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神秘羲禾

“羲禾?”憶起前不久夢中那驚鴻一瞥。我幾乎下意識的把這個名字放在舌尖上嚐了一遍,抬頭目光不經意的撞進了男子眸中,這是怎樣的一雙眸子啊!

清澈的好似不沾染一絲凡塵,但幽邃中卻又有掩不住的光華流動,波光瀲灩,讓人忍不住沉溺其中。

眉如墨畫,絕美的唇形散發著迷人的光澤,如瀑的黑發被一根白玉的簪子整齊的束起。俊美的臉上掛著的淺笑溫潤而怡人,那是一種帶著淡淡疏離的微笑。身形頎長嫻雅,一身白色的袍子,顯得十分飄逸,卻又帶著十分的清冷。

我想這是一個美到難以用筆墨描繪的男子,也是一個迄今為止我見過的,把‘仙’這個字演繹的最淋漓盡致的男子。他分明就站在那裏,渾身上下卻給人一種站在雲端的飄渺感,似乎是那麽的冷清,那麽的遙不可及……

“羲禾兄,在下的好友,離末。”

暮瀟水的聲音讓我瞬間驚醒,老臉忍不住一紅,好歹活了這麽大歲數了,居然被一個男人迷了心神。

“末末,這裏的主人,羲禾。”

男子的目光落在我的臉上,似是沉吟了半刻後,莞爾一笑,“離姑娘——很像在下一位故人。”

“三界這麽大,有相似之人,也不奇怪。”我撇過頭很不自然的回道。

“確實。”這時他的語氣裏帶了些許認真。

想起夢中那句帶著寵溺的‘我的小離’,我不禁滿頭黑線,難道,本神君以前真的不小心和這個叫做羲禾的男人有過牽扯?

可我仔細的翻了翻自己這三十六萬來的記憶,也確實沒有羲禾這個人,縱然心中有著很多疑問,但很明顯,現在不是個說話的好時候。

“羲禾兄,有勞了。”這時,暮瀟水將鏡子遞到了羲禾的手上。

隻見羲禾接過鏡子,薄唇輕啟,也不知念了一句什麽,原本古銅色的鏡子,竟然變成了通透的碧玉色,上麵更是多了很多複雜的紋飾,整個鏡子散發著一種遙遠而古樸的力量。

“凡世方一刻,鏡中已千年,暮兄可還需要再想想,我們等你不過幾個時辰,你卻要在鏡中尋覓不知多少歲月。”羲禾詢問道。

暮瀟水搖頭,態度很堅定,“隻要能找到她,就值得。”

“這聚魂之術一旦開啟,就沒有後悔的餘地了,至於——你這一身的修為,恐怕也要散盡。”

“修為,有什麽可後悔的,大不了再做一株桃樹,老子又不是沒做過,最多不過幾萬年的孤寂。比起徹底的失去她,這又算得了什麽。快開始吧!”暮瀟水擺了擺手,開始催促起來。

竟要以全部修為為代價,聽到這裏,我有些動容,甚至不惜再度做回桃樹嗎?

算了,大不了我幫他找塊靈氣肥沃的土地,讓他可以修行的快些。這家夥這麽一副慷慨的模樣,我心疼什麽?

“好。隨我來。”羲禾的目光微閃,右手一揮,我們便站在了一個布滿了陣法的房間。

屋內沒有光線,隻有屋角四周的明珠發出柔和的光暈。

“自己來吧!”羲禾指了指暮瀟水的心口位置,又指了指屋子正中的那個床榻。

暮瀟水走到床榻的邊緣坐下,右手握緊了匕首,拉開袍子,沒有絲毫猶豫的便刺了下去。殷紅的血,順著光澤的刀刃滑到了他的手腕,然後再一滴滴落下。落到碧玉色的鏡麵上,紅的有些刺目。

“沉沉乾坤,鏡中北辰,溯魂尋魄,啟。”

羲禾的聲音未落,就見鏡子自動的飛到了暮瀟水頭頂,一束白色的光,將他從頭到尾的籠罩了起來。然後隻見自他的周身飛出了無數瓣桃花,向著鏡中湧去,甚至連整個屋內都映成了一片緋紅。

須臾,桃花散盡,就隻剩下了躺在床上仿佛睡著的暮瀟水。還有鏡子邊緣上浮現的那株淡粉色的桃花。

羲禾站在床榻旁,伸手接住緩緩落下的鏡子。

他從頭至尾一副悠閑的模樣,彷佛聚魂凝魄這種逆天的東西,在他看來根本不值一提。

“需要我做什麽?”不會在這裏坐幾個時辰吧?本來我是打算給暮瀟水護法的,以免他被哪個路過的胃口好的妖魔給啃了。不過——我默默的瞟了眼周圍強悍的陣法,一般的妖魔鬼怪,還真啃不到他。

“離姑娘,要不要去喝杯清茶。”

《寵妻為患:神君誘捕36計》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