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求情

“你以後能不能別來學校找我?”宋夏氣喘籲籲的從呂先明的腿上下來說道。

“嘖嘖,我這不是想你唄!親愛的,別這麽沒趣嘛!”呂先明站起身整整身上有些褶皺的衣服,一臉無賴的說。

宋夏咬著牙看著眼前這張自己非常想撕爛的臉,心裏怒火直冒,這個呂先明是她的前男友,前幾個月剛和他分手,因為她為了當上這次古裝電視劇的女主角和一個有錢的富商有了一腿,但沒想到這個呂先明居然拿著裸照威脅自己。。。

羅曉陸看著宋夏和那個男生走遠的背影這才放心的站起身,大大的伸了個懶腰,一旁的裴佳鬆了口氣如釋重負的說:“終於走了,坐的我的腿都有點麻了,走吧,咱們去操場。”說著拉起羅曉陸朝操場奔去。

中午吃的是盒飯,一葷兩素還算不錯,羅曉陸和裴佳坐在工作室長湖底下的椅子上邊吃邊聊著天,“還真是的虧得我還去了那麽早,倒忘了今天是周末。”裴佳懊惱的說,剛剛兩人跑去操場,除了打掃衛生的大爺外,就隻有她們兩個人,那大爺見著兩人好笑著說:“喲,周末你們也起這麽早鍛煉身體啊!”

“難怪說一孕傻三年呢!我是沒救了。”裴佳自怨自艾的說。

羅曉陸拍拍她的肩膀笑著說:“得了,別再傷感了。”正說著旁邊來了一個女老師,看著像是認識裴佳,“裴佳你等會有事嗎?”

“沒有,老師怎麽了?”裴佳站起身問道。

“是這樣,咱們等會展覽完收拾作品,包裝封條的還少幾個人,你看能不能再找幾個幫幫忙?”

“額,可以,找好的我給您打電話,好嗎?”

“行。”說完那個女老師又急匆匆的走了。

“那咱們還得繼續留下了?”羅曉陸擦擦嘴問道。

“嗯,要是你有事就先回去吧!我和我們班那幾個一起收拾就行了。”裴佳說道。

“沒事,我跟你一起回就行,你趕緊去給他們說把!別一會都走了!”羅曉陸催促到,裴佳點點頭起身離開,順便把兩人的吃飯的包裝袋拿去扔了。

趁著展覽會還沒有結束羅曉陸進了會場內,隨處看看一麵消消食,周圍人都是一學生為主,聽裴佳說活動要持續三天,在三個不同的地方進行。

羅曉陸正認真的盯著一幅工筆畫細看,肩膀被人輕輕拍了一下,轉頭一看是,宋夏。。。

“囡囡妹妹你也來啦!這原來是你們學校辦的,想不到你也有作品能參展?”宋夏笑著說,一臉的清純可人,和早上那個坐在男人腿上舌吻的形象完全不一樣。

“嗬。”羅曉陸扯扯嘴角有點應付的意思,頭轉向一邊的作品繼續剛剛的觀賞,不想理她的意思表現的很明顯,可宋夏並不放棄,走到羅曉陸的跟前。

“我對這些都不懂呢!囡囡妹妹你能給我講講嗎?”宋夏笑著說。

羅曉陸轉過頭看了看宋夏一臉真誠的樣子,笑著說:“不好意思,我是學漫畫的,這些我也不懂。”伸手指了指對麵站著的一個穿正裝的女生說:“你可以找解說員來給你講解。”說完轉身離開。

宋夏跟在羅曉陸的後麵也走了過去,等羅曉陸站住腳,又看見跟在後麵的宋夏皺了皺眉,“你還有什麽事情嗎?”

“囡囡,小聞是不是開公司了?”宋夏笑著問。

羅曉陸認真的看著宋夏笑著說:“哦?”然後沒有再說話,也沒好奇的問為什麽她知道,不過這樣倒是讓宋夏有些沒法說下去,本來她是想著羅曉陸會好奇的問自己為什麽知道,這樣也可以引出自己的話題了。

宋夏頓了頓笑著說:“有一次我去商業表演碰見過小聞的,他的公司看起來挺不錯,也是,有小姨和小姨夫的幫忙應該不會差到哪裏去。”

羅曉陸聽著宋夏套近乎相當的鬱悶,因為最近宋夏出演的古裝戲在電視台上演的很火,周圍許多人都看向了這裏,“我知道小聞的公司有關於雜誌的業務,還有一本叫做《時尚生活》的雜誌賣的很好,我是想最近我的知名度也不錯,能不能做那本雜誌的封麵女郎呢?”宋夏笑著說。

“那你應該給我哥哥說這件事情,他的公司又不是我的公司。”羅曉陸聳聳肩一副愛莫能助的表情。

宋夏有些咬牙,這不是廢話,要是你哥哥那裏能說通我還找你幹什麽啊?

“羅曉陸,你怎麽在這呢?走吧!後麵正要開會呢!”裴佳轉遍了會場這才找到正和宋夏說話的羅曉陸,“宋,宋夏?”裴佳看清河羅曉陸說話的人後驚訝叫出名字。

“你好,我是羅曉陸的表姐,你是她的朋友嗎?”宋夏笑容滿麵的說。

羅曉陸皺了皺眉,笑著反問:“你哪時候成我的表姐了?”然後拉著裴佳離開。

“你們原來認識啊?”裴佳驚訝的說。

“她啊,和我們家的關係參照農夫與蛇的故事吧!她和她媽是裏麵的蛇,不過仙子我們家跟她沒什麽關係了。”羅曉陸撇撇嘴說。

“額,聽著有些複雜啊!”

“她是我姥姥也就是姨姥姥收養的女兒的孩子,不過自從姨姥姥去世後就再沒什麽走動了。”羅曉陸響起上一世母親每次黯然神傷的樣子,就對這對母女越加沒有好感,更是不想理她,奈何卻時常被她搭訕。

“哦,每家都有些讓人煩惱的親戚的,走吧!到了。”裴佳點點頭明白了其中的含義,推開工作間的門,回憶已經開始,兩人找了個靠角落的位置坐下。

下午顧顯得知羅曉陸會晚回來,索性開著車去接她,到了學校門口停好了車就看見羅曉陸和裴佳走出校門,時間把握的剛剛好,顧顯並沒有提前告訴羅曉陸自己要來,因為手受傷的事情他成為重點的保護對象,開車時絕對不允許的,所以他隻好先斬後奏。

羅曉陸出了校門就看見胡靜琛和顧顯站在一起抽煙說著話,對於胡靜琛要來她倒不覺得驚訝,可是旁邊這個不應該出現的病號怎麽在這?

羅曉陸笑著和胡靜琛打了招呼,目送裴佳上了車到車開離後,這才回頭狠狠瞪著顧顯,戳著他胸口,“怎麽回事?怎麽一點都不聽話。”

顧顯親了親羅曉陸的額頭,笑著說:“那我就將功補過帶你去徐家小館吃飯,怎麽樣?”羅曉陸沒好氣的打了他一下,打開了副駕駛的門坐了進去。

“回家吧!還出去吃呢!那裏的菜辣的很,你又吃不了,剛好還有些剩菜可以熱一下吃。”羅曉陸捏捏顧顯的耳朵說道。

“好,那就回家,我媳婦兒真持家。”顧顯笑著說。

沒有出乎意料羅成聞又帶著孫斐然過來蹭飯,這段時間不知道怎麽回事兩人很有默契下了班就會來這裏。

幾人坐在飯桌上吃著飯,羅曉陸突然想到今天遇到的宋夏好奇的問羅成聞,“對了,哥,內個宋夏是不是找過你啊?”

羅成聞吃了口涼拌豆芽,點點頭,“嗯,見過,怎麽了?”

孫斐然皺了皺眉,“你說的宋夏就是內個電視上的演員吧!”

羅曉陸點點頭,好奇的說:“嗯,就是她,怎麽了?”

“她啊,不僅找了你哥哥還找了我來著。”孫斐然笑著說。

“啊?她,她認識你?”羅曉陸詫異的說,沒想到宋夏還認識這種層麵的人。

孫斐然撲哧笑出聲,“嗬,這種那個人就是狗急跳牆了,一定是沒有靠山捧她,才會這樣著急,跟個沒頭蒼蠅似的。小演員不都是這樣的嗎?總是想要提高知名度,看羅成聞那裏行不通,不知道從哪裏聽說我是他女朋友,跑過來跟我說。”

“下回她要是再找你,別理她就是了。”羅成聞笑著說,“她和她內個媽每一個是好東西。”說到這裏羅成聞的表情顯得很陰沉。

這件事情隻是一個很小的插曲,羅曉陸並沒有在意,不過很快事情發展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這天是周末,中午吃過飯後,羅曉陸和姥姥劉文惠坐在沙發上看著法製欄目頻道,門口的鈴聲響起,保姆開了門,沒多久她就匆忙的跑進來,“劉阿姨,是,是宋夏。。”

劉文惠取下鼻子上的老花鏡皺了皺眉,“她?”說著起身去了門口,羅曉陸也緊跟在後麵。、

宋夏穿著一身的黑裙子,臉色蒼白,精神不好兩個眼圈紅腫不堪,這是?劉文惠看著宋夏這身的打扮問:“你這是怎麽回事?”又轉頭問保姆,“怎麽沒有接到門衛來的電話。”保姆也無奈的搖搖頭,門衛根本就沒來電話,居然還把他放進來。

宋夏抬起頭潸然淚下的說:“姨姥姥,我媽媽剛剛走沒幾天,我,嗚嗚。。”說著哭了起來。

宋夏這麽一哭站在路邊走的行人都朝這邊看了過來,劉文惠皺著眉有些厭煩的說:“有什麽話先進來說,別在外麵哭哭啼啼的。”說完轉身進了門,羅曉陸也轉身卻被宋夏拉住,“囡囡,我,我真的是沒辦法了,才找你們的,您們行行好吧!”

羅曉陸掙脫開她的手說:“這事你得問我姥姥,別這麽樣子弄的好像是我不好。”說著留下宋夏一人站在門口,她的媽媽前幾天心髒病突發搶救無效,本來宋夏並不用擔心什麽,除了辦理喪事外,她的媽媽給她留了不少錢,可不知為什麽她媽媽被前幾任的老公聯合起訴欺詐,在種種證據下都是對自己不利的。

多虧了最近在片場認識的黃雲,她專門把利害關係分析給自己,並且告訴自己這個時候應該找到自己的姨姥姥辦這件事,因為審理這個案件的法官是姨姥爺好友的孫子。

“哦,這麽說你媽媽確實存在了欺詐的行為。”劉文惠喝著茶在提高玩宋夏的描述後得出結論,而坐在一旁的羅曉陸聽的雲裏霧裏,隻知道宋夏不停的說自己的媽媽有多委屈,有多不容易,隻有在最開始提過案件的真實原因,羅曉陸很好奇姥姥是怎麽聽出來真相的?

“不,這是他們自己願意給的,怎麽能說是欺詐呢!再說事情都過去那麽多年了,本來就沒必要計較的時期,姨姥姥您就可憐可憐我媽媽,還我媽媽一個清白吧!”宋夏說著準備跪下,被一旁的保姆扶了起來。

“是還你媽媽一個清白,還是你以後想要衣食無憂呢?宋夏你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有些事情不是說怎麽樣就怎麽樣的,我們家也幫不了你這種顛倒黑白的忙,你請回吧!”劉文惠扣上茶蓋起身送客。

宋夏還想掙紮一下,再說什麽,卻被劉文惠的一句話嚇得不敢再待下去,“你要是再不走,可別怪我報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