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祝你幸福,真心的

金靈雖急著看女兒,看江母用這樣的眼神看方有財,忙說:“阿姨,這是我朋友,是他送我過來的。”

“你朋友?”江母像是想到什麽,臉色變了變,但想到謝寧在場,便沒說話。

江濂和金金正陪著小女兒,聞聲過來。江濂是認識方有財的,一見他臉色微微一變,不動聲色。

“媽媽。”江金金立即跑向母親。

“寶貝。”金靈抱住女兒,摟著女兒走向小女兒,看小女兒額頭上插著針管,一時鼻頭一酸,差點落下淚來。

“媽媽。”銀銀像個可憐似的叫媽媽,“我不怕打針。”

“銀銀好勇敢,你是最棒的。”金靈坐到床邊親了一下女兒的臉頰。

方有財看江家人都在,知道自己不適合在場,便說:“靈靈,我先走了。”

金靈對方有財很是感激,剛才江母對方有財還非常不客氣,讓她很是抱歉,她忙說:“要不你開我的車吧,謝謝你送我過來。”

“不用了,我到醫院門口打個車就行。”方有財說完,跟江濂微微點頭示意,再跟金金和銀銀說再見,便走了。

金靈起身送方有財到門口,低聲說:“剛才,抱歉……”

“好了,不相幹的人我怎麽會放心上,隻是為難的是你。”方有財有些心疼的看她,“我走了。”

金靈送走了方有財,回到房間時聽到江母說:“阿濂,金靈也來了,有她照顧銀銀就好,金金今晚我帶回家去片,你送一下寧寧回去。”

江母心裏是非常不痛快的,今天帶著金金和銀銀在家裏吃飯,謝寧也過來了。金金還好,還會叫人阿姨。銀銀在姐姐身邊,一直不肯叫人,一改平時活潑的樣子,你像個悶葫蘆。

吃飯時更是悶不吭聲,江濂注意力全在兩個女兒身上,幾乎都沒怎麽看謝寧。

後來江濂看銀銀一直不吃飯,覺得小丫頭不對勁,一摸她的額頭才知道她發燒了。這個飯局自然就散了,立即把小丫頭送到醫院來。

“我要在醫院陪妹妹。”江金金一聽奶奶要帶自己回去,便說道。

“謝寧,麻煩你送我媽回去,這裏我一時走不開。”江濂開口說道。

謝寧臉色一變,看了看金靈,從金靈出現開始,不知是不是自己敏感,江濂的氣息好像就不對了。他投注在金靈身上的目光跟看自己時完全不一樣,他看自己是沒有溫度的,冷冷的讓人捉摸不透他想什麽,她以為他對所有人都是這樣。可是他看金靈時好像淬著火,摻著讓她心驚的複雜情緒。

她當然不願意,讓自己的準未婚夫跟前妻在一起,她怎麽可能放心。

“要不我也留下來幫忙吧?”謝寧說道。

“這裏有金靈就可以,阿濂,你送寧寧回去。”江母聲音有些強硬,不由看了眼金靈。

金靈心裏也受著煎熬,她一手抱著女兒,目光落在小女兒臉上,輕輕拍她的小手。

江濂整張臉都黑了,他何曾有如此顯而易見的怒意,但看母親狠狠看著自己,便道:“銀銀,爸爸一會兒過來,現在讓媽媽陪著你。”

銀銀看著爸爸,眼裏蓄滿了淚水:“我不喜歡爸爸了。”

江濂一怔,女兒對自己從來都是滿滿的崇拜的,何曾對自己說過不喜歡這類的話,這話重重刺傷了他,一時身體都僵硬了。

“金金,你跟奶奶回家來。”江母說著,便去抱金金。

“我不要。”江金金抱緊了母親,“我要跟媽媽和妹妹在一起。”

“……”江母氣的也是全身發瓣抖,她一時間不好發作,隻瞪著金靈。

金靈想著女兒在醫院陪著也不好,自己還要分神照顧她,便說:“金金,你奶奶先回家,乖。”

“我不要,我要在這兒照顧媽媽和妹妹,媽媽不要趕我走。”江金金緊緊的抱著母親,愣是不可走。

這話一出,金靈眼淚差點就下來了,金金太懂事了,她越是懂事,便越撕扯著她的心,讓她痛苦不已。

“江姨,就讓金金在這兒吧,我會照顧好她的。”金靈說。

江母自然不願意,仍然話說,江濂立即開口:“媽,我送你們回去。”

江母看了眼謝寧,不想鬧的不好看,隻好忍下來跟兒子出去。

出了醫院,江濂開車先送謝寧回家。

“寧寧,今天讓你看笑話了。”在車上江母和謝寧坐在後麵,握著謝寧的手安撫她,“阿濂這個前妻,你也看到了,也是個沒責任的……”

“啪啪啪!”這話還沒說話,江濂突然按了一下喇叭,前麵紅燈急劇的刹車,把車後麵的兩個女人都驚到了。

“阿濂,你幹嘛!”江母被嚇了一跳,“寧寧,沒嚇著吧!”

“沒!”謝寧從來沒見江濂這麽形於外的怒意,笑容有些不自然,“其實每個媽媽對孩子都是很有責任心的,銀銀的媽媽肯定也很擔心女兒,隻是她要帶兩個孩子,所以難免有疏忽的時候。”

“你呀,真是個寬厚的孩子。”江母對謝寧是越來越喜歡,不愧是書香世家出身,教養氣質都是寒門出身的女孩子沒法比的。

江濂始終都不說話,專心的開車,到了謝寧家門口,謝寧先上車,江母讓江濂下車送送謝寧,誰知道他隻是在車裏給她說了聲再見,便再也沒多一個字。

謝寧很尷尬,揮手跟江母示意再見。

回政府大院的路上,江母便不痛快了:“阿濂,你跟寧寧是要訂婚的,你能不能對人家熱情一點。你這個樣子,哪裏像未婚夫的樣子。”

“媽,該做的你不是都替我做了嗎?”江濂不冷不淡的說。

“你,你說的是什麽話啊?”江母有些不痛快,“我知道你心還在金靈身上,但你看看金靈,這才多久之前才說自己不會再婚,現在呢立即就交上男朋友了。你也應該認清楚了,她連自己的孩子都照顧不好,難怪也做不好人家的媳婦。”

江濂本來就點了一個火藥桶,母親這話像是加了一把火,讓那個火藥桶當下就炸了。他突然急劇的打方向盤,將車子停在路邊回頭看母親:“媽,你兒子都要訂婚了,人家就算交男朋友也不過分,我們誰都沒資格挑她的禮。現在小孩子生病很正常,你看看咱們院子裏,哪個小孩不生病的,為什麽你要把所有的事所有的過錯都歸到靈靈身上。”

“我不歸到她身上歸到誰身上,我孫女兒生病是事實,她跟其他男人在一起也是事實。”江母聽著這話也是急了,她最見不得兒子為金靈說話。

“媽,你問問你的心,金靈做江家的媳婦哪裏沒做好?除了她媽鬧的那些事,她做過對不起你的事情嗎?她對你事事陪小心順從的隻差俯首貼耳,你說一是一,她受了委屈也從不吭一個字,在我麵前她甚至沒說過你半點不好。現在我跟她都離婚了,也如你的願分手不來往了,為什麽你還要處處挑剔她呢?”江濂說著,也有些激動,眼眶微微泛紅。

江母一怔,兒子是多堅強的人啊,她從沒看兒子這樣過,像是、像是要崩潰似的。

“還有,她是金金和銀銀的媽媽,你這樣不停當著兩孩子的麵挑剔靈靈,你想過你兩個孫女兒的感受嗎?”江濂說著有些哽咽,“媽,我已經在讓步了,你為什麽不肯讓步,放過她呢?”

江母一時間啞口無言,半天都沒回話。

江濂也沒期待母親能回應什麽,繼續開車回家。

送母親到了大門口,他下車給母親開車門,隻說:“我不進去了,您早點休息。”

“兒子,我是為你好。”江母拉著兒子的手臂低聲說。

“嗯。”江濂應了一聲,轉頭上車。

他一路開車回醫院,耳邊還是女兒那句話,小女兒說不喜歡他了!他眼前更是浮現金靈隱忍的神情,劇烈的痛楚湧上來,他眼前開始模糊一片,他用了很大的力氣才讓自己保持著清醒,堅持開車到醫院。

到醫院時,銀銀已經睡著了,金靈讓金金睡在旁邊的沙發床上,找來了一床小被子給女兒蓋好,輕拍著女兒讓她入睡,看到他進來也隻是抬了一眼,便把注意力放在女兒身上。

江濂到小女兒床邊,看女兒已經睡的很香,摸摸額頭燒退了,微鬆一口氣。

等大女兒睡著,金靈和江濂走出了病房。

“你回去吧,這裏我可以照顧,我問過醫生了,銀銀已經退燒了,明天拿點藥就可以出院。”金靈說。

“我一會兒再走。”江濂凝視著金靈,發現她臉尖瘦不少,即使穿著大衣,整個人也看著單薄的很。心裏一緊,便低聲問,“你跟、跟方有財去新陽了?”

“我想把在新陽的房子賣了,他幫我找買家,今天剛跟人家簽了合同。”金靈沒想其他的,如實回答,“正好他到青陽辦事,所以順道一起回來的。”

江濂點點頭,這答案應該是很滿意的,但他心裏仍像有隻獸在亂竄般,讓他心生焦慮。

“你什麽時候跟他聯係上的?我記得你和他很久都沒聯係。”江濂又問。

金靈聽他這樣問,立即想到江母看方有財時的眼神,頓時心一涼,便說:“我媽過逝時他幫了不少忙,你放心,我跟你簽過協議的,我不會再婚,也不會考慮個人問題。”

“我不是那個意思。”江濂說完恨不得打自己一下,“我隻是、隻是……”

“你未婚妻很漂亮。”金靈打斷他的話,她並不想聽他這樣來解釋,“氣質很好,跟你很相配,阿濂,祝你幸福,真心的。”

作者說:今天狀態不好,兩章奉上,我知道我還欠了兩章,我記著一定還。大家的評論我都看到了,還沒來得及一一回複,感謝今天投月票的兩姑娘,再次拜謝,明天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