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金靈)看到就覺得討厭

“老師進來了。”這種熱情金靈一向無力招架,看鍾教授進來了,忙示意他安靜。

於向前坐在她身邊,笑的特別的燦爛,似乎並沒有發現她的不自在。

這堂課,依然還是一些基礎理論,金靈盡量讓自己的注意力集中一點,不要把目光落在江濂身上。

可她的眼睛好像裝有自動搜索定位係統,她仍會忍不住的注意他,甚至偷看他。每當發現自己的目光又落在他身上時,就會想狠狠罵自己一頓才好,真是太沒出息了。

兩節課下來,她幾乎沒怎麽認真在聽課,連筆記都沒記多少。結果鍾教授留了一個作業給他們,當下金靈就傻了眼,因為她根本就不懂。

“我抄了筆記,我可以借給你,你不懂的,我也可以幫你。”旁邊的於向前看她一臉茫然,便說道。

“啊,謝謝你哦!”金靈立即說道。

“不客氣,真要謝謝我的話,請我吃飯吧!”於向前笑道,“我知道學校附近有一家羊雜麵還不錯,你請我吃羊雜麵,怎麽樣?”

“……”金靈一時間傻眼,她下意識的想拒絕,可人家都借筆記她抄了,她不請吃飯好像也不合適,隻好點點頭。

“那走吧,我幫你拿書包。”於向前說完,伸手要去拿金靈的書包帶子。

“不用了。”金靈下意識的後退一步,“我自己背就可以。”

“那好吧!”於向前也沒勉強,笑笑和她一起出去。

他們出教室門口時,江濂也準備出去,江濂衝她微微笑了一下,便走了。

金靈看著他的背影,濃濃的酸澀湧出來,她當然不會期待他看到自己和別的男生在一起會吃醋或者做其他反應,但是至少不會這麽無動於衷,人家真的一點不喜歡她啊。

這個春天,於向前對金靈展開了近乎瘋狂的追求。每天會在她宿舍樓下等她,給她打水,打飯。自習給她占座,她走到哪兒似乎都能不小心碰到他,這讓她很無力。

金靈當然見過很瘋狂的追求者,但像於向前這種的還是第一次。她不停的拒絕,她好像從不懂得放棄。每次去上課,於向前都在自己身邊,搞的所有人都以為他們是一對。

她和江濂也隻能每周能見一次,人家都已經那麽講了,她沒厚臉皮到還去做更刻意追求的中情。直到四月第一個星期,她再上生物基礎課時,他沒有出現,而是換成了他另一個同學。

老師隻簡單的說江濂學長請假了,接下來的助教工作由柳江學長來代替一下。

他請假了?他為什麽請假?

她忍不住找梁燁打聽情況,梁燁看金靈消停了好一陣便猜到江濂估計拒絕了她,以為他們肯定是沒戲了,這是意料中的。她以為這姑娘死心了都,沒想到她還找自己打聽江濂。

“聽說是去美國了,很多人都在傳他去追舒欣學姐了。”梁燁回答,“但具體是啥情況,誰也不知道。”

他去追舒欣學姐?人家都已經和汪教授結婚了,他追過去有用嗎?金靈覺得奇怪,她試圖發了條信息給江濂:“學長,這幾次上課都沒看到你,聽鍾教授說你請假了,是不是出了什麽事?”

發完這條,她又覺得不妥,這樣會不會讓他覺得自己還想纏著他呢?於是,她又發了條:“我沒別的意思,隻是朋友間的關心。”

但這兩條信息最後石沉大海,沒有任何回信。

過了幾日,她又發了條信息:“都說你去美國了,你還會回來嗎?”

她陸續了好幾條信息過去,他一條都沒回。

江濂消失那段時間,金靈過的度日如年,整個人都憔悴了一大圈。每天都心不在嫣,連佟可欣都擔心她:“你這不行呀靈靈,你還沒戀就這樣了,這以後可怎麽辦?你得讓自己清醒過來。”

“我也想,可是我老是會想到他,他真的去美國不回來了嗎?就這樣一下子人就不見了。”金靈談到這個話題,眼眶就泛酸。

“就算他不回來了你又能怎麽樣?他根本不知道你的想法,也不會在乎他你為了他不眠不休,日夜擔心。”佟可欣太想點醒她了,不希望她一直這樣。

是啊,她做什麽他不知道,他也不會在乎。這些道理她都懂,可她還是控製不住的去想他,在意他。之前他拒絕自己,她都沒這麽痛苦。至少周四她可以見到他,有時候她如果繞到生物係那邊還能遠遠看到他,現在是真的再也看不到了嗎?

於是,最後,她還是忍不住發了條信息:“你真的不回來了嗎?”

這條消息這會兒仍沒有回應,他好像真的從人間蒸發。

金靈度過自己二十生涯中最難熬的一個月,直到四月的最後一周,在生物基礎學課上,他出現了。

他穿了件淺灰色襯衫和深藍色牛仔褲,頭發剪的很短,整個人瘦了一大圈,看著五官更深邃。

她一進教室就看到他在講台前整理資料,先傻了幾秒,身體比她思想反應更快,立即小跑過去:“學長,你回來了。”

“嗯。”他淡淡了應了一聲。

“我、我……”她想問,她發了短信給他,他看到了嗎?可是看他這麽冷冰冰的樣子,她又問不出口。

“你的短信,我看到了。”江濂似乎知道她要問什麽,說道,“謝謝關心。”

“你沒事就好。”金靈見他臉色頗為陰沉,便不再說話,找了位置坐下。

“靈靈。”於向前進了教室,直奔金靈而去,“我不是說過我會去你們宿舍等你嗎?為什麽不等我就先來了。”

“我說過,你不用來等我。”金靈對於向前有些無力了,她已經拒絕過他無數次了,但是他好像當沒聽到似的,每次依然會出現在她的麵前。

可有時,看到這麽辛苦的追著自己,她又會想到自己對江濂的心情,對他又有些同情。但同情又不足以讓她去接受這個人,所以隻能不停的拒絕,拒絕。

“……”於向前正要說什麽,卻看到在課堂的江濂,頓時臉色拉沉下來,他知道金靈很喜歡江濂。之前聽說江濂去了美國,還真以為他不回來了,沒想到不到一個月他就回來了。

再看金靈,目光一直有意無意的落在江濂身上,他隱隱的就開始不爽起來。

“從下堂課開始,咱們會開始進行細胞觀察實驗,每兩個人一組,你們自己分好組到江濂學長這兒登記一下就好。”課程結束時鍾教授說道。

“靈靈,咱們一組吧!”於向前立即說道。

金靈很想拒絕,但她也沒有更好的可以合組的對象,隻好點點頭。

到江濂那登記時,於向前有些得意的說:“江學長,我跟金靈一組。”

江濂看了眼他們,把他們給劃到一組。

金靈其實有很多話想跟江濂講,但又覺得沒立場,他未必想理自己,隻好咽回所有想說的話。

“我們走吧,靈靈。”於向前提醒她。

金靈隻好跟著於向前離開,出了教室門時,金靈便說:“於向前,我要回宿舍了,再見。”

“我送你。”於向前立即跟上。

“不用了。”金靈立即說,“我騎了自行車,再見。”

“靈靈。”於向前仍不放棄要追上去,跟她一起往自行車庫走。

“於向前,我說過我跟你不可能的,你不要再這樣了,我們做正常的朋友成嗎?”金靈已經忘了第幾次跟他說這樣的話,她說的都有些無力了。於向前這樣的追求,會讓她很有壓力。

“金靈,你沒看明白嗎?江濂根本不喜歡你,而我心裏眼裏隻有你,你為什麽不能看我一眼?”於向前是真的喜歡金靈,不明白她為什麽就不能給自己機會。

“我知道他不喜歡我,但那又怎麽樣呢?現在我說的是我和你之間的事情,感情的事情也勉強不了。就好像我不能勉強他喜歡我,你也不能勉強我喜歡你,不是嗎?”金靈說。

於向前臉色發白,金靈說的很對,他不能勉強她喜歡自己,可他又不能說服自己放棄。

“你不需要喜歡我,你隻需要讓我喜歡你就夠了。”於向前忙道。

“不可以的,不對等的感情,不可以的。”金靈下意識的搖著頭,她不想浪費他的時間。

“咳!”兩個人說著,突然聽到咳一聲。

他們同時轉頭,卻看到江濂在不遠處,似乎也聽到了他們之間的對話。

江濂麵色平靜,似乎也沒覺得尷尬,麵色平靜的走過來。

“學長……”

“我來扶自行車。”江濂說,目光似有似無的搜在於向前身上。

金靈慌的不行,剛才自己說的話他聽到了嗎?要是聽到了她真的沒臉見人了。

“江濂,你是不是很得意。”於向前心裏存了怒意,看到江濂這張冰塊似的臉,怒火頓時衝過去,糾住他的衣服。

“你在說什麽?”江濂抓住他的手,一施力便將於向前推開了。

“我最討厭你這張裝x的臉,每天看到你就覺得很討厭。”說完,於向前一拳就要揮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