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章(金靈)那麽自然的戀情

次日父親堅持送自己讓金靈很頭疼,她隻好讓江濂先走,然新陽到青陽第一個收費站那兒等她。

送她到車站的路上,父親不忘有叮屬她:“靈靈,想兼職是好的,但是也要注意休息,不許讓自己太累了。”

“我知道了,爸。”金靈點頭。

金父歎息一聲:“我知道你喜歡你那同學,不過看人家的樣子的確跟咱們有些差距。有財外在雖然差了些,不過人還是不錯的,你好好想想。”

金靈此時哪裏聽得進去父親說這些,她心裏隻想快點跟江濂見麵,隻笑著點頭。

到了車站,金父將金靈送到門口:“在青陽好好照顧自己。”

“我知道的,爸,再見,爸。”金靈跟父親說再見。

金父和女兒擺了一下手,這才開車離開。金靈遠遠的看到父親的車開走,總算鬆了口氣,便發短信問江濂在哪兒。

剛用手機拚了一個字,就聽到後麵小汽車的喇叭聲,她一轉頭江濂的車正開過來。

她開心了,拖著行禮箱小跑過去。

江濂停好車,下車大步過來,給她拿起了行禮放後備箱。

金靈笑咪咪的坐上車,江濂給她放好行禮,才回到駕駛座。

“我正準備給你發信息呢!”金靈說。

江濂笑笑,捏了一下她的臉蛋才開車。

能離開家,金靈開心的要飛起來,她笑咪咪的坐在副駕駛,歪著頭看他發呆。

江濂隻要一轉頭就能看她癡迷的眼神,他微歎息,去捏了一下她的手。

“真不敢相信,你是我男朋友了。”金靈總覺得看不夠,看的不滿足,恨不得一直這樣看著他就好。

江濂被她的眼神看的身體一熱,重重咳了一下,專心開車。

從新陽到青陽不到一個小時,他們不到十點就到學校了。

“我們宿舍不知道能不能進?之前是說,回宿舍的話得跟宿管委報備的。”金靈說。

“先去看看再說。”江濂停好車,將她的行禮拿出來,一手牽著她一手往她宿舍方向走。

等到了宿舍,宿舍大門是開著的,金靈驚喜極了,宿管委阿姨也不在。

金靈發了信息給佟可欣,知道她也住在學校。這會兒剛出去,他給她送行禮到樓上去。

“我這是我的床鋪。”金靈將行禮放一邊,“學長,你渴麽?要不要喝水?”

“不用。”江濂坐在她椅子上,看她的書桌上除了一些專業書外,還有一堆的少女漫畫。他隨手拿了一本,翻了幾頁,“你還喜歡看這個?”

“唉,不要拿人家的東西呀!”金靈從她的手裏拿過漫畫,“你怎麽可以隨便翻人家的東西。”

她微微有些臉紅,忙將漫畫書放好。

江濂也不生氣,將她拉到懷裏,讓她坐自己身上。

“你做什麽?”金靈還害羞著,不看他看的眼睛。

江濂不說話,拉下她的頭咬上她的下唇。

兩個人出去時,金靈的唇紅紅的,臉也紅紅的,由江濂牽著出去吃飯。

“明天我要上班了。”江濂說,意思是接下來不能陪她了。

“我一會兒給學姐發信息,說我回青陽了,看她有沒有工作安排我做。”金靈說。

江濂嘴角微揚,帶她出去吃飯。

吃飯時,學姐就發來信息,說明天就有一個會展的禮儀工作,連續五天,總共有五千塊,金靈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兩個人吃飯,江濂帶她去約會逛街看電影。兩個人第一次以情侶的身份約會,別提多甜蜜。金靈的目光幾乎離不開江濂身上,走到哪兒兩個人都粘在一起。

晚上十點半才回來,還在宿舍外的小林子裏呆了好久。回到宿舍時,佟可欣已經準備睡覺。

看到她進來,再打量她的神色,便問:“什麽情況?”

“學長去我家那邊找我了。”金靈不太自然的回答。

佟可欣本來都已經躺下來了,聽了這話瞬間坐起來:“然後呢?”

“然後我們就在一起了。”金靈攤攤手。

佟可欣睜大眼,立即恍然:“我竟覺得也不例外,江濂學長對你是蠻在乎的。”

“你覺得他在乎我?”金靈其實心裏還是有些沒底,他都沒有說地自己的話。

“你也知道歡送會那天,你上了咱們學校bbs的頭條之後是江濂學長發了個聲明替你澄清的。”佟可欣說。

“那個帖子我看了一眼就不再看了,這種事情也沒辦法。”金靈最怕這種帖子了,為了避免自己受影響,唯一的辦法不是不看。“我沒注意學長還發了帖子。”

“你自己去看看,你回去後晨跑時我們遇見過一次,他向我打聽你來著。”佟可欣說,“依然我看,他是去堵你的,誰知道你回家了。”

“那他是喜歡我咯?”金靈心裏有著小小的喜悅。

“你們都在一起了,你還不確定他喜不喜歡你嗎?他沒跟你告白?”佟可欣問。

“他沒說喜歡的事情,就是、就是親了我,然後說讓我做他女朋友。”金靈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恭喜你,靈靈,你終於得到你想要的。”佟可欣知道金靈有多喜歡江濂,現在是得嚐所願。

“我去洗澡。”金靈說完,找衣服洗澡去。

次日一大早,江濂就在她宿舍樓下等她,給她買了早餐。

“我送你去上班。”江濂說。

“你不是也要上班嗎?”金靈吃著三明治,她不想耽誤他的工作。

“我九點才上班,你不是說八點就要到那兒嗎?我先送你去。”江濂說。

“哦。”金靈心甜的不行,果然做了他女朋友後福利好好多。

江濂牽著她的手去開車,送她到了會展中心,自己才轉道去上班。

金靈要做到晚上九點,等她收工出來時,江濂已經在外麵等。

“真羨慕你,有個又帥又貼心的男友。”學姐早上就看到江濂送金靈來了,出門又看到江濂,非常羨慕。

金靈笑笑,跟大家說再見才坐上江濂的車。

一上車金靈就脫掉了自己的高跟鞋,讓雙腳要吧解放一下。在會展做禮儀,她要一直穿著高跟鞋,那鞋子的跟還有點細,踩久了她的後腳都磨出了皮。

江濂邊開車邊皺眉:“明天你再穿鞋時,先貼好ok繃。”

“嗯。”金靈的腳丫頭放鬆了,隻覺得整個人都舒暢了,“學長,你上班還順利嗎?”

“還可以。”江濂看到前麵有個藥店,便停下了車。

“怎麽了?”金靈問他。

“你在車上等我一下。”江濂說完,推開車門下車去。

金靈看他跑向藥店,不一會兒拎著藥店的包裝袋出來。上車後,他讓她抬起腿,開了消毒水的包裝,用棉簽給她擦傷口。

那消毒水一擦上她的腿,破了皮的肌膚立即傳來刺刺的疼痛,讓她下意識的縮縮了腳。

江濂按住她的腳踝不讓她亂動,然後一點點的擦拭著,確定消好毒才給她再貼上新的ok繃。

金靈看他這麽用心的給自己處理傷口,心裏甜的沫泡。等兩隻腿都處理好,金靈為了獎勵他,在他臉上送上了香吻一枚。

江濂顯然非常受用,不過不滿足這麽一個淺吻,捏起她的下巴親她的唇。

他們之間的互動出乎意料的自然,對情侶的身份也適應的良好,隻要在一起就可以甜蜜的冒泡泡。

做了五天的禮儀,學姐說平麵模特的工作因為之前她回家所以給了另外一個人,暫時沒有合適的工作給她。

金靈立即閑下來沒事情做,而江濂又要上班。

“我實習的公司前台一直在招實習,不過薪水比較少,隻有一百一天。”江濂看她真的沒事情做了,這才說。本來薪水太少,跟她一天一兩千比起來差的太遠,也擔心她會不願意。

“我做。”金靈立即眼冒星星,能跟他一起上下班,比賺錢重要多了。

江濂嘴角含笑:“那你明天跟我去麵試吧!”

“好。”金靈用力的點頭。

金靈挑了一件自己最正式的衣服,白色的襯衫和灰色的長褲。江濂看到她這打扮時不由笑了:“公司沒那麽講究,隨意穿就好。”

“哦,今天第一天,還是正式一點。”她笑的像隻考拉一樣,挽著他的手。

江濂抽出被她抱住的手,然後一手將她抱住。這家夥很好抱,身高跟她差的不多,他手長抱住她的肩時,她便牢牢在自己懷裏。

到了公司,前台叫湯盈盈,工作也沒幾年,為人很和善。一看是江濂介紹進來的,基本就通過,讓她當天就開始上班。

金靈的工作很簡單,整理整理資料,貼貼發票,打印打印東西。很瑣碎的一些事情,卻讓她無比滿足,因為她可以常常看到江濂。

他雖然是實習生,但生物特技產品更多的講究研究成果,講技術,江濂在這方麵非常專業。

這個公司本來就是非常新的公司,老板也是一個年輕的老板,對江濂非常欣賞。

“我聽說呀,咱們老總特別希望你男朋友留下來工作,好欣賞他的。你可以跟你男友好好聊聊,可以勸勸他嘛,這樣他工作也穩定了。”湯盈盈這麽跟她說,自然也是奉了老總的指標。

她當然知道自己的男朋友很優秀,不過留不留下來由他自己決定,反而他的專業她也不懂,她不想自己影響到他的事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