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捷克公國

1913年11月,當13國承認袁世凱政府的時候,捷克地區布拉格首府……

“快,英國有沒有回應?”

“郵件,是維也納方麵的郵件。”

“組建內閣的事情做的怎麽樣?伯爵大人想要在三天內看到結果。”

“查理德男爵,土地統計表完成的怎麽樣?”

這是布拉格的前捷克王國內閣,沉寂幾十年之後終於再一次熱鬧起來,但此時這裏的主人並非是普熱美斯家族的領土,而是恩斯特·弗朗茨的私人領地。

實際上此時的情況完全出乎恩斯特的意料,他想要的隻是掌控住捷克地區,讓它在一戰時同自己一心不要給自己添亂,同時這是一個難得的洗牌機會他需要這個機會來獲取自己在捷克地區的利益。

結果很明顯,斐迪南大公和弗朗茨皇帝抓住這個機會,讓它瞬間分離出奧匈帝國任由恩斯特來折騰。對於王國來說這是一件壞事可對於哈布斯堡家族來說這是一件好事,家族和國家孰輕孰重不言而喻。

奧匈帝國的二元製度已經充分表明哈布斯堡家族在這裏的統治並不是很安穩,而阻擋在前方的就是那些本地貴族們。現在恩斯特狠下心背負惡名把捷克地區重新洗牌,這讓弗朗茨皇帝和斐迪南大公看到整個地區都將被恩斯特掌控的希望,此時此刻他們為什麽不趁機支持一下?

否認恩斯特奧匈帝國伯爵的爵位隻是一個表態,讓奧匈帝國的貴族們沒有威脅皇室的機會。能做的哈布斯堡家族已經做到,現在恩斯特就是叛亂想要平息叛亂那隨便你們。

態度很明顯,可是這個時候奧匈帝國怎麽拿得出兵力前往捷克地區平息叛亂?帝國的正規軍不會動,唯一能動用的就是貴族們的私人軍隊,現在他們自保還顯不足誰敢輕易安排士兵外出?何況捷克地區是捷克地區他們是他們,觸及到自己的利益誰還會管其他人的死活。

這樣的結果就是奧匈帝國內一片激憤,可也僅僅是激憤而已甚至他們都沒有直白的把皇室的陰謀說出來。

就這樣捷克地區就如同三不管地區一樣被棄置,明白維也納意思的恩斯特也就趁機準備立國,至於什麽時候回到奧匈帝國的懷抱就要看恩斯特是如何的想法。

奧匈帝國的平民對此倒是沒有什麽想法,甚至都沒有造成社會動蕩,有一些投機分子甚至想要前往捷克地區,他們猜想的是——未來弗朗茨皇帝會不會把奧匈帝國皇帝的位置給予恩斯特·弗蘭茨?這並非是不可能,但凡消息靈通之人都清楚十幾年前的事情。

這個時候恩斯特在幹什麽?摩拉維亞新城堡裏瑪利亞已經情緒低迷好幾日,為此恩斯特不得不放下前往布拉格暫時留在摩拉維亞。

瑪利亞的房間裏,她依然呆呆的坐在梳妝台前,恩斯特就站在身後欲言又止,可是最終卻什麽都說不出口。

為什麽會有現在的情況雙方都心知肚明,瑪利亞最擔心的就是恩斯特同尼古拉二世隻麵對上,而一旦恩斯特成為所謂的捷克公國大公,那麽他必然站在抗擊俄羅斯軍隊的最前沿,誰不知道這個大公就是奧匈帝國皇室耍的一個花招?

“這是一盤棋,無論棋子是生是死,對於下棋人來說並沒有什麽妨礙,我想你應該明白這一點瑪利亞。”

真的無礙?不要說瑪利亞就是恩斯特自己說著都心虛,可是此時此刻他隻能這樣說,難不成他還直言表示瑪利亞必須做出一方進行選擇?

其實這個時候瑪利亞也真的應該做出一些選擇,這會關係到戰爭的勝負,如果瑪利亞一定要保全摩拉維亞甚至捷克,那麽俄羅斯軍隊想要拿下這裏必然會拖慢腳步乃至影響到全局的局勢導致俄羅斯帝國的敗亡。

這固然影響不到尼古拉二世一家的性命,畢竟歐洲自古以來很少有殺掉對方國王的案例,尤其歐洲諸國皇帝都同尼古拉二世有不同的聯姻、親戚關係。可對於掌控過一個國家的家族來說,有什麽比失去領土更加悲哀的事情?

看到瑪利亞依然保持沉默,恩斯特微微猶豫說道:“西伯利亞的瑪利亞城你還沒有見到過,過一段時間去看一看吧!捷克的事情會讓我很忙碌也無暇照顧你,你去那裏散散心也不錯。”

恩斯特從沒有奢望站在一個女人的背後,既然現在的事情讓瑪利亞為難,那麽就直接讓她退出這一盤棋吧!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恩斯特相信即便失敗自己也不會一無所有,他還有家族的榮耀、龐大的貴族人脈、幾百上千萬英鎊的財富。

瑪利亞很是詫異的看向恩斯特,她自然明白恩斯特的意思,這個時候唯一能逃避的地方就是中立的西伯利亞瑪利亞城,可……自己就這樣離開?

仿佛猜到瑪利亞的想法恩斯特微微一笑上前摸摸她的小腦袋,額頭輕輕一吻輕聲道:“好好經營那裏,無論是我還是尼古拉二世皇帝陛下都需要把那裏當做最後的退路。”

第一次同恩斯特如此的親昵,臉色微紅的同時也因為隨後的話重重點一下頭,離開也好、離開就再也不用受這樣的折磨。恩斯特說的沒錯,那裏會是爸爸和他最後的退路,自己要好好經營那裏!

單純的瑪利亞沒有想過,如果前往那裏的是恩斯特還好一些,但如果是尼古拉二世,那麽歐洲諸國皇帝會如何對待這位俄羅斯帝國的前皇帝?

瑪利亞於1913年11月26日離開摩拉維亞前往西伯利亞,而隨後恩斯特就離開摩拉維亞前往布拉格,捷克公國的建國就在眼前。

恩斯特自己也沒有想到自己會在戰爭前突然登上一國國君的皇位上,他更沒有想到自己建國的時間是如此的短暫、如此的快速。

英法國家希望看到奧匈帝國分裂,即便這隻是奧匈帝國皇室的一個小花招,因此他們用最快的速度回電表示承認捷克公國、承認恩斯特·弗朗茨捷克公國大公的身份。

英法如此,同奧匈帝國為最好盟友的德意誌帝國自然也不會否定,不單單如此德意誌帝國還第一時間把捷克公國拉進自己的戰略同盟當中,大量的軍事和經濟扶持已經在路上。

這個時候估計俄羅斯皇帝尼古拉二世的心情是最複雜的,可他同樣沒有絲毫猶豫的承認捷克公國和恩斯特大公身份的合法性。

捷克公國於1914年1月1日正式成立,布拉格為公國首府,因為歐洲局勢亂成一團的緣故真正來參加恩斯特加冕儀式的國王並不多,可是世界幾乎全部國家都派來代表,梵蒂岡教皇庇護十世也親自到來。

這是恩斯特的老朋友,當年恩斯特還在梵蒂岡生活的時候就同他相識,可惜恩斯特的曆史並不是很好,他並不清楚那個老好人居然會成為利奧十三世的繼承者、梵蒂岡的第258任教宗。

布拉格是一個相當美的城市,甚至它的美麗要超過維也納和柏林,這裏可以瀏覽的景點數不勝數,因此它也被稱之為旅遊城市。

到來沒多久的恩斯特生活在布拉格城堡,這裏是捷克前皇宮,一個個教堂和城堡組成的建築很是宏偉和充滿藝術的氣息,庇護十世和來自各國的使者也都居住在城堡內。

說實話,自來到這裏第一天之後恩斯特就沒有見過馬塞納的麵,因為忙碌已經讓他一個月都幾乎沒有休息的時間,建國本身就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何況一切事情都需要在短短一個月裏籌備起來。

安德烈也非常的忙碌,畢竟即將成立的捷克公國很大程度上同軍事有關,他身為現在恩斯特的軍事第一人,無論是軍隊的改革還是編製問題都讓他非常的頭痛。

雖然難處很多,但幸運的是一切都順利的進行著,不出意外幾天之後的加冕儀式會非常的順利,未來再稱呼恩斯特就要加上一個大公陛下了。

這個時候巴爾幹地區依然不平靜,斐迪南大公也因為躲避國內的一些爭論而準備前往塞爾維亞王國進行軍事訪問,這一去就是世界第一次大戰的開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