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戰後平靜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一日遊

幾位青年被於家老爺子留下共進午餐,一路上的狼狽此時倒也安穩下來,因此不管是男是女他們品嚐的都十分香甜。當然其中自然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同於占山答應幫他們引薦給俄羅斯帝國首相斯坦尼斯。格羅斯有關。

於占山的動作非常迅速,同意的當天下午就給首相斯坦尼斯。格羅斯打去電話,也許是害怕自己的分量還不是很足,於占山特意把自己的幾位好朋友都拉上,其中不乏華沙會議上才剛剛認識的幾位朋友。

俄羅斯帝國內閣:

經曆千辛萬苦終於見到俄羅斯帝國首相斯坦尼斯。格羅斯,幾位華人青年明顯有些小小的激動,那自然不是因為斯坦尼斯。格羅斯在他們的內心地位有多麽崇高,而是因為他們距離成功再一次邁進一小步。

斯坦尼斯。格羅斯沉默不言,他本身是不準備接見這幾位青年,可是幾位華裔高級將領和官員都通過各種方式向他表示請求,為此斯坦尼斯。格羅斯不能不給他們一份麵子,畢竟這些華裔官員、將軍都是未來俄羅斯帝國的中流砥柱。

“說一說你們的目的吧!如果可以,我可以幫助你們,但是希望不會是太過分的要求,畢竟俄羅斯帝國是四國聯盟的俄羅斯帝國。”

斯坦尼斯。格羅斯的話表示的非常明確,想要讓我們無條件的幫助華夏是絕不可能的,無論你再怎樣花言巧語隻要利益上沒有什麽好處,那麽俄羅斯帝國憑什麽幫助華夏?

“幫我華夏拿下膠州鐵路,為此你們可以獲得華夏人民的友誼!”

其中一位青年說的很是鄭重,但是這些話在斯坦尼斯。格羅斯的耳中卻無疑都隻是一句玩笑而已。華夏人民的友誼?那有個毛用?甚至還不如一二百歐元來的之前,畢竟你的友誼再好將來如果俄羅斯帝國侵占華夏的土地,這些友誼還會繼續?

答案毫無疑問是否定的,因此這樣的友誼俄羅斯帝國要或者不要都沒有任何的關係,隻此一句話斯坦尼斯。格羅斯就有趕人的衝動,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斯坦尼斯。格羅斯突然想起來一件事。也許華夏的友誼真的可堪一用!

華沙會議結束之後恩斯特曾約見斯坦尼斯。格羅斯密探,其中自然會提起日本和華夏,相比較而言恩斯特自然非常看重華夏,不單單因為他的前世還因為他很清楚這個國家的潛力。人心可用就體現在這裏。

略一猶豫斯坦尼斯。格羅斯給出一番不是回答的回答:“這件事我可以答應,但是我需要得到恩斯特。弗朗茨陛下的命令,我可以為你們安排前往華沙的火車,隻要大公陛下同意,相信就是華盛頓會議你們失利。日本也不得不吐出膠州鐵路。”

斯坦尼斯。格羅斯的話說的很是平淡,但是話語中卻蘊含著無盡的霸氣,當然此時此刻的斯坦尼斯。格羅斯很有資格說這番話,因為日本在遠東的勢力已經隨著幾次的戰敗雙方實力比例開始出現差距。

還要前往華沙,幾位青年人互視一眼都有些膽怯,來到俄羅斯帝國境內他們已經自己走的足夠遠,現在居然還要前往歐洲……,也幸好都是年輕人,最不欠缺的就是膽量和信仰,想著自己很有可能成為英雄。他們欣然答應。

斯坦尼斯。格羅斯也算是鬆口氣,他們的離開對於斯坦尼斯。格羅斯來說也是一種解脫,畢竟讓他們在新西伯利亞城還不知道會給他惹出什麽麻煩,此時一腳踢到歐洲也算是徹底放鬆斯坦尼斯。格羅斯。

幾個青年可不知道他們被斯坦尼斯。格羅斯看做馬蜂窩,很是感激的對著斯坦尼斯。格羅斯表示感謝,對此斯坦尼斯。格羅斯自然毫不在意的擺擺手示意他們不用客氣,火車是第二天的火車,因此幾位青年還會在新西比利亞留一宿,但就是這一宿的時間就給斯坦尼斯。格羅斯帶來很多的麻煩。

自首相府邸出來他們自然不願意前往旅店,來到這裏自然要玩耍一番。何況他們都是富家子弟大部分都身家不菲。

新西伯利亞畢竟是俄羅斯帝國的首都,即便俄羅斯帝國經濟並不是很好,但是在新西伯利亞還是能夠體會到那種歐洲風情,尤其是捷克公國的繁榮。來自歐洲的時尚之風讓這裏的女郎、先生們都很是靚麗精神。相比較之下這些來自華夏的富家少爺們就是一個個土包子。

雖然現在已經是冬季,但是女郎們依然竭盡全力體現出自己的魅力,少男少女們都被這些女郎風情迷倒,當然隨之而來的自然就是少女們的嬌嗔和少男們的道歉,畢竟他們其中還是有兩對的。

服裝對於女性的誘惑力是致命的,尤其是那些花花綠綠一場漂亮的衣服。雖然這些衣服在這些來自華夏的女生眼中都很是別致和……暴露,但是她們還是很喜歡,她們開始用各種各樣的理由勸說自己進行購買。

正當她們即將說服自己的時候,一位年輕人的輕呼打斷這些女生們的說服工作,為此她們非常不滿的瞪向那位大呼小叫的同學,不過很快她們的目光開始轉變,因為她們很清楚的看到上麵的標價!

20……歐元?這是多少?雖然不知道兌換比例可是女生們很清楚這是自己買不起的,因為那實在是太昂貴,這一次他們出行一共攜帶的現金也不過隻有30、40歐元而已,如果不是那位俄羅斯帝國首相免去他們前往華沙的火車票,估計他們都需要走著前往華沙。

一次驚呼之後並不是結束,因為隨後這樣的驚呼此起彼伏,整個街道上都是同樣的聲音,這裏的物價實在是太高,高到這些隻是普通富家子弟根本無法接受的程度,這個時候他們才看到自己的周圍。果然,那些明顯是遊客的家夥估計都是來自各國、各地區的貴族大富商們吧!

新西伯利亞自然也有很多的站街女,幾位男生有意品嚐一番大洋馬的風情,且不說身邊的女生們,就是當他們詢問過價格之後男生們都被嚇一跳,這年頭果然連站街女都比不上,人家一天輕輕鬆鬆獲得的就遠超過他們一家辛辛苦苦的收益。

逛街再也沒有任何的興趣,男生們不是女生,他們對於這樣隻看不買的事情比不感興趣,因此他們決定離開,同時也決定暫時同女生們分開,任由她們繼續“隻看不買”的事情,而其他人則回旅店睡覺。

意外很狗血也很通俗,無非就是幾個當地的青年看上這幾位來自華夏女生,他們可不清楚這幾位女生剛剛自首相府出來,心起歪念自然就想要做一些其他人不願意做的事情,偏生今天有一位來自捷克公國的明星巡回演唱會,警力大幅度降低,因此才給這些憋很久的“壞小子”們機會。

尾隨來到人少的地方,也不用調戲之類直接一個麻袋就把人裝走,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他們已經來到郊外,這個時候是真正的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幾個女生都有些傻眼,還好有一位比較理智,不理在她身上**的那位白人青年直接用德語說道:“我們是你們首相的貴賓,明天就要前往華沙見恩斯特。弗朗茨大公陛下,如果你們能聽懂我的話,那麽我希望這一切都沒有發生。”

首相的貴賓、見恩斯特。弗朗茨大公?女生突然的話讓幾位白人青年徹底愣住,他們互相看一眼都有些猶豫,不過就是幾個長的有些漂亮的小姑娘而已,萬一、萬一她們口中說的是真的,那麽自己幾人豈不是天下都無處可逃?

他們倒是沒有太大的懷疑,因為幾個女生的穿著明顯不是這裏的華裔或者遊客,幾個青年也正是欺負他們這一點才準備下手,但是現在仔細想想這幾位也不像是逃難或者偷渡而來的,或許……

就在這個時候他們再一次猶豫起來,隻因為一件事,如果放掉她們幾個,到時候自己豈不是更加的倒黴?什麽都沒有得到卻還是相同的結……或許刑罰會小一些吧!

“你們放心,我們明天一早就要前往華沙,根本沒有時間找你們的麻煩,何況……我們真的沒有這方麵的心思,這一次我們來到新西伯利亞就是為美國華盛頓會議上有關膠州鐵路的歸屬問題求助於斯坦尼斯。格羅斯首相。”

此時幾個白人青年都有些目瞪口呆,難道上學和不上學的差距就如此大?這張口閉嘴就是華盛頓會議、鐵路歸屬問題,甚至對方也許真的就同斯坦尼斯。格羅斯見過麵,現在還要前往歐洲同“東歐之王”恩斯特。弗朗茨見麵,這實在是……

實際上此時的華夏是文學最鼎盛的時期,文人的地位也很是穩固,甚至有一些都是政府部門的座上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