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石激起千層浪。

馬可麵對媒體的表白頓時轟動了整個娛樂圈,各大媒體都連篇累牘地對此事進行了跟蹤報道。

大批記者源源不斷地湧向成都,守候在解意所住的社區和所租寫字樓的小區。

解意居住的地方是國際社區,有不少外資企業的高級雇員和外商居住,物業管理很嚴,因此尚能將記者群堵在大門外,但公司所在的小區就沒有那麽嚴格了。記者們幹脆長駐在那幢樓下,有的還蹲守在電梯口、樓道中,引得樓中進出的人不勝其煩。

解意自那天帶著馬可突出重圍,逃回家中後,便再也不敢出門,全靠路飛替他們在超市裏買來大批吃食和牛奶、咖啡、水果。馬可卻在家中研究烹飪,臉上常掛笑容,實是其樂融融。

解意沒辦法,問他“你這次做事如此任性,不顧後果,是不是打算從此息影了?”

馬可卻對他做了個鬼臉,輕鬆自在地道“不會啊,休息兩天而已,影迷會原諒我的,尤其是你這麽帥,他們也會愛上你的。”

解意拿他沒轍,但是看到他再也不是以前那個需要小心翼翼侍候別人臉色做人的孩子,變得如此開朗樂觀,而且很有主見,也為他高興。

這一周的時間裏,他們便窩在家中,馬可很是悠閑,要麽在家裏看解意買的一些經典電影,要麽上網打遊戲,興致來了便撲到解意身上去。

與他相比,解意卻是心事重重,再加上剛剛病好,身體還有些虛弱,實在架不住他夜夜狂歡,到最後抵擋不住,隻得同意兩人輪流著做。

馬可剛剛20歲出點頭,為了拍戲還被助理押著天天健身,渾身有著使不完的勁,此時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讓解意接受了他,真是喜不自勝,欲罷不能。

解意累得眼冒金星,有時候會掐著他的脖子,笑罵道“小色鬼,你想弄死我啊。”

馬可便會無賴地哈哈大笑“不會,頂多弄個半死。”

解意忍無可忍時,便會用浴衣的腰帶將他的手腳捆住了,然後跑到客房去,鎖上門好好睡一覺,第二天起床後才去放開他。馬可便會噘著嘴裝委屈,然後將他拖倒在床上。

半個月後,媒體的言論導向有了微妙的變化,不少有名的心理學家在報上發表文章或者接受媒體采訪,對同性戀這一話題進行了積極的引導,首先說明這不是病,更不違法,其次,從心理學角度來說,大部分人年輕時在潛意識中都有同性戀的傾向,隻是有的為隱性,長大後便恢複了正常,有的為顯性,偶爾會有出軌的一些舉止,也是可以引導的。

之後,有媒體挖出了馬可曾經有過的初戀,說他與女友相戀多年,女友卻嫌貧愛富,先做坐台小姐,後去傍了大款,以致馬可傷心欲絕,不敢再有新的戀情。記者們一支生花妙筆,將此事演繹得催人淚下,讓馬可的“粉絲”們無不一掬同情之淚。

馬可與解意並肩而立的照片更是刊登在各大報紙和雜誌上,網絡上也是不脛而走。兩人手牽手衝進電梯,解意推開眾人,帶著馬可坐進寶馬的鏡頭也在電視上反複播放。馬可的影迷歌迷們對解意的英俊瀟灑果然很是迷戀,網絡上有許多“流著口水”的貼子,說解意與馬可站在一起很“養眼”,簡直是“天生一對,地造一雙”,果然稱得上“才子佳人”,這種評論到後來大大地占了上風,把謾罵的聲音完全淹沒。

一個月後,馬可的經紀人給他打電話,要他到北京拍廣告,並出席由他代言的休閑服品牌的新聞發布會。

馬可問他“他們不打算解約嗎?”

“當然不打算。”經紀人沒好氣地說。“你現在更紅了,他們當然不會砍了你這棵搖錢樹,不過,這一個多月你倒是躲了起來,公司可是損失了很多錢。喂,你也玩夠了吧?你要再不來,人家就要告我們違約了,你不想賠錢的吧?”

“那當然不想。”馬可笑道。“好,我立刻就來。”

放下電話,馬可笑著看向一旁的解意,說道“你反正沒事,不如跟我一起去,看我拍戲好不好?”

解意正坐在窗邊的軟椅上,讀著剛剛出版的梵高書信集《親愛的提奧》,聞言隨口問道“去北京嗎?”

“是啊。”

解意抬頭想了想。此時正值多事之秋,容寂在北京,他實在不宜去那裏,以免給一些人不必要的聯想。考慮了片刻,他便搖了搖頭“算了,我不去。我不喜歡自己的照片總是登在娛樂版。”

“有什麽關係?反正現在人人都知道了。”馬可走過去,俯身去吻他。

解意回吻了他一下,親昵地道“寧教人知,莫教人見,懂嗎?”聽他說話的口吻,倒像是對自己的弟弟。

馬可“嗯”了一聲,便去抱他“意,我明天就走了,今天我們來好好樂一樂。”

解意笑了起來,在他臉上拍了一下“你這個小色狼,天天想的就是床。”

馬可喜氣洋洋地把他拽了起來,一起去了臥室。

剛到床邊,解意便搶先動手,一把將他摁到了身子下麵,笑著去解他的衣服。

馬可努力掙紮著“意,我要……”

解意笑道“少廢話,昨天晚上你做了一夜,現在該我來了。”

馬可便開心地笑出了聲“是啊,所以你一定累了,不如還是讓我來。”

“累?等會兒就叫你知道知道厲害。”解意三下兩下就脫掉了他的睡衣。“你這小色狼,以前縱容你,你便將老虎當病貓,今兒就讓你見識見識,看我怎麽收拾你。”

馬可嘻嘻笑著,用力蜷起身子,躲避著他的雙手,口中小聲地叫著“救命啊。”

解意脫掉睡袍和裏麵的睡衣,覆蓋上馬可年輕漂亮的身體,雙手緊緊箍住了他,戲謔地問道“想叫誰救命?你就認命吧。”

馬可笑著,看著解意的臉,忽然認真地道“意,我愛你。”

“我知道。”解意說著,便吻住了他。

兩人**四溢,糾纏了一天,終於累得筋疲力盡,馬可這才打電話訂了次日去北京的機票。

送馬可去機場,倒有點像電影裏的場麵,頗富戲劇性。

解意開著寶馬出現在大門口時,要停下來等保安打開電動門。立刻,記者們一擁而上,閃光燈狂閃,攝影機鏡頭全都對準了車裏。

門口的保安也充滿了好奇,低頭看著他們,但害怕被投訴,卻也不敢太放肆,很快便打開了大門。

解意開著車,艱難地一寸一寸地挪了出去。

到後來,記者們死死地堵住了路,不讓車子再往前開。

解意無奈,隻得打開車窗,對他們客氣地道“很抱歉,你們請讓開路好嗎?我們要去機場。”

記者們立刻如獲至寶,馬上七嘴八舌地問道“你們打算到哪裏去?”

解意溫和地說“馬可有工作,要去北京,時間快到了,請你們讓開好嗎?”

記者們哪裏肯讓,繼續嘈雜地提著問“解總,你會一起去嗎?”

“解總,請問你們的感情現在怎麽樣?”

“你們將來有什麽打算?”

有人瞧著馬可,大叫著問道“馬可,你可否談談你過去的戀情?”

“你們是什麽時候認識的?”

“是一見鍾情嗎?”

“解總對馬可進軍娛樂圈有什麽看法?”

“同性相戀會長久嗎?”

“你們雙方的父母有什麽意見?”

“遇到過阻力嗎?”

“為什麽現在選擇公開你們的感情?”

……

解意歎了口氣“請你們讓開路好嗎?飛機是不等人的。你們不能為了自己的工作就影響別人的工作吧?”

這時,有車子要進來,在一邊猛按喇叭。

小區的保安便出來幹涉了,往路邊推擋著那些記者,嘴裏客氣地說“請讓開路好嗎?不要阻擋我們小區的進出通道。”

解意趁機開車衝了出去。

接著,有車的記者便紛紛跳上停在路邊的車,尾隨著追了過去。

解意在市區裏不敢開快了,一直耐著性子,容忍著後麵的大批追蹤者。直到上了機場高速,他才猛踩油門。

寶馬的優良性能便在此時顯露出來。

那些記者開的都是國產車,而且排氣量都偏小,大部分是城市休閑型,很快便落了下去,再也無法緊跟。

解意看了看後視鏡,這才放鬆地對馬可笑道“德國車就是好,終於甩掉他們了。”

馬可也笑“我都習慣了。”

解意搖了搖頭“我不喜歡這種場麵,太引人注目了。”

馬可微笑著安慰他“好了,等我走了,隻怕就不會有那麽多人盯著你了。”

解意笑著點了點頭,心裏卻在想,馬可這一公開告白,自己也不否認,對方設的局已基本被破解,下一步不知他們又會玩什麽花樣?

把馬可送走,記者們果然大部分跟到了北京。很快的,這個爆炸性新聞在成都便已沒有了市場。在這個喧鬧的休閑性都市中,人們的思想比國內的絕大部分城市都要開放,對一切奇異思想和舉動都能兼收並蓄,很少有能讓他們大驚小怪的事情。

解意再次恢複了平靜甚至可以說是枯燥的生活。

相對來說,訴訟進行得比較慢。對方再急,做了再多的工作,法院也必須按法定的程序走,否則,若敢越雷池一步,解意便有權向人大申訴,告他們司法,反而欲速則不達,主審法官更不願擔這個風險,斷送自己的前程。

因此,開庭之前先是調解,被告方同意接受,但原告方卻堅決不同意,於是才正式開庭,雙方進行法庭辯論。

解意指示律師,盡量拖時間,那個有名的律師於是便在第一個細枝末節上與對方糾纏不休,不斷攻擊他們的證據鏈,令對方律師也必須全力以赴,不敢掉以輕心。雙方聘請的都是有名的大律師,在庭上引經據典,唇槍舌箭。法官更是如履薄冰,不敢鬧出笑話來,審理得十分小心謹慎。

就這樣慢慢地,事態逐漸向前推進,直到正式宣判,已是4個月以後了。

這段時間,馬可偶爾會秘密飛過來,與解意過上幾天逍遙的日子,好好地親熱一番。由於兩人的生活圈子不同,通常的談話都是馬可在說娛樂圈中的緋聞或者拍戲時的笑話,而解意則常常是笑著傾聽,偶爾加幾句問話或者感歎。

當解意收到法院的判決書時,馬可告訴他,他接拍的一個古裝武俠電視連續劇,選的外景地在康定和丹巴,所以他會在康巴地區呆兩個多月,他如果有空的話,可以去探班。

解意還沒有去過以一曲《康定情哥》而聞名於世的那個小城,頓時有了興趣。

他讓馬可先去,自己先在成都跟路飛交代好工作,無非是上訴,交錢,反正上訴書也是律師撰寫,他們隻管蓋公章和法人章就是,要他簽字的文件他也都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待律師告訴他一切都準備好了,不用他守在這裏時,他便打算去康定了。

路飛知道後,馬上向朋友借來一輛三菱越野,關切地對他說“解總,去康定的路正在修,轎車不好走,你開這個車去。另外,你不要走二郎山,最好繞一下,不過繞的這條道一路都是風景區,非常漂亮。你反正不趕時間,最好走慢點,注意安全。”

解意聽他大致說了一下路線,從都江堰到臥龍,過四姑娘山,到海螺溝,然後經過專出美人的丹巴,過塔宮草原,再翻過折多山,就到康定了。

解意聽著那一個個名字,立刻非常愉快,果然都是著名的景區,原始風光美不勝收。

他略略準備了一下,便獨自開車上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