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元楹回府,納妾

一秒記住,

慕容元策冷眼看著慕容元楹,他一直都知道慕容元楹對若傾城的愛意,卻不知道已經到了這樣的地步。甚至於他有些嫉妒慕容元楹,至少在若傾城的有生之年,他曾經毫不避諱的對深愛的女子,說過“我愛你”三個字。

可惜,他們兩個,一個永遠得不到,一個永遠的錯過。

伶仃九泉掛相思,寂寞百載誰曾知。三世回眸兩相望,幾成追憶幾成癡?

“夠了!”慕容元策再也無法抑製心中的嫉恨,忽然揪起慕容元楹的衣領子,一拳打在他的臉上,直接將他打翻在地,“你此刻該清醒了,傾城生是朕的人,死亦是。於你,從未有過一星半點的關係。”

慕容元楹跌在地上,抬頭冷笑著看慕容元策憤怒已極的麵孔,“你也會覺得憤怒?傾城死了你才知道心痛,皇上,你難道不明白自己的痛來的太晚了些嗎?”

“朕已經讓你見到了傾城最後一麵,從今往後,你們再無任何關係,你對傾城的眷戀到此為止。”慕容元策冷至極點,“滾!”

跌跌撞撞的從地上爬起來,慕容元楹一抹唇角的溢血,笑得邪冷異常,“這一拳,臣弟會記住,牢牢的記在心裏。”當最後一滴眼淚滾落,慕容元楹狠狠抹去,掩掉所有哀傷。從此,他的世界再也不會有愛,剩下的隻有殘破的恨和永無止境的思念。

望著慕容元楹狼狽離開的背影,慕容元策心底成寒。梅林鬱鬱蔥蔥,宛若他的心,再難重見光明,再續溫暖。

傾城,朕知道你不會希望看到靖王受傷害,朕便為你釋他安然。若你魂魄有知,午夜夢回可否相見?

忽然仰麵,慕容元策聲嘶力竭喊著她的名字,“傾城……。”低頭瞬間,淚流滿麵。

君不聞,世有一顧傾城,再顧傾萬甲

。奈何佳人難再得,萬事都隨風。

靖王府一片歡天喜地,靖王平安歸來當然是天大的喜事,卻不料靖王竟在半路帶回一個女子,眉目俏麗姿色妖嬈。

“王爺?”王婉柔一臉敵意的注視慕容元楹身後的女人。這樣的絹花在發,這樣的輕浮打扮,一眼便知來自風塵。

“想必這就是靖王妃吧?!小女子雅蘭見過王妃娘娘。”說完,這個自稱雅蘭的女子向王婉柔淺淺施禮,眼底卻帶著傲慢與輕視。

王婉柔的視線驟然落在慕容元楹身上,“王爺,這是怎麽回事?”

慕容元楹回眸注視著雅蘭的雙眸,輕柔的捧起她精致的臉,“這雙眼睛跟她好像,幾乎一模一樣。一樣的美麗,一樣的動人。”

聞言,王婉柔的麵色霎時變了,她當然知道慕容元楹口中的她是指誰!一時間怒氣騰然而起,直指雅蘭的鼻子冷喝,“你是個什麽東西,竟也敢在靖王府登堂入室?王爺,你可知妾身為你日夜奔走求告,才能讓皇上不堪壓力早早的釋你回府?”

“自本王第一眼在【攬月閣】見到你,便知道你是屬於本王的。”慕容元楹對王婉柔的嘶吼充耳不聞,視線一刻不離雅蘭的眼睛。這雙眼睛,像極了若傾城的璀璨明眸,熠熠流光足以令人心醉。

“攬月閣?”王婉柔幾欲發瘋,那可是皇城裏數一數二的青樓。強壓住心底的憤怒,王婉柔冷冷道,“王爺,你預備將她怎樣?”

慕容元楹扭頭斜睨王婉柔一眼,傲然嗤冷,“本王會納雅蘭為妾,你最好安分守己,否則本王照樣會卸了你正妃的頭銜。納妾之禮愈快愈好,你若阻攔,莫怪本王翻臉無情!

言罷,雅蘭愈發得意。一朝風塵身,換來鳳棲凰。這是任何人求都求不來的天大好事!

“你就因為她一雙眼睛長得與若傾城相似,便要納她為妾?”王婉柔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眸,聲音微顫,“王爺,你瘋了嗎?”

“有何不可?”慕容元楹仿佛迷了心,但凡與若傾城有關的,他都不會放手。既然他得不到若傾城,那搜集眾多的複製版又有何不可。

雅蘭衝著王婉柔示威,依偎在慕容元楹的懷裏嬌滴滴的魅笑,指尖在慕容元楹的胸口不斷畫著圈圈

。這樣的畫麵,徹底刺痛了王婉柔的心。想她入府這麽久,夫妻之間還從未有過這樣的親密。思及此處,王婉柔更是恨得咬牙切齒。

目送慕容元楹懷擁著雅蘭款款而去,王婉柔憤然將一旁的桌椅板凳全部掀翻,歇斯底裏的瘋狂怒吼響徹蒼穹。她做了那麽多,到頭來竟落得為別人做嫁衣的下場,難道她不該恨,不該狠嗎?

喬律明從門前走過,急急奔向慕容元楹的方向。

“站住!”王婉柔陡然厲喝。

“王妃?有事嗎?”喬律明焦灼的望著慕容元楹拐個彎消失了身影,這才將目光落在眼前這個因為憤怒而導致麵容扭曲的王婉柔身上。不覺哧鼻冷笑,眼底輕蔑。

王婉柔冷哼,“你是要告訴王爺若傾城還活著是嗎?”

眸色一頓,喬律明冷下眼眸,“是又如何?王爺難道不該知道真相嗎?”

“不妨告訴你,平陽王府也知道了這個消息,此刻怕是已經派人去殺若傾城了。”王婉柔得意的笑著,好一副深閨怨婦的瘋狂姿態,“你就別費心思了,蘇城池是何許人也你該比我更清楚。即便你不動手,若傾城也必死無疑。可是你想過沒有,如果若傾城真的再死一次,王爺會不會誤以為是你下的手,然後親自殺了你?”

喬律明望著王婉柔朗聲大笑的模樣,脖頸間青筋暴起,“你想怎樣?”

“怎樣?虧你還是王爺的軍師。難道你沒聽說過借刀殺人嗎?”王婉柔嗤冷,眸色肅殺,“既然有平陽王代勞,又何必你興師動眾呢?到時候就算王爺知道,全部推給平陽王身上便罷。隻要你不說我不說,王爺又怎會知道。”

“你不是怕王爺殺了我,而是怕王爺殺了你吧?”喬律明蔑視冷笑。

王婉柔一頓,大有被人看穿的窘迫,不禁惱羞成怒,“不管你怎麽說,我隻要一個結果,那就是殺了若傾城。若傾城一日不死,靖王府一日難安。”她寧願慕容元楹納妾也不要慕容元楹找到若傾城,無需付出真心的納妾比之若傾城的傾心相付,王婉柔不是傻子,當然知道前者更好對付。

你可以在頂部";加入書簽";記錄本次(慕容元楹回府,納妾)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