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章 葡萄園

1901年3月,這一個月高爾基完成《春天的旋律》,其中包括《海燕之歌》。當然,這些都同恩斯特和摩拉維亞沒有什麽關係,馬塞納的指揮下農民們開始在開墾出來的土地上種植葡萄。

春節已經過去,但對於已經是奧匈帝國王子的恩斯特來說,他的整個春節不過就是比尤萊夫人生澀的在恩斯特指揮下做出一盤類似餃子的食物而已。隻能說是類似,因為那奇形怪狀的模樣就是比尤萊夫人自己也忍不住臉色微紅。

一大早科西莫就服侍恩斯特穿上西裝,他在恩斯特的身邊服侍也有一段時間,雖然內心向往軍旅生活,可是想想恩斯特的器重他還是決定暫時放棄自己渴望的軍營。

這個時候不過才清晨5點鍾,可是摩拉維亞的貴族們估計已經等候多時,即便恩斯特已經身為摩拉維亞議會議長,此時此刻也不宜過去太遲。

由倫敦回來也有一個月的時間,這一個月內歐洲各地有頻繁有好消息傳來,很多的商人和沒落貴族都願意幫忙代理摩拉維亞紅酒業務。

拿到歐洲十餘個大小國家級代理訂單,恩斯特有心大開闊斧的幹一番,整個摩拉維亞地區除去一開始劃撥出來的小麥種植區域,其餘部分全部被規劃為葡萄園。

恩斯特的動作自然讓摩拉維亞的貴族們很是詫異,當他們知道此事之後也有心參與進來,畢竟不好的名譽有恩斯特來背剩下的就是賺錢而已。類似的好事可是千載難遇,貴族們都不是傻瓜,這燦燦黃金誰會往外推?

錢是賺不完的,而且恩斯特也需要他們的幫助,無論是從摩拉維亞的穩定還是其他方麵來說恩斯特都沒有拒絕的道理,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恩斯特同摩拉維亞本地貴族完成第一共同利益。

八千英畝的葡萄莊園,這就是未來摩拉維亞紅酒的基礎。由於需要保證質量的緣故,一英畝最終能夠保證的也不過是400瓶(750ml)而已。

按照一開始恩斯特同德國的約翰·馮·克萊齊奧伯爵商定下來的價格,20萬箱普通紅酒、5000桶極品紅酒就是850萬英鎊,除去人工和種植、工藝上的支出,最終恩斯特能夠保證到手的利潤也有200萬英鎊。

一年200萬英鎊,即便折半那也是相當恐怖的一個數字,就是用來供養一整個陸軍師也足足有餘。

門前兩位身板筆直的士兵看到恩斯特很是利索的行一禮,微微點頭表示回禮恩斯特就在科西莫的服侍下上車,伯特在門前叮囑科西莫兩句就退後兩步讓開道路。

這一次前往摩拉維亞其根本目的就是帶著貴族們視察一下各地的葡萄園,畢竟這關乎於未來貴族們的生活如何。

白色的馬兒在馬夫的調教之下很是乖順的小跑著朝摩拉維亞而去,道路旁的野外美景並沒有吸引恩斯特的注意,他滿心都是如何說服貴族們把葡萄莊園並進摩拉維亞紅酒莊園。

恩斯特的起步微微有些晚,但他的市場定位在商人和普通市民之間,同拉圖、拉菲這些隻提供給貴族們的頂級紅酒莊園有很大的區別。

人家走的是名譽和貴族階層,而恩斯特走的則是中低階層,雖然同他哈布斯堡皇室的身份有些不符合,但財富才是一切估計現在隻有恩斯特才看的最為清楚。

美國人在歐洲人的眼中還是西部牛仔、“土”豪之類的角色,但誰能夠想到未來美國將會成為第一強國,現在這些看不起美國人的貴族們在未來需要跪舔人家?

小麥已經開始成長,綠油油一片的麥稈讓恩斯特看到1901年的希望,摩拉維亞隻會越來越好,因為他們的主人是我恩斯特·弗朗茨。

有件事恩斯特一直下不定決心,摩拉維亞未來能不能守住,神秘空間裏的軍工廠設備應不應該拿出來,如果有人詢問自己應該如何解釋?

當然這裏麵最主要的還是第一個問題,如何解釋恩斯特倒是不怎麽擔心,大量的槍炮都已經拿出來,多出來一個軍工廠又怎麽樣?俗話說虱子多不咬人,自己這樣的身份地位難道還真的有人強迫自己說不成?

摩拉維亞陸軍團用的是自己提供的槍械、穿的是自己提供的軍服、吃喝薪水都是在自己的影響下獲得的,他們與其說是奧匈帝國的預備役還不如說是恩斯特的私軍。

安德烈牢牢掌控住這一支軍隊,現在即便是斐迪南大公對於摩拉維亞都開始失去掌控,這些都表明恩斯特的安全毋庸置疑。

算了,還是等一等再說吧!一戰還有十三年才會開始,自己如此的著急下決定做什麽?回過神,摩拉維亞市區已經近在眼前。

“伯爵大人,我們去哪裏?”

恩斯特在摩拉維亞也購買一處臨時居所,科西莫的意思很明白,是先去居所看一看還是直奔摩拉維亞議會同貴族們會和。

“去議會吧!相信他們早早的就在那裏等待,如果我們過去的太晚,難免引起一些家夥的不滿。”

科西莫也不多說,馬夫在他的指引下直接朝議會而去,剛剛說話間已經距離議會不遠,不到一分鍾的時間議會門前一輛輛奢華馬車已經出現在他們的麵前。

有那仆人已經進議會去匯報,在恩斯特準備下車的時候貴族們已經蜂擁而出,這裏就能夠看出他們對於視察葡萄園的事情多麽重視。

不重視不行啊!往年他們最多也不過幾千上萬英鎊的收益,除去各項開支最終剩下的超過千餘英鎊已經很不錯,現在恩斯特給他們一個賺錢的機會,誰能夠忽視?

不相信、隻覺得恩斯特說的是空話?訂單擺在那裏、價格擺在那裏、市場就在眼前,為什麽要不相信、為什麽要認為恩斯特說的是空話?何況這件事不是恩斯特上門要求他們參與進去而是他們主動上前。

“王子殿下,有關股份的問題能不能再重新商討一下?”

“伯爵大人,如果可以,我想要增加領地上部分葡萄園的種植麵積。”

“議長先生,我認為紅酒的價格還可以上漲一些。”

……

嘈雜、擾亂,四處都是貴族們的話語音,恩斯特有些煩躁但又不能直接板起臉,不過有那想要對股份問題重新商討的讓恩斯特很是高興,因為他缺少的就是這樣一個機會。

“視察的事情先不急,剛剛卡爾帕奇男爵說商量股份的事情,那麽我們就先解決一下這件事吧!”

恩斯特的話一落下貴族們就忍不住一愣,尤其是馬場主卡爾帕奇男爵,他剛剛的意思隻不過想要為自己多征求一下股份而已,但現在恩斯特的意思……明顯是想要縮減他們的股份啊!

為什麽會如此想?如果不是這樣為什麽恩斯特答應的如此快、為什麽他滿臉開心,因為覺得有些不妙,貴族們都惡狠狠的把目光看向卡爾帕奇男爵。

如果不是你恩斯特能夠找到這樣一個機會?這個時候不要說其他的貴族們,就是卡爾帕奇男爵自己也悔恨的緊。

自己為什麽要這麽著急,這件事私下裏同恩斯特商討不一樣?

當然他也就是這樣想一想而已,再給他一次機會估計還會這樣做,畢竟現在距離8000英畝定下來的土地隻差300英畝,誰先開口這300英畝也許就是誰的。

剛剛說話的還有萊奧什·亞納切克子爵,他也是希望能夠提高一下自己領地葡萄園的麵積,隻不過他幸運的是說的稍微晚一些而已。

這個時候萊奧什·亞納切克子爵躲避在人群裏,他拍一拍胸脯,差一點、隻差一點這犯眾怒的事情就到自己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