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橄欖球賽

五彩繽紛的遮陽傘、身著悠閑的小鎮公民們,可樂、紅酒、咖啡一眾飲料,當然最為熱鬧的還是橄欖球賽場上!

“安德烈,左閃避!左閃避啊!”

候補賽場上,恩斯特看著危險重重的安德烈,很是急切的站起身喊叫著,此時他不是什麽伯爵、不是什麽王子,隻是純粹的一位橄欖球球迷。

恩斯特為什麽自己不上場?如果成年賽場允許未成年的話,那麽相信恩斯特此時已經被撞擊的皮青臉腫,而即便是少年組恩斯特也被扭傷左腳。

橄欖球是比較激烈的比賽,猛烈的撞擊即便是身穿防護服也不能完全保證,因此而受傷那是常有的事情不足為怪。

詢問恩斯特少年組的勝負問題?如果說的好聽一些,那麽就是距離勝利失之交臂而如果說的直白一點,那麽就是雙方根本就不在一個等級上。

古堡仆人家的少年們自小被培養的就是管理、服侍之類的技能,讓他們同農家子弟在賽場上互相撞擊抱球比賽,那簡直就是讓體育老師同數學老師一同參加奧數。

不過古堡少年們也表現出自己的團結和堅毅精神,總而言之恩斯特還是很滿意古堡少年組的表現,雖然他們是戰敗的一方。

少年組的獎金是20英鎊,雖然不多可也讓農家少年們很是開心,古堡少年有些情緒低落,畢竟再他們的眼中這是為伯爵大人的榮譽而戰。

青年組沒有如同少年組那樣的不堪,安德烈他們這些軍人出身的家夥們無論是身體還是團結都遠比小鎮青年強悍,如果不是技術上給對方留出機會,現在小鎮青年們已經無需再繼續比賽。

伯特的臉色一直都不是很好,畢竟在他的眼中這樣浪費金錢的比賽是完全沒有必要的,尤其現在恩斯特的財政並不是很富裕。

青年組比賽最終勝利者是古堡的衛士們,不過總體而言古堡輸掉整體的比賽,因為小鎮的老年組很是強悍,十幾個比賽成員和候補成員都發揮出遠超他們本身能力的表現。

中午時分,恩斯特一臉悠閑的躺在遮陽傘下小憩著,旁邊雖然已經沒有上午那般的熱鬧,可也三三兩兩的說著話、玩著遊戲。

說起來也是上天眷顧,此時已經12月份,可是偏偏今天的天氣很是不錯,不但陽光明媚而且還溫和很多,就是地上都有零零星星的綠色小草。

“今年的冬季過去的很快!”

馬塞納不知道什麽時候來到恩斯特的身邊,他對於今天的陽光也很是喜歡,言語中都帶著一股歡喜。

“是啊!如果不出意外1月份就可以進行播種,種子和工具都準備的怎麽樣?我希望明年秋季的時候能夠有一次大豐收。”

恩斯特的話並沒有讓馬塞納覺得為難,輕輕一笑說道:“我相信上帝會眷顧您,明年一定會有一個好收成。”

雖然沒有明說,但馬塞納的意思已經很明顯,隻要不是上天帶來的災難,那麽明年領地上的收益一定會是一個驚喜。

興致突然到來,恩斯特準備前往那些正在開墾的土地上看一看。對於這個要求馬塞納自然沒有拒絕的道理,前麵帶路一行人悄悄離開還未結束的橄欖球慶典。

奇形怪狀的拖拉機拉著耕地用的器械正在荒涼的土地上工作著,因為時間緊迫的緣故,即便是宴會他們也是匆匆參加匆匆回到這裏繼續自己未完成的工作。

“有這些工具的情況下,我們一天能夠開墾出來的土地大約為30英畝左右,現在已經開墾出400英畝左右,剩下的我們最晚到月底完工,不會耽誤播種的時間,可……”

馬塞納的猶豫讓恩斯特知道他有難題,聯想起剛剛的話題,不用多說也是人力的問題,畢竟一千英畝的土地由現在小鎮的人口進行操作的確有些緊張。

小鎮人口剛剛突破600,可是不要忘記其中還有一些老弱婦孺,他們進行簡單的農務勞作還可以,可是一些需要力量的工作他們隻能等待家中的青年來完成。

“你想求助於安德烈?”

解決的辦法很簡單,隻要安德烈和他即將到來的一個營肯幫忙,那麽一切都不再是問題,畢竟那可是幾百青年勞動力。

有些不好意思,但馬塞納最終還是點點頭算是承認恩斯特說的沒錯,為此恩斯特顯得很是為難。

軍人就是以戰爭為目的,現在奧匈帝國的軍隊戰鬥力本身就很渣,如果自己再讓他們做一些農務勞作……一次不要緊、兩次也沒有關係,可時間一長難免會影響他們對自己身為一名軍人的榮譽感和自我定義。

一支軍隊最重要的東西即使軍中的思想,如果思想崩潰,那麽再想要撿起來就沒有那麽容易,恩斯特必須認真對待這件事。

馬塞納也是領軍之人,他明白這件事對於恩斯特來說有多麽的困擾,一個是現在麵臨的危機、一個則是未來,如何抉擇馬塞納自己換位思考也覺得很為難。

“安德烈他們是軍人,軍人的唯一責任就是保衛這裏的安全,農作……你想其他的辦法吧!”

這樣的結果也在預料之中,沒有什麽失望、也沒有太多的糾纏,馬塞納點點頭不再重提這件事,而是把話題轉移到摩拉維亞銀行的身上。

“摩拉維亞銀行很順利,小鎮的公民們貸款都非常的積極,而且他們大多數都選擇養殖雞鴨牛羊這樣風險較低的生意,銀行負責人表示明年也許會有一些收益。”

恩斯特點點頭,他倒不是沒有想過創辦一個大型的養殖場,可是現在他第一欠缺技術、第二本地貴族們對於他都很是敵視。

養殖業很脆弱,經受不得任何的惡意,任何一些手段都足以讓恩斯特損失的很慘重,因此短時間內恩斯特不準備搞這些風險比較大的生意。

開墾很順利就已經足夠,摩拉維亞地址偏遠,準備在這裏發展什麽工業、商業經濟是十分錯誤的決定,唯獨農業經濟才最符合摩拉維亞的環境。其中葡萄行業為最,也許是地理的原因,這裏的葡萄品質能夠在全歐洲排在前三。

在歐洲,有葡萄的地方必然紅酒盛行,因此恩斯特準備明年種植一些葡萄的同時也新增加一個葡萄加工磨坊和紅酒作坊。

PS:求收藏、求推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