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反將一軍

“什麽備案不備案?現在我們接到舉報,你們必須跟我走,今天晚上所有的東西都必須帶走。”為首的那人很有領導派頭,說話很有氣派。

“既然你們接到舉報,至少要出示相關的文件和證件,否則我怎麽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呢?”高以淑走過去不慌不忙的說道,她連父親都不怕,還怕這各小官?

“你又是誰?蒙著一張臉在這兒說三道四。”那人態度極為囂張,怒瞪著高以淑。

高以淑會怕這樣的陣勢嗎?她冷笑一聲:“我是淑寶行的老板,今天所有的拍賣都經過備案,對了一會兒你們的文局會來。剛才我還跟他通過電話,他有個重要會議要開,一會兒才會到。”

那幾個人一天臉微微變,這個所謂塗老板的語氣很篤定,而且今天文局的確有一場會議要開。

那些人麵麵相覷,一時間不知道要怎麽辦?

“別聽她胡說,把東西和人帶走再說。”為首的人看到康佳年的眼色,立即大聲說道。

“你沒有證件和文件就想從我這兒帶人和東西,你覺得有可能嗎?”高以淑冷笑一聲,淑寶拍賣行有保鏢,當然不可能輕易讓人帶走貨和人。”

高以淑一說話,身體立即有保鏢湧上來,齊齊擋住,絕不可能讓他們動分毫。

“你們這是公然反抗公職人員辦案?”其中一人叫器道。

“哦?我倒是覺得你在冒充公職人員辦案。”高以淑冷哼一聲,“把這幾個人先控製住,等一會兒文局來了好好認一下。”高以淑說完,立即讓人把幾個人抓住。

“你們居然敢抓公職人員?”馬上為首的人叫囂起來,拚命掙紮。

“這個太吵了,把他嘴巴塞住。”高以淑才不用買這種小嘍嘍的麵子,自己親自拿了一個幾團紙塞進那個人口中,立即那人隻能哼哼的說不出話,然後她一聲令下,“帶走。”

在場的人其他都驚呆了,沒想到這個塗老板膽子竟這麽大,敢公然禁住公職人員。

康佳年有些急了,他沒有想到這個塗老板敢當著這麽多人的麵直接控製住文管局的人。他不由站起來說道:“塗老板,這位是文管局的鄭主任,你這麽做恐怕不合適吧!”

高以淑一聽目光立即投向康佳年,緩緩的笑出聲來:“看來康老板跟鄭主任很熟呀,你這麽著急的為他說話,不會你就是那位跟鄭主任舉報的人吧?”

“塗老板,你太會開玩笑了。”康佳年冒冷汗,嗬嗬一聲。

“是啊,我這個人最喜歡開玩笑。而且我年輕氣盛,有恩報有仇報仇,方式簡單粗暴,要是讓我知道是誰這麽用心險惡的舉報陷害我們淑寶拍賣行呢,我會有好多粗暴的遊戲要跟他玩玩呢?”高以淑說完,讓陳用繼續拍賣會。

“抱歉,各位,剛才一場誤會,拍賣會繼續。”陳用笑道。

在場的人一開始還猶豫,可是看塗老板那樣的氣勢,顯然非常有底氣才敢那麽幹,所以紛紛落座繼續拍賣會。

“這個塗老板背後肯定有人,不然不敢如此囂張。”丁遠業小聲的在父親耳邊說道。

“能在這麽短的時間內把拍賣行開的影響如此之大,背後又怎麽可能沒人。”丁仕平目光注視著這個塗老板,為啥他覺得這丫頭很眼熟呢?

整個拍賣會有條不紊的繼續,翡翠寶塔最後以一億五千萬的價格有一個米國商人獲得,他是一個華裔商人,認為隻有明黃才是最尊貴的顏色,才不惜高價獲得。

等拍賣會結束,大家都以為就這麽結束了,誰知道高以淑緩緩的走上去說道:“今天謝謝大家今天的參與,剛才那個小插曲,大家一定心存疑惑,甚至對我們淑寶拍賣行有懷疑。不過我有幸請到文管局文局到現場,現在由請他來講幾句話。”

這個文局身形壯碩,束手緩緩上台說道:“謝謝塗老板的邀請,塗老板的淑寶拍賣行自開始以來,為我們青陽的文物事業做了很多貢獻,甚至還捐獻了乾隆風水蛤蟆,清代鑲金玉屏風,我代表整個文管局對塗老板表現非常的感謝。同樣,我也知道剛才有一個小小的插曲,剛才前來鬧事的所謂鄭主任因為其任職期間的嚴重違規操作已經被開除解聘,同時我們也查出康家拍賣行所拍賣的古董存在大量的以假亂真,違規操作的行為。我們文管局會做出相應的處罰,同時康佳拍賣行必須立即停止營業,直到我們調查結果出來做出決定為止。”

坐在下麵的康佳年嚇懵了,而文局馬上讓人過來將他也逮住。

高以淑看康佳年嚇的站都站不穩,不由冷笑:“康老板,你跟鄭主任熟?你能跟大家說說是怎麽回事嗎?”

康佳年意識到自己被算計了,他原先想的是,找鄭主任來找點麻煩,就算真的最後沒問題,今天淑寶拍賣行的拍賣會進行不下去,所有的拍賣品被帶走就算流拍,拍賣行還要對今天來購買的所有顧客解釋甚至還要得罪人,那對淑寶拍賣行是沉重的打擊。

可他沒想到的是,這個塗老板好像早想到他會這麽做事的,而且公關能力如此之強,反而給了他致命一擊。

“本來我有很多粗暴的遊戲要跟你玩的,不過這裏這麽多人,為了保持我淑女形象,我就免為其難讓你清醒一下就好了。”說完,高以淑緩緩的拿來兩瓶酒,一瓶紅酒一瓶香檳。

“文局,不介意我這小女子這小小的任性吧!”高以淑動手時,轉頭問道。

“不介意,你隨意。”文局擺手,大方的很。

高以淑都不想親自動手,讓保鏢紅白交纏的兩瓶酒全淋在康佳年身上,紅紅白白的,他的頭發衣服全濕透了,白色的襯衫紅紅一片,水珠滴滴嗒嗒的,整個人狼狽透頂。

“你……你到底是誰?”實在欺人太甚,康佳年既是憤怒,又不敢置信自己就淪落到這樣的境地,他看有無數的眼睛都盯在自己身上,有同情,有嘲笑,還有憐憫,他康佳年何時受過這樣的待遇,一時羞愧欲死。

“抱歉,各位讓大家見笑了。”高以淑在旁邊笑道,“實在是最近憋了一口氣,淑寶拍賣行自問開張以來,一直本著認真,務實,公開,透明的原則在營業,同時我本人也是極愛翡翠,對古董文物更存了敬畏尊重之情。我們踏踏實實誠信經營,居然遭到不少同行排擠,我百思不解。”

“不過今天終於明白,原來是因為我們這個行業裏有這種害群之馬,這種人奸詐狡猾,牟利為本。連做人最基本的誠信原則都沒有,這種人不配與翡翠結緣,更不能在我們這個行業立足。好在今日得已除之,實在是拍賣行的福音。我淑寶拍賣行今日向大家承諾,今後我們一樣本著誠信經營,讓所有的收藏家能以最實在的價格得到心頭之好。同樣的,淑寶拍賣行也絕不軟弱,善得我者我必善之,惡待我者我必還之。”

這話說完,很多人都鼓掌。而在場好幾個跟康佳年一起的老板都神色複雜,大家都會看清風向。康佳年是完蛋了,淑寶拍賣行很可能成為青陽拍賣行領頭羊,以後還是要跟人好好合作才是。

“塗老板的本事我早已見過,今日更是讓我刮目相看。”方爺緩緩走過來,跟高以淑握手,“我的翡翠寶塔能賣到一億五這個價,塗老板,恭喜你又賺了一筆。”

“謝謝方爺。”高以淑輕握一下,隻覺得這個方爺也是個狡猾奸詐之人,從這樣的人手裏賺錢,以後更要謹慎。

“你我之如熟,何必言謝。”

說完,其他人紛紛過來跟塗老板握手。

“不知何時能見見你的真麵目呢?塗老板。”展耀揚過來說道,這個塗老板真是太眼熟了,總覺得是自己認識的人。

“我不說過了嗎?展二少,對麵目可憎之人我要見了容易變得粗暴,為了你的人身安全著想,還是不要見為好。”高以淑連手都懶得跟他握,見龍罡天等人過來,便去招待他們去了。

“塗老板,你今天表現的很好。”龍罡天笑道。

“謝謝啊,得到龍少的讚許不容易。”高以淑道。

荼蘼跟父親爺爺一行人過來,今日高以淑的機智聰明還有應變能力同樣讓她刮目相看。

“塗老板,我們以後可要保持來往,常常合作啊!”丁遠業對高以淑伸出手。

“能跟星輝珠寶合作,是我們淑寶拍賣行的榮幸啊。”高以淑說完,意味深長的看了眼荼蘼。

荼蘼接收到信息,勾了勾唇。

從玉器城出來,荼蘼便跟父親和爺爺說:“爸,明珠姐約我出去逛逛,我不跟你們回去了,在這兒等她。”

“好,早點回來,要是她不方便送打電話回家,爸讓司機去接你。”丁遠業說道。

“好的,爸。”

丁仕平隻看了眼荼蘼,便由兒子攙扶著上車。反而丁康泰深深看著荼蘼,嘴巴張了一下,最後什麽話沒說也跟著走了。

荼蘼等了一會兒李明勳他們的車已經開過來了,荼蘼一拉開後門,看到龍罡天和姒懸坐在後麵,李明勳開車,李明珠坐在副駕駛座去。

她上了車,抬著姒懸坐著,小手自然放到他的手心裏便問:“我們這是要去哪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