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軟的麵紗覆蓋上她的臉頰,讓她享受般的眯了眯鳳眸。

慕容涼見此,薄唇勾起一個幾不可察的弧度,深邃的眼眸裏仿佛隻有蘇淺玉一個人的身影,深情而寵溺。

一旁的虞兮看得簡直快要氣瘋了,身上的癢意讓她把手臂都撓破了,她忍得滿臉通紅,一看到剛才自己百般勾引卻不為所動的男人如今卻親自給這個小白臉戴上麵紗,動作那般輕柔,讓她眼裏的嫉妒簡直快要迸發出火光來。

她咬牙切齒,心裏嫉妒的火山終於忍不住,‘砰’的一聲爆發了!

“不過一塊破麵紗,還不是任由我踩到汙泥裏!”她把自己來此的目的完全忘記了,眼裏隻有對蘇淺玉的瘋狂嫉妒,腳果斷的踩上剛才她扔掉的麵紗,一雙眼眸惡毒的盯著蘇淺玉,腳把麵紗踩得髒兮兮的。

看來是教訓還沒有夠麽?鳳眸裏閃過一抹冷意,還沒等她出手,慕容涼卻是直接拔劍把她另一隻手給砍掉了。

一張俊美的臉上蘊含著絲絲冷意,仿佛要把周圍的人全都凍僵了,他劍放在虞兮的脖子上,薄唇危險地吐出一句話,“把麵紗拿起來,否則本王砍掉你的脖子!”

深邃的眼眸仿佛凝著一股劇烈的風暴,就連剛才開口的將領現在吭都不吭一聲,直接後退好幾步,畏懼地看著慕容涼充斥著冷氣的身影。

兩隻手都被砍斷了,虞兮疼得眼前發黑,就連身上癢意,都在這股劇痛之下讓她忽略了,她恨恨咬著牙根。

原以為傳說中冷麵冷情的瑞王會拜倒在她石榴裙下,她才把所有守護她的人趕回城中,結果現在竟是自食惡果,連個救她的人都沒有!

她兩隻手都斷了,怎麽可能撿得起來,“這種肮髒的麵紗……”

話還沒說完,鋒利的劍尖就把她的臉頰劃破,留下一道刻骨傷口。

危險冰冷而強大的氣息從慕容涼的身上爆發,“撿——還是不撿?”

蘇淺玉,就是他的底線!其他人侮辱半句都得付出代價!

虞兮尖叫一聲,她的容貌毀了!一時之間,她把目

光射向蘇淺玉,陰狠惡毒!

看著地上已經沾染了髒汙的麵紗,她咬著牙蹲下去,深吸一口氣,把麵紗用嘴巴咬起來,眼裏淬著的冷意,讓她就像一條吐著信子的毒蛇。

她虞兮一定會把那個小白臉給碎屍萬段!

“被汙臭之物沾染的東西,不要也罷!”蘇淺玉下意識摸了摸臉上覆蓋著的柔軟麵紗,鳳眸彎彎的看向慕容涼。

這種麵紗讓她緊貼著的肌膚,十分舒適呢!

她竟然說她是汙臭之物?!虞兮臉上盡是扭曲的嫉恨,再也忍不住用鮮血淋漓的手腕往蘇淺玉臉上戳去!

她嫉恨這個小白臉長得這麽精致!她嫉恨對自己視而不見的男人卻對這個小白臉百般嗬護!

“唰!”一道銀光閃過,睜著嫉妒扭曲的眼睛的虞兮倒地,氣絕身亡,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劃在她的脖頸上,和地上的汙泥融為一體。

“王爺,是屬下識人不清!”將領一臉慚愧的低下頭,剛才虞兮三番兩次對蘇淺玉下手的畫麵,他都看到了。

沒想到自己看走了眼,竟然以為這個女子柔弱可欺……想到這裏,他更是慚愧,往蘇淺玉的方向彎了彎腰,“容軍師,我為我剛才的話向你道歉。”

要不是他心軟救下這個女子,容軍師的麵紗也不會被蹂躪成這樣。隻是,將領心裏閃過疑惑,他怎麽覺得,瑞王爺和蘇淺玉之間的氣氛有些奇怪,就像是戀人之間的氣氛……

呸呸呸……他在想什麽呢!兩個大男人怎麽可能!將領臉上的愧疚又重了幾分。

蘇淺玉紅唇微勾,“若是我猜的沒錯,她是南疆公主虞兮。”

“什麽?!”將領瞪大了眼睛,定定盯著虞兮的屍體,有些難以置信,“堂堂南疆公主怎麽會被困在……”等等!這應該是個陰謀!

將領腦袋瓜子不笨,隻是剛才被虞兮的演技給蒙騙過去了,如今回味起來,這虞兮的出現,還真的有幾分可疑!

蘇淺玉走到虞兮的屍體旁邊,腳尖把她的衣領拉開,“她裏邊的衣物十分珍貴,外邊卻特意穿

上一身破舊的衣裳來博同情,況且我有所耳聞,南疆王最疼愛的公主是安國女子所生。”

這也就解釋了這虞兮為何長得一副安國人的麵孔了。

“況且,她此行必定是為了勾引我安國大軍的統帥——瑞王爺。”蘇淺玉說到這裏,一雙鳳眸不著痕跡的瞪了一眼慕容涼。

慕容涼不見惱意,反而寵溺的回望蘇淺玉。

“這南疆什麽勞什子公主,演技也太好了!”那將領氣得不行,他竟然被一個小小女子給耍的團團轉,真是丟了他的老臉啊!

“不過,軍師怎麽看出來她是南疆公主的?”光憑那一身衣物,也不太能斷定得出來這虞兮就是南疆公主啊!將領對此十分好奇。

“很簡單。”蘇淺玉紅唇勾起,一雙鳳眸帶起無盡的自信,發出耀眼的光彩,“虞兮的手腕纖細,手指一看就是嬌生慣養。南疆人一向對安國人沒有好臉色,好態度,自然不可能嬌生慣養一個安國人。”

“可是南疆王那位公主不一樣,憑著過人手段被南疆王稱為第一公主的,豈是善茬?況且,符合在南疆嬌生慣養一身華貴衣物嬌嫩肌膚還擁有一張安國人麵孔的,隻有那所謂第一公主的條件符合!”

她說出這番推測之話時,慕容涼的目光一直投放在她的身上。

他的小玉兒就是機智!這麽耀人奪目,真是讓他想把她藏起來,不讓第二個人看到!他為她自豪!

“軍師真是……讓我佩服得五體投地啊!”那將領看向蘇淺玉的目光裏,帶上了佩服和恭敬。

“虞兮前來勾引安國主帥,必定有所圖,不如來個將計就計,就讓人扮演虞兮,給南疆皇城裏麵那些人一個虞兮成功打進安國軍隊內部的假象!他們放鬆警惕之時,就是我們攻城之日!”

鳳眸散發著耀眼的光彩,精光和睿智在她眼裏一一閃過。

“好一個將計就計!”將領眼睛一亮,他們都圍著這南疆皇城一段時日了,偏偏對南疆皇城無計可施,這般將計就計,讓南疆皇城放鬆警惕,豈不是他們的好機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