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不可能不見

“這是令公子,令千金吧?”方爺目光轉而又落在荼蘼和丁康泰身上,當看到荼蘼時覺得有幾分麵熟,特別是她的眼睛,非常的特別。“令公子和令千金看著就像天上的金童玉女似的,長的可真俊啊!”

“方叔叔好。”荼蘼和丁康泰都極有禮貌的叫人。

“這是犬子丁康泰,長女丁荼蘼。”丁遠業介紹道。

“丁荼蘼?”方爺打量起荼蘼來,“真是特別的名字,是荼蘼花那個荼蘼嗎?”

“是的。”荼蘼心突突的跳,這個方爺不會認出她來吧!

“荼蘼花,佛典語為天上開的花,見此花者,惡自去除。看來,我今天會有好運啊!”方爺哈哈說道。

“方爺今天真會說話。”丁遠業近來帶女兒出門,處處都能得到誇讚,心情也好的很。

荼蘼鬆了口氣,其實荼蘼花還有另一層意思,有句話叫花開荼蘼花事了,意喻了人或者一件事的結束!荼蘼也是這一世才想到,也許母親生下自己時就知道她跟丁遠業的感情結束,所以才取了這個名字。

正說著,拍賣正式開始,所有人都各自回自己的位置坐好。

“在開拍之前,我看今天文物局趙局也在,我們有一事情宣布。前些日子我們塗老板偶然獲得一尊蛤蟆。”陳用說著,讓人將那個蛤蟆抬上來。

一看到這尊蛤蟆,展衛國丁仕平等人都睜大了眼! 最近,風水蛤蟆總是在話題口水間,都被人說爛了,一抬出來自然特別引人關注。

“這尊蛤蟆,經我們讓專家一鑒定才知道這是乾隆間十二風水蛤蟆中其中的一尊。更讓我們震驚的是,這尊蛤蟆竟是近些年才出土的。塗老板說,不管這是什麽時候出土的,這是國家稀有文物,所以必須上交文物局,也麻煩唐局您來看看。”陳用話說的極為漂亮妥帖。

唐懷禮自己都怔住了,他剛收了四隻蛤蟆,現在又得一隻,今年是蛤蟆旺他不成。

既然點名叫了自己,他自然緩緩的起身,果然經鑒定可不是風水蛤蟆嗎?

“的確是風水蛤蟆,我代表文物局謝謝淑寶拍賣行。”唐懷禮跟陳用握手。

“應該的,這是我們的責任。”陳用說的那叫一個冠冕堂皇呀!

下麵響起了掌聲,於是這茬就過去了。

荼蘼也暗暗鬆口氣,卻聽到爺爺跟旁邊的方爺在低聲說話。

“方爺,那蛤蟆是塗老板從你那兒買的蛤蟆嗎?”

“這麽遠,看不清楚。”

方爺說的是唯心話,他的那隻在他手裏少數也有幾個月,蛤蟆有多少裂紋他清清楚楚,即使視線有些遠,以他的眼力立即判斷這隻蛤蟆根本不是他那隻風水蛤蟆。

這個塗老板,很聰明啊!他買的那隻是廣西那邊過來的,出土年份長。而她現在這尊,出土年份不超過五十年,這差別就大了。要是承認是從他這兒買的,豈不是承諾他之前藏了隻民國後風水蛤蟆嗎?

可若說不是,塗老板也的確從他這買了風水蛤蟆,這是大家都知道的!

馬上陳用宣布正式拍賣開始,先拍賣的自然是一些小物件,八仙桌,玉佛,玉碗等。

這些不算特別稀罕的,叫價不高,丁仕平大概也看出塗老板有點來頭,也競拍了個玉碗。

拍**她想像的要順利許多,她一開始還擔心會不會大部分的東西都流拍,甚至冷場。

沒想到來的人,都很給麵子,都買了東西。

最後壓軸,就是那個春帶彩翡翠《母親》

陳用花了很長時間介紹翡翠《母親》,宣布底價五千萬,每次加價為五百萬。

展衛國第一個舉牌,他剛失去了一個翡翠玉扇子,要從這裏找回存在感啊!

但是對這個春帶彩有興趣的又何止展衛國一個呢?立即方爺跟價,六千萬。

想想心裏也嘔,塗老板從他手裏兩千萬買的,現在拍賣底價就是五千萬,他叫六千萬等於是高於三倍的價錢再買回來,還不一定能得手。

丁仕平立即跟,六千五百萬。

李乾也跟著舉牌,一時間整個會場非常之熱鬧,這尊春帶彩《母親》水頭好,藝術價值高,買回來裝點門麵既有麵又聚財。

一時間跟拍極多,價格一下子推到九千萬。

荼蘼純當觀眾聽著,都覺得心驚,她一開始還想底價會不會太高。陳用比她了解行情,說一點都不高,到時候叫拍說不定可以叫到一個億。

誰知真被他說中,居然一下子叫到了九千萬。

叫到這個價,很多人舉拍就猶豫了,八千到九千萬,已經到一個線了。

但丁仕平顯然有誌在必得的樣子,立即又叫到一億。

這價叫上來,真心天價了,康佳年等已經停止舉牌,方爺見丁老爺子這陣勢,想著這是從自己手裏兩千萬出手的,叫到一億他要再往上加就真的肉痛,所以也沒舉牌了。李乾本不是來湊熱鬧的,也停止舉牌,心道就讓給丁老爺子吧!

“一億兩千萬。”坐在角落裏有個人舉牌。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那個人,那個人看著四十來歲,戴著墨鏡,麵無表情。

一億兩千萬已經超過所有人的預期,丁仕平再想要也要評估一下值不值得,最後還是放棄競拍。

最後春帶彩由一億兩千萬得拍得,陳用臉上的笑容都掛到耳後根去了,這次真的是賺大發了。想想,兩千萬購得,平白賺了一億啊!

荼蘼倒是極為淡定,賭石帶給她的刺激已經不像第一次那樣讓她激動。她想知道的是那個一億兩千萬競拍的人究竟是誰?

當然,其他人也跟她一樣的想法,誰知道那個人辦完手續立即消失。

等競拍結束,誰也沒抓到影子。

方爺等人便抓著陳用問:“那個人究竟是何來曆?”

“方爺,天地良心,我也是頭一回見。客戶的具體信息,我得為客戶保密不是?”陳用打哈哈說道。

這次拍賣會開張非常的成功,第二天報紙便大頭條報道青陽玉器城的淑寶拍賣行拍出一億兩千萬的春帶彩,然後照了那個競拍者的一個背影。

回去的路上老爺子一路沉默,神色凝重。

丁遠業看出父親似乎有心事,也不好打擾。

“遠業,你最近注意一下,青陽有沒有生麵孔的珠寶商進來……”快到家時老爺子說出這麽一句。

“我知道了,爸爸。”

“還有,要搞清楚這個塗老板的底細。不過一個新開拍賣行,竟能有這麽大的影響力,背後的老板恐怕不簡單。”

“我會的,爸。”

“之前老徐不是說,在連城皇宮開出福祿壽喜的也是個年輕女孩子嗎?會不會是同一個人?”

荼蘼內心猛的一驚,丁仕平太可怕了,這老爺子思維相當縝密,竟然這樣都能聯想到一起。如果是這樣,自己以後要加倍小心。短時間她不想讓爺爺父親知道自己的身份。

“爸,你不說我都沒想到,我會讓人查的。”丁遠業也沒想到這點,父親這麽說他連連點頭。

荼蘼心突突的跳,不敢露出一點心虛,隻乖乖坐在旁邊。

等她再跟陳用聯係時,問陳用購得春帶彩者是誰,陳用也隻說了個陌生人的名字,錢已經交了,東西也領走。

荼蘼疑惑歸疑惑,也隻好強壓下好奇。這段時間,姒懸去米國出差一直不在國內,於是鬆桂園就成了她的小窩,一到周末逮到機會她便過去睡。

元旦之後荼蘼學習就更忙,她也盡量少去拍賣行,以免讓人懷疑。

不到一個月就期末考試,荼蘼跟高以淑便都心無旁鶩,準備複習。

這次周六,荼蘼還趴在床上睡的呼呼的,高以淑電話來了。

“丁荼蘼,你講不講義氣?”

“什麽事?”荼蘼還要清醒不清醒的,迷迷糊糊的問。

“今天是厲晉的生日,他來邀請了莫雪,我爸媽讓我也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多麽討厭厲晉,我真心不想去。可是我爸媽已經下了命令,我和我弟弟一定要跟莫雪去。而且厲晉的那個便宜哥哥好像當過幾年兵,而且是我爸下麵當的兵。”高以淑自己也抓心撓肝的煩,一想到要碰到那些賤人就煩的很。

“……”荼蘼頭也痛,緩緩的坐起來。

“你講不講義氣,要不要去?”

“好。”那麽多次,高以淑都那麽幫她,自己做什麽她二話不說出錢出力,這麽一點小事她都不相陪,她也太不夠意思了。

“你是不是又跑到鬆桂園去睡了,我去接你。”

“好吧!”

荼蘼已經放了不少衣服在姒懸這裏,找了一套小禮穿上,洗了臉化了個淡妝,把頭發盤起來,然後她就聽到門鈴聲。

一去開門,高以淑站在門口。

“你怎麽上來的?”下麵是有鎖的,沒有鑰匙和門卡根本進不來,除非按每家門號。

“坐電梯上來的。”高以淑進了屋,“這個厲晉真是討厭,你邀請莫雪就電話啊,一定要跑到我家裏來。然後我爸媽也撞見,就一定讓我和我弟也去。”

“既然已成定局,就去吧!”荼蘼倒是冷靜的很,去厲家不是能見到那個厲隋嗎?荼蘼突然想知道,厲隋究竟是什麽人?為什麽前世,明珠姐會跟他結婚。

“你不怕見到展耀揚?”厲晉生日,展耀揚不可能不出席。

“青陽隻有這麽大,圈子也隻有這麽小,我不可能避他一輩子,也沒什麽好怕的。”展耀揚,她早沒有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