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俊浩原本答應安嘉婕事出第二天一起吃午餐,可到了時間,安嘉婕左等右等也沒有等到尹俊浩,打他的電話一直到晚上都是關機狀態。

一直到隔天午後,尹俊浩開機,安嘉婕的電話才打通。

等她匆匆忙忙趕到尹俊浩位於市中心的公寓,前來開門的尹俊浩醉醺醺的皺眉,不知道有沒有認出是她,打開門之後又立刻躺了回去,趴在沙發上一聲不吭。

安嘉婕緊緊皺起眉頭,手裏拎著的食物胡亂丟到地上,慌慌張張的上前蹲在尹俊浩身前。

“俊浩哥哥,你怎麽了?”

尹俊浩喝得薰薰然,連麵前的人也分不清楚是誰,哪裏會回答她。

修長的手臂順著安嘉婕的呼吸一陣亂晃,最後又垂在身側。

安嘉婕吸了口涼氣,眼底忽然間泛出陣陣淚意。

“俊浩哥哥!你怎麽可以這樣喝酒呢?有什麽不開心的事,你可以告訴我們呀!”安嘉婕一邊抽噎,一邊將尹俊浩的手臂攬在自己肩上。

“小葉子……小……葉子……”

原本隻混雜著兩個人同樣沉重呼吸聲音的房間裏忽然間多了一抹呢喃,安嘉婕驟然愣住。

再去聽,尹俊浩已經緊緊閉上了唇瓣,睡死過去。

她不知道他到底喝了多少酒,但客廳的茶幾上,還有地上到處都布滿了酒瓶子,什麽酒都有,還幾乎都是些好酒。

安嘉婕完全能想到尹俊浩坐在這裏究竟喝了多長時間的酒,但他呢喃著安槿葉的名字……代表他什麽都想起來了嗎?

安嘉婕突然間瘋狂的去搬動尹俊浩的身子,一邊笑一邊哭,徹底崩潰,一屁股坐到鋪了厚厚地毯的地上。

“俊浩哥哥!”安嘉婕擦著根本擦不幹淨的眼淚,一邊苦笑,“原來你就算忘記她了,都還在想著她!為什麽!你們是親兄妹呀!”

尹俊浩聽不見她的聲音,呼吸時而急促時而輕緩,明顯已經睡熟了。

尹俊浩一覺睡到了華燈初上,安嘉婕將客廳和臥室的酒瓶子和垃圾都清理掉之後又打掃了一番,最後扔掉垃圾買了菜回來。

“你什麽時候來的?”

安嘉婕被嚇了一跳,轉身才發現原來是尹俊浩歪歪斜斜站在她身後,雖然渾身依然有難以掩飾的酒味,但眼底一片清明。

她尷尬得折菜的雙手不知道應該往哪裏放才好,默了默,勉強勾出一抹笑意,“大約十二點吧,你給我開的門!”安嘉婕指了指房間門,尹俊浩順著她的視線也看了一眼。

“我給你開的門。”尹俊浩皺著眉頭又重複了一遍,半響後放棄,略略勾了勾唇,說:“下回看見我喝醉了不用在這裏陪著,有事情就忙著你的去吧!”

安嘉婕眼底一黯,忽的丟下菜葉連水龍頭也沒關,撲進了尹俊浩懷中。

被安嘉婕的力道一撞,尹俊浩差點沒有穩住向後倒去,幸虧伸手剛好抓住了廚房門軸,才漸漸吞咽下了安嘉婕的力道。

“俊浩哥哥!你不要趕我走!不要

趕我走!”安嘉婕拚命抱緊尹俊浩的肩背,好似抓住最後救命的稻草,那麽緊,手背上的青筋都漸漸冒了出來。

尹俊浩呆怔了兩秒,伸手去撥開安嘉婕抱住他的雙臂。

安嘉婕死活也不放,眼底大顆大顆落在尹俊浩肩膀上,“俊浩哥哥,你不喜歡我什麽地方我都可以改,你想要我做什麽我也可以學著去做!我求你!不要讓我好像一個局外人一樣隻可以遠遠看著你!”

尹俊浩皺了皺眉,無奈的說:“嘉婕,先放手!”

安嘉婕瘋狂的搖頭,哭得上氣不接下氣:“我知道……我知道俊浩哥哥不喜歡我,但是我從小就喜歡你,我從小就喜歡你!我等待了那麽久,就是希望能夠快點長大,快點被安伯伯放出來,快點可以回到你的身邊!我一點也不想走,如果再給我一次選擇的機會,我不會走,即使讓我死我也不會走的!”

尹俊浩還要去拂開安嘉婕的手頓住,放在半空中好像沒有著落的地方,眼底滑過一絲不忍。

當年的事沒有人比他更清楚。

在不知道原來他才是安振挺的兒子之前,他也如同安嘉婕一樣的恨安振挺,以為他自私自利,因為自己的女兒就非得要安嘉婕因此而失去自由。

但是現在想來,也許事情也沒有他想象的那樣複雜,安振挺是為了他,才從小將安槿葉帶在身邊,教管她要如何做好他的妻子。

那是一個既可敬、又可恨的父親!

“嘉婕……”

“俊浩哥哥!我什麽都可以不在乎,你不給我名分也可以,就算你娶了其他女人,讓她們做了你的妻子我也願意!隻要你讓我呆在你的身邊,讓我親眼看著你很快樂,很幸福的活著!”

安嘉婕哭得稀裏嘩啦,尹俊浩呆怔在一旁渾身僵硬,右手早早垂在身側,再也下不去手拂開安嘉婕。

他想起了那個早上。

表麵上無動於衷的男人,誰知道他心裏在想些什麽?或許正是借著那股子鎮定,裝作若無其事呢?

尹俊浩給安嘉婕的,隻有沉默,但小姑娘似乎認死理,隻要尹俊浩不說拒絕的話,她就能裝作若無其事,該做什麽還做什麽。

一頓晚餐,兩個人都吃的索然無味,飯後安嘉婕恍惚著離去,尹俊浩連一句客套的話也沒講過。

安嘉婕剛走,楊桃的電話就追了過來,說安嘉婕上午便同吳爵一起回了曲央市。

尹俊浩大發雷霆,還沒有散去的酒味叫他對著楊桃一陣大罵,但楊桃也不是吃素的主,何況先前她本已經打了不下於十個電話給尹俊浩,是他這邊始終無法接通,短信更是沒有一絲一毫的回音。

尹俊浩頹然的掛掉電話,順手揭了一件西裝套在身上出門。

自安槿葉走後也跟著出國的秦旭陽剛回國就接到了尹俊浩浩浩蕩蕩的傳召。

短短一個多月未見,秦旭陽漫步晃進酒吧看見的尹俊浩隻覺得滄桑憔悴了不少,眼底不禁也有些不忍。

上前拍了拍尹俊浩的肩膀,笑嗬嗬的問

:“在想什麽呢?神不守舍的樣子!”

服務員跟上來,秦旭陽要了杯酒,幹淨利落的在尹俊浩身邊坐下來。

尹俊浩瞅了瞅秦旭陽,是他打的電話叫他過來,此時卻沒了說話的欲望,整個人都好像被悶在三伏天裏麵,說不出的煩悶。

秦旭陽一杯酒幹下,直接要了一大瓶朗姆酒,陪尹俊浩你一杯我一杯的幹著。

尹俊浩酒上的勁頭,抓住秦旭陽的手臂無奈的苦笑,說:“你也是在我身邊好些年的人了,我想要你說實話,我出事以前,當真與安嘉婕的關係那樣好?”

秦旭陽嘴角輕抿,大約沒想到尹俊浩一開口問的就是這樣的問題,愣了愣,又努力的吞咽了一大口酒,胃噌的一下,好像烈火在灼燒一樣難受。

尹俊浩沒有等到秦旭陽回答,便又自顧自的喝酒,眼底一片濃稠,還有無底的冷漠。

秦旭陽的心情卻複雜得不得了,張口欲言……欲言又止……

尹俊浩等得久了,幹脆就嗬嗬冷笑了兩聲,伸手攬上秦旭陽的肩膀,笑道:“我也不是逼你將什麽事情都一股腦兒的說出來,打你走的時候我就應該懷疑點什麽,但是又不忍心,總以為大家都是兄弟。”

“你知道了什麽?”秦旭陽的臉色突然變得很難看,一雙漆黑的眸子緊緊盯著尹俊浩。

尹俊浩顧自的搖晃著杯子裏的酒液,笑眯眯的說:“能知道什麽?想知道的時候肯定都是會知道的,但這之前,我還想弄清楚一點事實……”

秦旭陽緊緊盯著尹俊浩,再抬起頭,他已經昏睡在桌子上,呼吸深沉。

這樣一通亂七八糟的事……秦旭陽無奈的苦笑,扶著尹俊浩給薛天明打電話。

待薛天明黑著一張臉開車過來接尹俊浩,秦旭陽已經扛著他站在酒吧大門外等著。

“什麽時候回來的,也沒有告訴兄弟一聲!”薛天明心情似乎也很不好,瞧著秦旭陽,眼底隻有淡漠,少了曾經毫無嫌隙的親切。

秦旭陽也不在意,擺擺手說:“剛回來,馬不停蹄就趕來酒吧了,你送他回去,找個人好好照顧他。”

“我當然知道!”

秦旭陽失笑,雙手插在口袋裏看著薛天明的車子遠去,在黑夜裏漸漸融進了萬千的車流。

“但願你們所做的事情,不會那麽快被俊浩想起來,但願他還能放過你們一碼……”

但很多明天的事情今天是說不準的,秦旭陽悵然的仰望了一眼天空,忽的轉身,沒瞧見身後剛巧經過的女人,就這一撞,男人的力氣肯定不是女人能夠相提並論的,以至於結果他一點事也沒有,年輕的女子雙腿跪在地上,兩隻膝蓋被水泥地板擦得鮮血淋漓。

大約是喝多了,女子驀的撥開長發嘔吐起來。

秦旭陽有嚴重的潔癖,那一吐,全數招呼上了他腳上的皮鞋,還有少數,滴濺到他褲腿上。

女子難受,秦旭陽一張俊臉也白了三分,抿著薄唇惦著手指去拉女子的衣裳,“小姐,你還好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