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是他

各方勢力派進去的精銳探子,沒有一個能活著走出來。

一道黑影閃過,黑衣女子不知何時已經坐在了黑衣男子身旁。

隻聽得輕微的馬鳴,馬車立刻馳離現場,飛奔而去。

徽雨宮。

“如何?”蕭丹青劈頭就問,瑞香卻喘著大氣,硬是一句話也答不上來,當真急死蕭丹青。

李允遞上一杯茶水,瑞香咕咚咕咚一飲而盡,終於定住心神開口,“放心吧娘娘,王爺已經派浣紗姑娘和季荒原大人去了。”

“有他二人在,本宮便放心了。”蕭丹青鬆了口氣,這二人乃蕭漠南的左膀右臂,浣紗輕功卓絕,季荒原武藝超群。他們竭誠合作,必定事半功倍。思及此處,蕭丹青鬱結不展的眉頭終於鬆緩。

“娘娘,天快亮了,您歇著吧!”李允擔憂的望著一夜未眠的蕭丹青。

都說蕭貴妃為人冷漠,隻有他們這些近身奴婢才知道,蕭丹青是個外冷內熱的實腸子。隻是,她不似別人那般愛張揚,會炫耀,才被許多人誤解。

蕭丹青頷首,緩步走向床榻。瑞香急忙上前,為她寬衣。擔心了一晚上,而今也算得了一個好消息。蕭丹青自信,有浣紗與季荒原在,必然不成問題。何況成與不成,也由不得她,眼下還是好生休息,待明日才知結果為何。

能做的她已經做了,該盡的心,也都盡到,蕭丹青無愧於心。

披香殿。

佇立清冷的園子裏,若傾城仰頭去看昏暗的夜空,想來是要天亮了。近冬的天,已不是沁涼二字可以形容,有的是刺骨的寒風,徹骨的淒冷。這才發現,連秋菊都已凋落得所剩無幾,看樣子,真的要換季了。

輕歎一聲,望了望黑衣人消失的方向。今晚若不是這兩個黑衣人搭救,隻怕要被慕容元策拿捏住,成為她再次陷入危機的借口。隻是,背後幫她的,到底是誰?他們口中所謂的主人,究竟是什麽人?

能將她安然送回披香殿,絕非等閑之輩。

一步一頓走向寢殿,長長的裙擺逶迤在地,發出細碎的聲響。夜風瑟瑟,好似吹簫之音,帶來些許心中淒涼。

遠遠的,她看到寒雲坐在寢殿外的廊環處,身子靠在廊柱上,仿佛睡著了。

看樣子,寒雲在等她。

“寒雲?”若傾城輕聲喚著。

“娘娘?”寒雲陡然睜開眼眸,表情由驚懼轉為驚喜,最後如釋重負,“娘娘您終於平安歸來,奴婢……”

若傾城微震,“你在此坐了一夜?”

寒雲頷首,“娘娘不歸,奴婢豈能安心,隻好靜等消息。所幸,她們將娘娘安全送回。謝天謝地。”

“她們?”若傾城眉頭微蹙,“你口中的她們是指何人?”她猛然間想起救自己的兩個黑衣人,想來寒雲跟他們必有牽連。思及此處,不禁追問下去。

聞言,寒雲的眼神斂了一下,欲言又止。

“寒雲,照實說。”若傾城大步流星走進寢殿。

寒雲畏縮了一下,半低著頭跟進去,小心的關好門窗。抬頭,卻見若傾城正色端坐在床沿,眸色淩厲無比。

頓了頓,寒雲隻怪自己出言太快,如今想要隱瞞是不行了。隻得囁嚅道,“回娘娘的話,奴婢見娘娘失蹤,遍尋披香殿無果,隻得求告貴妃娘娘。幸得貴妃娘娘垂憐,出手相助,這才有娘娘的安然無恙。”

“蕭貴妃?”若傾城凝眉。昔日她被蘇流雲施以針刑,得蕭丹青搭救,這份恩情她銘感五內,自然不忘。想不到今日,又是蕭丹青出手相助,她欠的人情,怕是這輩子都還不清。

“是。”寒雲一五一十的將若傾城失蹤之後所發生的事,全部相告。

若傾城這才知道,是蕭丹青通知了蕭漠南,才有那兩名黑衣人的出現。想來,那是蕭漠南的屬下,怪不得功夫如此了得。

思慮了許久,若傾城才幽然開口,“今夜之事不許向外泄露半分,否則別說你我性命堪虞,就連蕭貴妃,隻怕也難脫幹係。若再累及護國公府,你我當真是罪該萬死了。”

寒雲重重頷首,“奴婢自知輕重,絕不敢外泄一個字。”

“如此甚好。”若傾城不想多說什麽。寒雲是隨在慕容元策身邊多年的老人,自然明白這件事的嚴重性。如果教別人知道,必定禍連無數。且不說她一介宮妃被外人所挾,深夜離宮。隻她與英王司馬逸私相會麵,就足以定她個淫**亂宮闈之罪,其罪當誅。

蕭丹青使婢女聯係南陵王,也有結黨營私之嫌,糾結重臣之罪。

但凡種種,一旦外露,必會掀起朝廷又一場風波。

若傾城起身寬衣,身子酸累得很。如今身懷有孕,動輒疲累不堪。見狀,寒雲急忙上前為若傾城鋪好床褥,“趁著天色尚早,娘娘休息一會,都折騰了一夜。”

微微點頭,若傾城解衣躺下,薄薄的唇顫了一下,欲言又止。

寒雲將若傾城的表情盡收眼底,明白她想說什麽。淡然淺笑,“皇上今晚在承歡宮,有蘭貴人在,皇上不會起得太早。”

眼神黯了一下,若傾城低低的“哦”了一聲,便合上眼眸。

輕歎一聲,寒雲轉身掐滅了床頭的雙芯燈燭,獨留下一盞宮燈,退了出去。

幽幽的睜開眼,若傾城忽然覺得心好痛。她今夜險境叢生,他卻軟懷香玉,擁著別的女人安枕於榻。腦子裏空蕩蕩的可怕,原來寂寞是種毒藥,日積月累之後,會毒入骨髓,無藥可醫。

她突然想知道,這個蘭姬到底是何模樣。後宮之中的女子,各個都在議論,說皇帝對她的恩寵與另眼相看。慕容元策寵愛蘭姬至此,皇後蘇流雲與賢妃花未眠竟也未有任何動作,這在若傾城看了,是何等的不同尋常。

蘇流雲與花未眠同是善妒之人,竟也按捺得住,想必這個蘭姬定有過人之處。

明日,她著實要去一趟後宮。不為其他,隻為安璧的救命之恩。聽寒雲講,安璧為了救她,如今也是纏綿病榻。無論是情意還是道義,她都必須親自去登門拜謝。

如果不是安璧,此時此刻,她已是荷池裏的一具冤魂。

她要好好看看這個大毓朝的後宮,到底是誰想置她於死地?那個在荷池推她落水的人,究竟是誰?

奇熱小說網提供步步殺機之浴火凰後無彈窗高品質全文字章節在線閱讀,高速首發最新章節,文字品質更高,如果覺得奇熱小說網不錯請幫助我們宣傳推薦本站,感謝你的支持!你的每次分享和宣傳都是我們高速首發的動力!

舉報: /

** 作者:草齋所寫的《步步殺機之浴火凰後》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 本小說《步步殺機之浴火凰後》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筆下文學立場無關。**

筆下書友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