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安槿葉有些不耐的撥弄開垂在身前的頭發,又搖搖頭:“沒什麽。”

“有什麽事情不能一定要跟我說。”吳爵坐扭過腦袋,眼底一片溫暖的瞅了安槿葉一眼,勾起的唇角暖融融的。

“好!”安槿葉緩緩點頭,卻沒有說完那句話的意思。

吳爵也沒有再問,岔開到開心的話題,三個人和樂融融一直到一餐飯結束。

吳爵中途接了個電話,隨後抬眸笑晏晏的瞅著還在吃冰淇淋的安瞳七,話確是對安槿葉在說:“晚上幾個朋友叫聚聚,你跟七七也一起麽?”

安槿葉一驚,迷迷瞪瞪囁嚅:“什麽朋友?”話剛出口才醒悟過來同坐一桌的人是吳爵,並不是尹俊浩,又恨不得咬掉作亂的舌頭。

“老朋友,在芳菲小湯,你應該見過的!”吳爵端起咖啡輕啜了一口,聲音輕緩溫潤。

芳菲小湯!

吳爵如果不再提及,安槿葉都差點快要忘記了這麽一個地方。

等她的回憶漸漸翻飛,驀然記起當時遇見吳爵的時候他身邊的確還有好些人,而且大家說話的感覺還那般親密,似乎也不像是普通朋友。

因為生病還有些蒼白的臉孔驀的飛上了兩抹緋紅,卻不是因為害羞,而是說不出的尷尬。

吳爵頷首將安瞳七吃得差不多的冰淇淋杯子接過來放在桌麵上,扯笑問她:“你晚上有事情嗎?”

“我……”安槿葉心髒跳得有些不受她控製,一片紊亂。

剛準備拒絕,吳爵卻低頭問坐在旁邊的安瞳七,聲音寧暖溫潤:“七七,你要跟叔叔去嗎?”

“好!”安瞳七年少不懂事,一口幹淨利落的答應下來,連讓安槿葉猶豫的時間都沒了,還興高采烈的看著安槿葉哀哀道:“小葉子,七七想去……”

安槿葉拿安瞳七一點辦法都沒有,況且小孩子由始至終都對吳爵都有不小的好感,一聽安瞳七都這樣說了,默了默,也就輕輕點了頭,悶聲應了。

其實一直到很久之後安槿葉都還是想不明白為什麽安瞳七那樣幹脆的答應吳爵,他明明喜歡的也是尹俊浩不是嗎?如果他能超過十歲她也釋然,可以理解成古靈精怪隻是為了能讓尹俊浩吃味,但事實他也不過是一個快到四歲的孩子!

真讓人費解!

安槿葉其實是知道吳爵位高權重,卻不曉得原來他的朋友裏,居然還有華枝呈這樣一號人物。

也或者是上回在芳菲小湯的她太過於慌張失措,居然完全沒注意到。

相比較來說,自然沒有人能及得上尹俊浩的位高權重,但人經常會有這樣一個認識,經常在身邊的人,即便再厲害,看得時間長了,又哪裏會時時去記住?

反倒是不常見麵的人,偶爾相識,一聽起對方的來曆權位,才會忍不住去驚歎。

安槿葉當然也是這樣。

乍聽吳爵一介紹,立刻張大了雙眼。她不關注時勢,也不關注政治,腦

海裏對這些東西的概念都模糊得很,但曲央市能夠有今日這樣的繁華,跟時常出現在她身邊那位縱然有逃脫不了的幹係,但與麵前的這一位,定然還有更加直接的聯係。

華枝呈也挺意外的,上回匆匆一別,做夢也不會想到居然還會二次再遇見這個女人,更令他目瞪口呆的是,吳爵懷中居然還抱著一個小奶娃,看起來還相得益彰,居然絲毫沒有讓他覺得刺眼!

“你們……”華枝呈狠狠咽了口口水,瞄了安瞳七一眼,又去瞄吳爵與安槿葉。

他們倆難道瞞天過海將所有人都給隱瞞過去了……

太不可置信了!

與華枝呈一樣,陳羿坤也是目瞪口呆的模樣張望著兩大一小。

安槿葉瑟縮了一下脖子,從吳爵懷裏抱起安瞳七,吸了口氣,正準備解釋,吳爵已經先她一句,順手從茶幾上伸手勾了一大杯啤酒,指著兩個男人眯著眼睛問:“不是說請我來喝酒麽?”

嘶……

一圈兒幾乎每個人都感覺到了冷冰冰的一股涼風襲來。

華枝呈最先看明白吳爵眼中的陰沉,雖然好奇,但也沒那膽量跟他過不去,抿抿唇,也舉起了大杯啤酒朝剩下的兩個男人吆喝:“都愣著幹嘛,幹了吧!”

“嗯,幹了!”

安槿葉抱著安瞳七,居然連一句辯解的話都沒來得及說出口,不禁有些惱意,但看著人老朋友重新相聚,究竟也不好打斷了局麵為她那不白之冤!

“安小姐,上一回見麵很不好意思,今天在這裏我先敬你一杯了!”華枝呈不愧有今天這樣的位置,能屈能伸,即便對一個來曆不明的女人,也能做到彬彬有禮平靜待之。

安槿葉有些局促的將安瞳七放在柔軟的沙發上,正準備去摸那水晶茶幾上倒得滿滿的啤酒,卻不料手還沒伸到就被吳爵大手一撈,搶先將杯子把握在手中,“槿葉酒量淺,我代飲了!”

“大哥,你這護短也太厲害了吧,這酒可得讓安小姐自己喝!”華枝呈還沒有講話,陳國峰已經搶先接下話鋒,忿忿不平的戲謔。

“是呀,若安小姐酒力真不好大哥你酒量可好著呢,咱們不能一杯換一杯,得一杯換兩杯!”陳羿坤一邊逗弄著懷中的女孩子一邊也湊熱鬧跟腔。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不過也幸好隻是私下裏幾個老朋友的聚會,若是放在有外人在的場麵幾個男人估計無論如何也沒膽量來灌吳爵。

安槿葉局促的望著吳爵,皺了皺眉,溫婉的小聲勸說他:“還是讓我自己來吧,我能撐得住!”一杯抵兩杯,若是將吳爵灌醉了還是她的不是。

昏暗爛漫的燈光下,吳爵一雙狹長的眸子斜斜挑望了她一眼,眼神深邃。

安槿葉不知他什麽意思,一顆心卻惴惴不安。

“你要是喝醉了七七該怎麽辦?”半響安靜,吳爵的聲音從喉嚨深處緩緩擠出,溫潤中似乎有些不同尋常的味道。

“我……”安槿葉不甘心

的垂下腦袋,周圍不知道是誰的口哨聲音尖銳又花俏。

“有什麽事情回去再說啦,大家好不容易出來聚聚,喝酒喝酒……”華枝呈一語打破了似乎已經凝固的空氣,一把攬住吳爵的肩膀,硬塞了一杯酒在他手中。

安槿葉默默退了回去抱著安瞳七坐在沙發上,陡然覺得自己尷尬又多餘,在這樣的場所一點存在感都沒有,心中也空曠得嚇人。

默了兩分鍾,安瞳七忽然揪住安槿葉的衣擺紅著臉道:“小葉子,我肚子疼!”

安槿葉慌張的埋頭,伸手要去摸安瞳七的肚子,又被他紅著臉推了推:“我想去廁所!”

安槿葉有些懊惱,想起來剛才在餐廳就不應該讓安瞳七吃那麽多冰激淩,他的身體並不好,相應的抵抗力也就差很多,搞得拉肚子,差不多都是那杯冰淇淋的罪過!

從衛生間出來安槿葉鞠了一把清水給安瞳七拍了拍小臉蛋,又用自己溫熱的唇觸了觸冰涼的小臉蛋,才抱起他在自己懷中,輕聲安慰:“七七哥,你先忍一下,咱們去給吳爵叔叔說一聲,媽媽先帶你回去休息好了。”

“七七沒事!”安瞳七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大眼珠烏溜溜的轉,精靈可愛極了,忽的湊到安槿葉耳邊問了一個幾乎被他想了一整夜的問題:“小葉子,壞蛋不會來接我們回家了嗎?”

嗯?

安槿葉身子驀的僵硬,睜大了雙眼如同看怪物一樣瞅了安瞳七一眼。

“你……想他來接我們……回家?”安槿葉一句話頓了兩下,心跳更是紊亂一片。

安瞳七不知所以然,無辜的點點頭,又摟緊了安槿葉的脖子羞赧的輕喃:“但是七七也喜歡吳爵叔叔!”

嘩!

安槿葉頓時被雷得外焦裏嫩的,他以為安瞳七對尹俊浩有天生的好感,卻沒有想到安瞳七後麵還會跟上那樣一句話。

“槿葉,你們怎麽在這裏?”

安槿葉抱著安瞳七正是驚慌失措的時候,卻不料這麽巧,薛天明就站在裏衛生間不遠的走廊上,一臉詫異的望著母子倆。

安槿葉喉嚨緊了緊,有一種屋漏偏逢連夜雨的無奈,但這時候避開顯然是晚了,隻得硬著頭皮訕笑的迎上薛天明:“真巧,你也在這裏!”

“薛叔叔,尹叔叔呢?他也在這裏嗎?”安瞳七心裏還惦記著尹俊浩,看見薛天明自然要問上一問。

薛天明不解的瞅了安槿葉一眼,唇角硬生生扯出了一抹笑容:“他沒有在這裏!”

安瞳七似乎有些失落,撇撇嘴瞟著安槿葉,嘟噥道:“小葉子,他幹嘛去了?”

安槿葉好像如臨大敵,慌慌張張與薛天明錯開身子,局促的輕哼:“他在家裏等我們回去呢!”

“俊浩在安家?”薛天明耳朵尖,即便安槿葉已經與他錯開了身子,還是好奇轉過頭去問道。

這兩個人真是祖宗,小孩子天真尚能理解,薛天明也還能用天真形容嗎?安槿葉有些欲哭無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