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落下難堪

厲晉握緊拳頭,緩緩的跟著進去。

回到屋裏,高母從廚房出來,看到厲晉倒臉色不變:“阿晉,你也來了。”

“嗯。”厲晉臉色泛白,全然沒有剛才的囂張,“阿姨,我突然想起來我還有事情,先走了,改天再來看您。”

“這樣啊,那好吧!”高母笑笑,仿佛不知道剛才發生的事情,隻淡淡的說,“回去路上小心。”

厲晉灰頭土臉,看了一眼高以淑,見她看自己的眼神透著的是滿滿的厭惡,如針紮在心口讓他難受。他再轉身看到莫雪,莫雪似笑非笑,眼神頗為玩味。

厲晉一走,高以淑忙問他:“你跟他說了什麽,就能讓他乖乖的走?”

“回頭告訴你。”龍罡天笑著回。

高以淑看著龍罡天,總覺得這個人好像無所不能,不管什麽樣的事情他都能輕易的解決。就像厲晉這樣的公子哥,骨子裏別提多驕傲,他自己的父母都未必能讓他乖乖的聽話,可是龍罡天一出馬,厲晉便隻有被收拾的份。

莫雪始終在旁邊,她大概知道發生什麽事?她見識的男人很多,展耀揚和厲晉之流,在國外還有同學教授,所謂社會精英人士。

但那些男人跟龍罡天一比,似乎都算不得什麽。龍罡天的這樣的男人,顏值一流,手腕一流,氣度一流,厲晉在他麵前就是成了渣。

一個女人的終身伴侶,就應該是龍罡天這樣的。

她看向高以淑,高以淑占盡了女人該有的所有優渥條件,良好的出身,寵愛她的父母,極聰明的頭腦,現在又有一個如此優秀的男人。

她不甘心,龍罡天這個男人,她想要得到。

不一會兒高譯回來了,他們一起到小客廳裏去。高以淑最心愛的茶具已經擺好,她脫去了外套,裏麵就穿著她紅色的裙子,泡茶的時候她還是表現的非常淑女。每個步驟都很小心細致,大概是感受到龍罡天的目光一直在自己身上,讓她微微有些緊張。

但高以淑又是誰,雖然她緊張,可心裏素質強大,每一步都表現的非常完美。其實最主要,她不想讓龍罡天小瞧了自己。

連旁邊的龍罡天都心裏暗暗驚歎,到底是名門出身的女孩兒,即使她的性格表現的大大咧咧,直爽無羈。但一安靜下來,每個神態都流露出的高雅氣度,這是一般的女孩子都不能有的。

高以淑將茶泡好,親自將茶送到父母及龍罡天手裏。當她將小小的紫砂茶杯放到他手中時,還是難掩羞澀:“龍大哥,喝茶。”

“好。”龍罡天聲音低啞溫柔,看高以淑的眼神簡直能溺出水來。

“今天以淑的茶泡的格外香淳,看來這幾天的努力沒白廢。”高譯品了一口後讚道。

“爸,你說什麽呢?”剩下的茶,高以淑便讓讓傭人端給弟弟和莫雪,瞋怪父親揭了自己的底。

“龍大哥,你不知道,昨天晚上我都被我姐給折磨死了。”高以瀚也忍不住吐槽自己的姐姐。

“哦?”龍罡天來了興趣。

高以淑狠狠瞪著弟弟,不許他亂說。

“她把衣帽間的裙子全拿出來,一件件試讓我給她看,哪件比較好看。我認識她十幾年,第一次見她這樣,跟相親見心上人似的。”高以瀚絲毫不具姐姐殺人目光說道。

龍罡天聽著這話笑了,目光不由落在高以淑身上,那眸光還閃出不一樣的情緒,他是不是可以理解小姑娘其實很期待今天他們的見麵。

“可不是嗎?多久沒泡茶了,一早把茶具拿出來洗了又洗,還專門讓她舅舅送茶來青陽。我這個當爸的,可都沒有這個待遇。”高譯也打趣女兒,話外之意再清楚不過,他的寶貝女兒可是很將他放心上的。

“哪有,是舅舅說要送茶給我喝的。”高以淑臉紅的都抬不起來了,感覺到龍罡天的目光好像淤了火,自己緊張的坐立難安。

“是,是某人千方百計的讓舅舅特意送茶來給你喝。”高以瀚肆意的嘲弄。

高譯和高母都笑了,龍罡天也笑了,似乎看著高以淑臉紅羞澀,真的就是一件極愉悅的事情。

莫雪在旁邊也笑了,然後說:“以淑,要不你教我泡茶吧?我剛才看你泡茶,很厲害呢!”

高以淑臉色一冷:“我沒空。”

“現在不是寒假麽?”莫雪看著有些難過,“我不會耽誤你太多時間的,我真的很想學。等我學好了,也可以泡茶給高叔和阿姨喝。”

“據我所知,不泡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以淑你學泡茶應該是先從洗茶具開始的吧!”龍罡天眼看高以淑要發火,立即笑著問道。

“對啊,舅舅開了個茶社,我學泡茶的時候先跟著洗茶具,然後是揀茶葉,還要去茶廠幫著采茶呢!”高以淑回答。

“那就是了,泡茶有個基本功,要是基本功沒學會,學了個表麵也是沒用的。”龍罡天說的煞有介事,“青陽往南好像有幾個茶廠,我正好認識一個做茶的朋友。莫雪如果想學泡茶,可以先去茶廠跟著采茶揀茶曬茶,學好了基本功再考慮學其他不遲。”

“有道理,我這女兒別看她平時莽撞的很,她要是做一件事向來有決心有毅力,當初她學茶時我和她媽媽都嚇了一跳。阿雪,你想學泡茶,就讓阿龍安排一下去茶廠學學。”高譯實在太欣賞龍罡天了,他知道女兒不待見莫雪,讓莫雪跟女兒學泡茶,根本不可能。

要是平時,女兒肯定跳起來一頓罵表示才不可能教人家泡茶,可是龍罡天幾句話就化解了,還成功安撫了女兒的情緒。

“可是現在是冬天,也沒茶可采呀?”莫雪臉色有些難看,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像挖了個坑埋了自己。

“這倒也是。”龍罡天點點頭,“那可以先學洗茶具,我還認識一個開茶社的朋友,我想我給他介紹一個學徒他應該很樂意的。”

莫雪有點犯傻,忙又說:“寒假時間有限,我怕我學不了多久就得走了。”

其實她想說,她後悔提泡茶這個主意,能不能就此打住啊!

“這倒也是啊!”龍罡天再次點頭,“學泡茶的確是一個需要時間和精力的事情,不可能一朝一夕的完成,孝敬長輩的心是好的,不過凡事不能一促而就,還是要量力而為。”

龍罡天這人說話就是如此,罵人可以不帶髒字,這話意思再簡單不過,沒那麽大腦袋就不要戴多大的帽子,他微微笑笑的幾句話,頓時讓莫雪顏麵無光。

高以淑也傻了,她看著龍罡天,他在幫自己教訓莫雪,是這個意思嗎?莫雪說要跟自己學泡茶時,她差點就想發火。

不知道她們不和麽?不知道她很討厭她嗎?平時在一個屋簷下就讓自己很反感了,還想讓自己教她泡茶,這絕不是她高以淑會做的事情!

其實莫雪這麽做,就是想讓高以淑發火然後失控拒絕自己罷了,這樣的事情她以前常幹!每每,高以淑都會中招。

卻沒想到今天龍罡天在場,反而讓自己沒臉。

“我沒想到泡茶這麽複雜?我沒別的意思,就是看以淑泡茶泡的那麽好,我也想學學,讓大家開心。”莫雪笑容僵硬的說著,臉上露出委屈的神色,眼淚好像要掉下來。

龍罡天看她如此一臉不解同時又流露出歉意:“高叔,看來我今天話實在太多了,讓莫小姐受了委屈。隻是莫小姐,我真是一片好心就事論事,學任何一門學問都很難速成,我以為這樣的常識大家都知道的。實在抱歉,我無意讓你受委屈。”

莫雪本來要掉下來的眼淚凝在眼眶裏,她睜大眼看著龍罡天,感受到對方眼眸光裏濃濃的厭惡和冷厲,一時忘記要哭,而是嚇懵了。

“阿雪,是你自己說要學茶,阿龍好心的幫你,還說給你介紹茶社讓你學,你怎麽突然就來了情緒,太失禮了。”高母覺得很丟臉,她還不知道自己這個養女還能如此情緒化。

“是啊,莫雪姐姐,你為啥要哭啊?龍大哥,要不你介紹我去學泡茶吧,等我學好了,我一定泡的比姐姐好。”高以瀚在旁邊興致勃勃的說道。

“你?”高以淑一臉輕視的看著弟弟,“你以為洗茶具很簡單嗎?現在大冬天的,你的手要常在水裏泡,皮都能泡皺。我打賭,沒過兩天,你就哇哇叫說不想去了。”

“你等著瞧吧!”高以瀚不服輸的回視姐姐,又對龍罡天說,“龍大哥,你讓我去吧!”

“你若是想去,又有什麽問題?”龍罡天對高以瀚自然也是極愛護的,他這樣的年紀學學泡茶,倒是很能鍛煉心性。

一家人就學茶泡茶這個話題聊的很歡樂,反而是莫雪,好像被人遺忘了似的,再也沒有人理她。她有注意到,連高譯看她的眼神都是不讚同的。

她本能的示弱流淚賺同情,為什麽一下子這些都不管用了呢?

她看向龍罡天這個人,這人為人處事極為圓滑,說話總是笑容滿麵,可剛才每句話後麵都有一個套把自己套住,最後反而是自己落下難堪下場。

好可怕的男人!

小陌陌說:周末加了兩天班,導致碼字也嚴重受影響沒存下稿子!對不起了,親們!下一更估計要晚點,希望明天我能把更新時間調整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