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風景如畫,解意且看且走,常常停車,下來拍攝照片,本來兩天能開到的,他卻用了五天時間,卻是精神愉快。

山間空氣清新,雖已進入六月,這裏的氣溫卻很低,不但須穿毛衣,在沿途的賓館裏投宿時還要打開電熱毯,完全感覺不到夏季的暑氣。

行在路上,基本看不到人,一天下來,大概會看見幾輛車,也是很快便拉開距離,消失不見。解意感覺自己已經遠離紅塵,心情輕鬆了許多。

進了康定城中,藏式建築迎麵撲進眼簾,走在街上的人卻大部分都穿著漢裝。解意下車詢問格薩爾賓館怎麽走,便有熱情的人立刻上了他的車,要帶他去,弄得他十分過意不去。

他知道藏區的人熱情,路飛說他到康定的時候,康定這邊的朋友竟然翻山越嶺地,一直迎到了海螺溝。

格薩爾賓館是康定城中最豪華最高檔的酒店,室內裝飾和設施設備都是按照四星級標準,很是舒適。庭院中有一尊巨大的格薩爾王與他的駿馬的漢白玉雕像,實是栩栩如生。大門外隔著一條洶湧澎湃的河,便是那座著名的“跑馬溜溜的山”。

解意到了賓館前,琢磨著是否給帶路的人一點錢做報酬,那年輕人已經一躍而下,笑著走了。

解意到了總台,打聽馬可他們是否住在這裏。

總台小姐立即十分警惕,似乎劇組吩咐過,不能亂說,以免被讀者或者閑雜人等騷擾。

解意無奈,隻好坐下來給馬可打電話,可他的手機也一直不在服務區。

按常理推斷,以馬可現在的身價,每到一地,自然是住在最好的酒店,多半是住在格薩爾,所以他幹脆先開了房,倒也不急。

康定海拔2800米,解意雖無高原反應,但長途開車,到底也是累了,於是睡了一個下午,到傍晚才起身。想了想,他決定出去吃點東西,然後再找馬可。

等在電梯口,旁邊就是寬敞的樓梯。電梯正在上行,他卻似乎聽到了樓上有人在說話,聲音很熟。他心裏一動,正要上去看看,便看見電梯在上一層停下,估計人已進了電梯。接著電梯下來,在他這一層停了。

兩扇門隨即打開。

他一眼便看見,電梯裏隻有兩個人,正嬉笑著扭在一起,似乎是那個身段苗條的男子緊緊摟住了另一個人,而那個人卻笑著推他,卻並不堅決,倒像是玩笑,態度間很是親昵。

解意一時沒有進去,隻是看著他們。

兩人似乎都感覺到了他的目光,一齊向他看了過來。

另一人他不認識,但與那人糾纏在一起的人卻正是馬可。

馬可一看是他,不由得愣住了,隨即閃電般放開了身邊的人。

解意伸手擋住要關上的電梯門,冷靜地道“如果我是記者,這又是新聞了。”說完,他放開了手,任兩扇門合攏,把馬可的呼喚擋在裏麵。

看著門上的紅字一路變換,直到一層,解意卻是心如止水,並沒有絲毫的不悅。他想了想,決定還是要出去吃飯,於是便改走樓梯,慢悠悠地一層一層地轉了下去。

走到一樓,卻看見那個與馬可在一起的男人正等在電梯口。見到他,那人不由得一怔,說道“馬可乘電梯上去找你去了,你等等他吧。”

解意這時才看清,這個男人長得十分美麗妖嬈,有種說不出的冶豔味道。他想了片刻,微笑道“麻煩你轉告馬可,我出去吃飯了。他也不必找我,還是去忙他的吧。”

這時,馬可的助理秦鵑出現了,解意以前在海南見過她,此時也淡淡地笑著與她打了個招呼。那人自然明白他與馬可之間的關係,不由得看了那個美麗的男人一眼,臉上卻不動聲色。

解意便往外走去。秦鵑卻跟了上來。

解意看了看她,忽然問道“那個人是誰?”

她淡淡地說“是國內首屈一指的形象設計師,去年被評為中國十大時尚策劃人之一。在大陸的娛樂圈裏,他是最早公開性向的人,也早就被世人所接受。圈中人都希望能請到他為自己做形象包裝,不過他很驕傲,很少接單子。”

解意點了點頭,不再多問。

這個沉穩的女士對解意很有好感,不免多說了兩句“他們之間其實也不過剛有個苗頭,多半是玩玩吧,你若堅持,馬可也不會離開的。”

解意卻溫和地笑道“強扭的瓜不甜。”

秦鵑便不再羅嗦,在門外站住了。

解意與她說了“再見”,慢悠悠地離開賓館,往街上走去。

康定是個隻有五萬人的小城,建在山穀之中,兩邊都是群山疊嶂,一條河從城中穿過,奔騰咆哮,河水都是雪山上融化的冰水,泛著白浪,很幹淨。

解意隨便在路邊的小店吃了一點砂鍋米線,然後便沿著河邊逛了一圈,個把小時便轉遍了全城。

回到賓館,他什麽也不想,安靜地上了電梯,回自己的房間。

剛剛洗了臉,打開電視,就有人來摁門鈴。

他知道是馬可,想了想,便去打開了門。

馬可衝進來,猛地撲進他的懷裏,將他緊緊抱住。

解意鎖上門,摟著他的肩,將他帶到屋裏坐下,然後拿過桌上的茶杯去倒茶。他一直不說話,但臉上神情卻很平靜,並未生氣。

馬可接過他遞來的茶杯,頗有些忐忑不安,半晌方道“意,小金是我的化妝師,我們平時鬧慣了的,你……別誤會。”

解意微笑著點頭“嗯,我也沒誤會。”

馬可怯怯地看著他“你沒生我的氣吧?”

解意笑著搖頭“當然沒有。”

馬可一下便高興起來,放下茶杯,又挪了過去。他跪在解意身前的地毯上,緊緊環抱著他的腰,將頭埋進了他的懷裏,輕聲說“意,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

解意拍了拍他的背“我早就說過了,馬可,你不必因為感恩而跟我在一起,你可以去追求你自己的生活。”

馬可急得抬起頭來,臉漲得通紅“意,你不要再說這樣的話,我喜歡跟你在一起,沒人逼我,是我自己選擇的。”

解意卻豁達地笑道“感情也是可以改變的,世上哪有萬年不變的事情?”

馬可更急了“意,你是不是還是不相信我?”

“不是,這不是相信不相信的問題。”解意溫和地笑著。“馬可,你還是太年輕,感情並未穩定。你現在越來越紅,工作圈子也會越來越大,認識的人也會越來越多。人生苦短,精彩的人與事都不必錯過。”

馬可聽著這話,實在難以辨駁,隻得埋頭在他的懷裏,悶悶地道“我不願意離開你。”

“也沒有離開。”解意輕笑。“不過,你明天不是還要拍戲嗎?挺辛苦的,還是回去早點休息吧。”

“我今天就睡你這裏。”馬可堅持。

解意卻道“你不想記者一大早等在門口拍照吧?”

馬可沉默了很久,才深深吸了口氣,點頭道“好吧,我回去,意,你答應過我不生氣的,就在這裏多呆幾天吧。”

意輕聲道。“你們明天在哪裏拍?”

“好像是去塔宮草原,明天一早出發,晚上回來。”

意想了想,笑道。“那我就不陪你去了,我不喜歡太熱鬧的場麵。我明天打算去木格措看看,下午就回來。”

可到底是小孩心性,重又高興起來。“那你也早點休息。”

意看著他開心地出門而去,這才重新看起電視來。

過了大約半小時,又有人來按他房間的門鈴。

他以為是馬可去而複返,於是起身開門,進來的卻是那個著名的形象設計師。

“我隻說幾句話就走。”他看著解意,神情十分鄭重。

解意溫和地一笑“那也請坐吧。”

那人卻沒動“不必,幾分鍾就說完。”

“好,你說。”

“解總,馬可對你的感情,大概是感恩圖報的心思要多一些,事實上,你們在一起是很勉強的。”他的聲音柔和,似乎隻是心平靜氣地描述一個普通的事情。“你站得太高了,馬可必須仰視才能夠看見你,他覺得很累。”

解意淡淡地道“是嗎?是馬可這樣對你說的?”

“他沒有明說,但我看得出來。”那個美麗的男人提到馬可時,臉上流露出柔情的笑意。“這幾個月來,他的情緒越來越不好。問起來,他也隻是悶悶的。難道你沒看出來?他跟你完全沒有共同語言。解總,咱們明人麵前不說暗話,像你這樣素質的人,隻怕對娛樂圈裏的話題是根本沒有興趣的吧?馬可拍的這些片子,我相信你一眼也不會多看,因為你會覺得是浪費時間。你平時喜歡看的那些書和片子,馬可也沒有什麽興趣,有些幹脆就看不懂。你喜歡安靜,馬可卻活潑好動,但他一直在遷就你。跟你在一起的大部分時間裏,你們都是悶在屋子裏吧?解總,馬可之前站出來對媒體公開對你的感情,那也是他內心真實的想法。不過,隻怕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其實那不過是他心裏的一段神話。他一直想與你在一起,但你始終在拒絕他,這次他終於能夠將神話變成了現實,所以他很激動,才會那麽不顧一切。但興奮過後,人總是要麵對現實的,他會發現跟你在一起的生活並沒有想象中的那樣美好。解總,我覺得你應該放過馬可,還他自由。”

解意仔細地聽完,讚同地點了點頭“是,你說的都是事實。我確實不能給馬可他希望擁有的那種生活,那是精神上的愉悅,與金錢無關。我已對馬可說過,他是自由的。如果你們想在一起,盡管在一起就是,不用顧及我。我仍然會當馬可是朋友。”

那人沒料到解意不但不會狂吃飛醋,還這麽好說話,一時倒是愣了。

這麽近距離地看過去,那人的妖嬈真是媚到了骨子裏,解意從來沒見過這樣的男人,一時間心裏倒湧起一絲欣賞的感覺。

那人似不相信,囁嚅道“解總,你說的是真的?如果我沒理解錯的話,我完全可以正式跟馬可在一起?”

“當然。”解意微笑。“你的理解沒有錯。”

那人大喜,忽然一改剛才的嚴肅,笑得燦若春花“解總,你真是……真是太好了,馬可能有你這樣的朋友,實在是三生有幸。”

“哪裏?有馬可這樣的朋友,也是我的榮幸。”解意客氣地欠了欠身。

那人除了感謝外,再無話說,於是連忙說道“那我就不打攪你休息了。”

解意於是送他出門,隨後按下“請勿打擾”。他決定洗個澡,然後躺上床看電視,誰來也不理。

他的心情始終很平靜,直到第二天無意中瞄到馬可與那個美麗的男人在一個角落裏偷偷接吻時,也還是很水波不興。他沒有驚動那兩個激動地糾纏在一起的年輕人,而是立刻改變方向,繞道而行,悄然離開了酒店。

木格措是藏語,漢語意思是“野人海”,解意開了一個多小時車才爬上去。一路上風景更美,不遠處矗立著幾座皎潔的雪峰,更是令人心胸開闊。

木格措十分冷清,碧藍的湖水一波一波地拍打著岸邊。兩邊的山峰上白雪皚皚,卻有著令人難以用語言來形容的一種優美奇異的旋律。

有幾個藏民在那裏擺著攤子,說是可以穿藏裝照相。解意對這些不感興趣,隻是問他們可不可以上峰頂。

藏民熱情地告訴他,可以上山,但隻有小路,不通汽車,隻能騎馬。

解意抬頭看著那山,雖然海拔高,但相對高度卻並不可怕,似乎隻有幾百米的樣子。那種山嶺的走勢實在太過奇特,他從未在任何地方瞧見過。看著看著,他的心裏湧起了一陣難以抑製的衝動,就想上去瞧瞧。

這一刻,他忽然有了一股創作的熱情,想把眼前的這幅美景描繪下來。

對那幾個藏民說。“我租你們的馬,上山頂。”

很快講好價錢,由一個人帶路,解意便騎上了牽來的馬,往山上走去。

這裏有些冷,但解意卻是有備而來,穿著羊絨襯衫和厚夾克,倒是很保暖。

那位藏民用著生硬的普通話向他介紹著這裏的風景和曆史,又不斷注意著他的馬,怕他會掉下來,後來見他騎術尚可,這才放下了心。

一路都是在綠茵茵的高山草甸之間穿行,周圍十分安靜。

解意四處張望著,嘴角邊漸漸浮現出一絲愉快的微笑。他現在越來越不喜歡嘈雜的紅塵,看來是得選個風景優美又清靜的地方隱居一段時間了。

堪堪快到山頂時,忽然在他們四周響起一陣輕微的嚓嚓聲。接著,有數名穿著黑衣,戴著麵罩的大漢陡地從山坡的那一麵出現,飛身撲下。他們的那種裝束很像當地的藏民,讓人見慣不驚。這些人動作迅速,有三個人飛撲向那個年輕的藏民,幹淨利落地將他打昏,扔在地上,另外四個人則同時動手,將解意一把從馬上抓了下來,堵住嘴,蒙上眼,結結實實地捆了起來。

解意和那個藏民騎的馬全都受了極大的驚嚇,同時長嘶起來,隨即返身狂奔而下。

那些人沒有理會那兩匹馬,而是訓練有素地迅速帶著解意,從山嶺的另一側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