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好了,話我也不多說了,你們舉手表決吧!”

韋國安上將說完,往後麵的椅子上一靠,端起他的水杯,開始慢悠悠的開始品茶,隻剩下眾人一臉的鬱悶。

韋國安就是這種性格,先是把你大罵一頓,然後,再跟你講民主,舉手表決。你要是以為這就完了,那就是大錯特錯了。

曾經有一位,還真以為是講民主的,堅持自己的意見,沒有舉手,其結果就是連帶著眾人再次被韋國安教育了一頓,時間又是半個小時。

從那以後,眾人都明白了,再也不敢有什麽意見了,一次都不敢了。

韋國安的霸道和他的清晰的頭腦是很有關係的,經曆的事情多了,自然而然的對待事情看的要比別人更加的透徹,事實證明,韋國安的決議都是非常正確的。

這次的表決毫無列外,就是同意特招陳青雲的決定,看到這份結果之後,韋國安上將,並沒有感覺到任何的輕鬆。

而是揮揮手,示意眾人可以離開了,等到眾人走後,秘書將已經撥通了電話拿給韋國安上將,韋國安接過電話後,歎了口氣,對著電話說道:“老戰友,結果你都知道了吧?”

“恩,我都知道了!”

“那你怎麽看呢?”

“哈哈,你不都決定了嗎?”

“是啊,我是決定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啊!”

“這恰恰說明,他有很大的抱負,這個真的要能招到麾下,絕對是你的一員大將!”

“哎!”

其實兩人的心裏何嚐不清楚,陳青雲會服他們嗎?顯然是不可能的,像這種大宗師,怎麽還會聽他們的話,隻有相互合作,想真正駕馭那是不可能的。

陳青雲沒等陳建軍的消息,倒是接到了陳母打來的電話,讓他們兩個抓緊回老家。

現在已經是臨近放假的時候,提前幾天走也無所謂。

當下,陳青雲和校長打了個電話,簡單的說了幾句之後,就把提前放假的事情搞定了。

陳青雲帶了幾套衣服和周依然一起到姑姑家,他將和姑姑和姑父一起回去,爸媽已經先回去了。

坐在車裏,望著一路上熟悉的景色,陳青雲感慨萬分,時隔幾百年後,陳青雲竟然又回來了,簡直不敢想象。

老家是在青檀縣裏的一出小山村了,這個位置是郊區,以前沒有人願意來,可是現在不一樣了,這裏的風景好,成了注明的風景區,每到節假日,都有很多的來這裏遊玩。

陳青雲以前小的時候,就生活在這裏,一直到長大以後,去外麵上學才離開了這裏,陳母和陳父也因為工作的關係,一年到頭也回不來幾次。

陳青雲的幾個叔叔,也都是忙著各自的事業,也是經常不回來。

平時就爺爺和奶奶住在這,養養花,種種草,和老夥計們下下象棋,日子過的很輕鬆隨意。爺爺住的地方是一座很大的別墅,在這裏算是獨樹一幟了。

今天,爺爺陳誌業特別高興,穿上大紅唐服,站在門口迎著自己兒子和女兒們回家。在加上小一輩的孩子,偌大的別墅,也顯的不是那麽的空蕩了。

“爺爺!”陳青雲跟著姑姑來家爺爺家的時候,見到爺爺正站在門口,連忙過去扶著。

“哈哈,是小雲和依然回來了!好久不見你們了,又長高了!”爺爺一邊和他們說話,一邊仔細打量著他們。

當看到陳青雲時候,老爺子一愣,竟然發現自己看不透他了,這讓老爺子很吃驚。

早年老爺子跟隨師傅學習過相術,什麽樣的人,看一眼頓時就能全看出來,可是今天看到車青雲,卻是看不出來,這怎麽能讓不驚訝呢。

‘怎麽回事?難道是我眼花了嗎?今天我竟然看不透小雲了?這是怎麽回事?’陳誌業心裏嘀咕道。

這種情況,隻有兩種一種可能,那就是老爺子的道行不夠,還沒有資格看陳青雲麵相。要真是這樣,那這可就奇了,陳青雲隻不過是一個學生而已,怎麽會沒有資格被?

‘難道小雲是帝王之相?’想到這,陳誌業的心裏咯噔一驚,要真的是這樣,在這種和平年代,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漸漸的,家裏的人都來齊了。陳誌業都三子一女,陳青雲的父親是老三,上麵兩個哥哥。現在當時是大伯家和二伯家最有本事。

陳誌業一家雖然算不上是大家族,可也不是可以小看的。

自從陳父就深受爺爺的寵愛,老小都是這樣,什麽都寵著他。可卻不知道,爺爺越是這樣,越是害了他。

陳青雲一家除了和姑姑一家關係不錯以外,其他兩家根本就不來往。越是這樣,越是受到大伯和二伯的排擠和打壓。

在別墅裏,當然是大人們在一起,小孩在一起。陳青雲相比周依然可就差遠了,雖然周依然不姓陳,可是年輕貌美,大伯和二伯家的小孩都喜歡和她玩。

大伯家兩個兒子,大的名叫陳安邦,小的叫陳安逸,都是在美國耶魯大學讀書。二伯家一個兒子名叫陳致遠,已經不上學,跟著二伯大理生意。

他們三個人當中以陳安邦為首,和陳青雲相比,那就差太多了,陳安邦無論人在哪裏,都是人圍著他轉,而陳青雲則是孤獨的坐在角落裏。

不過這次,他卻不是一個人,因為他的旁邊有周依然陪著。

“依然,走,帶你出去玩去,致遠剛買的跑車!”陳安逸叫道。

周依然是和陳青雲在一起的,單單叫了她,沒叫陳青雲,那意思已經是很明顯了。看著他們看著陳青雲帶著嘲笑,冷漠的目光就能看的出來的。

“我不去了,我在這青雲哥哥!”周依然笑著搖了搖頭。

陳安邦氣的一咬牙,說道:“走吧,小雲也一起去!”

卻沒想到,陳青雲不客氣的站起來,說道:“好啊,安邦大哥帶我玩,當然要去了!”

說著伸手拉起坐在一旁的周依然,意思已經很明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