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名冊

沒想到長歌會這麽直接就問名冊在哪,也就是說她這是表明了自己便是那盜取名冊的人,梅影是她的人。胡偉不由得一愣,心驚,這長公主比之三公主真是更可怕啊,毫不顧忌她公主的身份就這樣挾持朝廷命官,還如此自信地直接了當地問他名冊在哪……

“下官不知長公主您在說什麽……長公主,下官是三品大臣……您這樣做……”

“少廢話!別和本宮裝傻,今日你若不交出名冊,我就殺了你!”長歌聲音冷凝,看了眼外頭,而黎湛已經默契地替她望風起來了,見狀,長歌便一門心思對付起胡偉了。她冷冷地打斷了胡偉的裝傻充愣,手中的匕首緊了一分,冰冷鋒利的刀刃登時就抵住胡偉的咽喉處,後者甚至都能夠感受到自己脖子被化了一道血痕……

名冊若是交出去,他就很有可能保不住這條性命,可是若不說出名冊的下落,他完全相信這不按常理出牌的長公主會毫不猶豫地一匕首解決了他……

“長公主,下官求您了,下官什麽都不知道,真的呀公主殿下,什麽名冊下官完全不知道……”索性他想梅影從他這得到的消息,然而梅影給了納蘭無憂錯誤的信息,這樣一來自己撇清掉,那麽也許長公主自己也不確定名冊是不是在自己手上?

當然,他太天真了,若是他用這一套對付納蘭清這個正兒八經在鑰國長大的公主,或許納蘭清沒有證據不好對朝廷命官怎麽著。但是他偏偏很不幸地對上的是長歌,這半路上殺出來的長公主——不在乎名聲和皇位,不用擔心影響什麽,一不高興錯手殺了朝廷命官她也能做得出來——

“再說最後一遍,別和本宮耍花招——你說,本宮要是將你給殺了,也沒人知道是我幹的……你說是不是?”長歌匕首的前端微微貼近胡偉粗短的脖子,聲音帶著鬼魅一般的冷笑。

黎湛聞言冷不丁地看了眼胡偉……果然,後者已經是麵如死灰,一副驚恐不已的樣子,黎湛不由心中鄙夷好笑之於又有些感慨,這樣手段狠毒直接的手法,才是長歌啊。胡偉這個貪生怕死的遇上長歌這樣油鹽不進的鐵血手腕,根本就耍不了花招啊。

果不其然,黎湛才心中歎完,胡偉已經麵色如蠟地抖著唇窩囊無比地求饒,“長公主饒命啊……刀劍無眼,長公主求您挪開點,下官知道,下官知道名冊在哪!我都招!”

胡偉果斷選擇了招,開玩笑,這姑奶奶是真的不怕死的,更加不怕殺了自己,就像她說的,沒人看到她殺了人,那自己再不配合,惹惱了這姑奶奶,真的會死的!他貪生怕死不是第一天的事了,且不管名冊交出去會不會被女皇治罪,死罪,但是能夠多活一天是一天不是……

黎湛不禁拍了下手,長歌抬眼麵無表情地凝了一眼他帶笑的麵龐,而後看向膽小如鼠的胡偉,臉上沒有他願意說出名冊下落的喜悅,隻是冷冷地盯著胡偉的眼睛,鳳眸裏帶著讓人不敢忽視和欺瞞的冷光——“快帶我們去。別耍花招!”

她可是記得,胡偉這蠢東西在房裏弄了機關害自己被困住,有了前車之鑒,她覺得有必要叫胡偉帶路。

胡偉為難了,他沒有想到長公主不禁凶殘還很聰慧,這是必須交出名冊不然就沒完的意思了?

“快走!”長歌一手提起胡偉的前襟,將他帶起身,右手匕首沒有動,直將人帶著往胡偉房間的方向走。

黎湛看了眼外頭沒有動靜,便回頭去幫長歌。“外麵的人隨時都會發現或者闖進來,這樣,我去守著,你小心些,拿了名冊就趕緊出來……”大抵是因為胡偉房中那玄鐵密室的存在叫黎湛有些擔憂起長歌。

然而已經上過當的人怎麽會那麽蠢再中招?

很快長歌就真的從胡偉房中拿到名冊,她押著已經一臉死灰的胡偉,名冊的一角露了出來。黎湛好心地提醒了一句,她才將名冊完好地塞進身上。

“大膽刺客!快,保護大人!”剛走下台階出了門,哪知胡偉手下的侍衛不知為何發現了不對勁,這時候正是一群人浩浩蕩蕩帶著兵器衝了進來。見到被脅迫住的胡偉,帶頭之人不禁,臉色一變——

“……”長歌心中歎氣,但是麵上已經是森冷的對方,“都別過來,不然——”說著匕首又貼著胡偉的臉,早在那些人過來之際她便飛快地拿出絲巾遮住了臉。

胡偉比長歌還要擔心這些人過來,他慌慌張張的聲音裏帶了埋怨,心裏想你要是早點來老子還會是這幅模樣嗎?現在這納蘭無憂跟瘋子一樣,這手上沒個輕重的,要是真不慎抹了自己的脖子,那可就真的死了……

當即吼道,“都別過來!退開退開點!”胡偉瞪著自己的手下,命令道。

眾人猶豫,但是不得不聽令行事地後退開幾步,誰也不敢上前啊,這要是萬一胡偉有個什麽閃失,他們也跟著死啊……

長歌滿意地看了眼,然後與黎湛的視線不期然對上,她錯開,不再看對方,隻是微微鬆開了些匕首,不叫胡偉連話都說不利索,“叫他們都下去,放本宮和這人走,不然……你知道的……”

胡偉聞言真是眼前一黑險些就要暈過去,他還沒來得及開口便聽外頭傳來一聲高亢的一聲——

“清暉公主駕到!”

什麽?納蘭清也來了……長歌訝異,心裏想的卻是這下可怎麽辦,納蘭清這麽昭示天下地趕來,肯定是收到了消息,但是這樣一來,可就難辦了……

眼珠子一轉,長歌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見黎湛已經趁納蘭清進來之前,將長歌的衣領一提,然後利落地攬著她的肩膀,然後就帶著人腳尖一點地就飛身離去……

眾人莫不是傻乎乎地看著夜空中慢慢消失了的兩個人影……

“名冊!”胡偉失去渾身力氣,跌坐在地,過了半晌,才抱著頭懊惱地低呼了一聲。

好困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