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好,能死在你懷裏

一秒記住,

他就那麽含笑看她,淚落臉龐,“我的小師妹終於長大了,再也不需要我的保護,我可以安心的放開你的手,放開你……”

弄痕的淚忽然掉下來,赫然仰頭嘶吼,長劍抽出他的身體,鮮血如潮噴湧。炙熱了靈魂,痛了原就破碎的心。下一刻,她毅然飛身,穩穩的接住他,旋轉落地。

擁他在懷,她才知道鮮血的流逝該有多可怕,該有多心痛。那一劍,刺得何其深何其準,她知道,他彌留了。

他的手上,還握著被她圻成兩截的斷劍,火光下灼灼其華。

低眉看著他,弄痕的鼻子止不住吸氣,微白的唇抿出痛苦的曲線。長劍咣當落地,發出震徹靈魂的聲音。

“千燎?千燎?”幾聲輕喚,恍若隔世。

無力的睜開眼眸,千燎笑得如陽光燦爛,眼底的溫暖就像周邊的熊熊烈火般,“真好,能死在你懷裏。”

“你恨我嗎?”弄痕淚如雨下。

指尖撫過她的臉,千燎搖了搖頭,“我不恨你,真的。是我一手造就了今天的你我,走到了今日的局麵。我一直在想,如果沒有我,你也許會活的更好。是我,讓你的雙手沾滿鮮血,是我讓你變得越發冰冷,是我讓你失去了唯一的親人。你該恨我!一切的恩怨情仇,我才是、是始作俑者。”

“不!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弄痕泣不成聲。撫著他越漸冰冷的臉龐,整顆心止不住顫抖,壓抑的哭聲連自己都覺得害怕。

“師傅說,除非我做了、做了天山派掌門,否則決不能動你……的心思

。所以,我下了手。”千燎的眼簾無力的垂著,氣息微弱。他死死抓著弄痕的手,眼淚筆直滑下,“從我第一眼見你,你開口喊我一聲師兄,我便知道,此生中了你的魔。弄痕,你是我的命,我的劫。你不會知道,每晚夢醒時喊著你的名字,該有怎樣的痛。我一直在、在等你長大,長大做我的新娘。我做到了,那夜月圓……”

“我說的都是真的,都是真的。真的,我沒有騙你!我是真的想做你的妻子。千燎,我沒有騙你!”弄痕聲淚俱下。

千燎咧開鮮血噴湧的嘴唇,笑得溫馨而充滿幸福的痕跡,“真好,你是我的妻子。”

炙熱的淚,落在他的臉上,微微有點疼。千燎嘴裏的鮮血愈發洶湧,眼神開始渙散,他看見師傅死時的鮮血,飛濺在身上,好痛。頭,無力的靠在弄痕懷裏,千燎俊美的臉上映著火光的顏色。

“弄痕,我對你,一直都是……真的,這麽多年,從未、從未……變過。”千燎重重的閉起眼眸,隻剩下最後一口氣撐著,久久不願撒手。因為他知道,隻要一放手,便是訣別,便是天人永隔。此生再也見不到心愛的女子,再也無法吻上她的唇,溫暖她冰冷的心。弄痕,好想陪你一輩子,可是現在,我卻要先你一步,留下你一個人怎麽辦?再也不能為你心疼,為你流淚,為你心碎。剩下你獨自承擔,教我如何舍得?

“千燎,對不起。對不起!”弄痕已然哭泣得說不出成句的話來,嬌顏失色,紅顏泣血。雙手死死捧著他的臉,嫣紅的血染透了她的衣衫。她眼睜睜看著鮮血從指縫間落下,在地麵匯成一灘。

千燎最後一次睜眼看她,笑得宛若初見時的模樣。那個皎皎月光下,意氣風發的少年,驕傲的抬著眉眼看她,極好聽的聲音匍出嘴唇:我是千燎,是你的大師兄。小師妹莫怕,以後由我來保護你。

“可不可以再聽你……喊我一聲大、大師兄……”

弄痕緊咬下唇,顫抖的鼻音蒼白的低聲呼喚,“大師兄。”驀地,她忽然歇斯底裏的喊著,“大師兄,我愛你!我真的愛上了你!不要走!不要走!讓我們忘掉一切重新開始好不好?好不好?”

他點頭,手卻重重的垂下。斷了最後的念,放了她的手。

“大師兄!”弄痕仰頭長嘯,長發披散,宛若鬼魅重生。她從不輕易展露自己的情感,因為她不能,也不許

。江湖冷漠,怎能允許心軟。可是大師兄,早在很久很久以前,我的心裏就已經容不下任何人。因為那個白衣少年郎,因為他說,他會保護我。

眼淚止不住流下,弄痕癡癡笑著,擁著千燎冰冷的身體淚流滿麵,“大師兄,我忘了告訴你,我有了你的孩子。我們的孩子!可惜,你再也聽不到了!”

再相愛,也有分離。再心疼,也有終結。再不舍,也會斷了念。

抱緊千燎,弄痕忽然飛過烈焰,飛過高牆,飛向黑暗的夜幕。地上,唯有一灘血水,還有那柄黯了所有光澤的斷劍。

劍已斷,人已歿。還有什麽堪與計較?還有什麽情仇不能放下?

一場生死大戰,無極山莊被大火包圍,門徒散的散,逃的逃,死的死。原本的銅牆鐵壁,原本的強大組織,毫無預兆的被攻破,頃刻樹倒猢猻散。

官兵遍尋莊內,唯獨不見無極山莊莊主千燎的蹤跡。自然,他們是永遠都不會見到的。連帶消失的,還有獨孤弄痕。

這一夜,火光衝天,血流漂杵。

慕容元策佇立窗前,身後站著寂靜不語的若傾城。視線遠遠飄落,若傾城的羽睫微微仰起,薄薄的唇悄然抿緊。心裏有種不安的錯覺,隱隱覺得弄痕出了事。

“你在擔心她?”慕容元策轉身,輕柔的拾起她微涼的手。

若傾城的笑有些蒼白,“是我讓弄痕冒此大險,若說不擔心,豈非太過無情?”

“不要擔心,朕已經派大隊人馬沿著弄痕的記號趕去,相信今夜必有了結。”慕容元策胸有成竹。

“但願如此。”若傾城不是不相信慕容元策,而是不相信千燎。她知道無極山莊覆滅是大勢所趨,她也知道弄痕對千燎動了心思,但她不肯定,千燎是否真的愛弄痕,以至於容忍弄痕的背叛放過弄痕性命。她隻知道,弄痕較之千燎的武功,相差甚遠。

突然,一抹身影如鬼魅般撞門而入。刺眼的嫣紅在燭光下顯得格外驚悚,慕容元策第一個反應就是一把摟過若傾城,將她的頭深深按進自己的懷裏。

你可以在頂部";加入書簽";記錄本次(真好,能死在你懷裏)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