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爬上來就好了

“是誰?你是誰?”音楠的聲音高了幾分,顫抖著問道。

“音楠方才不是問我為什麽對你這麽狠心嗎?”男子的語調邪肆中輕輕上挑著,熟悉卻也陌生,“怎麽音楠不認識我了?”

擦拭完她麵頰血跡的帕子已經丟開,冰冷的指尖,就這樣沒有絲毫征兆的襲上了她的脖子。

“司——”音楠的話剛出口便卡在了喉嚨裏,她掙紮的抓住了掐上自己脖子的手掌。窒息的感覺傳遍了全身,她再也說不出一個字,胸腔中的空氣一寸寸減少。

司冥冷冷的看著手中氣息漸漸消失的女子,暗紅的眸子裏沒有一點波瀾,他直起身,將女子丟在地上,趁著她的神魂尚沒有離開軀體的時候,一點紅色的火焰自他指尖散開,然後落在了女子的屍體之上。

很快便化為了灰燼。

他看向羲禾他們方才離開的方向,自語道,“多嘴的女人!”

突然一道閃電劃過天幕,帶著涼意的雨水便急急的落了下來。衝散了地上的灰燼,也落在了他撐起的傘麵上,血紅的顏色在這片朦朧的雨幕中顯得尤為妖豔。

“落神族,”司冥念著這個名字,緩緩朝前走了幾步,握著白骨傘柄的手指修長而白皙,他輕聲道,“真不想回到這個地方

。”

樹林中的各種陣法,雖然在我看來,確實很複雜,但是羲禾破起來卻容易的很。看著他繁複的手勢,我總覺得十分熟悉。

“羲禾,你以前是不是教過我這些?”我問道。

羲禾破陣的手掌一頓,麵前的陣法消散了,他回身問道,“小離記起了什麽?”

“沒有,隻是覺得很熟悉。”腦海中一些殘破的畫麵,零零散散的,依稀中,好像在一處仙氣籠罩的宮閣處,瓊樓玉殿,無一不精致,殿內羲禾將我圈在懷中,一招一式的在指點著我一些關於陣法的東西。“大概是我被封印的記憶吧?”我解釋道。

羲禾眸底光芒微閃,隨即揚唇一笑,“也許。”

周圍的雨點很大,嘩啦嘩啦的淋得樹葉直晃,連說話的聲音都蓋過了幾分。不過還好,這雨來的快,卻也去的快。

雨後的樹林裏,感覺樹葉又翠了幾分。

羲禾破開最後一處陣法後,四周的樹林陡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處嶙峋的山澗,而我們正站在半山腰,腳下雲霧繚繞,不可見底,麵前是一條鐵索橋,直通對麵的山崖。

落逸風眉頭皺了皺,然後道,“渡神澗,落神族就在對麵。”

羲禾笑道,“傳說此橋非修正道的神仙不可過,可以阻擋各路妖魔,神農可要試試。”

“妖魔?”我看了看眼前這兩位,然後問向羲禾,“妖魔踏上這橋會如何?”

“落入下麵。”羲禾低頭看向我們腳下的深澗。

“哦,再爬上來就好了。”雖然看起來霧氣飄渺,好像很深的樣子,但是妖魔都是有修為的,輕易不會摔死,再爬上來就好了。

“笨小離。”羲禾屈指敲向了我的額頭,笑道,“哪裏會有這麽簡單,下麵早就布好了天界的各路殺陣,一旦落入,便是屍骨無存,魂魄永遠被困在澗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