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請家長

羅曉陸領著周瑜跑到了操場一側,正當上課操場上有好幾個班在跑步,不時會傳出嘻鬧聲。

“囡囡,咱們這樣出來,老師。。。”周瑜喘著氣結巴的說。

羅曉陸抹去額頭的汗,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心裏也有些後悔,剛剛確實太衝動了,可放哪個成年人身上能忍受在眾人麵前受老師的批評,羅曉陸仰著頭看向梧桐樹的枝葉,有氣無力的說:“那我也不想在那被人嘲笑。”

周瑜也坐在長椅上,破涕而笑,“不過,羅曉陸你可真厲害,拉著我就跑了,以前也沒看你膽子這麽大過,夠義氣。”說著還在她的肩上拍了兩下。

羅曉陸抽抽嘴角,姑娘你現在應該關注的是請家長的事兒吧?周瑜也把頭靠在靠背上,秋風輕輕吹拂著兩人,不知過了多久,一個聲音在羅曉陸的上方響起。

“囡囡,你怎麽睡在這裏啊?”顧小七摸摸她的腦袋問。

羅曉陸從椅子上站起來,這節課可不是體育課,顧顯怎麽也在外麵?心裏納悶,難道這孩子也被請家長了?周瑜向羅曉陸的身後躲了躲。

羅曉陸不好意思的揪揪衣服,小聲說:“我們是自己跑出來了。”

顧小七認真的打量了一下羅曉陸和周瑜,憑他對羅曉陸的了解,從教室裏跑出來還真是有些不可思議,“怎麽回事?是有人欺負你們嗎?”

羅曉陸看了眼小屁孩,心裏嘀咕就算把這事告訴你了,也沒用,不過很旁邊的周瑜已經帶著哭腔擔心的說了起來,“我們被老師發現了,可是也不是她發現的,是盧藍偷了我們的筆,嗚嗚,老師把我們叫到講台上罵了,還,還要請家長,嗚嗚。。”

顧顯聽著周瑜沒有前因後果的話,一時有些糊塗,站在一旁的羅曉陸心裏憋笑,兩個孩子的交流總是顯的天馬行空,最後顧小七撓撓後腦勺,“你們跟我去爺爺那吧!還可以給你們的爸爸媽媽打電話。哦,對了,囡囡,你爸爸應該等會會過來。”

“我爸爸?他為什麽來?”羅曉陸睜大眼睛,這個廖靜速度也太快了點吧!?

“嗬嗬,不是因為你,是蚊子,我爺爺也會來。”

羅曉陸鬆了口氣,抬頭看見顧小七笑彎的眼睛,哼了一聲,拉起周瑜的手走在顧小七的前麵。

辦公樓二樓,顧顯敲敲敲門,禮貌的喊了聲報告,一個戴眼鏡的男老師走了出來,“來,顧顯快進來,恩?這兩個孩子是誰?”看見跟在他身後的的兩個小豆丁,表情有些驚訝。

“她是羅成聞的妹妹,是來找她爸爸的。”顧顯說完領著兩人進了門。

“這兩個孩子的學習能力相當驚人,已經出乎了我意料,現在很多高校都在辦少年班,可以讓他們兩個試一試,這對於孩子是個好事。”一個中年女老師正對坐在椅子上的羅凱林和顧川方極力的勸說。

顧顯領著羅曉陸和周瑜坐在一邊的沙發上,羅曉陸好奇的問:“我哥哥怎麽沒和你一起來啊?”

“哦,他去數學老師辦公室改卷子了,等會就來。”

羅曉陸心裏歎氣,看看這倆混的又是班幹部又是少年班的,再看看自己,額,還要被叫家長,看了眼正在和老師談話的老爸,心虛不已,要是讓他知道自己這麽偷懶還不知道自己有什麽下場呢!真是人比人氣死人訥!和自己哥哥比起來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羅曉陸瞬間覺得上一世自己的二十幾年白活了。

“謝謝你對孩子的肯定,但我還是覺得讓他們一步一步來比較好,孩子最美好的時光就是童年,我們做大人的沒有剝奪的權利。”羅凱林禮貌的說道。

那個女老師有些不甘心的看向顧川方,希望這位老人能有所動搖,但顧川方的話讓她很失望,“恩,小羅說的很對,我相當認同。”

剛剛開門的男老師看兩個家長沒有這個意向不免有些失望,但還是笑著和兩人聊天,說著羅成聞和顧顯在班級裏的表現。

“顧顯哥哥,他們是你的老師嗎?”周瑜好奇的問,得到了顧顯的肯定周瑜有些羨慕的說:“你們老師可真好,比我們老師好多了。”

這個時候羅成聞也開門進了辦公室,看見羅曉陸幾人有些驚訝,“誒,你們怎麽在這?不上課嗎?”

羅曉陸看了他一眼低頭揪自己裙邊的小花不說話,顧顯朝他眨眨眼睛,羅成聞坐在了他身邊,“她們也被叫家長了,不過可不是這種情況。”

“嗬,那正好,我爸兩邊都弄完再走,誒,羅小豬你到底幹什麽事兒了,被老師請家長。”羅成聞伸過手摸摸她的頭問道。

羅曉陸繼續裝作聽不見捏自己的內朵花,一麵心裏默念我是聾子,我是聾子。

羅成聞望望好友,示意他是否知道,顧顯搖搖頭,剛剛周瑜沒頭沒尾的話已經把顧顯弄得一頭霧水。

“這兩個孩子都很優秀,我想他們以後會成為很優秀的人才。”那個嚴肅的中年女老師已經站在兩位家長的對麵笑眯眯的說著,看樣子談話結束了。

羅曉陸心裏頓時緊張起來,自己現在這個剛上學的豆芽外形,如果讓老爸知道幹了什麽,羅曉陸該是有些害怕的,保不齊會訓斥自己,額,好吧!看著向自己走過來的老爸,羅曉陸咽了咽口水,還是隨機應變吧!

“囡囡,你怎麽在這?”羅凱林摸摸小女兒的腦袋。

羅曉陸撲進老爸的懷裏,無視他的問題,“爺爺,您怎麽來了,我還以為是李叔叔呢!”顧顯有些臉紅的看想自己爺爺,工作繁重的顧川方能夠親自來學校,對顧顯來說簡直就是不可思議。

“哦?爺爺,怎麽不能來了,你在學校表現的這麽好,爺爺高興還來不及呢!”顧川方看著眼前這個有些早熟的孩子心裏有些酸楚。

幾人領著孩子走出了辦公樓,顧顯拉著自己爺爺的說一直嘰嘰喳喳的說著話,一旁的羅曉陸有些驚訝,這幾年顧小七能像現在這樣歡樂的表情可不多見。

正直放學時間,大量的學生湧出教學樓,幾人也很湊巧的碰見從教室裏出來的廖靜,她看見羅曉陸和周瑜有說有笑的跟著幾個大人心裏就隻冒火。

羅曉陸拉著周瑜跑出教室後廖靜本想把兩個孩子追回來,但有考慮到教室裏的其他孩子,她最後猶豫了,自己剛剛當上老師並沒有經驗,好不容易學生們怕了自己,這樣在孩子麵前丟麵子,她心裏很不舒服,就這樣她把羅曉陸和周瑜直接忽略不計。

現在看見兩個孩子有說有笑,她更生氣,自己煎熬了整整一節課,可這兩個小丫頭居然玩的不亦樂乎,這大大刺激了她的神經。

“你們兩個跑哪裏去了,怎麽這麽沒規矩。”廖靜嚴厲的吼道。

周瑜和羅曉陸往羅凱林的身後努力躲了躲,羅曉陸一點也不像看她,而周瑜是有些害怕,上學第二個星期就遇到當眾批評的事情沒有幾個小朋友不會對這個老師產生恐懼。

站在旁邊的顧川方皺了皺眉,和剛剛幾個老師的態度對比起來,廖靜顯得有些長牙舞爪,而羅凱林摸摸兩個孩子的腦袋走上前禮貌的問:“你好,請問我女兒在學校出了什麽事嗎?”

廖靜看了眼羅凱林,表情有些緩和,“你好,我是羅曉陸的班主任廖靜,您是她的爸爸吧,本來我就打算給您打電話的,跟我去辦公室說吧。”廖靜看向一旁站著的嚴肅老人禮貌的說。

羅凱林點點頭,對身邊的顧川方說:“顧叔,那我先去了,小聞就拜托您照顧一下了。”

顧川方點點頭,笑著說:“去吧,我們在停車場等你。”

廖靜看見顧川方時就開始後悔自己對兩個孩子的態度,但還是裝作自然的給羅凱林端了杯茶,“羅曉陸這孩子很聰明,但是,怎麽說呢!有些懶。”說著廖靜拿出了那隻筆。

羅曉陸在一旁冷笑,態度和剛剛完全不一樣,她對廖靜這個老師更加瞧不起,如果沒有看見顧爺爺她是不是就不會這麽和顏悅色的說話了?羅曉陸看著一臉偽善的廖靜,心中的小惡魔撲楞著翅膀,

羅凱林聽了廖靜的描述,嘴角抑製不住的彎起,對自己這個小女兒羅凱林多是寵溺,也很清楚這孩子小聰明是有,但本性善良不會像這個老師說的那樣,不尊重老師擅自逃課。

廖靜難以想象羅曉陸的家長會有這樣的態度,請家長本身就是比較嚴重的事情,她雖然有些歪曲事實,但也講的都是羅曉陸的缺點,家長應該注意才是,怎麽還能笑成這樣!

羅曉陸聽著廖靜的話眉頭皺的越來越緊,這是什麽事情,搞得一切都和她沒關係都是因為自己的無知和沒有管束。

“爸爸,有人養沒人教是什麽意思啊?廖老師還拿指甲戳周瑜的額頭,你看都紅了。”羅曉陸天真的說,還指指周瑜還有些發紅的腦門。

羅凱林仔細的查看周瑜的額頭,然後嚴肅的說:“廖靜老師,你這樣打學生就不多了,而且作為一個老師教書育人才是本職,怎麽還喜歡進行人身攻擊呢?”

“這,您可能是誤會了,孩子說話那有個真的。”廖靜尷尬的解釋,心裏一麵埋怨這孩子為什麽記那麽清楚。

“我不相信我的孩子,難道要相信你嗎?”羅凱林有些好笑的看向廖靜。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廖靜的心裏特別想撕了這兩個丫頭片子。

“可是那個筆是有人偷了給老師告狀的,老師隻知道罵我們,還讓大家都笑我們。。。”周瑜紅著眼睛說道。

羅凱林的臉色越來越黑,有些生氣的說:“看來你這個老師當的很不合格,我想咱們沒有在談下去的必要了,下午我會直去找校長談一談的。”

作者有話要說:這兩天光改文了,所以有些慢,見諒t_t