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多上點心

“可是,你在生氣。”江濂拉著她的手腕低聲說。

“我沒有生氣。”金靈看他,“我為什麽要生氣呢?”

是啊,她為什麽要生氣?伍娟對他們而言,根本影響不了什麽。

“我倒情願,你生氣。”江濂拉著她不肯放,“靈靈,你現在心裏想什麽,我是越來越想不透了。”

“你要想透什麽了?”金靈笑著問。

“我沒想到你會願意照顧媽,我也沒想到最後你真的把媽給收服了,現在連爸都對你五體投地,說以後讓我聽你的。”江濂說到這裏眼神浮現一抹期待,“靈靈,這是不是代表……”

“我現在什麽都不想,我和你媽婆媳多年,怎麽都有情份。”金靈知道他要說什麽,立即打斷他說道,“我照顧她,不為任何人,就為那點情份。”

江濂一聽這話,心裏難掩失望,見金靈不想多談,隻好把所有要說的話咽回去。

傍晚,金金和銀銀來了。

“奶奶,我聽媽媽說了,說你可以走路了?”江金金說著一臉期待的看著她。

“耐耐粥……”江母說著,便要坐起來。

江金金和江銀銀沒聽明白奶奶說什麽,連江濂都沒明白,江靈在旁邊說道:“你們奶奶說,她要走給你們看。”

特護扶著江母坐起來,大概是要走給孫女看,她表現的特別好,自己撐起了拐杖,連走了小十步,直到真的是累了,身體搖搖晃晃的,江濂才來扶母親,讓她坐回床上。

“奶奶好棒,奶奶最棒了。”江金金說完,跑到奶奶麵前,頂起腳在奶奶的臉上親了一下。

金靈抱起銀銀,銀銀便在江母的右臉上親了一下。

江母高興滿足的呀,別提多高興了。

1月,江母出院了,醫生給她安排了複健課程,她隻要每天堅持複健,以後說不定行動能自如。

江母出院,金靈不想回政府大院住。

江母自然不線索快了,她想回政府大院住。金靈是不大想住政府大院的,一來她名不正言不順,沒理由住進去。二來,這邊金金銀銀上學也方便。

江母不願意:“尼,尼趴想……尼肥去。”

金靈歎息,想了想便說:“有特護照顧您,你回到家還有塗嫂,應該照顧得過來。我還是得回碧水藍天住,金金和銀銀放學方便。”

江母本來自己是氣話,以為她肯定會妥協,誰知道金靈真要撇下自己,她當下就有些急了。這特護照顧她當然也周到,然在她心裏金靈倒是自己人,更貼心,有她照顧自己也安心一些。

這一聽,她不在身邊了,江母甚至有些著慌,氣著不說話。

金靈也知道江母沒完全康複,而且她這脾氣是真的越來越壞,特護小姐有時候也拿江母無可奈何。

江淮揚和江濂就更不用說了,江母一發火,這兩男人就乖乖的認輸的份。現在,也隻有金靈製得住她。

“靈靈,你的房間也都在,這院子裏也不會有人說什麽,你還是跟我們回去住吧?”江淮揚開口勸道。

金靈很為難,但也非常堅持,她不想再回政府大院。

“要不媽,你住到碧水藍天去。”江濂建議道,“碧水藍天是政府大院的五倍大,而且外麵花園環境特別好,其實非常適合複健休養。爸也一起住過去,爸,您退休了,估計不久也得搬出政府大院,還不如現在就搬。”

“這樣也行。”金靈點點頭,“您行動不便,樓下就有房間,您和特護一起住在樓下,讓塗嫂也住過來。可以把之間的運動房改為複健室,這樣複健也方便。”

江母不太願意,為啥?因為那房子寫的是金靈的名字,當時離婚時那房子也給了金靈。要是搬過去,豈不是以後要看她的臉色嗎?

隻是她不免又想到金靈照顧的這些時日,倒也沒讓自己看過臉色。

“那就這麽辦吧!”江淮揚立即同意,“先住過去,東西再慢慢搬不遲。”

“嗯,就這麽辦。”江濂點點頭,“碧水藍天東西都是現成的,打個電話讓小許準備一下您和媽的房間就可以。”

“好。”江淮揚有點頭同意,然後看向妻子。

“太好了,奶奶跟我們住一起,以後可以天天看到媽媽,又可以看到奶奶。”江金金開心的說道。

江母最後仍是妥協了,一家人住進了碧水藍天。

江母住進去時,房間也比較簡單。後來金靈在江母的房間鋪了軟地毯,以防止江母摔著。浴室洗手間都放了防滑墊,馬桶增加了扶手和坐椅。

江濂把運動室改了一下,弄了不少複健器材進去,江淮揚搬進來時,房間就跟江母房間並著,方便互相照應。

金靈照顧老人是非常周到的,老人應該吃什麽,喜歡什麽她心裏都是有數的。

碧水藍天旁邊都是高檔別墅區,住這裏的非富即貴,江淮揚出去打太極時還遇到幾個舊友,都是以前工作有過接觸的。他很快就有了自己的社交圈,心情也暢快許多。

而江母,在金靈盯著複健下,用拐杖走路已經很利索。

金靈給她做了一個字母表,開始重新教她吐字,漸漸的說話也能表達清楚了。

很快金金和銀銀也期末了,江濂公司的股東有一次東南亞旅行,是股東出的錢,包的是豪華專機,訂的是七星酒店。

江濂在這天吃晚飯時,當著父母的麵商量,問她要不要去?

金靈是fry股東這件事,江母和江淮揚後來都知道了,這兩老知道這個消息,一開始有些震驚,很快又覺得這很像兒子做的事,便覺得再正常不過了。

江母對金靈說話態度依然嚴厲,可生活上事事依賴她,別看平時相處會跟她嗆,可私下跟丈夫兒子都說,自己看錯了她。沒想到,在自己最難時,是金靈陪著自己挺過來的。

“我還是不去了。”金靈搖搖頭,“金金和銀銀要不要去?”

“媽媽,我要學鋼琴。”金金立即說,“我跟老師約好了,我不去的。”

“我也不去,我陪姐姐。”江銀銀也說。

“她們不去,靈靈你跟阿濂得去。”江淮揚聽著放下筷子,“過去一年fry發展的這麽好,也是關鍵的一年,這次旅行等於是慶功之行,靈靈也是公司股東,你要多多參加這樣的活動,跟其他的股東多多交際。”

“江叔叔,我得留下來金金和銀銀。”金靈忙說。

“她們,有我。”江母立即說,“你,跟阿濂去。”

“可是。”金靈很想說,你自己還需要人照顧,怎麽能照顧兩小的。

“媽媽,我們可以自己照顧自己,你陪爸爸去吧!”江金金立即說道。

“你別小看我,你去。”江母看她還遲疑,又看了眼兒子,“金金銀銀,我能照顧。”

“是啊,靈靈,這次是大家一片盛情,真心不好拒絕。”江濂說道。

金靈是想說,她不想折騰,她肚子裏還有一個寶寶呢!隻是現在月份下,又是冬天衣服穿的厚,所以看不出來。

“媽媽,你就去吧!”江金鑫對母親說道。

金靈看著這一桌子吃飯的人都在看著自己,隻道:“年底了,我看還是不要出去了,而且我剛接到電話,我有一個姨奶奶過逝了,給我打電話讓我回去。我也想,從我爸去逝之後就沒回過鄉下老家,所以打算去看一下。”

金靈這樣一講,其他都不好再多久。

“你一個女人回鄉下也不好,讓阿濂陪你去。”江淮揚立即又道,“到時候你肯定也會去你父親墳前掃墓,阿濂去我們也放心。”

“正好我最近也比較有空。”江濂立即說,“我陪你一塊去。”

金靈點點頭:“叔叔,那就麻煩你照顧金金和銀銀。”

“一家人,說什麽這樣客氣搞亂。”江淮揚說完,又看向兒子。

江淮揚一開始以為,他和自己老婆都住這裏了,靈靈跟江濂應該是和好了吧?誰知道根本不是這麽回事,兒子和靈靈還一直分房在睡,兩個人規規矩矩的隻做朋友。

他和老伴自然心裏急,江母內心裏是完全接受金靈了,還後悔以前做了那麽多絕事讓金靈不肯跟阿濂在一起。她好麵子,對金靈時自然不會表現這些,可私底下總是讓兒子對金靈多上心,別自己老婆被追走了。

江濂當然上心,他知道金靈身邊有個方有財,對金靈盯的很緊,不能讓方有財有可乘之機。

很快,金靈收拾東西要回新陽鄉下老家。這喪禮,雖然隻辦兩天,她也不能就呆兩天。她父母不在了,但是老家還有一些親戚,包括自己的叔叔也在鄉下。

金靈買了不少東西裝後備箱,江濂來開車。

“我叔叔都跟我說,我得常回鄉下走走,不能因為我爸不在了,自家親戚就不來往。其實想想也是道理,我在這方麵真的做的不好。”金靈歎息一聲道。

“你也是忙,還要照顧孩子,叔叔肯定理解。”江濂邊開車邊安慰她。

金靈點頭:“我爸的墳也是叔叔一家在打理,我有三個表哥,他們都成家有孩子了。”

“這次都走動一下,以後咱們有機會了,可以請他們到青陽玩一玩,來做做客。”江濂道。

作者說:第三章來了,明天應該可以結局了。馬上就跨年了,大家準備好了嗎?祝所有的親們新的一年都順順利利,完完美美!還有最後一天,繼續給俺投月票喲,麽麽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