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會有機會

這次猜石會,丁家收獲頗豐,回去的路上丁仕平讓荼蘼和康泰跟坐一輛車。

“你賭石那些技巧,從哪兒學來的?我可沒有教你如何看黃霧?”丁老爺這才問道。

荼蘼心裏咯噔一聲,想著要如何回答才恰當?她怎麽學來的,陳用教了她不少,她自己也弄買了書看。其實最重要的還是她天然對翡翠玉石的敏感,才讓她這麽快的消化那些知識便能觀察翡翠毛料。

“我買了書看,自從爸爸說讓我做星輝繼承人開始,我就在看書了。”荼蘼回答。

“有些東西不是看書能得來的。”丁仕平緊緊的凝視著她的臉,不知是不是想到什麽,沒再繼續這個問題。

“荼蘼,你認識那個楊老板?”老爺子又問道。

“不認識啊!”荼蘼回答,神情有些疑惑,“我沒見過這個人呢,爺爺,你認識嗎?”

“不認識。”按理珠寶這行,其實也就那麽大,他應該認識的,但這個姓楊的他的確沒見過。可以一出手就買一億二的毛料,肯定不是簡單人物。

“哦。”荼蘼不再多說。

晚上賀老板來了,賀老板請他們吃了晚飯,對荼蘼和康泰都讚賞有佳,吃完飯賀老板跟丁仕平顯然有話要談,他們進了房間談事,荼蘼和丁康泰各自回房。

過了許久之後,賀老板才走,丁仕平把他們叫進他房間。

“明天我們要去密支那,你們把東西收拾收拾,好好準備明天一早出發。”丁仕平說道。

荼蘼和丁康泰都微微一愣,密支那在緬甸呀,為什麽突然要去那兒呢?

“爺爺,之前沒聽您說啊

!”丁康泰問。

“嗯,臨時決定的,我們開車去,開車回來,包括在那邊的時間也就三五日。”丁仕平回答。

荼蘼聽著,眉心跳了一下,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好了今天早點休息吧,明天一早還要出發呢!”丁仕平說道。

“好。”

荼蘼和丁康泰各自回房間,丁康泰先跟她回房間,到門口時丁康泰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她。

“幹嘛?”荼蘼看他眼神怪怪的,想到今天他居然幫自己說話,她也非常意外。

“沒什麽,你讓人刮目相看。”他一直以為丁荼蘼跟自己的姐姐沒什麽分別,隻會生事非,善嫉妒在家裏吵吵鬧鬧的讓他覺得無趣又煩燥。這一刻,她在自己眼裏似乎有點不一樣了。

她的眼睛很漂亮,她看石的時候眼神非常專注,她一定不知道那個時候的她真的很亮眼。

“謝謝,我要睡了,晚安。”說完,不等丁康泰回應,她進門,關門一氣嗬成,半分猶豫都沒有。

她洗了個澡,洗完澡正準備給姒懸電話時,向畫畫的電話打來了。

“要不要出來玩?荼蘼。”向畫畫問。

荼蘼:“不了,我想早點睡。”

向畫畫:“你們明天也去密支那的吧?”

“嗯。”向畫畫去她並不意外,也好還可以做伴,路上聊聊天也是好的。

向畫畫:“我和我媽,賀軒跟賀叔叔都會去的。”

荼蘼能聽話向畫畫旁邊還有別的聲音,仔細聽好像是賀軒。不用說,今天晚上想約她出去的是賀軒。她當然裝不知道:“正好,我們可以一路上聊天,也不會悶

。”

“是啊,那你早點休息吧!”

和向畫畫通完電話,荼蘼給自己套上一件外套,她小心的看了看外麵,然後溜了出去。

現在酒店走廊並沒有人,她還是極為小心,進了電梯之後按了關鍵。非常險的是在她進電梯時徐福祥正好從另一個電梯口出來,電梯迅速的合上,他沒有看到自己。

荼蘼到了姒懸的房門前,敲了一下門。

“誰?”裏麵的男聲問。

“先生,您叫了客房服務。”荼蘼刻意壓低聲音說道。

她話剛落,門就開了,姒懸剛收拾完臉上的胡子,身上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衫下麵是家居休閑褲,一身清爽。

荼蘼看到他,嘴角微微上揚,一雙美眸緊緊的凝視著他。

姒懸一手將她帶進來,迅速關上門:“你怎麽上來了?”

“嗯,我不能上來嗎?還是說你屋裏有人。”荼蘼說著,往裏看還真一副要在他房間搜出個人來的樣子。

姒懸住的是豪華套房,漂亮的客廳,寬敞的臥室,甚至還有一間小小的書房。荼蘼有些不平衡了:“你的房間這麽好,真想跟你換。”

他們是徐福祥訂的房間,都是個人商務房雖然也還不錯,但跟他的這間比還是差遠了。

“以後你想住更好的,我都讓你住。”姒懸說著進了浴室,“你先坐會兒,我洗個澡。”

荼蘼一聽他洗澡,嘴角勾出曖昧的笑容:“要我陪你嗎?”

姒懸身體一僵,轉頭看她聲音微黯:“會讓你有機會的。”說完,他關上了浴室的門。

荼蘼樂不可支,倒在沙發上,卻看到客廳放了一個保險箱,也許是好奇心作祟,荼蘼以自己的生日為密碼去開,果然還真的開了。

打開一看,微微一愣

。裏麵是一塊高三十來公分,寬二十公分的無底色玻璃種翡翠,這塊翡翠初步看至少有四公斤的樣子,荼蘼戴上手套輕輕的拿出來,仔細的端詳。這塊無底色玻璃種翡翠最難得的是水種通透細膩,玉中飄著綠花,綠花更是翠綠晶瑩,就好引起一灣清澈的泉水中蕩上了幾片嫩嫩的綠芽,美不甚收。

此時姒懸衝完澡出來,看她剛將翡翠放進去,對她能開他的保險箱也絲毫不意外。

“這塊翡翠是你在楊老板那兒買的那塊毛料解開的嗎?”荼蘼問道。

“嗯。”姒懸擦了擦頭發。

“一億二,不漲也不垮。”荼蘼將保險箱關好,“這塊翡翠也就值這個價呢?”要是個頭再大一些就好了,荼蘼想。

“沒垮。”姒懸坐到她身邊,“再說我也不打算賣。”

“你都不愛賭石,為什麽要跟楊老板買那塊毛料呢?”花了一億二呢,荼蘼有些小內疚。

“……”姒懸不回頭,反而抱住女孩兒。

其實荼蘼知道他的答案,可是又想讓他說出來,但是男人天生不愛說甜言蜜語,如果要他說“為了你花這點錢算什麽?”或者“隻要你開心,我全副身家都給你”這樣討人歡心的話似乎又為難了他!

荼蘼枕在他肩頭,想到他為自己做了以往自己從不會做的事情,心裏甜甜的:“姒懸哥,你為了我花了很多錢呢!”

“你明天是不是要跟你爺爺去密支那?”姒懸神色微不自然,顯然他不擅長這樣的對話,便轉移話題。

“對啊,你怎麽知道?”荼蘼看他,“難道你也要去。”

“賀老板並沒有邀請我。”姒懸搖頭,他跟賀老板不過才認識,做了一樁生意,人家怎麽可能帶自己去密支那。

“向瑛和她女兒也會去。”

“那是肯定的,向瑛跟密支那克欽第一支隊樂托·早邁關係密切,克欽現在控製著緬甸北部大部分的場口,向瑛賀老板的毛料原石都是從那兒運來的。”姒懸說道。

“向瑛跟賀老板,為什麽要邀請爺爺去呢?”荼蘼很不解,這麽重要的資源,不應該一家獨占才是嗎?

“自然是購毛料,荼蘼,今日猜石會不過是賀老板為了試你罷了

。”姒懸說道。

“什麽?”荼蘼非常意外。

“他們內部私盤上,你爺爺已經要買那塊老樹皮殼毛料,結果被你出言阻止。賀老板是何等精明的人,他們浸淫玉石幾十年的老賭家都沒有看出來卻被你看出來了,自然引人好奇。以才會辦第二天的猜石,隻怕你跟賀瑤的打賭,也是賀老板的安排。”

“怎麽會呢?明明是賀瑤不甘心輸我……”荼蘼一時間迷糊了。

“賀瑤的確好勝,但是進賀家毛料庫這麽重要的地方,怎麽可能憑賀瑤僅僅一時好勝心切就帶你進去,必定事先就得到賀老板首肯。你在猜石會表現這麽突出,賀老板自然想知道你究竟是運氣還是真材實料。”姒懸繼續解釋,“結果一試,便試出你的底。”

“可是……”聽姒懸這麽分析,似乎很有道理,荼蘼一下有些慌。

“凡賭石者都信一個緣字,曾經你外公能在場口成千上萬的毛料裏找出一塊至尊紅翡絕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但是這麽多年,除了你外公再沒有人做到。玉,有靈性,古代許多皇帝欲成仙食玉石者皆有。像賀老板這樣的人,必定在找另一個與玉有緣的人,現在他們怕是認為你就是那個人。”

荼蘼想歎息,也不知自己是不是應該後悔,可又想想,就算讓自己再來一次,隻怕她還是會這麽做的。

“姒懸哥,你是不是覺得我太衝動了?”

“沒有。”姒懸撫著女孩兒的發,“你有這樣的能力,就不可能埋沒,總有一天還是被人知道。隻是這次去密支那,一定要小心。”

“你會跟我一塊去?”荼蘼睜大眼睛看他,有他在,她就有源源不斷的底氣,好像怎麽樣都不怕。

“我會跟在你們後麵。”幸好他跟了來,不然以荼蘼的性格,很容易著了那些老狐狸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