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體力太差?

";是啊,真好.也許哪天青鳳也會回來的.";

";會嗎?";臨淵的聲音微微顫抖著,帶著些難以壓抑的痛,還有些期待.

我朝羲禾揮了揮手,然後起身看向了臨淵,說道,";會啊!你看羲禾,他的神魂散掉了,可他現在不是好好的站在我麵前嗎?青鳳也會的,隻不過,你可能需要等得久一些.";

";多久都沒有關係.";臨淵說著,眉宇間的愁似是釋然了一般.

";謝謝.";他說.

聽了臨淵的話,我莞爾一笑,便向著羲禾走了過去,牽起他朝我伸過來的手,隻覺得心中滿滿的.

";和他說了些什麽?";羲禾問.

";我告訴他,青鳳會回來.";

";他信了?";

";不信.";我頹然的一歪腦袋靠在了羲禾胳膊上,";這種話,怎麽會有人信?不過,有點希望的話,也許他的心裏會好受一些.";

羲禾淺淺一笑,隨即緊緊的握住了我的手.

第二日一早,我躺在羲禾的懷裏是被一陣喧囂吵醒的,羲禾不悅的一個結界揮過,屋內頓時陷入了安靜.

我笑著伸出手指頭戳了戳他的臉,羲禾緊閉著雙目,皺了皺眉,然後抓住了我胡亂動作的手,將我的腦袋壓在了他的胸膛,";再睡會兒.";

";羲禾什麽時候這般貪睡了?";我老實的呆在他的懷裏沒有動作,卻不想錯過這個調笑他的機會.

";難道是昨夜累到了?";我兀自歎了一口氣,";唉,羲禾的體力也太差了.";

羲禾聞言一個翻身,整個人直接罩在了我的身上,墨發垂下落在臉頰,脖間,搔的人癢癢的,一雙眸子還帶著剛剛醒過來的慵懶,打量著我的目光卻又十分的肆意,我雙手抵著他的胸膛,細膩的觸感,手下一點微凸,不用看也知道他的衣襟早已敞開,我摸到的是什麽……

";聽小離的語氣,好像沒有盡興的樣子,這倒是為夫的不是了.為了向小離證明為夫的體力,要不我們再來一次?";

看著羲禾一臉欲求不滿的表情,我直接扭頭在他的胳膊上咬了一口,堅決道,";不要!";

調笑他是樂趣,真被他推到那就是個累人的事情了.昨夜的事情證明,禁欲了兩百多萬年的男人,招惹不得,天知道是我哭喊求饒了多久,他才住手的.現在他居然還想再來?!

";小離不是說為夫的體力不好嗎?這等關乎男人尊嚴的問題,總要證明一番的好.";羲禾不依不饒的說道.

";這青天白日的,不太好吧?";我挑了個自認為不錯的理由.

";原來小離害羞,沒關係,這樣便不是青天白日了.";羲禾抬手一揮,屋內的光線頓時消失,幾盞瑩瑩的燭火跳躍著,儼然便是晚上的模樣.

我嘴角抽了抽,把屋裏弄黑就不是青天白日了?!!第一次覺得羲禾也可以很無賴.

不過,為了我還能正常的走出房門,這男人,不能慣著,態度必須堅決——

隻是羲禾的態度貌似比我更堅決……

我也有想過用武力來反抗,很顯然,隻有被鎮壓的份.當我下午時分扶著腰走出房門的時候,羲禾正一臉的饜足,他用行動告訴了我,他的體力非常好.

然而,打開房門後所見到的景象,著實嚇了我一跳.還來不及思考什麽,我瞬間臉一紅,咣當一聲的關上了門.慌張的用背抵著房門,我看向了在屋內悠然品茶的羲禾.

";這,這是什麽狀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