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0章 這樣一家人

容蓉有股衝動,她想走進丁康泰的人生,想眼他深入交往,想知道他的內心。他好像有很多的秘密,他內心更是深鬱豐富的她難以想像。這樣的一個男人,如果不能跟他好好愛一場,到老了她一定會後悔吧!

次日,容蓉睜開眼第一個念頭就是這個。

她要跟他去青陽,早上九點的飛機,她醒來的時候是七點,

“你有半個小時洗漱,我們要去趕飛機。”他已經醒來,並且換好衣服。

“我沒衣服……”容蓉說。

“小菲姐將你的衣服拿過來了。”他將她的衣服拿進來放到床腳。

“小菲姐來了?”容蓉驚的立即站起來。

“她已經走了。”他說。

容蓉心情複雜的很,抱著薄被看著他,神情有些哀怨,這下小菲姐肯定以為他和她在一起了。等下,他們的確在一起了,隻是昨天晚上除了親吻就隻是純蓋被子聊天而已。

丁康泰俯下身,捏起她的下巴重重的吻了一下:“我在外麵等你。”

他的唇離開了她,她還微仰著頭,嘴唇微微分開。下一秒捂住唇,見自己看自己笑,她馬上鑽到被窩裏當起了縮頭烏龜。

丁康泰失笑,輕拍了一下被子,這才出去。

容蓉換好衣服洗漱完出來,丁康泰已經準備要出門。

“我得回去拿一下行禮。”容蓉說道。

“你的行禮放在我車裏,周英給你收拾的。”丁康泰說,“再說到了青陽,那邊什麽都有!”

容蓉看到自己的小行禮箱,心裏還是很感動的。他是一個非常細心的人,幾乎什麽問題他都會替自己想到。

往往是這些小細節,最讓她感動,不然他一出手自己就栽他手裏,他真的一點抗拒能力都沒有。

他們出門時,從另外一個門出的,丁康泰特意安排了車子接,就是怕被人發現。

現在兩個人剛才一起,肯定是保密不能公開的。丁康泰也是一個對極為保護的人,自然不想這麽快就公開兩個人的關係。

到了機場,他們也是走的貴賓通道,頭等艙竟隻有他們兩個人。

“去青陽的人很少嗎?”容蓉還很天真的問。

丁康泰隻是笑笑:“我把頭等艙包下來了,這樣就不容易曝光,還是說你現在就想我們的戀情曝光!。”

戀情?這個詞感覺很美好,她很喜歡。

總裁總是霸氣的,他有錢有自己的私人飛機,包下頭等艙自然不在話下。容蓉還是稍稍驚訝了一下,不過想想也對。在國內她現在家喻戶曉,要是不小心被人拍到發現,就真的沒必要了。

“我們這次去我姐姐家,她家裏還有你的一個小粉絲。”飛機上丁康泰說。

“我要不要準備禮物啊?”容蓉一聽有小孩子,忙問。

“你去了就是最好的禮物了。”丁康泰說道。

聽著這話,容蓉臉微紅,丁康泰握緊她的手:“放心吧,我已經買好禮物了。”

她靠在他的肩頭,決定閉上眼睛休息一回。

容蓉是第一次來青陽,這個海邊城市,空氣清新,綠化也做的相當不錯。他們的行禮先放回丁康泰的住處,他在青陽有兩處住的,不過他住的並不多,一直空著。

最後還是住在頤美園的三居,剛將東西放下,荼蘼就打電話來,問他回來了沒有?

“我們半個小時就會到。”他說。

荼蘼一聽是我們,便知道他真帶了女朋友回來,極是高興。

容蓉換了件衣服,把頭發紮了一下,整個人看著清爽些。

“你這樣,讓我覺得我在殘害國家幼苗。”丁康泰看她打扮的像個高中生似的,便說道。

容蓉覺得他說的有道理,忙說:“那我換一下。”

“不用了,就這樣吧!”他牽著她出門。

從頤美園到姒家的別墅區半個小時,一路沒怎麽堵車,倒是很快。

不過康泰從來沒住過,因為他不想看到姒懸,看姒懸不順眼。當然,姒懸看他也不順眼,兩個人互不對付。

誰知道這次到他家,居然是姒懸親自來開的門,荼蘼則跟家裏的傭人在廚房準備午餐,初月則在房間帶麵團。

看到姒懸,康泰有點意外,他牽著容蓉,兩個男人四目相對,僅僅一個眼神,男人間無數個意思已經交流了個遍,都不是那麽友好的。

“容蓉,這是我……我的姐夫,姒懸,你叫姒先生就好。”丁康泰介紹道。

丁康泰這小子居然介紹自己是他姐夫?曾經何時,丁康泰可叫過自己一聲姐夫。他不是說盼著他叫自己姐夫,但不可否認聽到這一聲姐夫,姒懸還是很愉悅的。

姒懸是在外麵做生意的,而且公司產品最近就想找代言人,容蓉是他們的備選之一,他當然一眼就認出來。丁康泰這個臭小子,交個女朋友居然還是個明星。

“你好,容蓉,叫我姐夫就好。”姒懸一臉溫和的說道。

容蓉一時間很是尷尬,丁總讓她叫姒先生,姒先生讓她叫姐夫,她應該怎麽叫才好呢?

“姒……姐夫,您好。”容蓉很是順口的叫道。

姒懸聽著這聲姐夫相當順耳,比丁康泰叫姐夫還來得讓他舒服。

“快進來,荼蘼已經念了一上午,一大早跟傭人出去買菜,張羅一上午的菜了。”姒懸說。

荼蘼聽到聲音從廚房出來,她穿著深藍色的針織毛衣,下麵是灰色的鉛筆褲。臉上不施一點脂粉,隻是胸前有一塊七彩翡翠玉佛很打眼。依然那麽美麗出眾,做了母親之後更是多了幾分成熟嫵媚。

容蓉一直都好奇丁總的這個姐姐,現在見到真人,免不了非常震驚。丁小姐很美,特別是她的眼睛。

一時間,她終於知道為什麽丁總第一眼會被她的眼睛吸引了,因為自己的眼睛跟丁小姐的眼睛驚人的相像。同樣的狐狸眼,同樣墨如貓眼石般的眼睛,笑起來眼角同樣會微微上挑。但容蓉覺得,丁小姐的眼睛要更美。因為她多的是女人的成熟風韻及歲月沉澱下來的睿智從容。

“這是我姐姐丁荼蘼,小咪,這是容蓉。”丁康泰介紹道。

“我當然認識容蓉,現在隻要一開電視就可以看到你,我外甥女特別的喜歡你,歡迎你,蓉蓉。”丁荼蘼笑道。

“很高興認識你,丁小姐。”容蓉忙道。

“別叫丁小姐了,叫我的名字就好,你看著好小,或者你叫我一聲姐姐也行。”荼蘼道。

“姐姐好。”容蓉倒是自然的改口。

“快進來坐。”荼蘼讓傭人去樓上叫初月下來。

“你就當這裏是自己家一樣,康泰是我的弟弟,我們一起長大的。這個家有他的一分,隻是他呀工作忙,不肯回來。”荼蘼忙說道。

荼蘼也沒說錯,當初搬新家時,她就布置了康泰的房間。在她的心裏,康泰是她的家人,她的家裏自然有他的房間。

“我這不是回來了嗎?”丁康泰覺得丁小咪同學越來越羅嗦了。

“那你們今天晚上在這兒睡嗎?”荼蘼插著腰反問。

“丁小咪,你看一下你現在的姿勢好嗎?你嫁人生孩子後,是要把自己變成一個母夜叉嗎?”丁康泰很不客氣的說。

“丁康泰,請你搞清楚你在跟誰說話。”荼蘼一聽他說自己是母夜叉,眼睛睜的大大的怒視他。

“丁康泰,你敢對我老婆不客氣,我會對你不客氣。”姒懸當然是站在自己老婆一邊的,也表出態度。

丁康泰冷笑一聲:“你以為我會怕你嗎?”

“呃……”現在是什麽情況,他們要吵架嗎?當然,他們看著不像吵架的樣子,反而像一家人特別又溫馨的交流方式。丁總跟他姐姐的感情,真的很好啊!

“容蓉,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丁康泰這小子是這麽久不見,皮癢欠揍了。”容蓉忙說道。

“你不會是產後綜合症還沒好吧!”丁康泰笑道。

以前他和荼蘼就喜歡這樣逗嘴,這麽久不見,不逗逗嘴好像不痛快似的,丁康泰心情也飛揚起來。

“小蚌姐姐!”此時,初月抱著麵團下來了,當她一下樓梯看到容蓉時一時間驚呆了,“小咪,真的是小蚌姐姐來了。”

“這是我外甥女初月,她是你的頭號粉絲,每天不看完《上仙》不肯睡覺。”荼蘼笑道。

“你好,我是容蓉。”容蓉笑著看初月。

“我……我……”初月開心的一時說不出話來,“小蚌……容蓉姐姐,你比電視裏還好看。”

“謝謝你。”容蓉拿出自己準備好的禮物,“謝謝你的喜歡,這是我在德國拍的寫真集,有我的簽名留言,送給你。”

初月太驚喜歡了,她沒想到電視裏的小蚌會走出來出現在自己麵前。

“初月,容蓉姐姐送你禮物,你要收下呀!”荼蘼道。

初月這才伸手接過來,當成寶貝一樣抱在懷裏:“謝謝你,容蓉姐姐。”

“容蓉姐姐是你康泰舅舅的女朋友,說不定還是你未來的舅媽。”荼蘼又道。

初月聽著這話,看了眼丁康泰,又將目光落在容蓉身上:“容蓉姐姐,我康泰舅舅太老了。”

“小丫頭,你胡說什麽?”居然敢說他老,虧他還這麽疼她。

“我開玩笑的。”初月看到容蓉還是有些害羞,“容蓉姐姐,歡迎你到我家裏來做各。麵團,快說歡迎姐姐。”

麵團已經兩歲了,長的圓滾滾的,已經會說很多話。平時初月帶他帶的多,自然初月說什麽他就說什麽。

於是小麵團就奶聲奶氣的:“蓉姐姐,歡迎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