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心思

長歌可以感覺得到納蘭無雙身上的殺氣和怒意,她隻是涼涼地看著狼狽不堪的月盈並沒有納蘭無雙那般激動。從畫像一事後,長歌能夠肯定的是納蘭無雙對她爹是真的很愛過,或者說直到現在還是愛的,所以她才會這麽不能接受月盈說吧。

“她是孽種那你又是什麽——哼,別以為朕不是天宮的人就不知道你們天宮的事。”納蘭無雙雙手攥成拳頭,氣得笑了,“大長老之女也就是你娘,朕記得是叫月蓮吧!當初她可是作為聖子的未婚妻被教養長大的,哪知月鐸並沒有看上她,至於你準確來說應該是大長老的外孫女,不過你外公不喜你爹身份卑微,便在你娘懷孕之後將他處死罷了!嗬嗬,月盈,你不過是你娘傷心酒後與一個普通的天宮弟子所生的孽種,你還有什麽臉麵罵別人?”

“住口!你住口!住口!”月盈像是被戳中痛腳,手腕腳腕再次沁出血來,她死命搖頭,“不!都是你,如果不是你,我便是高貴的聖子之女!是你和高長歌這個孽種害的,都是你們!”

“你為何會知道這些?”長歌對納蘭無雙說的月盈的身世驚了一驚,而後又覺得難怪如此。月盈從第一次見她就掩飾不住的敵意,就想要和她比個高低的勝負欲……這一切現在倒是可以得到解釋了。

真是可恨又可憐的女人!她倒是不會因此就心生同情,月盈的身世與她何幹。

“白芍啊……”納蘭無雙似乎被月盈這癲狂受刺激的模樣給取悅到,吹了吹自己指甲上的蔻丹,紅唇一起一合,語調帶了嬌媚之音。

長歌微怔,眯起眼,聲音低冷,“白芍——她的命留給我。”

納蘭無雙眼眸轉了轉,轉而想到好似長歌感情十分好的那個侍女撫音的死與這白芍也脫不開幹係。白芍骨頭再硬也受不了納蘭無雙非人的折磨,該招的倒是招了,隻是除了月盈的身世,對月鐸的事毫不知情,一個已經沒有什麽價值的婢女,納蘭無雙不介意扔給長歌,做一回“好人”。

“她在前頭的牢房,恩,骨頭還算硬的。”納蘭無雙之所以還沒有拷問月盈,就是想先從她的手下下手,將月盈先關起來,磨磨她的銳氣,讓她從心底裏生出一種畏懼,然後再好好拷問拷問。

長歌聞言冷笑,“骨頭硬才好啊。”隨後視線落在月盈身上。

“你找到我爹的下落又如何?”長歌還不能信任納蘭無雙,她雖然愛著月鐸,卻也可以無情地犧牲兒女,又能濫情到後宮男寵無數,荒淫驕奢。她不敢保證納蘭無雙找她爹不是為了泄恨和滿足私欲。畢竟不排除納蘭無雙對她爹的感情帶著不甘心的成分,人總是這樣,得不到的便是最好的。一旦得到了,滿足了那份虛榮心,又可以扔至一旁。

眯起眼,長歌想,有必要的時候,她會將月盈帶走,不能讓納蘭無雙知道爹爹的下落……

“放心,他若是真的活著,我不會殺了他。”納蘭無雙側過頭,目光直直看向長歌,不躲不避,然而長歌卻聽出了這裏麵的文章——“不會殺了他”但不確定會不會折磨他,要知道有一個詞叫“生不如死”。但長歌不會表露出自己的不信,她隻是沉默。

“可以將月盈交給我嗎。”長歌突然軟了語氣,但沒有一絲求的意思,隻是緩和了語氣,看著納蘭無雙,提道。

“你打的什麽主意我都知道。”納蘭無雙好笑地看著長歌,聲音帶著一絲嘲弄,“不過人在我這兒,想要從她口中得到消息,你就隻能來求我……”

“我可不是在求你。”長歌聞言也是冷笑,“你清楚,若我爹還在人世,能夠去哪?若是在天宮,你一介女皇難不成要派兵去?而我,才具備那個能力,親手去將人救回來……”

她眼中的冷芒大盛,竟是連納蘭無雙一時都無法直視,按壓住那股火氣,納蘭無雙冷著臉,壓低聲音湊近長歌,眯起眼道,“你威脅我?”

但是心中卻是氣悶不已,她正是明白長歌說的這個道理才爽快地同意帶她來見月盈。納蘭無雙不得不承認,與長歌想比,自己束手束腳無法親自去尋人不說,天宮非比尋常,那可是高手雲集的地方,月盈不過是滄海一栗便這般難對付,何況五大長老,十二首徒?她是想與長歌合作,她可以出一切人力物力,協助長歌將人救回來……但那也是在自己控製下的事情,現在一反轉,她倒是小看了這個女兒,竟是壓製不住。

“哈哈哈……”二人雖然壓低聲音交談,但是月盈不瞎看得出兩人鬧得不愉快,不由大笑,“你們母女二人貌合心不合,真是笑話!”她這是想起自己來,她的母親對她從來沒有過疼愛,甚至將她視作汙點,外公——哦,不,不能叫外公,她沒有爹,她要叫大長老爺爺,也是因為她叫的是爺爺,才能被大長老庇佑活到現在。

這次出天宮來民間,便是想要在爺爺麵前表現一番,給那些瞧不起她出身的,尤其是給那個心裏隻有聖子月鐸的娘親看看,她比之月鐸和納蘭無雙生的孽種有多優秀!她出島之前信誓旦旦地向爺爺保證過會帶著無上秘籍回天宮,當然她沒有提自己會將高長歌怎麽樣,她隻說找到聖子和鑰國皇帝生的孽種便帶回天宮接受宮規處置……她自己心裏卻存了別的心思的,天宮如今沒有聖子繼承宮主之位,而老宮主這幾年已經明顯有了退位的心思,她作為天宮大長老的孫女,年輕一輩中不論武功資曆還是身份都應該是天宮下一任宮主的人選——隻要她努力的話!

不過她是清楚宮主那個人的,他對月鐸十分偏袒,而見到高長歌那一刻起她就下定決心,不能讓她活著!除去納蘭無雙的血這一點,高長歌優秀地繼承了聖子的血脈,她會是自己的最大阻礙——哪怕這個阻礙看似絕不會突破宮規!

我要是夠惡搞,我就將長歌弄成天宮宮主,氣死月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