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紅地毯上的人

楚景言是怎麽活下來的。

其實怎麽活都能活下來,無非就是好賴的問題。

跟他幹淨俊俏的外表相反,其實楚景言是髒的。

是陰毒的。

本來就不是什麽好人,不得好死也就罷了。

隻是如今,楚景言希望自己能變得幹淨,在這個陽光燦爛的季節和周圍陽光燦爛的人身邊。

金泰妍?小肥婆。

楚景言覺得能碰上這些人真是太好了。

那些壞事都是壞事,楚景言相信自己以後會碰上的都是好事。

從小到大楚景言都覺得鄭秀妍其實比自己厲害很多,值得自己羨慕的地方也很多,隻是在那時候的小秀妍看來,楚景言才是真正值得她羨慕的人,但那隻是她還小,不明白什麽叫做世道滄桑。

楚景言為什麽會羨慕鄭秀妍,理由當然很多。

她有個完美甜蜜的家,有愛她能為她保證優質生活的父母,有相愛相殺但永遠是她好妹妹的鄭秀晶,最重要的是,她有夢想。

楚景言沒有這種奢侈的東西。

所以值得羨慕。

這也是為什麽鄭秀妍喜歡楚景言的原因,很小的時候,鄭秀妍把自己的夢想說給楚景言聽,那時候都做好了他像別的大人一樣的反應,哄堂大笑,隨意調侃幾句。然後再漫不經心毫無誠意的誇獎一番。

這才是大人會做的事情,他們從來不懂孩子的夢想有多純粹和幹淨。

可楚景言不是那樣的,他認真安靜的聽鄭秀妍手舞足蹈的講述著自己的夢想。然後對鄭秀妍說道:“你能實現嗎?”

小秀妍犯難了,對自己的不自信讓她無法回答這個問題,於是楚景言笑著說道:“放心吧,我會幫你的。”

“真的嗎?”

“我這個人從來不撒謊。”

楚景言從來都是靠撒謊活著的,沒人,甚至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哪句話是真的,哪句話是假的。但他給鄭秀妍的承諾,永遠都會實現。

就好像現在一般。

鄭秀妍穿著那身美麗的晚禮服站在自己麵前,楚景言不勝感慨:“真好看。”

“是吧?”鄭秀妍笑嘻嘻的原地轉了一個圈。裙擺蕩漾起來就好像夏天的蓮花一般,“隊裏的那群丫頭都說好看我還不信,不過你眼光這麽挑剔都這麽說,那肯定是很棒了。”

“簡直不能再棒了。”小肥婆拄著拐杖蹦跳著走了過來說道。

楚景言看了眼小肥婆的傷腿。已經撤下了石膏好了七八分。看樣子傷勢並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麽嚴重,這也是件好事。

“看來回家之前,你就能自己走路了。”楚景言笑著小肥婆說道,“我還想著不會到時候上飛機得我背著你吧,雖然你現在也不重了,可也是件累人的事。”

小肥婆瞪了楚景言一眼說道:“誰要你背,你求我我都不讓你背。”

“喲嗬。”楚景言驚訝的看了小肥婆一眼說道,“小丫頭片子跟誰學的牙尖嘴利。信不信我分分鍾讓你知道什麽叫做楚社長的威嚴?”

“嗬嗬。”

小肥婆拄著拐杖躲到了鄭秀妍的身後,鄭秀妍不滿的對楚景言說道:“你幹嘛總是欺負我們家帕尼呀。活該單身一輩子。”

楚景言壞笑了以下說道:“鄭秀妍,你真的不知道我為什麽到現在還是個死光棍嗎,你敢說你一點責任都沒有嗎?”

鄭秀妍心虛的後退了幾步,然後突然又覺得這樣實在太過沒麵子,自己身後還有個小肥婆呢,於是腰杆子一硬,小胸脯一挺便說道:“怎...怎麽著,你單身關我什麽事,楚景言我警告你,你可別亂來,現在是法治社會.....呀!你放我下來!”

楚景言把鄭秀妍扛在了肩上,拍了拍小肥婆的肩膀安慰道:“好好在家呆著,千萬別太想我,就這樣我先走了。”

小肥婆看著鄭秀妍在冒著走光的危機之下對楚景言拳打腳踢,兩個人互相對罵著走進了電梯。

站在門口的小肥婆衝他們兩人揮了揮手,然後忍不住感歎道:“西卡攤上這麽個哥哥,以後說不定連嫁都嫁不出去了。”

說完便搖了搖頭:“真可憐,不過按照西卡的性子,就算沒有楚景言也嫁不出去,這樣想想,還不如讓楚景言養著她呢。”

“反正都養這麽多年了。”小肥婆一邊關門,一邊嘀咕道。

告別了小肥婆,楚景言帶著鄭秀妍上了車。

因為剛才的胡鬧,兩個人都有些衣衫不整,鄭秀妍重獲自由之後就要跟楚景言拚命,楚景言趕忙護住自己的臉叫道:“鄭秀妍,待會我們兩個都可都是要走紅地毯的人,你要是把我的臉給撓了,我怎麽辦?”

鄭秀妍聽完之後覺得很有道理,於是便憤憤的放下了拳頭。

把衣裳整理好,鄭秀妍平複下了心情,看著楚景言紅光滿麵的模樣,伸手戳了戳他的臉,酸氣十足的說道:“待會你左邊摟著孫藝珍前輩,右邊帶個我,整個紅地毯最舒服就是你了吧?”

“這種話私底下說說就行了,幹嘛擺到台麵上來?”楚景言笑嗬嗬的說道,“我也不想的,主辦方就是這麽安排的,我都抗議好幾次了。”

“嘁—”

鄭秀妍白了楚景言一眼。

離青龍節現場越來越近,鄭秀妍開始變得緊張起來,這可不是上次的電影首映,而是這個國家最隆重的電影頒獎典禮,鄭秀妍從來沒參加過這麽隆重的場合。偷偷的看了楚景言,見他還有心情哼著歌,鄭秀妍忍不住心中悱惻。

果然是個沒心沒肺的人。

車子穩穩停在禮堂的不遠處。楚景言帶著鄭秀妍下了車,見她拘束的模樣,便牽起了她的小手,安慰道:“沒什麽大不了的,就是走個路而已。”

“對,走個路而已,秀妍你不用緊張。”

孫藝珍款款走了過來。一聲湛藍色的長禮裙包裹在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上,遮掩她身材嬌小,卻展現出了成熟女人風韻的味道。

這位影後候選人。今晚真的很美。

鄭秀妍急忙衝孫藝珍鞠躬問好,孫藝珍笑著擺了擺手表示不用之後,對楚景言說道:“你還真是到哪都要帶著這個寶貝妹妹啊。”

“寶貝當然是得到哪都得帶著,不然被人偷去了怎麽辦?”楚景言笑著說道。

孫藝珍笑吟吟的不再說話。

走紅地毯的時間終於到了。作為青龍節的常客。孫藝珍深吸了口氣,很自然的挽住楚景言的胳膊,說道:“走吧。”

楚景言牽起了鄭秀妍的手,往那個星光璀璨的地方走去。

走在大紅色的地毯上,周圍是永遠不會停止閃爍的閃光燈,還有遠處粉絲的呼喊,即使一句都不是屬於自己的,但鄭秀妍卻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滋味。

這就是最讓人心神向往的地方啊。

走到了盡頭。楚景言三人佇足,一旁的孫藝珍笑顏如花。應對自如,楚景言對這種人多的地方一點都笑不出來,他握著鄭秀妍的小手,她已經開始冒出了手汗,楚景言低頭看著她,小聲說道:“別緊張,馬上就好了。”

鄭秀妍點了點頭,然後努力的去應對閃光燈,確實實在會忍不住眨眼睛。

沒辦法,實在是太閃了。

周圍的人,也實在是太閃耀了。

孫藝珍挽著楚景言,信步走進了禮堂坐下之後,看了眼‘驚魂未定’的鄭秀妍,附耳到楚景言身邊說道:“你這妹妹還真是可愛。”

“可不是嗎。”楚景言笑著說道。

鄭秀妍忍不住鼓起了腮幫子,她現在可不敢說話,周圍全都是隻能在大屏幕上才有機會看到的人,這種陣勢,可讓人輕鬆不起來。

離開場還有段時間,提前到場的人大都有段時間去跟熟悉的人打聲招呼,不熟的也可以趁著機會結識一下,所以楚景言三人屁股還沒坐熱,便開始和身邊的人交際起來。

《妻子結婚了》的導演男主角先後到了場,楚景言把鄭秀妍介紹了他們認識,一頓誇獎把鄭秀妍弄得頭暈眼花。

接著鄭秀妍便徹底懵了,她看見楚景言正在跟一個中年大叔談笑風生。

宋康昊。

有著韓國電影三駕馬車之一美譽的實力派男星,韓國但凡有點分量的影帝頭銜,他全部拿過。

諸多獎項頭銜在身的他,在這個競爭無比激烈的圈子早就做到了超凡脫俗,這類人,是鄭秀妍見都沒見過的。

楚景言微笑著拉起鄭秀妍,對宋康昊說道:“這是我家秀妍。”

鄭秀妍看都不敢看宋康昊,急忙鞠躬問好。

“你好啊。”宋康昊爽朗的笑著說道,“每次出來喝酒,我們楚社長肯定是要聊幾句我們家秀妍的,這回可算是見到真人了,名不虛傳,名不虛傳啊。”

鄭秀妍可不知道該說些什麽,隻能一個勁兒的道謝。

宋康昊的身份當然不能在這裏停留太長時間,因為有太多的人需要他去打招呼和認識,於是和楚景言又寒暄了幾句後,便離開了。

楚景言帶著鄭秀妍重新坐下,對她解釋道:“我和他簽了一部電影,不過等開拍得是明年的事情了,這部電影,他準備去戛納試一下。”

戛納電影節?鄭秀妍表示今天所接受到的東西已經足夠她震撼的了。

場間的人越來越多,直到最後幾乎座無虛席,在輕聲喧鬧了一陣子之後,燈光忽然暗了一些,大氣磅礴的音樂響起。

禮堂之內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靜靜的看著大屏幕中播放的宣傳片。

楚景言轉過頭看了眼身旁的孫藝珍,此時此刻的她也沒了剛才明媚的笑容,眼神之中閃過一絲緊張,卻又很好的被掩飾過去。

青龍電影節.......正式開始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