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讓我來照顧您

但是情況沒有他們想像的那麽完美,江母經過這件事,拒絕再見江淮揚和江濂父子,隻要他們進去,她就激動的發狂。

“這樣下去,江夫人的病情可能會更嚴重。”醫生這麽說。

江濂和江淮揚都束手無策,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多,一樁接一樁,一時間也是亂了頭緒。

五點時,金靈打電話給江濂,問要不要送金金和銀銀到醫院來看奶奶?

江濂想了想,也許兩個孩子可以讓江母開懷。

金靈便送了兩個孩子到醫院,她並沒見江母的打算,自己跟江母並不算和睦,她不排除她見自己會不會更激動。

結果江母也不肯見兩個孫女,特護很為難:“江夫人一聽金金和銀銀要進來就啊啊的叫,不願意見她們。”

江濂和江淮揚眉頭緊鎖,對江母這樣的狀況已經不知怎麽辦?

“要不我進去看看她?”金靈聽著護士這樣說,想了想便說。

江淮揚和江濂都一怔,沒想到金靈會提出這個要求。江母跟金靈一向不和,她連自己的丈夫兒子都不肯見,又怎麽肯見她。

“我去問問看看。”特護忙說道。

金靈拉住特護的手,緩緩的搖搖頭:“我現在就進去吧,我保證一定不會有事!”

江濂和江淮揚竟都沒有阻止,他們對金靈其實都是非常信任的,金靈既然說了要進去,那自然是她有辦法的。

金靈推開病房門,江母還閉著眼,一聽到聲音本來以為是護士,迅速睜開眼,本來還用自己能動的左手揮手,結果一看是金靈,眼睛睜的像銅鈴大,激動的大叫:“促……促……”

金靈立即就聽明白了江母想說什麽,她大步上前握住江母的手:“我隻說幾句話就行,可以嗎?”

“你滿……滿……”江母聲音紅成了豬肝色,說話更是吐字不清楚。

“我不滿意。”金靈坐在床邊,“也許您討厭我,恨我,我也的確有很多對不住你的地方。但我從來沒恨過您,更不想看到您這樣,因為在我的心裏我曾把你當我的母親。我不想您受苦,一丁點兒都不想。”

江母聽著這話一怔,她的右手雖然不能動,但是有知覺,金靈的很柔軟很舒服。她居然說當自己是母親,她才會信,絕不會信。

“我的親生母親大概從來沒有愛過我,我沒跟您說過,我母親懷我的時候是雙胞胎,曾一度說是龍鳳胎。可到了懷孕後期,隻剩下我一個。醫生說是我吸收了我另一個弟弟或者哥哥的營養,至此我媽媽便認為我天生貪婪,便刻骨的恨我。從小到大,我看到同學的媽媽都是那麽溫柔,那麽美好,我內心總是很羨慕。在別人來講是理所當然的母愛溫情,對我來講卻是一輩子的奢求。”

“我嫁給阿濂,我知道您對我不滿意,但您試著在接納我,關心我。如果沒有後來發生的那些事,大概我們也能做一對正常的婆媳。我對此,一直好遺憾,遺憾我不能讓您滿意。”金靈說著,也微微濕了眼眶。

江母聽著亦是眼眶泛紅,情緒漸漸的開始平複。

“記得我懷銀銀的時候,那時阿濂事業還是開創階段,有一次半夜我肚子疼,您送我去的醫院。我永遠記得在路上,你一直握著我的手對不住的我說,別怕、別怕,媽在這兒呢?那時我雖然肚子疼,聽到您的聲音,看到您關切的眼神,我馬上安心了。您不會知道,我這一生沒有人跟我說過,別怕,別怕,媽媽在這兒!我仿佛,我仿佛真的多了一個母親。”

金靈抹去淚水:“在我心目中,您一直是值得尊敬的,不管您變成什麽樣?都不會改變。對阿濂來說,亦是如此,您是他的母親,他擔心您。不管發生什麽事情,都不損於您在他心目的位置和形象。”

江母靜靜的落淚,眼神也柔軟許多。

“您一定會好起來的?人、生老病死大概是必經的過程,可是如果坦然麵對,一定可以康複。您的丈夫,您的兒子,您的孫女都在外麵,他們都在擔心你。”金靈輕聲道。

“尼……趴……趴恨我……”江母再問。

“不,從來沒有,我不恨你,金金沒有,銀銀也沒有。”金靈再次說。

“……”江母聽著隻靜靜的哭。

“我照顧您,好不好?”金靈又道。

“……”江母震驚的看著金靈,不敢相信她說的話。

“我們曾經一起相處六年多,在我心裏您就是我的另一個母親,我了解您,我知道您想要什麽?您想要什麽,您想做幹什麽都可以告訴我,我照顧您。”金靈再次道。

“別……別以……”

她隻說這兩個字,金靈便知道她想說什麽,立即笑道:“我跟阿濂早有共識,暫時並不打算在一起,我也不會認為我現在照顧您,就會讓您同意讓我們在一起。事實上,到如今,如果我們想在一起,大概您也阻止不了。”

江母一聽這話,眼神裏露出尷尬之色,隻哼了一聲。

“您就當我報答您對我六年的母女之情,報答您對金金銀銀多年的愛護之情,報答您生了阿濂,能讓他如此來愛我。”金靈說到這裏,更是動容,“您可知道,這一生我大概尋不到像阿濂如此愛我的人。”

“……”江母不再言語,現在言語對她來講很是費勁,索性不說。

“您不反對,我就當您答應了。”金靈總算鬆一口氣,“我現在讓阿濂和江叔叔進來見您,他們真的很擔心你。兩個大男人站在外麵,無助迷惘的樣子,我看著都於心不忍。”

江母聽著這話,睜開眼睛,然後定定的凝視著金靈,幾乎微不可見的點點頭。

金靈這才鬆開江母,打開了病房的門,江淮揚和江濂都在外麵。

“可以進來了。”她說。

江濂一臉感激的看向金靈,江淮揚坐在床邊,握著妻子的手。金金和銀銀都趴在病床邊,叫著奶奶。

江母看著丈夫,再看兩個孫女,眼裏湧動著淚花。

江濂和金靈站在床尾看著這一幕,總算鬆一口氣。

從病房出來時,金靈說她打算照顧江母的意願。

江濂和江淮揚都非常震驚,江淮揚不由說:“你媽性格倔強,又是好強的性子,隻怕不會同意了。”

“她已經同意了。”金靈笑道,“江叔叔,接下來可能要麻煩您照顧金金和銀銀多一些,我讓小許一起住到政府大院,接送兩丫頭她可以做,不過平時需要您也幫著照看一下。”

“我求之不得。”江淮揚現在退休了,又經了這場大病,反而更喜歡跟孫女相處,享受閑怡弄孫的天倫之樂。

“靈靈,辛苦你了!”江濂太感激金靈,要不是她,他們真的不知道讓母親開懷。

當天晚上,金靈便睡在醫院,她在旁邊的沙發上睡,江母身上有個傳感器,金靈身上也帶著,江母一有需要,她便會知道。

這一夜,江母不知是成心折騰還是為什麽,來來回回來金靈醒了三四次。

金靈倒是沒有一點生氣,她跟護士學了如何照顧江母,包括起床小便,大便。好在江母身材纖瘦,並不是很重,金靈扶她起來是並不怎麽艱難。

一開始做的不是很好,後來就做的特別好了。

加上還有特護幫忙,基本不會再出來失JIN這種事。

江濂給母親買了一個傳感輪椅,可以自己控製方向,但金靈堅持讓江母用拐杖。金靈一說用拐杖,江淮揚和江濂立即同意。

江母不同意,她不想用拐杖,用醜陋的姿勢讓她覺得難堪。

可是她的抗議無效,似乎沒有人聽她的。

“都……都聽她的!”她指著金靈這樣瞪兒子丈夫。

江淮揚嘴角微微含著笑意:“好,以後我們都聽她的,以後都聽她的。”

江母氣的不行,她分明就不是這個意思。她拒絕用拐杖,能下床時也拒絕下床。

金靈也不生氣:“那也行,您就一直躺著吧!不過我問過醫生,如果您的右手右腳一直不動的話,會不停的萎縮,這樣一直萎縮的話,以後您就一輩子躺床上咯!我們倒是沒關係,您兒子有錢,可以給您多請一個特護。”

“尼……你跑……步我?”江母指控。

金靈聽著笑了:“是啊,我在報複您,您要讓我報複成功嗎?”

江母氣歪了嘴,當拐杖擺在床邊,她站在床邊,問她要不要起來。

最後她還是不情不願的起來,金靈扶著她坐起來,給她穿好鞋,讓她的左手撐拐杖站起來。

“浮……”江母有些害怕。

“您先試一下,我在旁邊,不會讓你摔著。”金靈說。

“不……信……”江母覺得金靈在看自己笑話。

“您隻能選擇自己站起來,否則就隻要這麽一直坐著。”金靈微笑著說。

這個女人太可惡了,她不應該答應的,怎麽會讓這個女人來照顧自己,她分明是在報複自己,心太毒了。

最後,江母還是扶著拐杖很是吃力的站起來,但剛剛站起來一時失力又坐下來,這個衝擊力很大,她幾乎快要倒到床上時金靈已經扶好她,讓她還保持著坐姿。

“再試一次,再試一次您就能站穩了。”金靈如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