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三個女人一台戲

ps:看《熾耀》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

少女時代的宿舍樓下停著兩輛黑色的轎車,裴成俊和顧白各自靠在自己的車旁,使勁兒的抬頭往上看,明媚的陽光十分刺眼,讓兩人不得不使勁兒的眨眼。

從顧白陪著鄭秀妍一路殺到楚景言身邊,然後短短一天之後便又重新殺回首爾,裴成俊便一直守在這裏,楚景言離開之前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看好鄭秀晶,至於為什麽他現在在少女時代的宿舍樓下.........

那是因為顧白從以下飛機便短信呼叫了他,十萬火急的讓他過來。

裴成俊原本還在疑惑,但是顧白的下一條短信便讓這位江南區的老大瞬間嚇得從床上連滾帶爬的趕到了這裏。

顧白在短信裏隻是留了一句話。

你不來,到時候宿舍裏的女人打起來,我可不負責。

於是裴成俊來到了這裏,並且一直的心驚膽顫。

如果真像顧白所說的狀況如此惡劣,那麽自己真的很有可能被楚景言大卸八塊。

裴成俊不是什麽都不知道的人,相反他可能是最了解楚景言這些個私事的人其中之一,平時有關於鄭秀妍或者其餘誰的事情,不是顧白親手處理,就是裴成俊出馬解決,所以他能懂事態的嚴重。

宿舍裏麵如今就三個人。

哪一個跟自家的老大關係都不一般。平時走出去他都得小心伺候著。

而如今鄭秀妍二話不說便去了首爾,然後一聲招呼不打便又回來。看著挺瀟灑,你讓其餘的人怎麽想?

別人也就算了。到時候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倒是可以理解。

可金泰妍和小肥婆會怎麽想。

按道理來說,她們兩個也可以去,憑什麽最後又是鄭秀妍?

混跡情場多年,裴成俊也算是懂女人的心思,他知道........女人的心思,你別去猜。

這是個很難遇見的場麵,一個是如今江南一帶名頭響當當風頭無兩的裴老大,一個是盛世萬朝董事長大人最親近的心腹,讓這麽兩位人物心甘情願還不能有任何怨言的候在一棟民居下麵。肯定是有事情。

“唉西......再看下去老子的眼睛遲早瞎掉。”

到底還是裴成俊先忍不住了,捂住眼睛便開始蹲在地上揉了起來,好歹是讓眼睛稍微舒服了一些之後,才抬頭看向顧白抱怨道:“我們為什麽不直接上去?”

顧白收回了目光,從口袋裏掏出紙巾擦了擦眼角,像看白癡一樣的看裴成俊,說道:“我們有什麽理由上去?”

“不是怕她們打起來,我們才到現在還沒走的嗎?”裴成俊理所當然的說道,“既然這麽擔心。那我們應該直接上去,曉之以理動之以情.........”

“說的挺好。”顧白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笑吟吟的看著裴成俊說道,“那麽裴老大你來告訴我。你準備向那三位當中的哪位曉之以理動之以情?”

“我有病?”裴成俊冷笑道,“女人有多恐怖我能不知道?上麵任何一個就算要拿菜刀砍我老子都不能還手,她們要是發起瘋來。到時候吃不了兜著走的可是我們兩個。”

顧白先生略感欣慰的看了眼裴成俊,心想著眼前這位裴老大。還算有點腦子,於是他說道:“你知道女人都不好惹就好。所以..........老老實實呆著吧,要是有動靜了我們再上去也不遲。”

“會不會出人命?”裴成俊問道。

“不會,都是斯文人........再說了,小姑娘之間就算打打殺殺,也頂多紮頭發和撓人,能出多大的事。”

“可真要是打起來了,我們幫哪個?”裴成俊疑惑的問道。

顧白麵色冷靜,說道:“幫一個,就會得罪兩個........不管怎麽幫,到頭來都會得罪人,樓上那三個,其實任何一個我們都不應該去惹........因為惹不起,所以我們還是祈禱她們不會打起來最合算。”

聽著顧白的話,裴成俊張了張嘴巴,半天沒說出一句話出來,最後隻好頹然的低下了頭:“我怎麽知道到底哪個才是我老大的心上人。”

顧白聳了下肩膀,沒有說話。

這麽幹等著實在無聊,於是裴成俊開始沒話找話,走到顧白身邊說道:“小白,你可是有文化的人.......你覺得是哪個?”

顧白轉過頭望向裴成俊,好奇的問道:“你先說。”

“我覺得是秀妍小姐。”裴成俊說道,“那可是我老大一手拉扯大的姑娘,感情肯定最深,而且,我個人審美來說,秀妍小姐最好看了。”

顧白搖著頭說道:“我覺得三個都是。”

“什麽?”裴成俊瞪著眼睛,許久之後才長長的歎了口氣,“我勒個老天爺,我家老大這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啊,以前那叫一個守身如玉,怎麽才過了幾年就開始變得這麽禽獸了?”

等裴成俊吐槽完,這才又開始纏著顧白讓他說說為什麽會這樣認為,顧白被這個無賴煩的沒辦法,才歎了口氣,緩緩說道:“你要說那位泰妍小姐,很早以前,我還在c&o給董事長做秘書的時候,我就隱隱約約的感覺,泰妍小姐對我們董事長.......有意思。”

“真假的?”

“我騙你做什麽?”顧白接著說道,“而且按我對董事長的了解,他特別喜歡這種長得童顏陽光的姑娘。”

“而且......董事長和泰妍小姐的那點事。你又不是沒聽說過。”

顧白瞥了眼裴成俊說道:“你看早之前那位韓小姐和我們董事長打得火熱,可到底又沒什麽實質性的進展。說白了也就給八卦雜誌多點邊角料的作用,可這位不一樣啊。”

裴成俊頗為同意的點了點頭:“你說的很有道理。”

於是他接著問道:“還有一個呢。那個笑起來特別好看的姑娘,我跟你說.....我手底下的人現在都特別喜歡少女時代,搞得我都會哼她們的歌。”

“你這跑題跑的也太快了些。”顧白撓了撓耳朵,接著說道,“要說感情深.......其實我覺得那位黃小姐和董事長的感情才是最深的。”

捧哏裴成俊十分配合的問道:“這又是為什麽?”

“你想啊,當初董事長一無所有還在妖蛇宮窩著,那日子過的肯定苦,每天忙得昏天黑地,不是爾虞我詐就是你死我活。你說這種日子過久了,誰心裏不得陰暗?”

作為楚景言從發跡開始變緊隨左右的裴成俊無比讚同的點了點頭表示讚成,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那會的楚景言是個什麽德行,就連宮秀有時候都受不了楚景言,更何況那時候初出茅廬的裴成俊。

那陣子裴成俊偶爾也會覺得,楚景言,真的該去找個心理醫生好好瞧瞧,是不是真的有些毛病需要解決才對。

顧白接著說道:“所以你想啊,人生最苦悶最灰暗的時候。duang的一下,從天而降一個嬌滴滴水靈靈的大姑娘,天天在你身邊嘻嘻哈哈的,董事長表麵上肯定煩得很。心裏......估計也會很開心才是。”

“這種感情,患難與共可能有點過了........但肯定堅固的多,而且。我總覺得,那位tiffany小姐。和董事長相處的時候,董事長是真的開心。”

“所以.........”裴成俊撓了撓頭發。“你的意思就是三個人都是我大哥的心頭肉嘍?”

顧白立刻撇清了自己的所有關係,說道:“我可沒這麽說。”

裴成俊鄙夷的看了眼顧白,心想著果然這種文縐縐的小白臉就是沒擔當,剛剛還說的有模有樣,現在就翻臉不認人了。

他抬起了頭,望了眼屬於少女時代宿舍的那扇窗,現在依然風平浪靜,看起來十分的安全。

最好一直安靜下去,老子可不想上去給女人勸架,裴成俊心想。

少女時代宿舍

客廳內隻有兩個人,小肥婆正在屋內睡著美容覺,金泰妍手裏拿著粉絲送來的塑膠狼牙棒,盤腿坐在沙發上惡狠狠的盯著鄭秀妍。

而鄭秀妍則低著腦袋,跪在地毯上滿是委屈。

這種場麵是少女時代成立以來,不對,是金泰妍認識鄭秀妍以來,從未發生過的事情。

鄭秀妍正在誠懇的道歉和認錯,並且十分的不要臉。

我了個老天爺啊,讓傲嬌的鄭秀妍,讓把臉麵看的比命都重要的鄭秀妍像這樣子的服軟,金泰妍發誓就算做夢她都沒有想到過。

總的來說,還是非常爽的,金泰妍心想。

“你剛才說的.......就完了?”金泰妍摸了摸狼牙棒,十分不相信的說道,“就這麽沒了?”

“沒了,什麽都沒了。”鄭秀妍急忙搖了搖頭,說道,“就是去了一趟那裏參加完葬禮就回來了,本來楚景言是要秀晶過去的,可是媽媽不放心,所以我就自作主張過去了。”

金泰妍很想說一句你怎麽就自作主張十分自我感覺良好的就去了呢?

當然這話她是肯定不會說出口的。

瞄了眼鄭秀妍,金泰妍其實心中是完全不相信鄭秀妍剛才那套供詞的,可是人家認罪態度如此良好,說實話作為一個擺在明麵上的局外人,金泰妍覺得也不好在說些什麽。

於是她默默的放下了狼牙棒,示意鄭秀妍可以平身了。

鄭秀妍得令之後一咕嚕的爬起來,坐在地板上開始給自己的小腿按摩,跪了這麽久,還是有些發酸的。

金泰妍看著鄭秀妍,忽然小心翼翼的問道:“那個什麽......楚景言還好嗎,我的意思是,他現在情緒穩不穩定?”

鄭秀妍點了點頭:“我看著還行,頭腦挺清楚的......反正他的事情我們又幫不上忙,能多體諒一下就體諒一下好了。”

金泰妍抿了抿嘴唇,她沒注意到鄭秀妍剛才話裏,帶著‘我們’兩個字。

聽起來普普通通,品嚐起來就顯得有些意味深長。

“你最好自己和公司解釋一下,不然總是要顧先生出馬不太好,以後說不定會有人給你穿小鞋。”金泰妍提醒道。

“我懂,我懂。”鄭秀妍點了點頭。

看著如此乖巧的鄭秀妍,金泰妍覺得自己好像也沒什麽話好說的了。

如此美好的假期,自己竟然要窩在宿舍裏,也真是夠可憐的。

小肥婆的那個房間房門虛掩著,裏麵黑暗一片。

穿著睡袍的她正趴在門後靜悄悄的聽著金泰妍和鄭秀妍的對話,在從鄭秀妍最終確認了楚景言沒事之後,便悄悄的鬆了口氣。

然後她重新躺回了床上,鬆了口氣。

顧白有一點說的很對,那就是楚景言和小肥婆相處時候是真的開心,在那段隻屬於他們兩個人的歲月裏,楚景言從未把自己做的事情和認識的人帶到過小肥婆的麵前或者幹擾到她的生活。

小肥婆那陣子的埋怨也是對的,因為楚景言經常玩失蹤,一失蹤就是一兩個月。

迫不得已也好,忙的要死也好。

總之那會楚景言的仇家如此的多,想要綁個楚老大在乎的人來以此要挾的更不在少數,小肥婆安安穩穩過完了那兩年,楚老大暗地裏真是費了不少功夫。

小肥婆並不知道這些,楚景言也不希望她知道。

他希望自己在她們麵前,不求形象有多良好,但至少是幹淨的。

如此這樣的自我欺騙,或許心理或安靜許多。

小肥婆抱著一個粉紅色的玩偶,就想在抱著楚景言。

然後她閉上了眼睛。

嘴角劃出一道恬淡的笑容。(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