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放開她

他親昵的撫上了懷中女子的臉頰,然後手指慢慢的下移到了女子纖細的脖頸處,猛然收緊——

“多麽漂亮的脖子啊!輕輕一折就會斷掉呢!”月夜盯著女子因為不能呼吸而變得發青的麵龐,喃喃道,語氣卻是說不出的眷戀繾綣,“小離,你還記得我嗎?一個被你利用完毫不留情拋棄的男人,我真的好愛你,好愛你的。可是你為什麽寧願為了那個男人去死,也不願意和我在一起呢?死也不和我在一起,真是個狠心的女人,你看,你又快死了,隻要我再多用一點兒力——”

月夜說著,露出了個殘忍的笑容,手上的力道又重了兩分,懷中的人呼吸越來越弱,好像隨時離魂的征兆。月夜突然失落的鬆開了手,繼續說道,“是不是很開心?我好像還是下不去手呢!”

突然一道白色的劍光朝著月夜攬著離末的手就刺了過來,月夜帶著離末縱身一退,躲開了劍光。他抬眸看向麵前這個男子,笑道,“小離的師父來了

。”

“放開她。”羲禾沒有和他廢話的意思,隻是冷冷的盯著麵前的男人。

“如果我說不呢?”月夜挑釁的一笑,然後手指愛憐的撫上了懷中女子的唇瓣,語氣低落的說道,“昊天主神還要將小離從我身邊帶走嗎?我們是真心相愛的,您身為長輩,非但不祝福我們,還要強行拆散我們的姻緣——昊天主神您不覺得自己做的有些過分嗎?”

“放開她。”羲禾又重複了一遍,揚手一劍刺出,淩厲的帶著殺氣,劍尖到了月夜麵前卻略一停頓,瞬間化作了九道銀色的光芒,四麵八方直指月夜幾大脈門,讓他再也避不得。羲禾手一揮,撲哧撲哧幾聲寒釘入骨的聲音響起,九道銀色的光芒齊齊沒入了月夜的身體裏。

羲禾的動作十分迅速,在月夜痛的分神的那一刹那,他一步上前,將小離攬入了懷中,抬指輕輕擦拭著小離的唇瓣,淡淡道,“她不屬於你。”

蝕骨的痛感,讓月夜一時無法招架,他咬牙看著麵前的男人,“她也不會屬於你。”

說著一個身著天青色衣衫的男子出現在了羲禾的麵前,而月夜也身子一歪倒在了一旁,沒有了氣息。很明顯是這個男子附在了月夜的身體裏。

羲禾冷冷的看了這個男子一眼,又看了眼地上的妖王,沒有說話,打橫抱起了小離,便要離開。

“小離愛的永遠是我。”男子看著羲禾意欲離開的身影揚聲道。

羲禾腳步頓了一頓,“那是以前。你該慶幸她曾經喜歡過你,不然,你已經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哈哈哈哈,原來昊天主神也是個可憐人!”男子聞此囂張的笑了起來。

羲禾沒有理會這個男子的笑聲,抱著小離便消失在了原地。

黎昭一直笑著,眼角甚至笑出了幾滴眼淚,“曾經喜歡過我?”還真是有趣呢?“小離,你師父說你喜歡過我,是不是很可笑?多年前你的一番假情假意,看來不止我一個人相信了,連你最愛的師父都信以為真了,小離,你太會騙人了。不過,這樣接下來的事情才會更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