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越來越客氣

江母頓時被江濂這話給堵了,金靈幫了忙是沒錯,可想到連丈夫都想見她,似乎要認可她,她就是不願意接納金靈,想到以前種種,那些刺沒拔出來暑著的那口氣也沒順出來。

“阿濂,你不會又想跟金靈重新開始吧?”江母有些警惕的問兒子

“媽,現在爸這樣的情形,我不想想別的事情。”江濂一臉嚴肅的說道。

“金靈這次幫了忙是沒錯,但是想讓她再進我江家的門,我是不同意的。”江母決定要表明立場。

江濂沒接這樣的話,他也厭倦了母親說這樣的話。

次日金靈帶著兩個女兒來看江淮揚,江淮揚氣色還著還行,看到金靈便和她單獨聊了幾句。

“靈靈,你會不會怪我?”江淮揚有些歉意的看著金靈。

“怎麽會呢?江叔叔,您對我一直都很好,我對您非常感激。”金靈是非常客氣的,她牢記自己不再是江家人,今天來這裏也隻是以訪客的身份過來。

江淮揚當然也感覺到了,金靈對自己的格外客氣,他在心裏歎息。這能怪誰,怪妻子對靈靈刻薄,怪自己沒有盡到大家長的責任,其實都有責任。

“我聽阿濂說,我的醫生也是你幫忙找來的,靈靈,應該感謝的是我。”江淮揚感歎,“你媽,她年紀大,你不要跟她計較,漸漸的她會想的。其實話說回來,你和阿濂離婚,我也要負責任,我對不起你。”

“您別這樣說!”金靈受不住這樣的話,“我和阿濂離婚,是我和之間的問題,跟您沒關係。而且,我和他現在都挺好的,都過去了。”

“你還願意給阿濂機會嗎?”江淮揚試著問。

金靈真沒想到江淮揚會問這個問題,她聽著隻道:“我和他已經結束了,我暫時不想想這些問題。”

“是我們老江家對不起你。”江淮揚再次歎息一聲。

“沒有這回事。”金靈搖頭,“過年這麽多年,我和我媽也給江家添了不少麻煩,讓江阿姨和您都為難過,這些我都懂。不能怪任何人,大概我和阿濂不適合做夫妻。”

江淮揚聽金靈說這些話,更加心疼她,也知道自己說什麽大概也不可能讓靈靈回心轉意。

很快就到了江淮揚手術的日子,這天金靈沒去,她知道這天江家很多人都去到場,她去反而招人眼色,所以沒必要出現。

她也沒讓金金和銀銀去,手術這麽重要的事情,也不能讓小孩子在場。

到了傍晚,江濂才打電話給她,說手術成功了。

金靈也微鬆一口氣,隻道:“那就好,那就好。明天你去接金金和銀銀吧,帶他們看看爺爺。”

“你不過來嗎?”江濂不免問道。

“這些日子醫院肯定是人多的,我就不去了,省得添麻煩,你替我問江叔叔的好吧!”金靈回道。

江濂心裏難免失望。可並沒有勉強。

這日金靈在微信群裏跟大家聊這件事,荼蘼不由說:“發生了這件事,你倒不好帶著兩個女兒跑去英國了。江家就兩個孫女,現在你這前公公出事,肯定這以後出院也是退休,呆在家裏倆老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還不想想孫女嗎?如果想接回去住住,你還真扛不住。”

“也是,要是江濂真的訂婚就好了,江家有喜事,以後江濂有了孩子,江家就不會打你兩個女兒的主意。”佟可欣也道。

金靈聽著這話,心緒複雜的很,江濂都已經跟她表明他暫時不可能訂婚結婚,也是跟孩子保證過的。他一向注重在孩子麵前的說話,不願意失信於孩子,肯定會說到做到的。

“我現在不想想這些的。”金靈這樣說。

“那你還去英國嗎?”這話是高以淑問的。

“離寒假還有點時間,到時候再說吧!”金靈隻能這樣說。

誰知道沒過兩天,江濂打電話來,請她去醫院看看他爸爸。

江淮揚情緒不太好,手術完情況還不錯,他就有些坐不住了。上麵的指派已經下來,原來給他的任命也已經取消,隻讓他安心養病。江濂提過讓他提前退休,結果江淮揚大發脾氣。

“我爸現在誰的話聽不進去,除了金金銀銀在時,他情緒好點,平時就一直在發脾氣。我和我媽都勸不,其他人就更不跟多說了。其實我爸對你一直是挺喜歡的,也許你說的話他對聽進去。”江濂這樣說。

“既然你和你媽說的話他都聽不進去,我去估計也沒什麽用處的。”金靈回答,“而且我如今也不方便,阿濂,我還是不去的好。”

江濂還想勸她,但金靈立即又說:“阿濂,你其實很清楚,你媽媽挺避忌我的,如果她看到我在估計又要不痛快了。再說,醫院你的家人都在,我和他們之前都相處的不太好,既然已經離婚,還是不要見麵的好,以免再有不必要的誤會。”

這幾句話,把江濂徹底堵回去,讓他臉色徹底白了。金靈這幾句話,實在清楚不過,是要徹底跟他劃清界線。

“這些天,你都帶金金和銀銀去看看她們爺爺吧,小孩子陪陪他,應該能讓他開懷一點。”這一點原則,金靈想的很清楚,她絕不再跟江家有太多的牽扯。

金靈最近還在忙這一件事,就是當初江濂以金嘉奐和金父金母的名義買的一套房子,打算轉手也賣了。

最近她清理了一下父母留下來的遺產,金嘉奐還未成年,她是奐奐的合法監護人。江濂給金母的那一千二百萬還有房子,金靈想還給他。那張卡裏的錢動了大概三百萬的樣子,但是一千多萬存在銀行也七年了有不少利息。金靈從父親的遺產裏動用了錢填進去,湊夠了一千二百萬。

賣房子這件事,金靈也請方有財幫的忙,他做生意人麵廣,青陽的房子經過這麽多年,已經翻了好幾倍。方有財讓她不要著急,要多等等,找到好價錢才會出手。

這天他有消息了,也談好價格,她手裏有弟弟和父親遺產托管的授權和公正,所以房子賣的很順利。等房子賣了,款項打到帳號裏,金靈鬆一口氣。

“現在的人,都不賣房隻買房。”方有財事後笑,“靈靈,你卻一直在賣房,你就不怕以後會後悔嗎?”

金靈卻道:“我的房子也沒想投資,再說房子就是住的,我現在有住的地方,這些房子就賣了吧!”

“說的也是。”方有財看她最近豐潤一些,完全不像之前那麽憔悴,“看你氣色變好,我也就放心了。”

“我就想好好生活,等我的課程結束,兩個孩子都可以上學之後,我也找個工作。”金靈說道。

“你想工作?”方有財很是意外,“要不,你來幫我工作怎麽樣?”

“我……我能做什麽?”金靈很驚訝轉而失笑,“我什麽都不懂。”

“你怎麽不懂,你爸以前也是做五金的,我現在也做五金的,做公關做市場不都可以嗎?”方有財道。

“不了,今年馬上都要過年了,我暫時不想這件事,明年再說。”金靈擺手,她肚子還有一塊肉,她不敢拿孩子來冒險,可不敢輕舉妄動。

“好吧,你什麽時候想工作了,告訴我。”方有財笑道。

金靈點頭,看看時間,金金要放學了,便說:“我要走了,得接我女兒放學。”

“我正好沒事,好些天沒看到金金和銀銀了。再說你不是愛吃新陽的獼猴桃嗎?我後備箱裏放了幾箱,我還帶了幾箱肚臍橙,是朋友替我從道縣那邊送過來的,我都給你送回家去。”方有財立即說道。

“那太麻煩你了。”金靈也想獼猴桃了,新陽的獼猴桃就是好吃。

“不麻煩,我們都這麽多年的朋友了。”方有財回。

金靈和方有財一起去接江金金,誰知道在小學門口看到了江濂。

江濂看到方有財神色不變,隻淡淡問好:“方先生!”

“江先生,你好。”方有財也隻淡淡的回應,他本來就年長江濂好幾歲,也是經過大風大浪的,對麵江濂這樣的人物自然能從容應對。

“今天怎麽勞煩方先生跟靈靈一起來接我家金金?”江濂開口問道。

金靈聽著江濂這話問的,不由的挑起眉來,他這話怎麽聽著那麽怪的很呢!

“我有點事情找方大哥幫忙,正好他從新陽給帶了幾箱獼猴桃。”金靈回答。

江濂聽著這話,心裏就存著怒意了,靈靈想吃獼猴桃,居然不跟自己講。難道她說她想吃,他不會想辦法給她買來嗎?居然讓這個方有財給她送過來,能不讓他生氣嗎?

“辛苦方先生了。”江濂臉色倒是不顯,很客氣的說道。

“我不辛苦,我和靈靈也是多年的老鄉和朋友,正好我來青陽辦事,隻是順便的。”方有財笑道。

“你來接金金,是江叔叔想見兩丫頭了嗎?”金靈問。

江濂一聽她說江叔叔,心裏又是一沉,連父親都跟他感歎,靈靈對江家是越來越客氣了。現在聽,可不是嗎?

小陌陌說:作者的確是個不守信用,坑品一般,偶爾卡文,偶爾犯懶的家夥。大家的建議我也看到,有時候我也想穩定更新,理想很豐滿,現在卻很骨感。想做卻有心無力,所以大家盡情的噴我指責我吧,我不玻璃心,接受大家一切批評和建議。今日上線,看到俺失言了還有妹紙給我投月票幹嘛的,很羞愧也很感激。今天好好寫,這個故事漸漸尾聲,愛所有的麽麽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