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 雨林風雲 9

“是我……”熟悉的聲音湊到她的耳邊。

聽到這個聲音,荼蘼的眼眶頓時熱了,房間光線昏暗,但她也迅速看清楚男人的臉。

姒懸!是她的懸哥哥!

荼蘼激動的捧起他的臉,又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音:“怎麽會?”

“你出來這麽久,我怎麽可能不來找你。”姒懸摟著她,低頭目光落在她的小腹上,“寶寶還乖嗎?”

“很乖,他一直都好乖。”荼蘼回答,也摸摸自己的肚子,她的肚子變大了一些,“這些天好像長大一點。”

姒懸一把將她抱起來,兩個人坐到她的床上,他讓她在床上躺好:“沒事就好,穆沙對你還客氣吧!”

“他對我挺客氣的,白凜風也對我不錯。”荼蘼忍不住將今天下午發生的事情告訴他,因為她自己心裏其實也覺得很神奇。

姒懸聽著也暗暗覺得驚異,穆沙的那對蛇王他也略略知道,幾乎是整個撣邦甚至緬北都知道的,荼蘼居然跟那對蛇王正麵對上卻安然無恙,實在神奇的很。

他想了想,握住她的手腕,她手腕上一直都戴著翡翠玉鐲,頸邊是她最愛的七彩翡翠玉佛。他道:“荼蘼,你知道女媧補天對不對?”

“當然,但那是神話。”荼蘼不是完全不信神鬼,但說到女媧補天,她還是覺得懸了一些。

“女媧是人首蛇身,傳說裏她補天用的就是七彩石,而在當地的傳言是翡翠其實就是女媧補天的石頭,當年補完天女媧就在緬邊這一帶休息,遺落的七彩石就落在這兒,變成了翡翠。”姒懸說,“雖然這是傳說,但並不是完全不能相信,女媧可是蛇的始祖。”

姒懸說的很懸乎,但荼蘼覺得似乎有道理,她對翡翠有很強的感應,而且似乎自己懷孕之後,那種感覺也變強了。仔細想想昨天下午,那條蛇和自己對視時,其實是在看著她頸邊的七彩翡翠。

“所以是我身上的翡翠,保護我了我?”荼蘼摸了摸頸上的翡翠玉佛。

“或者是因為你跟翡翠之間的感應,總這世界很多事都非常奇妙,也不是能用常理解釋的清楚的。”姒懸低聲說。

“我還沒問你,你怎麽會來?”荼蘼忙又問道。

“我自然有辦法。”其實夫妻二人分開也沒有多久,姒懸卻覺得他們好像分開了一個世紀,濃濃的思念湧出來讓他下意識擁緊她。其實他三天前就到了孟洋,明明跟她近在咫尺,卻一直不能相見。那種就在眼前不能相見的滋味,實在是不好受。

荼蘼抬頭看男人,這些日跟著白凜風從雲南到孟洋,她忐忑,害怕,還有濃濃的思念。她其實想極了他,卻一地不敢放縱自己的感情,就怕自己在外麵慌了心神而不知如何應對接下來的局麵。

現在看到他,仿佛吃了一顆定心丸,整個人都鬆懈下來了,隻想用力的抱著他,將自己裹在他的氣息裏。

“你怎麽會進來的?這裏很危險。”荼蘼小聲的說。

“別擔心,我能進來就可以解決掉穆沙。”姒懸說。

荼蘼抬頭看他,她自然信他,相信有了他什麽問題都可以解決。

“你快睡覺吧,別的什麽都不要想了。”姒懸讓她躺好。

“你一會兒怎麽離開?”荼蘼還是忍不住擔心他。

“我有法子離開的,別擔心。”姒懸說完親了親她的嘴角。

“嗯。”荼蘼握緊她的手閉眼睡覺,剛閉上眼突然又睜開,低後說了句,“懸哥哥,我以後再也不離開你了。”

“我也不許了。”姒懸親親她的額頭。

後半夜,罌粟園突然大火,穆沙半夜醒來,立即讓人去滅火。

誰知道罌粟園八處同時起火,而且當晚風勢極大,大人卷滅整個山頭之意。

穆沙大驚,帶著人到七彩罌粟園那邊去滅火,但火熱很大,火光衝天迅速的吞噬那嬌豔的罌粟花。

“滅火,滅火!”穆沙大叫

“穆將軍,別著急。”此時從山下緩緩上來一個人,這人正是姒懸。姒懸是跟著賀軒一起進的穆寨,他打扮的跟普通撣兵回來。“這火是就救不回來了。”

“姒、姒懸!”穆沙對這裏看到姒懸非常驚奇,他不應該死了嗎?怎麽還會在這裏出現呢?

“對,正是我。”姒懸微微一笑。

“你居然還活著。”穆沙說完去挑身上的槍,結果槍掏出來有朝姒懸開槍,卻一顆子彈也打不出來。“怎麽會這樣?”他的槍怎麽會沒有子彈,穆沙用力按扳機,無奈一點用都沒有。

他用力的回想,他每晚上睡前都會擦槍檢查槍膛裏的子彈,他的手輪更是時時都在自己身邊。顯然有人取了槍子裏的子彈,唯一有機會做到的,隻有一個人,那就是拉娜。

拉娜是自己的枕邊人,難道連她也背叛自己了嗎?而賀軒跟自己說,姒懸已經死在孟撾雨林裏,現在他還活著,所以賀軒也背叛自己了嗎?

“我當然還活著。”姒懸道,“不過你可能活不長久了。”

“你以為你在這兒就能殺了我不成。”穆沙看四周,整個罌粟園被大火吞噬,這是自己幾年的心血啊,居然要毀於一旦了嗎?

穆沙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更不願意相信這竟是真的。

“我沒想過要殺你。”姒懸道,“穆將軍,我一早就說過,我是來接我太太的,我太太明明就在穆寨裏你卻不讓我見他。沒辦法,我隻好用這樣的法子了。”

穆沙一步步後退,他不可能跟姒懸硬碰硬,而現在罌粟園火光衝天,下麵不時有人在喊叫滅火,底下甚至有人敲起了鑼,距離太遠,他根本不可能叫到人來救自己。

他隻好往山上跑,越過山頭衝出罌粟園回頭,在月光下他仍隱隱看到姒懸。這人要做什麽?他好像故意把自己帶到這裏似的。

正當他胡思亂想時,突然腳上一滑,狠狠的往上摔。

地上不知道有什麽,非常的滑,穆沙饒是身手矯健,也被摔了一個大跟鬥,而且他聞到陣陣的血腥味。他剛要坐起來,卻看到黑暗中有一雙眼睛正看著自己。

穆沙一抬頭,便看到自己養的黑蛇王,他頓時腿一軟。雖然這對兩條蛇王是自己養到大的,但這些年其實是野生放養,連自己都極少靠近。夜晚,這對蛇王的獸性非常強,他一點點的後退,嘴裏喃喃的叫著:“黑豹,黑豹!”

當他想要撐起身體時,那條蛇也同時撐起了身體,黑暗中那雙眼眸散發出森然光芒。

穆沙很了解這樣的眼神和動作,這代著蛇王要開始進攻。可是黑豹是怎麽跑出來的,它不應該在這裏。

他腦海中開始一片空白,但是這個姿勢太痛苦了,他根本撐不住,當他下躺下時,瞬間黑豹幾乎以一秒的速度迅速攻擊,穆沙的頭被蛇王咬中,身體則一圈圈被蛇王狠狠的纏住。

此時,林子裏突然被扔進了光線球,整個樹林開始一閃一閃,就著這光線便能清楚的看到此時穆沙的身體已經有一半進了蛇腹,他剩下的身體則被蛇牢牢纏住。。

穆沙的身體被一點點的吞進蛇口,沒過一會兒,林子裏聽到一聲巨響,一顆子彈直接射中蛇頭的頭部,另一槍直接擊中蛇頸後緣處,即蛇王的七寸。

這一槍下來,本來還死死纏在穆沙的蛇王頓時失力。

另一條蛇也已經過來,先是纏住了死去的黑蛇王,直到又一槍響起來,接著連續三槍,直接打中了灰蛇的三寸處,然後再一槍響射中灰蛇七寸。

兩條蛇已經全部倒下,身體堆在林子裏,賀軒抱著槍趕過來大叫:“將軍被蛇吞進去了,快移開蛇,把將軍救出來。”

他身後帶著十幾個人,推開笨重的蛇身想要把穆沙的身體救出來。

就這樣弄了一個多小時,拖出來時穆沙上已經死了。蟒蛇咬人時隻會先咬中要害,再往下吞。穆沙是被蟒蛇活活纏住窒息而死。

第二天,整個罌粟園被燒的光突突的,賀軒一夜沒睡,救回了穆沙的屍體。

白凜風等人得到穆沙死的消息是第二天,他們隻知道半夜罌粟園起大火,隨後聽到槍響聲,之後整個穆寨主樓部分被嚴密看守著,誰也不知道發生什麽事?

荼蘼聽到火災預警時已經醒了,那時姒懸已經不在,她便知道是姒懸弄的主意。

到清晨,他們被嚴密看守時,荼蘼便感覺不對了。

蒙沙軍此時正經曆最嚴密的內鬥,首先穆沙死了,那蒙沙軍接下來的頭領應該是誰?昨天晚上的大火是怎麽回事?為什麽穆沙養的兩條大蛇會跑出來還把穆沙給咬死了。

而殺死這兩條大蛇的則是賀軒,賀軒槍法如神,在過去幾年裏,他不止一次去蛇園看觀察過這兩條蛇,研究兩條蛇的習性,了解它們的身體構造,知道這兩條蛇的七寸和三寸在哪裏?

他早就想解決掉蛇園裏的兩條大蛇,這兩條蛇過去十幾年,每年都要咬死五六個人,隻是穆沙喜好特別,一定要這麽留著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