_blagt;推薦暗夜起舞的四季係列lt;/a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