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駕承歡宮

慕容元策扭頭看向窗外,遠遠的看著若傾城亦步亦趨的離開,那抹孤單孱弱的背影深深刺痛人的靈魂。不由的,五指微微蜷握,連他自己都不曾覺察。

有時候,有些人有些事,總要等到過去,等到失去,才知道可惜。隻是,過去了就是過去了,永遠都回不到最初的地方。

竇辭年緩步走入閣內,躬身哈腰,“皇上,新晉的妃嬪可以侍寢了。”

深吸一口氣,慕容元策正了正自己的神色,“蘭姬何在?”

“回皇上的話,蘭姬姑娘已是蘭貴人,入住承歡宮。”竇辭年輕聲道。

“去承歡宮。”慕容元策大步出門。

竇辭年急忙跟隨,拂塵一甩,高聲嚷道,“起駕承歡宮。”

春風殿外一隅,若傾城含淚冷笑。慕容元策最不缺的就是女人,在這後宮,最不足為奇的是美麗的女人。手,不自覺撫上臉頰的疤痕,心痛如絞。此時此刻,除了弄涼,她真的一無所有。

黯然轉身,若傾城悄然淚落,沿著漆黑的宮道孤零零的走回去。漆黑的夜,寒冷刺骨,一直將人心都寒透了。

承歡宮。

蘭姬未料到慕容元策會突然過來,事前也沒有接到旨意,不覺心慌意亂。整理了一下發髻和衣衫,貴人的服飾華美而不失精致,將她整個人都襯得極美。眉黛淺畫,紅唇不點而朱,大有一番雨潤紅自嬌的美麗。

“臣妾參見皇上,吾皇萬歲萬萬歲。”蘭姬生澀的行禮,這還是教習嬤嬤下午時分剛剛教的,甚至都來不及熟練。

慕容元策麵色微恙,俯身攙起她,眼底流轉清晰的眷戀。擁她在懷,慕容元策跨入寢殿,屏退所有人。

安坐床榻,蘭姬有些手足無措,低眉間麵紅耳赤。第一次與男子靠得如此之近,怎不令人羞澀難耐。處子就是處子,未經人事,一舉一動卻足以撩撥世間所有男子的心弦。

手心有些微顫,慕容元策舉止輕柔的捧起她美麗的容臉。熟悉的五官熟悉的臉,再一次出現在他麵前。這是一張與蘇青寧有著七分相似的臉,尤其是眼底的一汪澄澈,幾乎一摸一樣。

淚眼朦朧,慕容元策笑得淒涼無比,“朕會好好疼你,不教你受傷分毫,更不會讓你再離開朕的身邊。”他的手帶著隔世的溫度,撫過蘭姬白嫩的容臉。眼底的溫柔以令世間女子沉醉,包括蘭姬。

“皇上?”蘭姬癡然凝望如此深情的男人,此時此刻的慕容元策,與先前霸氣無比的威嚴帝君判若兩人。

將蘭姬的頭按入自己胸口,慕容元策緊擁著她柔軟至極的身子,“這樣抱著,你可喜歡?”

“臣妾受寵若驚。”蘭姬吐氣如蘭,身體隱隱散著幽香。

忽然將她抱起放置在床,慕容元策眼底漾開滿滿的寵愛,欺身而上溫柔的吻著她微涼的紅唇。舌尖靈活的探索蘭姬口中的甜蜜,似水纏綿。蘭姬生澀的回應他炙熱的侵襲,在他強烈的攻勢下,身子仿佛柔弱無骨,軟到極致。

慕容元策的手順勢而下,盡情撫摸她的美好。低頭去看身下眸子緊閉的羞澀女子,慕容元策寵溺一笑,霎時進入她的身體,頃刻間與她融為一處。

蘭姬下唇緊咬,撕裂般的疼痛襲來,眼角不由溢出晶瑩的淚花。

青寧,莫怕,朕會好好疼你。

【樽前擬把歸期說,未語春容先慘咽。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

君王也好,平民也罷,糾葛塵世之間,又有多少人能逃得開一個情字?多少人為情生,又有多少人為情死。生生死死,為的不過一縷情結,一腔摯愛。

隻是,多少蕭郎陌路人,多少紅顏悲白發。

紅塵的戰場,孰是孰非,誰又能說得清楚。

一覺醒來,有人歡天喜地,有人痛徹心扉。

靖王府。

一聲怒吼,打破了靖王府原有的寧靜,將昨日粉飾的喜慶在頃刻間撕得粉碎。慕容元楹震怒的盯著枕邊不著寸縷的陌生女人,眼底的火焰幾乎要將她燒得體無完膚。

一把將她從睡夢中拽起,狠狠從床上甩到地麵,慕容元楹的憤怒已到巔峰,“你是誰?傾城呢?本王的傾城在哪?快說!”

奇熱小說網提供步步殺機之浴火凰後無彈窗高品質全文字章節在線閱讀,高速首發最新章節,文字品質更高,如果覺得奇熱小說網不錯請幫助我們宣傳推薦本站,感謝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傳都是我們高速首發的動力!

舉報: /

** 作者:草齋所寫的《步步殺機之浴火凰後》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 本小說《步步殺機之浴火凰後》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筆下文學立場無關。**

筆下書友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