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聊的嬰兒生活

“三翻六坐九爬”這是形容嬰兒每個時期的典型特征,曉陸現在就是可以坐起來的六月寶寶,眼睛也能看清楚遠處的東西了,這讓曉陸很高興。每天被爺爺奶奶去公園裏玩時,大眼睛轉個不停,誓不放過任何一件東西,能夠再次獲得生命那是必須要珍惜的,羅曉陸下定決心享受這次生命中每一秒的時光。

“囡囡知道不知道現在咱們是去哪裏呀?”盛方輝抱著懷裏肉嘟嘟的孫女笑著說,羅曉陸仰起頭看著眼前疼愛自己的奶奶和爺爺咧著嘴傻笑,自己現在也隻能會這麽一個表達開心的動作了。

“啊,額。”曉陸掙紮的發出聲音,每當自己要說話的時候隻會嗯嗯啊啊的,唉!-_-|||

“咱們現在要坐飛機去看爸爸媽媽和哥哥,囡囡想爸爸媽媽和哥哥了嗎?”盛方輝笑著說。

一旁的羅正生正在和自己的兒子通話,“恩,我們還沒有上飛機,等到了以後會給你們打電話的,恩,知道了,傑西跟著沒事的。”

電話那頭羅凱林掛了電話,笑著對自己的妻子說:“咱們得好好準備飯菜了,還有兩個小時爸媽和囡囡就到了,我等會去接他們。”

陸晴高興的點頭,“恩,好久都沒見囡囡和爸媽了,真的挺想他們。”

羅曉陸坐在嬰兒椅上吃著手指,眼睛仔細觀察著周圍連嘴角流小的口水都全然不在意,寬敞的空間豪華的設施,爺爺可真給力,連私人飛機都用上了。

盛方輝看著椅子上的孫女寵溺的捏捏她的臉頰,今天專門給曉陸穿上白紗裙頭上紮著蝴蝶結。

很快飛機就降落了,羅曉陸吸著奶奶在飛機降落之前給自己的果汁皺了皺眉,耳朵有些不舒服,曉陸加快吸果汁的速度來緩解耳朵的不適。

羅正生看著孫女一副嚴肅的表情鼓著包子臉嘴巴一動一動,好笑的刮了刮她的小鼻子,對妻子說:“今天囡囡跟著我們折騰了一天恐怕會睡得早。”

盛方輝笑著說:“嗯,可能是第一次坐飛機,瞧把她興奮地大眼睛都看不過來了。”

“爸媽,讓我來抱著囡囡吧!”看見走進候機大廳的父母羅凱林疾步走上前接過女兒。

“看看,把你想得,像是我們會對囡囡不好似的。”盛方輝看著自己兒子著急接過孫女的樣子開玩笑的抱怨。

羅正生笑著擺擺手,“好了,孩子都有兩個多月沒見了,能不想嗎?”

三人慢慢走出大廳坐上停在門口的汽車回到羅凱林和陸晴所住的公寓。

陸晴做好飯站在門口著急的等待著,看見三人走進來高興地迎上去,“爸媽,你們來了,飯做好了快進來。”

把公公婆婆迎進門,陸晴高興的抱過女兒,狠狠地在曉陸臉上親了一口,“寶貝,可想死媽媽了。”曉陸咯咯的笑了起來摟著老媽的脖子不撒手,我也想你,媽媽,曉陸在心裏說。

“快進屋吧,小聞的校車也快來了,我先去端飯。”羅凱林摟著妻子邊進門邊說,陸晴把女兒放在兒童椅裏,又急忙回到門口去接兒子。

“媽媽。”羅成聞下車後蹦蹦跳跳跑到媽媽的身邊。

“小聞,爺爺奶奶和妹妹來了嘍!”陸晴牽著兒子的手邊走邊說。

“啊,妹妹來了,她是不是又長大了?好久都沒見她了,爺爺答應給我買直升飛機模型了。”羅成聞高興地說個不停,母子邊說話邊走進電梯。

“哎呦,我的乖孫,來讓爺爺抱抱看你長大了沒有。”羅正生站起身把孫子舉到頭頂。

“爺爺,哈哈。”羅成聞高興的大叫。

“好了好了,快吃飯了,別逗著孩子了。”盛方輝笑著對爺孫兩說。

飯桌上,羅凱林笑著問父親,“爸,你怎麽突然要到這裏來?也沒聽你說過有這個計劃。”

羅正生咽下嘴裏的食物笑著說:“我跟以前的老友給哈佛投資過一棟樓,這次紀念峰會回來看看,也隻是借個理由和老朋友聚聚。”

羅曉陸心安理得的吃著老媽喂的米糊,聽到老爺子這話沒注意嗆到,“咳咳。。”曉陸心裏驚訝,自己的爺爺居然還給哈佛捐過樓,以前隻知道自己的爺爺在美國經營著一家食品公司,沒想到還有這個實力,羅曉陸森森的覺得自己以前都白活了。

接下來的幾天和爸媽帶了幾天曉陸就和爺爺奶奶返回來舊金山,老媽在臨走前依依不舍,弄得曉陸也不想離開,但是形勢所迫不得不踏上回去的飛機。

“哦,乖囡囡,再過一陣你就可以見到爸爸媽媽了,我們不哭。”盛方輝心疼的擦去孫女眼角的淚水,自己的眼角也有些濕潤。

“好了,回去爺爺給囡囡買蛋糕,買裙子,咱們慢慢等爸爸媽媽,好不好。”羅正生拍了拍曉陸的小手說道。

“爸爸,我也不舍得妹妹走。”羅成聞看著飛翔在天空中的飛機抬頭說。

“我也舍不得,不過馬上我們就會團聚的,別擔心,快去哄哄你媽媽。”羅正生指了指落地窗前的妻子小聲對兒子說。

時間對於羅曉陸來說並不漫長,在一閉眼一睜眼之間一天就很快過去了,羅曉陸懶洋洋的靠在沙發上曬著太陽,不時的用手抹去嘴邊的口水,開始長牙是件好事但對於這個過程羅曉陸鬱悶到底,口水像是不要錢的往外流,這讓盛方輝不得不縫製一個小圍兜護著孫女胸前的衣服。

“嗬嗬,我們的小公主怎麽又要睡著了,快醒醒看看誰來了,是不是姑姑姑父呀!”盛方輝抱起沙發上昏昏欲睡的孫女笑著說。

曉陸迷迷瞪瞪的睜開雙眼,就看見一雙毛茸茸的手接過自己,“嗨,喃喃,你好。”姑父喬爾用自己新學不久的蹩腳中文和自己的小侄女打招呼

羅曉陸端著自己曬得粉紅的臉頰和烏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看著他,嘖嘖,這長得可真夠自然原始的,再轉眼看看一旁的秀麗極具東方古典美的姑姑心下惋惜,嘖嘖,糟蹋了糟蹋了。

羅凱薇接過侄女笑著說:“瞧你,把她嚇到了。”然後親了親侄女粉嫩的臉頰笑著對曉路說:“是不是呀!看把寶寶嚇得,是不是姑父長得太害怕了?”

曉陸額頭一滴汗,有你這麽糟踐自己丈夫的嗎?在看一旁傻笑摸後腦勺的姑父更是無語,全然看不出是美國第二大私營企業的科氏工業集團創始人。

“來伸出右手我給你一顆糖,哈哈,真聰明。”姑父喬爾逗玩著侄女,羅曉陸心中翻了個白眼,這是把我當成狗呢?不過這巧克力糖蠻好吃的。

“哇哦,妹妹長牙了!”姑父的小兒子大衛看見曉陸牙床上的小米粒驚訝的說。

一旁的大兒子愛德華不服氣的說:“那有什麽。”然後趕緊閉上嘴遮住掉了的大門牙。

羅曉陸大叫:“啊啊。。額。。”還一邊指著愛德華的嘴,小樣長牙也比你掉大門牙強。

“哦,這是說哥哥掉了大門牙嗎?”無良父親聲揭開愛德華血淋淋傷痛。

“媽媽,我出去玩會。”愛德華鬱悶的起身走出門外。

“記得吃飯回來。”正跟母親聊天的羅凱薇對著大門喊道。

中午餐桌上所有豐盛的晚餐都與羅曉陸無緣,嘴角滴著大滴的口水看著餐桌,一旁的愛德華還不是把雞腿拿到自己的嘴邊晃悠,這熊孩子也太記仇了,羅曉陸忍無可忍隻有使出殺手鐧“哭”。

“哦,乖,咱們不吃,等囡囡牙長好了,咱們吃好的吃的不給哥哥吃。”羅凱薇狠狠地彈了下愛德華的腦門,抱起侄女哄著。

愛德華一臉鬱悶的坐直身子,頂著紅了一片的腦門規規矩矩的吃飯,一旁的羅正生看不過去了,“哎呀,正吃飯呢,怎麽打孩子呀!”

喬爾伸手揉了揉大兒子的頭頂,“爸,沒事。”然後對愛德華輕聲說:“快吃,等會帶你去開賽車,我新買的。”這下愛德華埋頭吃了起來。

羅曉陸咬著奶嘴看著大家津津有味的吃飯,心中一股悲涼用了上來,神呢!為什麽不讓偶吃飯,都喝了六個多月的奶粉了。。。

飯後盛方輝弄了一盤磨得細碎的蘋果泥拿給孫女吃,羅曉陸興奮的手舞足蹈,大口大口的吃著,這時一旁的電話響了起來,“你好,對我是盛方輝,恩,這次的講座。。。”盛方輝側過身子接電話。

羅曉陸同誌耐心等待了一會看見自家的奶奶並沒有要掛電話的想法,自己端起來盤子吃了起來,手並沒有太多力氣,端起盤子就在無法拿勺子了,羅曉陸低著頭舔起盤子裏的蘋果泥,一邊自我催眠我是小孩我是小孩。

等到盛方輝掛斷電話轉過來時就看見孫女正抱著光溜溜的盤子衝自己傻笑,“哎呀,我的囡囡你這是全吃完了?你沒用勺子?”盛方輝看著木地板上的勺子驚訝的說,下一秒哈哈笑了起來。

羅曉陸鬱悶的看著她,這不是想吃嗎?“怎麽了這是,怎麽了?”羅正生看著自己妻子在笑好奇的問,盛方輝把剛剛的事情複述了一遍後羅正生也笑了起來,抱起孫女親了親,“囡囡是想吃飯了,剛剛是不是哥哥把你饞壞了,哦,爺爺明天給你拿糖吃,哈哈。”

羅曉陸看著笑得開心的兩個老人,心下覺得這也挺好應該屬於變相的彩衣娛親吧!隨即也跟著他們嗬嗬傻笑了起來。

插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