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喜歡看你穿女裝。”慕容涼承認了,他安插在南疆皇城裏的探子早早來報,虞兮的出現在他的意料之中。

“你……”蘇淺玉更來氣了,忿忿的瞪了他一眼,磨著牙齒。

他怎麽可以這樣?!她都沒過完癮呢!

“好好好都是我的錯,請王妃娘娘懲罰。”他低下態度,深邃的眼眸裏帶著幾分玩笑,隻要她高興肯穿女裝,別說低下頭認錯,就算是下跪他也願意用來博她歡喜一笑。

“撲哧。”蘇淺玉最終還是忍不住破功了,實在是他的俊臉搭配上這副認錯的表情太喜感了,莫名其妙的就讓她忍不住發笑。

算了算了,就一身衣服,素手撫上最上麵一套女裝,“我說過要一輩子穿你設計的衣裳,絕不反悔!才不是……才不是被你逗笑了!”

不用想她也知道,這些衣裳定是他親手設計的,心裏頓時就像吃了蜜一般甜。

一輩子,多美好的詞語。

“是是是。”慕容涼好笑的看著她,真是一個口是心非的小家夥。

“那你出去,我要換衣裳。”蘇淺玉下了逐客令了。她不知道怎麽回事,一到他麵前就容易露出深處的小孩子性子。

“好。”帶著磁性的寵溺聲音響起。

等衣裳換好,她才覺得剛換上的衣裳輕柔又舒適,穿在身上仿佛感受不到絲毫重量,讓她愛不釋手的撫著衣袖邊緣。

等慕容涼進來之時,看到蘇淺玉,眼裏閃過驚豔,冰涼的大手再次握住她的小手,牽著她走到床邊坐下。

“真美。”

一句簡單真誠的誇讚,讓蘇淺玉臉頰微紅。

他不知從哪裏拿來一支眉筆,眉眼含著寵溺,“玉兒,我來為你畫眉!”聽說男人為女人畫眉,代表著情深義重。

還沒忘記剛才的事的蘇淺玉頑皮的吐了吐香舌,鳳眸閃過狡黠,“你不會把眉筆當成刀劍來用吧?要是折斷了我可要笑話你的。”

叫你剛才瞞著我讓我換了女裝。

慕容涼嘴角一抽,決定用事實來跟

這個小丫頭說話,手執眉筆描上她的柳眉,深邃的眼眸透出一股認真來。

眉筆觸碰到她的肌膚,讓她感覺到十分舒適,就像是按摩一般,讓她享受的眯起眼。

等他停筆,他轉身拿來一塊銅鏡,“瞧一瞧你家夫君的手藝如何?”

蘇淺玉往銅鏡中看去,鏡中人兒眉眼如畫,一雙黛眉露出無限風情。“比我畫得都好一點。”她有些吃驚。

不過很快,她的紅唇又吐出一句霸氣的話,“本小姐就任命你為本小姐的專屬描眉師,時限為一輩子。”鳳眸露出狡黠的神色。

“好!”他在她旁邊坐下,眼裏盡是寵溺,他可是在他手臂上用眉筆練了許久,不過這等小事就不必讓她知道了。

蘇淺玉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大,她動作極快的在他臉頰上印下輕輕一吻,十分霸氣的宣言道,“這是本小姐賞你的吻!”

話說得十分爽朗,神色帶著飛揚的色彩,帶著某種魅惑,臉頰上卻染上了一抹紅暈,說明了主人的心情其實不似話裏這般平靜。

也就這個小家夥敢在他麵前如此放肆了,慕容涼深邃的眼眸裏閃過一抹寵溺,手指抬起她的下巴,薄唇似笑非笑的吐出一個字,“哦?”

這個小家夥,他甘願寵著就是了。

“這不叫吻,我的小玉兒。”話音剛落,薄唇就印上她的紅唇,掠奪著她甜美的氣息……

蘇淺玉措不及防,一雙鳳眸惱怒地瞪著他,頭被仰著承受著來自他的掠奪。

直到蘇淺玉快要喘不過氣來的時候,他才放開她,鼻尖對著鼻尖,兩人的氣息交融,帶著濃濃的曖昧氣息,“這才是吻!懂了嗎小玉兒。”

他渾厚的男性氣息噴灑在她的臉頰上,讓她的臉越來越紅,溫度越來越上升,“你霸道!”怎麽能說親就親!

“我隻對你霸道。”

一句話,又讓蘇淺玉臉上的溫度快速上升。

她推了推他堅毅的胸膛,想平複一下氣息,結果一推,沒推動,再推,還是沒推動。

蘇淺玉,“……”

“你鬆開我啦!”她忍不住嘟囔了一聲,她的臉頰都紅了,急切需要呼吸一下清新空氣啦!

慕容涼臉色沉下來,以為她在抗拒自己的懷抱,“不放!”

“我要喘不過氣來了……”她咬牙切齒的說出這麽一句話,鳳眸等著他。

原來不是嫌棄抗拒他……慕容涼的臉瞬間陰轉晴,把她撈到自己大腿上坐下,給她留了空間。

看到她呼吸越加平穩,慕容涼忍不住在她額頭上印下珍惜一吻,“玉兒,你是我的!”等她及笄禮一過,他便上門提親。想到這裏,慕容涼薄唇一勾。

蘇淺玉換了一個舒適的姿勢靠在他的胸膛上,臉上仍然帶著紅暈,鳳眸眯著,恍如高貴的波斯貓在休息,渾身高貴的氣質和她的身影融為一體。

慕容涼摸了摸她的發絲,“玉兒,可能要委屈你幾天。”讓他的小玉兒扮演虞兮,實在是太委屈了他的小玉兒。

一提起這件事,蘇淺玉的牙又磨了起來,忿忿的往他手腕上咬去,這個家夥招蜂引蝶的本事還真不差,一個南疆公主才見了他多久,立馬就一見鍾情了。

想到這裏,她心裏的酸意就忍不住上湧,直接在他手腕上重重的咬了一口,血腥味溢滿了她的嘴腔。

他沒有躲開,反而是任由著她咬,神色帶著無盡寵溺。隻要她把氣撒出來了,一切都是值得的。

“為什麽不躲?”她鬆開口,一抹鮮豔的紅色在她唇邊十分明顯,平添幾分魅惑。

話音剛落,蘇淺玉的手就撫上他手腕上鮮血淋漓的牙印,神色說不出的複雜。

她咬得他這麽重,他不是應該躲開嗎?

“我是你的人,玉兒忘了嗎?就算是玉兒你想要我的命,我也會欣然奉上。”世間最好最珍貴的東西,他都恨不得捧到她麵前來。

這一刻,慕容涼終於了悟,隻要她開心,什麽事他都可以做。

紅唇緊抿,“這是我留下的印記,以後你要是再招蜂引蝶……”她磨著牙惡狠狠的說道,她不允許背叛!一絲一毫都不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